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旧时年光 之一

* 以短篇形式不定期写点往事篇,给自己回个血,私设有。


旧时年光  

之一


“想好了?”

“嗯!”

柔和的晨光铺在宿舍房间里,青年和少女并排坐在小沙发上,一问一答。

十六岁的苏沐橙,稚气未脱,却已经是不折不扣的美人,叶修看着她明丽的侧脸,心情有些复杂。最早是他给还是小姑娘的苏沐橙安利了游戏,那时候他怎么也想不到,几年后小姑娘长成大姑娘,会要求跟他在荣耀里并肩作战。

“现在说还太早,等你满十八岁,应该是第五赛季了吧。”

联盟规定选手必须年满十八才能注册,虽然后来随着荣耀越来越风靡,这个年龄线越划越低,但在第三赛季的当时还是遵循得很严格的。

转着手里的玻璃杯,十六岁的女孩笑起来颇有几分顽皮:“明年就可以啊!出生日期早报半年,过完年就可以办身份证。我的岁数应该很好瞒的。”

叶修看着她,不说话。的确,苏沐橙的出生日期很好改,她是孤儿。能把这种在普通人看来堪称不幸的身世说得好像赚大发了一样,这姑娘也是个人才。

叶修叹了口气:“高中不准备念完?”

“不念了。”苏沐橙摇头,“反正都是要打荣耀的,何必跟别人挤高考的独木桥。”

苏沐橙念书的成绩向来称不上好,也算不得坏。姑娘很聪明,但心思早不在学习上了。这点叶修很清楚,也明白原因。

对苏沐橙来说,荣耀,也许不仅仅是“荣耀”这么简单。当初她哥表示读书还是打荣耀让她自己选,叶修这时却隐隐有些担忧。

“真想好了?”对苏沐橙的决定叶修一向是比较放任的,这时也难免多啰嗦一句。

苏沐橙重重点头。

叶修掏了根烟出来:“好吧,明天陶轩回来,我去跟他说说。账号卡…”

“就用沐雨橙风。”

拿烟的手顿了顿,叶修动作稍许迟缓地点了点头,去够桌上的打火机。还没够着,房间门被人从外面砸得震天响。

“谁啊谁啊,门砸坏了管赔啊?”叶修嚷嚷着跑去开门,门拉开,外面的人扣门的手没收住,差点扣到他脸上。

叶修一看来人一头鸟窝,眼镜歪架在鼻梁上,乐了:“关榕飞,告诉你多少次出门记得先吃药?”

“开机!上线!新区!”关榕飞免疫了嘲讽,没头没脑地塞给他一张账号卡,扭头一阵风般卷过走廊,没影了。

叶修捏着账号卡,冲苏沐橙无奈地笑了笑,开电脑刷卡上线。


荣耀新区惯例都是十二月开,一年一个,第四区说是新区,这时候也已经开了近一年。叶修自己注册的账号就只有一叶之秋,在第一区,后来新开的区偶尔也玩,用的都是嘉王朝公会的号,干得最多的事就是帮公会刷记录抢BOSS。

叶修琢磨着,关榕飞这么风急火燎地找他上线,八成又是对哪个BOSS的材料势在必得。

关榕飞给的账号是个55级角色,战斗法师,ID边城月。叶修上线,先检查了一下装备技能,不愧是公会号,身上橙装紫装挺齐全,技能点分配跟一叶之秋不大一样,也还凑合着能用。

关榕飞的密语很快就来了,同时还有个组队邀请。叶修先接受了邀请才去回关榕飞。

『一个稀有BOSS而已,公会团搞不定?』

早两年叶修还经常出没于网游里帮公会团抢BOSS,这大半年来逐渐也少了。作为职业选手可自由支配的时间越来越少,且嘉世连夺两冠,嘉王朝在网游里顺理成章就是第一大会,人力资源十分雄厚实在已经不需要太操心。

是以关榕飞这次专程来找他,叶修有点意外。

『来就知道。』

关榕飞的回答依旧言简意赅。叶修已经在移动了,一边操纵着边城月跑路一边观察团队血条。精英一团,清一色的55级角色,血线各种上下波动,间中不乏有人灰掉,看来着实在经历一番苦战。

公会精英团,打个BOSS不至于打成这样,无非就是有其他公会在搅局。谁呢?皇风?霸图?百花?

