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天擦亮才睡下,一个个却也忍不住九点多就醒了。赛季结束才没多久,生物钟还没来得及散漫下来,加上连日来作息也堪称规律,一时想多睡会儿执行力都不够。

只除了一人——叶修。

王杰希下楼来之前,确认了那家伙四只爪子抱着被子睡得一脸幸福,生生地羡慕起他良好的适应力来。

大概是脸上自然浮现的微笑没收拾干净,下楼的时候王杰希心情偏好地冲坐在餐桌前喝牛奶的唐昊道了声“早”,后者像被一道滚雷劈中,乳白色的液体“噗”地在嘴边炸开一圈白花。

王杰希好心地没嘲笑他,同样坐在餐桌边的乔一帆也只好憋着,等唐昊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白花已经被系统清理不见,乔一帆正别有深意地看向旅店门口。

旅店门口,王不留行出去了一趟,再进来,手里拿着三封信。

“还好吗?”拿着信的王杰希径直走到乔一帆身边,将其中一封递给一寸灰。乔一帆抬头,从王不留行眼里看到询问的意味,明白是自己的走神让对方有所误会。

“挺好的,谢谢。”乔一帆接过信,站起来上楼去,跟正往下走的秦牧云擦身而过。王杰希就着一寸灰留下的椅子坐了下来,开始拆信。

“早安。”霸图的大龄新人很有礼貌地跟在座两位打招呼,唐昊捧着牛奶杯,僵硬地点了点头,在注意到秦牧云的目光似有若无地落在他手里的杯子上时,才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画风好像出了点不大不小的问题。

唐三打,双手捧着一只画着奶牛的杯子,正在喝牛奶。

秦牧云什么也没说地出去了,王杰希看信看得专注,唐昊拿着杯子,继续喝也不是,放下也不是,最后心一横,破罐子破摔,一口把剩下的牛奶喝了个底朝天。

他真是撞鬼了才早起突然觉得该吃个早饭……怪来怪去,还得怪半夜回来的时候王杰希那句广而告之的“注意自己的健康管理”。想着,不由得抬头瞪了那边一眼,谁晓得被瞪的人正好望过来,猝不及防目光对上,唐昊猛提一口气,更給力的瞪了回去。

结果那边扔过来一封信,说:“收信人也有你一份,看看。”

一拳打在棉花里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唐昊闷闷地接过信,扫了两眼。发信人石不转,大意是收集昨天各组的情况和敲定今天的安排,要求一早以快件形式回复。

他们这组起得比平常晚一些,现在发快件过去估计也嫌迟了,不管怎样,这事也用不着唐昊来操心,联络都是叶修和王杰希在负责。但大约是考虑到这组有三个战队队长,张新杰的来信还是很周到地写了三个收件人。

“还是按照昨晚说好的,上午先休整一下吧。”王杰希也很周到地确认着唐昊的意见。张新杰已经俨然成了消息中转站,所有信息和安排都在他那里汇总,再看情况是否需要另行通知各组。虽说每组都不缺独立行动的本事,但毕竟是共同任务,资讯的整合还是很重要的,加上昨天那种需要全区域协同完成的步骤出现,预示着将来可能有更多的协同需求,时间上的统筹也就有了必要性。

唐昊没意见,虽然以他个人来说倒是希望越早解决掉这一层越好,但他也不能单独行动,轻重还是有谱的。王杰希点头,拿出纸笔开始写回信。昨晚这边发生的事有必要让其他组心里也有数,他先写了封快件简单讲了这边的安排,再开始动手详述事件始末。

唐昊牛奶也喝完了,杯子也被NPC收走了,再坐下去觉得没意思,准备出去上哪儿转转。才要起身,忽听王杰希问:“唐昊,你是不是对我有看法?”

瞧这问的……唐昊咋舌,差点儿以为自己穿回几天前了。当日君莫笑问的是:“你对我有意见?”简直一般无二的直截了当!

一个两个能不能不要都这样,唐昊烦躁地想,咱们很熟吗?知道什么叫委婉吗?

当然,别人要真来个七弯八拐绕赤道三周,他也不见得乐意。比较起来还是直接点儿好,反正他也不怕得罪谁。

但他好像也没必要人家问什么就乖乖答什么吧?唐昊扬了扬下巴,脸上分明写好了“是又如何”,偏偏就是不开口。王杰希会意,继续埋头写字,只淡淡地飘过来一句:“哦,果然啊。”

哦,果然啊……就这样?唐昊愕然了。带不带这么淡定?是不是好歹也该问个理由?

