-19-


乔一帆的去向,秦牧云也说不出详细,只知道他们从第四层折返后乔一帆就表示要去第三层练级。

每一层通关之后,该层相应的也就成了新的练级区,没有了最终BOSS,绝大部分跟BOSS相关的场景设计都会自动重新规划,使整个区域更适合练级和刷材料。

练级项目一般而言就是解各种委托任务,这些任务他们通常都是因应各自的需求取向分开接,各自完成,因此对其他人的动向并不十分清楚。

秦牧云知道乔一帆去的是第三层,还是因为乔一帆跟他提过,魔法剑的元素属性使他在第三层的杀怪效率比较高。但谈到具体该到哪儿去找人,秦牧云就两眼一抹黑了。

不管做什么任务,有没有解完,返回时间都尽量不超过半夜12点,这是他们一早定下的规矩。乔一帆不是一个会无缘无故破坏规矩的人,因此到了这时间还不见人,被什么事耽搁了的几率非常高。

没人能知道他遇到了什么状况,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当前处在一个信鸽无法飞达的地方。这种通信系统设定上是能够连通不同相位的,信鸽到不了的地方在这个游戏里几乎不存在。

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这样更让人痛恨游戏里不设聊天频道,不然管你在什么地方,哪可能有聊天频道发不过去的信息?

“分头找,注意安全,有任何发现或疑点先联络,千万不要冲动行事。”站在第三层入口处,叶修说,然后一个手势,四人各朝一个方向跑出。

第三层并没有太大变化,有赖于他们之前为找BOSS进行过地毯式搜索,这层的大半地图已经点亮。四人分向四个方向搜寻,雪原的好处是视野开阔,但当前时间是午夜,这个好处也因为漆黑的夜色打了个不小的折扣。

整个第三层面积还是相当大的,光靠四个人搜起来速度快不了,途中还免不得一些遭遇战,好在没再刷稀有来给他们增加额外难度。找了一个多小时,一无所获,叶修正在休整,头顶响起鸽子拍打翅膀的声音。

信鸽,来自王不留行。叶修接在手里,从鸽子脚上取下来一张纸笺。

“坐标2380,329,这片沼泽有些不对劲,来看看。”

叶修取直线很快地赶到王杰希写的地方,远远的就看见王不留行站在一片沼泽地的边缘。这个区域位处第三层东北角,他们之前并未踏足过,原因是整片沼泽不大,一眼望穿里面是没BOSS身影的。

这一次王杰希再经过,却被这个一眼望穿吸引了注意力。

“太空了。”王杰希用短杖指着眼前的沼泽地对赶来的叶修说。叶修顺着看过去,的确,整片沼泽只见零星覆盖的雪块,没有半个活动的东西。沼泽虽然面积不大,却也还没小到只是一个作为场景点缀三五步就能走完的地步,放着这么一块明显跟周围环境不搭调的地方却没有任何意义,本来也不能说全无可能,眼下却不得不令人生疑。

“你怎么看?”王杰希问,叶修摸了摸下巴:“进去看看。”

“我去。”王不留行拦住就要往里走的君莫笑,“如果里面真有问题,不能两个人都陷进去。”

叶修默了片刻,点头。换在平时他大概都不会犹豫,王杰希的道理很明确,两人得留一个在外面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如果里面真有什么状况,那乔一帆现在更需要的可能是治疗。

但他仍是犹豫了,虽然只有一瞬。他想,这个人这么自然而然地拦下他,真的没有别的原因吗?

