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旧时年光 之二

* 不是那么应景的冠军贺文,手速慢,废话多,两天才写完……

* 冠军好棒,恭贺冠军!!



旧时年光  

之二


那是总决赛之后的第二天。第四赛季总决赛,决胜局,远道而来的霸图一举击溃了东道主。

四年来头一次,总决赛当天晚上不是庆功宴,隔天叶修起了个大早,一看天气不错,不算太热,决定出去走走。

随意晃上一辆公交车,一路坐到终点站,下来走两步,抬头一看,嗬,湖。

夏日游湖,清爽的水汽扑面而来,心情就像湖面一样,在炎热的盛夏里自成一片清凉。

输了也挺开心,那是骗人的。胜利的滋味不嫌多,争了一赛季的东西到头来拱手让人,怎么也不能觉得痛快。

开心是没有,不甘心却也是没有的。输了,明年再赢回来,至于现在该干什么,叶修觉得可以容后再想。

毕竟,打了四年,这是第一次输掉冠军,多少有些不习惯。

跟苏沐橙说想要放松一下,那姑娘一点儿不担心,笑得依旧那么甜。叶修知道,那是做给他看的。这赛季是苏沐橙第一次正式参加比赛,他原想送她个冠军,也送沐雨橙风一个冠军,没能办到。

“如果是哥哥,能及时发现和阻止吧。”赛后,苏沐橙轻轻地这么说。

叶修摇头。比赛场上没有“如果”,姑娘自责,却是不必要的。

“你已经做得很好,但还能更好。”这是关于那场比赛叶修对苏沐橙说的最后一句话。前一个“很好”,好不好其实已不重要,昨日事昨日毕,从今天开始需要关心的就只是怎么让明天更好。

苏沐橙一点就透,这让叶修很欣慰。明年的冠军,他们还要一起去争取。

往年季后赛获胜,陶轩都例行组织全俱乐部集体出游,这个惯例持续了三个赛季,现在终于打破。去年去爬黄山,今年没地方可去,正好因地制宜,游湖放松。

不逢节假日,也不是周末,湖边游人不多,更多的是闲来无事的本地人,或单或双,找张长椅一坐,吹个风纳个凉,没在打盹的都可以畅想一下人生。这么大片湖,不是哪儿都有,自然要珍爱着好好用。

叶修考虑沿着长堤走走,累了就坐会儿,走到哪儿算哪儿,没走几步,抬眼一看,咦?

半分钟后,认亲成功,居然真遇到了熟人。


黄少天戴了顶鸭舌帽,帽檐压得低低的,遮住了大半张脸。

对这个装扮,黄少只想用一个字来形容:靠。

真他妈热……

原本是没戴的,被人提醒了一句才捏着帽子出来。长堤走了不到五分之一,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小胖子晃着一身肥油气喘吁吁地撵上来要求签名。

身边的人走开两步背转过身欣赏湖光,假装不认识他,黄少天闷闷地笑着签完名,挥手送走一步三回头的粉丝,二话不说把帽子往脑袋上一扣。

他总算明白为毛那家伙要装模作样地戴副平光眼镜了,荣耀啥时候这么流行,他一个本赛季新人,异地他乡走在路上竟然都能被人给认出来?

当然,他也算不得什么寂寂无名的新人,“黄金一代”,第四赛季新鲜出炉的名词,黄少天在其中绝对排得上数一数二。那时候夜雨声烦还没被封为“剑圣”,最佳新人最终也落入了霸图张新杰囊中,但蓝雨这个新人剑客铺天盖地的垃圾话却也刷出了第四赛季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以至于好长一段时间提到第四赛季,荣耀迷们脑海中首先冒出来的形象都不是冠军队霸图,不是失利的叶秋,而是黄少天,关键词:话唠。

这种自带鲜明印象冲击的新面孔其实每赛季都有,比如第二赛季狂霸酷炫屌的孙哲平、第三赛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魔术师,到第四赛季,就是这个刷屏刷出了人神共愤境界的黄少天。

整个赛季,别说其他人,就连他自己堪称顶尖的剑客水准,在他的垃圾话功力之前都相映失色。尽管如此,顶尖水准依然是客观事实,跳过垃圾话不提,黄少打了一个赛季,依然替自己刷到了不少粉。

要在G市,平时出门他都把脸遮得好好的,省得麻烦,但一来这里人生地不熟,二来又是大上午,他真觉得不至于。

显然,他失算了。于是只能郁闷地扣上帽子,去戳那个远眺湖光山色显得怡然自得的大小眼。

“我说过的吧,你今天有被人搭讪的面相。”微草新任队长淡淡地提醒。黄少天嘴角下撇:“妖言惑众!你打荣耀还是当神棍,二选一吧!”