叶修都没这样就结束了呢!

无意中拖了叶修躺枪的唐昊没想到,拿跟叶修的那次来作比是不恰当的,因为发问的人出发点就不一样。

王杰希没问理由,但也没就此结束,到底还是又跟了一句:“正常,别影响任务就行。”

呵,“正常”!唐昊都懒得吐槽了,直接冷笑。真是好“正常”啊,这个被人羡慕嫉妒恨惯了的高冷反应!唐昊自认也是眼高于顶的人,普通随便一个谁对他有什么意见他也懒得理,但他唐昊是普通随便一个谁吗?!

他冷笑,王杰希这次却彻底不接招了,埋头刷刷刷写字。唐昊心里闷得慌,但也没功夫自讨没趣,推桌子起身扭头出门。

王杰希终于还是微带不解地瞄了一眼人去椅空的地方,又面无表情地低下头继续写。于是楼下两个人,一个背对着楼梯奋笔疾书,一个气得够呛甩袖出门,都没发现这一幕尽数落入了另一个旁观者眼底。


叶修半个身子趴在二楼木栏上,俯看着王不留行头顶的发旋,想:年纪长了不少,性格一点长进没有,这家伙啥时候才能讨人喜欢一点儿呢?

搞不好这辈子都没指望了,叶修似叹非叹,想着自己是不是操心过了头,踩着木质的楼梯“嘎吱嘎吱”走下楼去。

这个声音引来了王杰希的关注,看到是他,有点意外:“怎么不睡了?”叶修拉开王不留行旁边的椅子,坐下,拿起桌上署名给君莫笑的那封信。

“醒了。”被问到的人简单回答。事实上,睁开眼发现屋子里就他一人,叶修残余的几分睡意立刻就没了,出来正好撞见王杰希叫住唐昊,看到那家伙趴在高度不怎么合适的餐桌上写信。

“其实你可以上去写的。”听闻这句,王杰希微微一愣的工夫,叶修已经抖开信读了起来。

“呵呵,张佳乐可真逗啊,专程写信来掉智商。看,还有错别字。”

王杰希懒得看:谁叫你总是不忘专程调戏人家来着?

“啧,有孙哲平撑腰,气势就是不一样嘛,很嚣张啊这小子。”叶修看张佳乐满篇嘚瑟看得一脸怪笑,王杰希停了笔,侧头看他。

终于读完信的叶修发现自己在被参观,摸了摸脸:“我脸上有东西?”

王杰希答非所问:“你挺高兴。”

“行行好,被人寄封信来从头损到尾,两页纸哪,话唠程度快赶上黄少天了,我还高兴,没那么受虐狂吧?”叶修把信纸叠一叠塞回信封里,扔到一边,又拿起张新杰那封来看。

王杰希没去反驳他,写好最后一句话,通读一遍,也交给叶修。叶修手里拿着张新杰的信,去接王杰希递过来的纸,一个没注意看,一个正在起身,两张纸边缘碰在一起,两人又都没拿实在,一碰一弹,手里的纸都飞了出去。

这个拟真度略高啊!王杰希眼明手快去抓其中一张,叶修俯身去捡往地上落的另一张,捡好抬头,那边也正好抢救完毕,两个人姿势都挺狼狈,两张脸近距离对上,一时都有些错愕。

这种距离,这种陡然尴尬起来的气氛,会想到之前的两个吻简直就是不可抗力使然。来自叶修的那个吻,是对王杰希恶作剧的报复,而王杰希还给他的,又是针对报复的报复,算起来简直一笔烂账,这时候记忆陡然复苏,却让两个人脑子都有些升温。

就算是恶作剧吧,普通谁会去跟个男的亲嘴啊,这种念头都不会有好吗……不想不觉得,一想,它还真就是一笔烂到不行的烂账,两人都觉得应该调整一下姿势,偏偏又谁都没先动作。

事后不管是叶修还是王杰希,都觉得当时一定是着了魔,究竟是在哪个神经元的驱策下让他们把本应拉开的距离变成进一步缩短的呢?这个问题注定无解,总之,当时,在某种强大的引力作用下,他们就着别扭的姿势,逐渐靠近,直到鼻尖碰到鼻尖,嘴唇触到嘴唇。