王不留行向沼泽走去,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五步,人消失了。叶修站在原地看着,没动作。

副本,这地方果然有一个副本,只不过没有明确标出入口位置,也许围绕沼泽一圈都是入口,没有任何标识,踩进去就算数。

围着沼泽走了一圈,没看到有人出来,叶修挑了块地方坐下,开始写小纸条。


另一边,王杰希走到第五步就已经有所感应。视界瞬间暗下,又很快亮起,展现在眼前的沼泽地跟之前所见已经有了很大区别。

原本只是一片静默的沼泽,现在流转着丝丝缕缕的黑色雾气,像大蚊子一样的节肢动物在其间穿梭飞行,下方的烂泥坑“咕噜噜”冒着连串的黑色气泡。

王杰希走在烂泥里尚可落脚的一些支撑物上,先发制人地清理起周围的怪。他已经试过,这地方进来就出不去,也看不到外面的君莫笑,很显然,他进了一个类似副本的地方,或许跟他之前掉进的冰洞有点接近,要找到出口就要先找到通关的方式。

以及,虽然一眼望去看不到乔一帆的身影,但他的直觉告诉他,一寸灰就在这里。

清掉了周围有可能造成威胁的虫子,王杰希尝试招来一只信鸽,却被系统驳回了。无法联络外界——乔一帆在这儿,这下不是直觉,是几乎可以肯定了。

但,上哪儿找人?

王杰希再度环顾四周,沼泽的面积仍然不大,虽然黑雾缭绕但还称得上有必要程度的能见度,视野范围内确实找不到一寸灰的身影。

视野范围外?王杰希低头,看向脚边冒泡的黑泥,抬手,一发冰箭打进去。冰箭穿过泥浆粘稠的表面,几无声息地被泥潭吞没,他开始数秒。一秒、两秒、三秒,一道蓝光从另一片泥潭里斜飞而出,带起一串浓黑的泥浆,王杰希眼前一亮,当即一步踏前,踩进了沼泽。

烂泥的吸附力相当强大,就像在看不到的泥浆表面下隐藏着无数只手,争先恐后地拽着王不留行的脚将他往下拖。王杰希也没费力挣扎,他调整好了方向,保证如果情况不对能瞬移到相对安全的地方,然后就放任自己被这股吸附力拖拽着下沉。

拜负面感觉弱化所赐,闻不到沼泽地独有的恶臭,使下陷的恶心感大大打了个折扣。王杰希闭上眼,感觉身体在泥浆中缓慢下沉,直到没顶。脚下踩着的依然是烂泥,再沉了一会儿,估摸着快超出瞬移距离了,他开始有些戒备。

正在琢磨着是不是先出去再从长计议,来自下方的吸附力陡然剧增,王杰希感觉自己像被一台高功率的吸尘器扯着,几乎一瞬间就被扯到了池底。

这下想出去也出不去了,还好也让他发现此行不虚。从触底翻搅着的黑泥里走出来,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座宏伟的地下城。交错的回廊、盘旋的阶梯、拥有华丽穹顶的大殿……他觉得自己仿佛走进了一座古老的城堡,如果不在意斑驳的石墙表面覆着一层常年不见天日的灰霾,也不在意从破损的墙洞里看出去还能看到翻滚的黑泥,漫步其间也还算赏心悦目。

王杰希在回廊间穿行,原本怀疑就算来到这里也不一定跟乔一帆在同一个副本,现在看来是多虑了。地上随处可见怪物尸体,墙上也间或糊着软泥怪爆出来的恶心的泥浆,这里发生过战斗是一目了然的。

一寸灰在这里,而且清怪的范围相当大,扫荡得十分干净,王杰希绕来绕去,自觉已经走过不少地方,却连一只活着的怪也没看到。

什么原因需要让乔一帆这么彻底地清怪?没见到人之前他只能猜测——也许乔一帆没找到出去的方法,于是只能尽可能做各种尝试。

当前首要任务是找到乔一帆,但,怎么找呢?绕了一圈下来,王杰希已经确定这座地下城面积不小,没头没脑地碰运气不是一个好选择。他考虑弄出点儿大动静,这地方这么安静,有点响动应该还是能传出些距离。他举起法杖,对准悬挂在天顶的大型吊灯,然后就听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王队?”