叶修胡乱猜着,到了一看,这几家倒是都在。但大约一来时间比较早,二来其他会对这个BOSS需求也一般,这几个公会到的人都不多,这时候分三个方向圈在周围,一副明着打酱油暗着隔岸观火静等坐收渔利的架势。

再往场中间看去,BOSS 73%血,围着他抢得有来有回就两个势力:嘉王朝、中草堂。

叶修隐掉了头上的公会名,不动声色地混在霸气雄图的人堆里穿行着。因为是个战斗法师,还很引来了一些侧目,幸而群众关心的焦点始终还集中在BOSS争夺战上,他这个战斗法师也就被懒得计较了。

好容易扒到队伍前列,仔细看了一眼战况,叶修“咦”了一声。

看上去,嘉王朝还是落下风的。中草堂什么时候这么强横了……这是来职业选手了?

“那个魔道学者到底是谁?简直是闻所未闻的打法……”像是要回应他的疑问一般,身边一个声音说道。叶修扭头,好家伙,自己真是挤到最前排来了,这不是霸气雄图的会长么……再看会长大人旁边一个拳法家,听了这句话没搭腔,只是沉默地站着观战,身周的空气好像就不大一样。

叶修心里立刻浮现出一个名字,他更意外了:这家伙也来了?来了却不下场,他是来看什么的?

魔道学者吗,叶修在中草堂的阵营里搜寻起传说中的魔道学者的身影。


中草堂估摸着来了两个团,很有几个魔道学者,但这并不妨碍叶修迅速地在其中找到他要找的那一个。

那实在是个太显眼的魔道学者,别人的扫把就是扫把,他的扫把不知道的还以为里面藏着枚火箭。这倒不是说他飞得比别人快,速度这东西无论如何是得符合游戏设定的,手速再高操作再精妙也改变不了扫把的飞行速度。让人觉得目不暇接的是他的整体打法,和蕴于其中浑然天成的气势。

大幅度的移动、高密度的攻势、刁钻的角度、强横的操作,配合上魔道学者琳琅满目的魔法道具效果,使这家伙整个看起来就像一枚移动的烟花,所过之处七仰八叉溃不成军。叶修摸了摸下巴,难怪关榕飞要叫他,这么不讲理的打法,普通玩家不可能应付得来,职业选手冷不丁遇上都够呛。

对于这个魔道学者,叶修业已有了判断:职业级的,在职业级里面恐怕都能算得了上上乘。至于上乘到什么程度,就要过手才好说了。

不管怎样,这趟来对了。

“高手。”苏沐橙凑在旁边看,饶有兴致。

“嗯。”叶修一边点头一边敲键盘——关榕飞等不及又发消息来催了。

『到了到了,别鬼叫。我看中草堂这回是卯上这BOSS了,这货有这么抢手?』

『差一个血精凝魄,却邪可以再提升一次!废话少说你人在哪儿呢!』

『急什么,不还大半血么。』

叶修回着,心里了然。关榕飞这家伙就是个宅到骨子里的技术宅,没充分理由游戏都不屑上的。而能劳动他亲自上阵抢BOSS,必然得是十分紧要的材料需求。

一叶之秋的银武却邪是叶修加入嘉世时随身带来的,两年来荣耀虽然没提升过等级上限,但新BOSS一直在出,随着新材料的投入,银装的设计思路也在不断精益求精。

现在两家在争夺的这个BOSS是一个在55级更新同时就已经放出来的老面孔。这样的BOSS两年来不知道刷过多少遍了,通常而言材料储备该是足够的。但银装的研发和提升就是个无底洞,大把材料投下去,后期难免会出现缺口,不急的可以慢慢补上,而像关榕飞这次这么着急,八成是为了赶在赛季开始前再给却邪提升一次。

他们有这样的打算,别家未必就没有,银装哪怕只是提升一点点,在比赛场上也是优势,而胜利本来就是由无数个微小的优势累加出来的。

霸气雄图的团队前列离嘉王朝的队伍还有点距离,叶修视线锁定那个魔道学者,提矛,直接冲了出去。霸气雄图的玩家当然不会对此熟视无睹,边城月成功地收获了一堆杂乱无章的疑问吆喝怒吼,其中以霸气雄图会长的声音最为响亮。

“那个战法你干什么!回来!”