这次,两人谁也没生出过任何关于报复的念头,不管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

这甚至称不上一个吻,比前两次更像是一个不经意的碰触,碰触的时间却比前两次加起来都更长一些。说是这样说,实际上也不过就是数秒,分开时两人脸上都一片平静,王杰希把手里的信纸递给叶修,叶修接过来,放下张新杰那张,去看王杰希的回信。

字一如既往的漂亮,词句简洁,重点分明。叶修看着,觉得特别有下笔人的风格,再想一想,又觉得这个认知不尽准确。

那家伙的风格到底算是怎样的呢?犀利明快直切中心,还是华奢流丽天马行空?好像哪个都对,又好像哪个都不对。叶修把信纸平放在桌上,手覆在上面,靠进椅背里。

没大没小的熊孩子、臭屁地玩儿转型的最佳新人、转来转去转得让人忍不住皱眉的冠军队长、荣耀、全明星、魔术师、王杰希……

抬手扒了扒头发,叶修苦笑:好像,有点麻烦了呢……

留下信就出门去的王杰希,碰到站在外面一副灵魂出窍状的唐昊,一句话没说掉头走了。坐在屋子里的叶修难得地狠狠回忆了一番往昔岁月,才想起来还有封信要寄出去。

写信的人走了,无奈只好封起来以自己的名义发出,张新杰收到内外字体明显不一套的信不知道会不会纠结……

拿着信出去,唐昊也好王杰希也好都早没影儿了,风扫起树叶贴着地面打旋儿,整条街空荡荡的。把信塞进邮箱,叶修对着天伸了个懒腰,看了看时间,走向通往工坊的方向。


形状各异的砖块拼出一条五彩斑斓的道路,王杰希走在上面,路的尽头是翡翠城最高的建筑物——学者塔。

头天晚上赶着做完的评级任务,他和叶修谁都没来得及去交还,趁着上午无事,正好跑一趟职业导师。评级提升后能做一轮新的技能,仓库里许多派不上用场的材料应该都能有用武之地。

王杰希回忆着有哪些稀有材料可用,试图梳理出制作技能的顺序,想了一路,发现跟猴子搬包谷一样徒劳。站在学者塔下方,仰头看着紫水晶般的塔楼,王杰希面沉如水,心跳陡然加速。

说是气氛使然也好,不可抗力也罢,不同于之前的任何一次恶作剧式的亲吻,他完全出于己愿,心无旁骛地吻了君莫笑。

没错,他,吻了叶修!

那只是一个浅尝辄止的接触,开始和结束都自然得无可挑剔,就连残留在唇上的触感都很难让人做出什么特别的形容。

一切都那么自然,自然到让人找不出任何可资自我安抚的借口。

朋友?去他的朋友。王杰希仰着头,眼眶有些发热。他还记得分开后叶修看过来的那双眼,安静、明澈、清可鉴人。没有怀疑,没有惊愕,没有嘲讽,没有愤怒,干干净净找不出任何情绪。

看着那双眼,他半点也读不懂那个人在想些什么。

该怎么办呢……杀伐决断的魔术师终于也迷惘了,心里搅着一团如麻乱线,线头落在看不见的远方。从开始到现在,许多事终于都找到了理由,整个人却像是突然被扯到半空中,曾经的落脚点无声碎散。

四顾苍茫,无处着落,心里好像只剩下一个名字在空谷中回响——叶修,叶修……

叶!修!


同一时间,还有一人内心也在经历着剧烈的挣扎——唐昊。究竟得有多倒霉,他才会莫名其妙地突然又转回来一趟?他已经彻底忘记自己为什么折返,残留在脑海中的画面冲击性实在太大,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内存不足,消化不了随之而来的信息量。

他大爷的,那两个混蛋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唐昊觉得现在最适合自己的动作就是抱着头蹲在墙根边上把脑袋揉成鸡窝,转念一想,他妈的人家搅基关老子屁事!