乔一帆,这家伙竟然自己找来了。

王杰希转身,看了看乔一帆的状态,除了显得有些疲倦其他好像还好。他送出一个组队邀请,乔一帆立即点了同意,加进队伍里。

新成员入队是会弹系统提示的,这样外面的叶修他们也能知道他找到人了,剩下的问题就是怎么出去。而在乔一帆入队的同时,这个问题的答案也送到了他眼前。

【任务】扫荡安格瑞尔废墟内的所有怪物

【进度】299/300

【当前参与人数】2

好吧,这下连这家伙为啥会自觉来找他也知道了。

“王队,我……”

“剩下一只找不到?”王杰希问,没给乔一帆表示歉意的机会。

乔一帆只好回答:“也不是找不到,找到了,但打不到。”

“BUG了?”王杰希反应很快。

“嗯,”一寸灰点头,“刷在地底下,地板破坏不了,彻底打不到。”

这个……“带我去看看。”


王杰希跟着乔一帆走回最后一只怪的所在地。那是一段平凡无奇的走廊,地上散落着几具怪物尸体,走廊一边靠墙的地面上有半个黄圈,标记出了怪物位置,但目之所及却没有半个怪影子。

王杰希试着对墙根放出魔法,不管冰还是火都一点作用也没有,果然如乔一帆所说,卡怪卡得彻底。

传送卷轴是失效的,信鸽是招不出来的,看来这地方是进来就触发任务,不完成出不去,但BUG成这样……可以找GM报修吗?

王杰希开始在周围绕,把走廊周围的地界走了一圈,他知道乔一帆肯定已经做过同样的事,但遇到这种倒霉事,不自己亲身验证一下是死不了心的。

结果是很快他也就死心了,指着黄圈对面的墙角对另一个人道:“坐下,睡会儿。”

300只怪可不是那么好杀的,不知道乔一帆已经在这里耗了多久,一寸灰表现出来的疲态掩都掩不住。乔一帆下意识地遵循了王杰希的指令,靠着墙坐下,看见仍然站在原地想办法的王不留行,迟疑片刻,仍是道出了歉言。

“抱歉,我没想到会BUG,让你们担心了,还连累王队……”

“傻话。”王杰希头也不回,“能想到会BUG你就不会遇到BUG了,至于连累,用你们家队长的话来说,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谈不上谁连累谁。”

“可是……”乔一帆想说如果这个BUG解决不了,那这次事情真的就大条了,却被王杰希截住了话头:“没可是,大不了我们在这儿好吃好睡地等着,他们三个努力点儿去把后面的BOSS都推掉。”

好吃好睡……这地方是能吃什么,怎么睡?就算包里多少还有点食物,但真要在这里睡觉,会不会扣体力还打问号。看着王不留行的背影,乔一帆心里很难受。如果只是他自己被困住还好,他努力祈祷过千万不要有人来找他,但终归还是有人来了。

实话说,看到王杰希出现在这里他是挺惊喜的,毕竟没有谁真的喜欢独自一人被困在绝境里,继而被遗忘。但惊喜归惊喜,惊喜之后,源源不绝的负疚感就缠上了他。这种负疚感很难被三言两语打消,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人来找他,他倒宁愿那人是叶修,这样他也许还能轻松一些。

王杰希的出现,让乔一帆有种猝不及防的无措。

注意到乔一帆并没有在休息,而且还很有些纠结,王杰希也觉得有些为难。能说的他都说了,这个孩子要介意,他似乎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想着是不是再多说两句,忽来一阵声响打破了走廊的静谧。

那是鸟类扇动翅膀的声音,信鸽?王杰希倏然抬头。

在两人的注视下,走廊尽头一个白点迅速接近,居然真的是信鸽!王杰希和乔一帆对望一眼,对于这个意外之客的出现,两人都禁不住讶然。

收信人是王杰希,鸽子停在王不留行手臂上,王杰希取下纸条展开,一看,笑了。

最高级互动权限,无论对方身在何处都能送出紧急联络,自己这里干脆招不出鸽子就算了,外面的叶修却能把鸽子送进来。

现在看来,这个权限真是开对了。

取出纸笔趴在墙上写了回函,把这边的情况大致交代了一下,王杰希挥手让鸽子飞走。“我让他们先回去。”王杰希转头对乔一帆说,“他们守在外面也没什么用,不如回去休息。”