这声叶修从耳机里听到了,自然相应不理,后续的杂音却被人拦了下来。

“别管他。”霸气雄图阵中的拳法家说,“看着就好。”

会长还在不明所以,又有查过公会列表的玩家跑来说:“不是我们会的,没这个人!”

“那是谁……”跑向嘉王朝阵营的战斗法师,霸气雄图会长好像明白了什么,赶紧回头去询问旁边的拳法家。后者却不为所动,还是那句话,声音沉定:

“看下去。”


叶修没有直接投入嘉王朝阵容,而是溜了个边,绕到BOSS身后。这边中草堂的玩家更多一些,混战中也有人注意到了这个从霸气雄图那边跑来的战斗法师,第一反应是霸图要有动作了?结果再一看霸气雄图主力都没动,又疑惑了,不知道该不该分神来处理这个战斗法师。

这是普通玩家的想法,高层自然又有另一种想法。不管这人是谁,来干什么的,突然冒出来就是个变数。是变数,那不用说,一个字:杀!

远程接到指令立刻就转火了,枪弹和魔法效果从四面八方向叶修招呼过来。普通玩家仓促间的集火,叶修会怕吗?当然不会。炮火还没到位,边城月已经先动了。

天击挑起一个毫无防备的玩家,接落花掌直接拍飞。团队玩家密度很大,一枚人体炸弹飞过去撞翻一片。有反应快点的剑客冲上来,叶修两步走位,战矛顺势横向一摆,那剑客就像自动撞上矛尖一样被戳了个正着,圆舞棍抡起,立刻又是一片玩家被砸得东倒西歪。这时候第一轮集火才到位,落点各种参差不齐,叶修操纵边城月在枪林弹雨中往来穿行,战矛挥舞,指东打西如入无人之境。

炫纹在战斗法师身上叠了一层又一层,金色的光芒逐渐亮起,闪避着远程攻击的同时,这个战斗法师竟然还保持着连击!

这是谁?!中草堂玩家疑惑了、震撼了!毕竟是精英团玩家,还不至于这就被吓到脚软,远程炮火不断,不停有人攻上,却没有一个人能做到中断此人的连击。

这样下去,难道能让他连出七阶斗者意志不成?这事太丢脸了,中草堂玩家绝对不愿意,但随着连击的叠加,战斗法师的移速和攻速只有越来越快,斗者意志阶段尚低时尚且没能中断,越叠越高,这人的攻击只有越来越难应付。

打断连击?能保证自己不喂上去垫出下一个连击,就已经是相当大的团队贡献了!

另一边,嘉王朝玩家也发现了中草堂阵容中突然出现的乱象,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团队频道中一口气连弹了十几条消息,瞬间刷屏:

『一团单绕左双绕右,二团压后!听我口令所有骑士准备嘲讽链,所有牧师准备神火!嘲到BOSS左右立刻切上掐断中草队伍!』

就这一句话怒刷十几条,顷刻占满了整个聊天框,每个人都被迫看得清清楚楚。自然会有玩家质疑这是谁,质疑的声浪刚起,团长直接在耳麦里发令:“照做,是叶神!”

嘉王朝一团震惊了,继而和被迅速转达到位的二团一起燃了。叶秋,嘉世大神,嘉世两冠光环的核心!是啊,除了叶神,还有谁能做到一人入阵,就将一个公会的精英团搞得人仰马翻?

在大神光环的照耀下,嘉王朝玩家已经飞快忘掉了就在刚刚他们还被人挑得人仰马翻,等他们想起来这点的时候,那个开挂一样的魔道学者已经不见了。

电脑前,叶修甩动鼠标挥出一个霸碎,勾了勾嘴角:来得好。星星射线,边城月第一时间闪开,同时顺手一掌拍出,一个中草堂玩家即刻往射线飞来的方向撞过去。

什么也没撞到,直飞而来的魔道学者只操纵扫把微微偏了个角度,就把这记落花掌带来的威胁化解掉了。下一刻,只见扫把从头顶一扫而过,星星状的粉末飘飘洒洒落了下来。

叶修只一眼就知道这粉末不仅仅是武器特效那么简单。驱散粉,被沾上一点,五阶的斗者意志立刻就跟没有无异。斗者意志在身,叶修躲起来也不慢,同时继续制造连击,斗者意志很快叠加到第六阶!