唐三打霸气侧漏地走在低级怪区里,随便捞着一只怪就秒杀泄愤,死得不明不白的小怪很快就陈尸一地。一小时后,唐昊收到秦牧云的飞鸽传书,叫他回去开会。

开你妹!唐昊愤然回城,踏进旅店一看,人都到齐了。王杰希示意他坐,旁边是神色自如的叶修,两人都一脸没事人的样子。

废话,他们能有什么事!唐昊靠着秦牧云坐下,王杰希直接切入正题。

“事情大家心里都有数,我就不赘述了。”

有数?有什么数?眼见一旁的零下九度和一寸灰都是一副心有戚戚然的模样,唐昊震惊了。难道……其实……他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不能吧,他消息有这么滞后?……唐昊犹自愕然着,就听王杰希继续说道:“有hotfix,证明我们不是被孤立在游戏里的,这是好消息,也是坏消息。”

……靠,原来说的是这个!被泼了盆凉水似的,唐昊瞬间清醒了,刚才为止自己都想到哪儿去了?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

无关唐昊心里的大起大落,王杰希接着梳理情况:“好的地方在于,既然有人在对我们的动向保持关注,就意味着离开这里的途径多出一条,虽然未必是我们能掌控的途径,总不至于前途渺茫。而坏消息则是,之前的某个猜想成立,整件事极有可能根本不是什么程序BUG,而是有人刻意为之。怎么办到的且不论,对方意图不明的情况下,对我们而言就多了一份危险因素。”

“假设目前为止发生的所有不能解释的事都是有人在背后主导,”叶修接着王杰希的话往下说,“那这个人的前后行事是不是有些自相矛盾?”

一时引君莫笑误伤王不留行,一时又帮助他们脱离困境,到底是希望他们好还是不好?的确是彻彻底底的自相矛盾。

“而且,其他几组好像都没有遇到类似事件,这种专门冲着我们来的感觉让人挺不爽啊。”

“你惹到谁了?”王杰希问。

“喂,怎么说话的,干嘛就一定跟我有关!”叶修反驳。

“那个君莫笑只有你见过吧?嫌疑最大。”王杰希解释。

“话是这么说……咦,不对,你不是也见过我?”叶修忽而想起对方之前的语焉不详。

这话就说得莫名了,在场只有王杰希一个人能听懂,他想了想,道:“梦也能作准的话,我昨晚还梦到冯宪君了。”

“没事你梦咱冯主席做什么!”叶修惊,“不过别说,主席嫌疑很大啊,把我们骗到这游戏里来不就是他的主意吗!”

“原因呢?因为你赢了他多年费心打造出来的黄金偶像,把他老人家气出老年痴呆了?”

“你这就不对了,主席大人深谋远虑,怎么能这么肤浅,必然有更深层次的理由。”

“我看就是想把你斩草除根,省得继续祸害他的联盟大业吧。”

“喂喂,要不要我提醒一下差点被斩草除根的好像是你啊?”

“那是误伤无辜。”

“……”这是唐昊乔一帆和秦牧云共同的心境写照,这其中唐昊的无语更深刻一些,在他看来,眼前这司空见惯的嘴炮场面已经自动跟秀恩爱划上了等号:拜托,这还有闲杂人等在场呢,你俩能不能不这么旁若无人?

唐昊内心的呼唤当然传达不到叶修和王杰希两人耳里,但那两人也没有无边无止地瞎扯下去。冯主席是假想敌?可能性真不大,谁会没事跟自己的钱过不去。

设计这个困境的人究竟是谁,坐在这儿想得出来就奇怪了。专程把人都聚起来开个会,叶修终于道出了中心思想:“咱们也不用瞎猜。有人肯设下这个局,终归也会有人给我们揭开谜底。知道是人为的,对我们来说好处大于坏处。”

“从任何意义来说,这个游戏现在都只是个游戏了。”王杰希点头,“我们没有跟外界脱节,也不算孤立无援,心态上大可以放轻松一些。”

“如果所料不差,制作组必然也不会放弃尝试解决问题。当然,该注意的事还是要注意,毕竟对方来意不明,咱们也不知道人家的分寸在哪里。”

“也就是说,目前为止的一切都不变吧。”秦牧云总结道。任务照做,BOSS照推,只不过是多了一双、或者几双眼睛在看着而已。

职业选手,哪个还怕被人看啊。不管对方来意为何,想玩儿就玩儿呗。论到玩儿游戏,他们真不会输谁。

“就是这样,下午继续第四层。”王杰希说,话音刚落,五人同时收到一条世界公告:『圣山卡迪亚第四层攻破!』

咦?五人齐刷刷都是一个问号。世界公告意味着世界任务进度更新了,但是——BOSS他们还没打啊?