“嗯。”乔一帆点头,凭良心讲,他恨不得让王杰希也回去,可惜做不到。

王杰希靠在对面墙上,脚底下踩着那个碍眼的金圈,闭目思索。乔一帆没再出声,不管微草队长在思考什么,他都习惯了不去打搅。

过了一会儿,又是一阵翅膀扑腾声,白鸽又飞回来了。王杰希接过鸽子,看完新的字条,几不可见地皱了下眉。乔一帆敏感得捕捉到了这个细微的表情变化,心里一颤,难道是有什么坏消息?就见王杰希又开始写回信,这次字写得更快,纸按在墙上颇写出了些笔走龙蛇的意境。

鸽子再度飞走,王杰希少见地显出些焦虑,这在乔一帆看来真是十分新奇。就他在微草一年的经历,微草这位队长无时无刻不散发着一种超越实际年龄的老成味道,印象中他还从未见过王杰希为什么事露出这样的表情。就连不久前获知因为BUG可能无法离开这里了,王杰希都一直显得很淡定。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会让那样的杰希大神也为之动容?乔一帆有些紧张了,稍稍犹豫了一下,想问。对面那人的敏锐却也并不逊于他,他还没开口,王杰希已经察觉了他的疑问,王不留行的表情很快又回复了波澜不惊,他说:“你们家队长不肯走,说再想想办法。真是,他能想出什么办法来……”

语尾那点不满到底没能全掩住,乔一帆听了出来,又觉得不太像是不满,倒像藏着几分忧虑。

“前辈也许有什么发现也说不定……”乔一帆说着自己也不能尽信的猜测,老实讲,他觉得叶修更可能是没办法就这样干脆地放弃他们,异地处之,他自己也必然不会放弃。

王杰希抱着手臂沉默,乔一帆觉得从他的视线中感受到了一种沉重的压力,不禁让他忆起当初还在微草时,偶尔被杰希大神问话时的心境。自己说错话了么?他下意识地开始寻思,却很难抓住要点。王杰希不高兴是显而易见的,原因八成出在那封信上,但仅仅是因为叶修前辈没有依言回去?

大约看出了乔一帆的不知所措,王杰希忽然叹了口气。“那家伙需要休息……”他说,然后走到乔一帆身边,拍了拍后者的肩膀,“你也休息一会儿。”

这是王杰希第二次提出让乔一帆休息,接获吩咐的人却比刚才更放松不下来了。“前辈怎么了?”他问,他可不认为王杰希形之于色的不满只是因为叶修大半夜没睡觉。

这孩子真是相当敏锐啊,王杰希想。他背靠着墙,双臂抱着法杖,盯着那团闹心的金圈,思忖着要不要告诉乔一帆。这点“小状况”叶修可能并不希望很多人知道,但若用“没什么”来搪塞过去,一则乔一帆真未必信,二则,这本来也是他们每个人或早或晚都必须面对的问题,一时隐瞒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他已经有了定见。

“他今晚头晕了一下,我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王杰希说,“身体开始有影响了,你也要留心,能休息的时候还是多休息一下吧。”

终于明白了眼前这人表现出来的异样所为何来,乔一帆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深刻理解了王杰希那句“需要休息”,头晕个一下两下放在平时没什么,放在这种不可控的情况下却是绝对不该忽视的信号。

继而他就更深地懊恼了:前辈明明需要休息,却要在大半夜为了他的一个失误而忙碌……

“别把什么事都怪到自己头上。”察言观色,王杰希看出了乔一帆的自责,“那家伙自己体质不够好不是你的错,游戏会出BUG也不是你能决定的。既来之则安之吧,想太多于事无补,让那家伙折腾一会儿,折腾不出办法来他也知道放弃。”

叶修不是不知进退的人,这一点,他丝毫不怀疑。

“嗯。”乔一帆点头,但似乎并没得到太多宽解。王杰希也知道,以这孩子的性格,很难说不在意就不在意。

这让他想起自己队里的另一个孩子,高英杰,当初感情不错的两个小年轻,虽然技术水平差距很大,性子却很有些相似性。

喜欢多想,容易自纠,不够自信。

这两年来高英杰有了不小的突破,乔一帆到了兴欣以后,也有目共睹地飞速成长着,比赛场上他已经是足以获得队友信赖的优秀选手,比赛之外,固有的性格却也很难一朝一夕脱胎换骨。