不能再让他继续叠下去了啊!中草堂玩家这时好像也得到了指令,开始往远离这个战斗法师的方向散开。但这时叶修已经攻到中路,远离边城月就是远离BOSS。中草堂玩家舍得远离BOSS?当然不舍得,是以这个指令被贯彻得有点不干不脆。

相比起来,BOSS好像就比他们干脆很多,一看这群人有了不打算跟他玩下去的迹象,立马掉头就往另一堆人冲去。

嘉王朝的嘲讽链发动了!

BOSS仇恨原本在中草堂手里,围着BOSS中草堂这边也有好几个骑士,这时一看BOSS掉头,赶紧也是嘲讽按下去,却发现没用,BOSS依然义无反顾地奔嘉王朝那边去了。

怎么会没用呢?骑士们盯着屏幕上闪过的一道道白光,哭了。白光背后,嘉王朝牧师码了一排,中草堂骑士身上一人一朵神圣之火,亮晃晃一片煞是好看。

完成了任务的牧师们当然不会呆在原地等着被打,立刻作鸟兽散。技能用不出来中草堂骑士们也不能干站着,赶紧和其他反应过来的人一起追着BOSS往过跑,才跑出两步,斜刺里杀进来两队人马,人人上手直接开大招,他们的追击立马就踢到了铁板上。

这时候中草堂很大一部分玩家尤其是远程正在遵照指令不情不愿地散开,发现生变再要及时抢到有利的攻击位置就不那么容易了。就这一闪神的功夫,BOSS已经被嘉王朝嘲讽链一路带进了二团的攻击圈里,没人干扰的情况下一通猛攻,本来差距就不算太大的仇恨迅速就被彻底抢了过去。

骑士们的嘲讽还没中断,二团紧随在BOSS身边且战且走,一团坚决地执行着断后工作。这时候中草堂玩家基本是摸不到BOSS了,所有攻击就全部倾注到了嘉王朝一团玩家头上。

但他们的攻击相比起嘉王朝意图明确的行动,总显得有点散乱,有点错漏百出。这也不能全怪他们,他们阵中还有个捣乱分子呢。

中草堂不想再给战斗法师的斗者意志添柴,他们避着叶修,那也得叶修肯放过他们啊?边城月一边闪避着魔道学者的攻击,一边时不时就恰好蹭到一两个中草堂玩家,随便让他蹭到一个,接下来就又是一片玩家遭殃,加上各种魔法炫纹乱飞,连击竟然还在继续。

魔道学者缠得很紧,叶修彻底无视。这个无视当然不是说当所有攻击都是浮云,事实上,叶修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躲避那个魔道学者的攻击上。对方的攻击来得各种刁钻凌厉蛮不讲理,边城月好像躲得很悠闲还能顺手保持连击扰乱中草堂阵容,但苏沐橙在一旁看得清楚,这1、2分钟叶修的一双手都快赶上无影手了。

高度集中的精神,不知道飙到多少的APM,苏沐橙可以看到叶修额角渗出的细汗。叶修紧抿着唇,神情严肃得像在打决胜战。

这个紧绷的神情在魔道学者露出意向要回头支援攻破嘉王朝一团防线时终于松弛下来。对方缠着攻击,他不应战,对方要走,他却反身一个龙牙,留人。

六阶斗者意志下的龙牙来得又快又猛,中!魔道学者立刻就陷入了僵直。

“谁说你可以走了?”今天叶修第一次在耳麦里说话,同时一套攻击顺序招呼上去。对方反应也极快,短时间的僵直一解除,立刻就抓住机会脱离了被动挨打。叶修一套连击下来早打出了七阶斗者意志,全身金光大盛,对方竟然能从这种状态下跑掉,叶修不禁吹了声口哨。

连击中断?不,没有。魔道学者靠着扫把掌握的被动技能在间不容发之刻玩了一个高速微操飞走,叶修眼明手快也没再送出下一次攻击。七阶斗者意志的移速,比飞行中的魔道学者分毫不差,叶修一边操纵边城月紧紧粘住魔道学者,一边还不忘把刚才一通攻击打出的炫纹扔到附近玩家身上保持连击。