“难道又是全区域联动,而且不需要所有人参与?”叶修摸着下巴,现在好像也只能这样猜想。

“等张新杰的信吧。”这个联络站那是相当的好用。

不成想,张新杰的信还没到,每过一会儿就去检查一次邮箱的他们却先等来了一封意外的信函,来自一个做梦也想不到的发信人,而且还是人手一封。


『这封信就算能成功送达,也必然很快就会被删除。有人篡改了服务器路径,并且上锁加密,目前不清楚还有哪些改动,我们正在尝试追踪,你们自己注意安全。

——林敬言』


看完信不到两秒,整封信真的就如信中所言那般从他们手里不翼而飞了。邮件也是以数据形式存储于服务器里的,这个不翼而飞只能解释为被删除了。这个时间点,前去推BOSS的人未必都已经返回,叶修强烈怀疑这封信只有他们收到并看过。

发信人:林敬言!

这名字比信的内容还要引人注目,只因为,作为已经宣布退役的选手,林敬言根本没来参加这次测试!

看过信的几人心里都有些起伏不定,半是惊,半是喜。这封信不是以荣耀方或联盟的名义发来的,而是林敬言,可见,已经有其他人发现了异状,且还找到了突破口。虽然这个突破口很快就遭遇了封杀,但希望已经切实地传达到了他们这里。林敬言也许只是其中一人,一个最有代表性的名字,而他们有理由相信,靠他一人是没可能做到这个地步的,他身后一定还有足够可靠的技术支持。

他们当然无从得知林敬言上哪儿拉来的这股力量,但有这个第三方势力在,他们瞬间就觉得底气大增。

没人试图把这封信以任何形式抄录给其他人。能够操作服务器的人必然能够查知,林敬言的信息在删除前就已经被阅读过。会迅速予以删除,证明那个人一点也不希望这个消息广为流传,现在抄送信件,对方万一恼羞成怒直接禁了通信系统就不好玩了。

但也不能不告诉其他人,想点什么办法呢?“第五层,速推!”唐昊一拳砸在门上。

推掉第五层,世界进程进入第三阶段,与其他区域之间的交互能大幅增强,到时候,总有办法能把这个讯息传递出去。

唐昊燃了,秦牧云和乔一帆也跃跃欲试,叶修却摆了摆手:“急什么,先练级。”

没打BOSS,本来就少一截提升,这时候去打第五层,效率不见得上得去。而且,他们现在算是在风口浪尖上,操之过急引来对方更进一步的关注可不是什么好事。

“林敬言他们应该是有备而来,我们按部就班地走就好,相信他们吧。”叶修说。

“今天最好不要单独行动,你们要练级的话组队一起。”王杰希看了看另三人,然后转向叶修,“我先写点技能,你呢?”

“把你的法杖给我。”叶修伸手。

“别弄坏了。”王杰希递出武器。

“你藐视我的专业素质啊!”叶修挑眉,接过法杖,挥了挥手再度折返工坊。


三个年轻人组好队练级去了,王杰希回到屋子里,取出材料研制写技能需要用到的魔法墨水。

研墨是要花点时间的,王杰希把可能用到的墨水一一做好,在书桌上排成一列。

时间还不到正午,却总觉得距离起床已经过了很久。林敬言的信绝对是好消息,希望一切顺利,那样他们也许不用打通那么多关就能离开这里。王杰希手里做着机械动作,眼里看着五颜六色的墨水,有一搭没一搭地想。

离开这个见鬼的游戏,回归正常生活,听起来真是个不错的前景。这样一来,他回B市,叶修回H市,再见面至少也得是两个月后了吧。

然后呢?偶尔碰面打个招呼,更多的时候场上场下都是对手,一切照旧,不是挺好?

王杰希,你觉得这样好么?他在心里自问,没有得到答案。

房门被推开,有人走了进来。王杰希回头,看到君莫笑手里还是那根法杖,正拿着冲他晃了晃:“差点儿材料,陪我?”

磨了一半的墨水就这样扔在桌上,王杰希跟着叶修走了出去。一前一后地下楼,走在前面的叶修突然扭头看了他一眼,又什么也没说地转回去,王杰希意识到刚才的问题错了方向。

有什么东西就像开了闸,放出来就再也关不回去。

一切照旧?怎么一切照旧?

就在叶修转头看来的那一刹那,他忽然很想就这么把人拽住,按在墙上吻下去。但他没有,他只是死死地攥住拳,把这个念头掐灭在指尖。

王杰希,你还回得去吗?声声自问,句句无言,还好,走在前面的人听不到。

还好,这是一条有尽的路,还好,他们终归要回去原来的生活,终归要再度拉开距离。

在此之前,就……尽力维持现状吧。


评论 ( 29 )
热度 ( 372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