如果他一开始就在兴欣,或许会更好吧。这个念头冒出来,王杰希旋即自嘲地笑了笑:自己怎么也一不留神就掉进了这个思维怪圈?别说一开始没有什么兴欣,就算有,那也不一定就能更好。

自己的路怎样都是自己来走,来自别人的影响终归有限,把他人的成败得失往自己肩上扛,不管是正面意义还是负面意义,无疑都是有些自大的。

“兴欣好吗?”他问。这个突兀的问题让乔一帆一时没能转过弯儿来,愣了片刻,才答道:“很好。兴欣的大家都很好,能到兴欣,我很高兴。”

“那就好。”王杰希点头,“就像你重视他们,叶修也重视你,仅此而已。”

很回了一下味,乔一帆才明白过来刚才那个看似突兀的问题原来只是一个引导性的前置,王杰希想告诉他,没有谁对谁错,叶修会执意留下,仅仅只是因为他们是队友,是有着紧密联系的同伴。

一直压抑着的情绪虽然并没有完全得到舒缓,乔一帆却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为叶修,为王杰希,也为他自己。得到叶修这样的同伴,他何其有幸,而在困境中陪伴着他的微草队长,也依然是自己初入联盟时仰望过的那位杰希大神。

不论现在身在何处,走了多远,对他而言,微草始终是他的起点。尽管那个起点并不闪耀,尽管他在那里差不多跌了个灰头土脸,但微草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始终是那样不可忽视的存在着。

他希望能将自己的价值证明给他们看,并非是想要告诉他们放弃自己是一个错误,他只是想向过去的自己和见证过过去的自己的那些人证明,他可以做得更好。不够好,才会无法在强者如云的环境中立足,只有不断提醒自己起点何在,才能一步一步踏实地向前迈进。

而现在,曾经的队长对他说:“你做得很好,值得他将你视为重要的同伴。”乔一帆可以听到自己心脏的鼓动声,那么清晰,那么有力。王杰希把这份肯定说得那么理所当然,乔一帆老实的开心着。赞美之词来得再多也无妨,何况是来自这个人的肯定。

“谢谢。”乔一帆平复了一下心情,诚挚地表达感激之意,然后说,“我想前辈也很担心你。”

王杰希微讶,看向乔一帆,后者回以微笑。王杰希咳了一声:“嗯,我们现在也算是队友。”

“是啊,并且你还是他的朋友。”

朋友……在别人眼里看来,是这样的吗?王杰希抱着法杖的手臂不自觉地紧了紧,那上面还有君莫笑的签名。朋友啊,他想,几天前还觉得算不上什么朋友,现在被人提到这个词,好像还真像是那么回事儿。

的确是朋友了吧。想到叶修,王不留行眼里染上了笑意。那个人,跟他做对手不错,跟他做朋友,也挺好。

确信了这一点,让他觉得很愉快,单纯的愉快中又掩藏着一种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雀跃。当时并没有仔细品味的这份雀跃,后来无意间提起,王杰希将那种每每思及总是让人禁不住有些兴奋、有些跃跃欲试的心情比喻为拿到了一张决赛入场券,至于到底是要赛些什么,听到他这种说法的叶修在一旁笑得前仰后合。

“看不出来啊,魔术师大大竟然也有这么纯情的青葱岁月!”这是很久以后叶修拿来嘲笑他的话,当时在他身边的一寸灰却只是安静着。乔一帆觉得有些羡慕,欣羡着这种站在职业生涯顶点的两人间不言自明的惺惺相惜。高英杰早晚会走到王杰希的高度吧,而自己……