战斗法师就像个甩不掉的牛皮糖,总能恰到好处地卡住魔道学者意欲支援本队的去路,一来二去,魔道学者终于也受不了了,不再试图甩掉这个战斗法师,改为正面强攻。

一扫把拍过来,边城月挺矛,攻击招架。连击应声而断,金光消失,但魔道学者知道,这下自己更走不了了。

很显然,这个战斗法师不是个普通玩家,这是个水平非常高的职业选手。嘉世的战斗法师,某个名字已经呼之欲出,而那个名字的主人,从来不是靠斗者意志立身职业圈顶峰的。

一番针锋相对地快打,魔道学者的攻击路数非常特立独行,战斗法师却摆明了以不变应万变。就像商量好的一样,两人谁也没有显得比谁更着急,都像是着意要把对方留在自己手里,留得越久越好。

但这个心理上的旗鼓相当只是表面的,随着时间经过,魔道学者渐渐显出一些急切。没办法,BOSS剩20%不到的血,中草堂还完全没能再次抢回主动权。

对方越急,叶修越淡定,手底下越发地大开大合,甚至开始有闲情逸致拉起家常来。

他说:“兄弟你看,与其咱们两个会弄个两败俱伤便宜了别人,不如别打了,直接便宜我吧?”

那位“兄弟”不以为然:“为什么要便宜你?”

听声音年纪不大,但口气不小,叶修笑了。

“呵呵,当然是因为你打不过我啊!”


15%、11%、10%……

红血、狂暴。

7%、3%、1%……

BOSS终于倒落尘埃,中草堂终于彻底失去了机会。

其时边城月血量38%,魔道学者站在复活点上。

叶修抹了把汗:“不容易啊!”

身边的苏沐橙笑道:“没看出来。”

叶修正色:“真不容易,是个厉害的家伙。”

“嗯,看上去很厉害。”

“天生的平衡破坏者。”

“但你更强。”

“那是当然。”叶修一脸正经,不了解上下文的得以为他在说饭点到了当然该吃饭。苏沐橙微笑,接着就听叶修说:“不过,看来微草准备要发力了,不能掉以轻心啊。”

“这也算是预先侦查了敌情?”

“侦查了敌情的可不止我们一家。”叶修转了转边城月的视角,场地里硝烟散尽,其他公会也走得差不多了。

一眼看到的至少就有皇风、霸图、百花,不知道蓝雨来没来人。如果他想的没错,连韩文清都到了,他不信其他战队的队长没得到消息。

不过微草显然也不怕谁侦查,甚至可以说,这张牌就是微草故意挑在赛季开始前打出来的。魔道学者啊,他没太注意对方叫什么,反正用在网游里的ID跟用于比赛的角色也对不上号,但至少可以知道微草已经通过这次亮相明确地透露出来了一个信息:他们本赛季的攻势会围绕着这个魔道学者展开。

好个敲山震虎,然而职业圈这一头头饿狼猛虎是那么容易被震住的吗?

“有点期待呢。”叶修说,一边给关榕飞密语,表示自己先下线了。

一条密语先于关榕飞的回复到来,叶修一看,ID水君木叶。

『竞技场。』就这么三个字,没头没尾的,叶修却看懂了。这家伙,还想跟他继续打呢,叶修笑,一面敲键盘。

『不了,还训练。你呢,不用训练?』

对方回得很快:『跟斗神打一场比任何训练都更有价值。』

叶修摇头:『呵呵,下次有机会吧。』停了一下又发了一条过去:『不过应该很快就能遇上了,赛场上。在那之前,可不要被人打趴下哦!』

这次消息没有立刻回来。叶修等了一会儿,回了关榕飞几条密语,才见到水君木叶的ID弹出,又是简单四个字:『彼此彼此。』


这是第三赛季即将拉开序幕前,发生在网游里的一个小插曲。其后果然就像叶修所说,他们常规赛第三轮就在比赛场上遭遇了。

擂台赛,一叶之秋胜,王不留行败,叶修二连斩。赛后两队握手,路过魔道学者的操作者时叶修照例说了两句鼓励的话,抬起头来的王杰希一双明显大小不一的眼亮得逼人。

那时候他们一个二十,一个十八,一个正准备走向职业生涯的第三座冠军奖杯,一个将要拿下荣耀史上第一个最佳新人。

第三赛季,一切都显得那么耀眼,年光正好。



评论 ( 29 )
热度 ( 315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