要加油啊!乔一帆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握拳。


区域公告的系统提示几乎是和信鸽同时到达的,王杰希接下鸽子,还没来得及看信,一条系统提示就让他和乔一帆面面相觑。

『安格瑞尔废墟的刷怪BUG已在线修复。』

在!线!修!复!瞪着重新刷在走廊正中,正蠕动着向他们靠近的软泥怪,两人一时都忘记了这是一只需要他们杀掉的怪物。一直到软泥怪不知被他们中的谁干掉了,任务副本读秒关闭,两人从副本中被自动传出,和仍然等在外面的叶修三人面对面站好,他们还没能摆脱这条提示带来的震撼。

Hotfix,这样一个小BUG能被Hotfix,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可能有一双眼睛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他们的动向,而这双眼睛的主人,有能力对游戏程序进行某种程度的操控。

项目组?项目组舍得发条公告告诉他们这里有个小BUG被解决了,就不舍得多发几条公告来说明无法登出这个大BUG的相关事宜?除非人人脑门都被草泥马踢了否则哪来这种可能性!

不是项目组,是谁……

呵,谁这么有意思,跟他们玩儿这种游戏?

“管他是谁呢,这次算帮了咱们一个忙,不是挺好?”叶修耸肩。王杰希把鸟当面还给他,纸条还绑在鸟腿上,到最后也没拆下来。

“先回去休息,其他的等睡醒再说。”王杰希瞄了眼周围一圈一水的过劳状,当机立断。乔一帆抓紧时间向众人道了谢,叶修走过去跟他说了两句,几人纷纷掏出传送卷轴回城。

回到翡翠城,叶修拽过王杰希,走在前面。

“说说看,你跟一帆单独相处那么久,都聊啥了?”

“没什么。”他才想问呢,那小子都跟你说啥了啊……

“咦咦,”叶修作意外状,“真的没围绕微草队长是否介意被自己放弃的队员在其他战队一展长才的话题聊上几句?”

王杰希奇道:“介意?我为什么要介意?”

“被微草放走的小透明,实际上却是十分优秀的选手,微草放手实在太缺乏眼光太可议,我不信你没听过诸如此类的议论。”

“乔一帆的成绩是他自己努力换来的。”

“重点,会不会抓重点?重点是微草没能发掘出他的才华。”

“那是被谁发掘的?”

“我啊。”

“那不就得了。该是你的,我为什么要介意?”

“呵呵。”

叶修笑,他倒不是突然八卦起王杰希的态度,这个问题是前面在沼泽地外唐昊提起的,他也不介意顺水推舟地逗逗当事人亲自回答一下。

叶修刻意没有控制音量,王杰希则是没有要控制音量的意识,于是后面三人听了个一字不落。唐昊沉着脸,秦牧云挺自然,乔一帆欲哭无泪:前面的两位大神,我还在这儿呢,咱能不能不像商量买卖人口一样聊这事?

乔一帆的伤感自然没能传达到前面的两位大神那里,王杰希在叶修笑而不语后数秒,认真地说:“不是每一个战术都适用于每一场比赛,也不是每一个时机都能得到精准的把握。有再多的原因,从结果上说,一帆不适合呆在微草,兴欣很适合他,这个选择很好,这就行了。”

介意不介意,甘心不甘心,他没想过。如果乔一帆仍在微草,也许他依然是那个瞻前顾后缩手缩脚缺乏进取心的小刺客,换了一片土壤,他成长得更好,对所有人来说这都是好事。

这不就行了吗?

叶修笑着摇头,对微草队长这种直线式的思维一时也有些无奈。这家伙,有时候觉得他心思很细,有时候又觉得他钝感得可以,两者都未必多好,也未见得是坏事。

像他就行了。


叶修不知道,就这个问题王杰希还很是暗自寻思了一会儿。最后在把一进旅店门就自动切换到半睡眠状态的君莫笑半拖半抱地弄上楼,按在床上掖好被角时,才恍然总结出来一条结论:

“如果一帆是在其他队伍里绽放光彩,或许我真的会不甘心吧!是你,不会。”

当然,微草队长的重点又错了,这就……权且不提也罢。


评论 ( 34 )
热度 ( 325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