“不冲突。”王杰希说,“这个面相好像还在。”

“我魅力有这么大,这都挡不住?”黄少天呆了一下。他都这样了还能被人认出来,不可能吧,如果再有人堵他,他有绝对的理由相信对方必须是搞传销的……

不对,他为毛要听信这神棍的胡言乱语啊!

结果没想到,还真让神棍给说中了,长堤快走到头,有个人跟他们擦身而过,耳边不期然地传来一声“咦?”

黄少天回头,打帽檐下溜了一眼,就见一个男人正不确定地盯着自己看,待到那道目光转到跟自己同行的另一人身上,不确定立刻就变成了确定。

叶秋。只一眼黄少天就认出了那人的脸,同时他只想对旁边的人说一句话:

毛的我有被人搭讪的面相,你丫出门前就没给自己看过相吧!


“这是……旅游呢?”叶修咬着根烟,笑着来回看两人。压着帽檐的黄少天,戴着眼镜的王杰希,前者他无意中一瞥隐约觉得面善,后者他第一时间真没认出来。

但他错身再回头想要看仔细的时候,先认出来的却是藏在薄薄的镜片后面的那双标志性的大小眼。

戴眼镜的王杰希,少了两分锐利,多了点儿斯文气,这时也在看他,微露几许意外。叶修想,真是有意思的巧遇。

挺随意的一句寒暄,听上去像是老友偶遇,黄少天抬了抬帽檐,心想这人也真是自来熟。旅游?当然不是,大热天的要旅游也不往这儿来啊,谁不知道H市夏天火炉指数一年高似一年,没事找罪受吗?

但他也不太打算照直说是来看比赛的。决赛,没他们蓝雨什么事儿,巴巴的跑来看显得多没格调。

“是啊,旅……”

“看比赛。”游字还没出呢,就难产了,黄少天往旁边剜过去一眼,对方没接收到,一脸坦然。

“哦,组队刷决赛?很用功嘛。”叶修继续叼着烟笑,一脸意料之中。

你都意料之中了你问那句话什么意思啊?虚不虚伪!相比起来旁边这家伙就耿直得有些过分了,黄少天决定明确一下敌我立场。

“没错,我们……”

“偶遇。”

黄少天脸一黑:王杰希,你今天专程来拆台的是吧!

“刚遇上?”不知道为什么叶修八卦了起来。

敌我立场个屁啊,黄少天心念:你们都是敌人!

“不然呢,我跟这家伙看起来很熟吗?”

总算说了一句完整的话,黄少觉得都是比赛禁语音的错,嘴速都变迟钝了。

还没得意完,隔壁大气都没喘一下:“这倒不是,游湖是昨天约好的。”

……靠!想骂人了!

然而人家说的都是事实,他郁闷归郁闷,也没得反驳。叶修走开了一下,把烟头按熄在路边的垃圾箱上,又转回来:“接下来什么预定?”

总觉得要被图谋不轨,黄少天灵机一动,随口就要来一个本来没有的预定:“吃……”

吃什么其实他也没想好,但也用不着想了,旁边那位大大方方地摇了摇头:“没预定。”

黄少天没脾气了,对面的人眼神一亮:“走,带你们去个好地方。”


所谓的好地方,走到一看是个网吧。王杰希倒没什么,黄少天一脸阴郁。

这网吧的环境真叫一个差,走进去乌烟瘴气,熏得人头昏脑涨。网吧就网吧了,就不能挑个环境好点儿的吗,还好地方呢——黄少天照直提出了怨言。

“这儿便宜啊,跟我来,二楼还成。”叶修熟门熟路地领他们上了二楼,黄少天看到那个跟挖到宝一样的得意表情,纠结了:“你不是吧,网吧还捡便宜的,嘉世没给你发薪水?”

“能省则省,我很穷的。”叶修说,黄少天干脆地翻了个白眼。后来他知道叶修说的是实话,当时真以为那人在讲笑话。

确如叶修所说,二楼虽然也不是禁烟区,但空气好很多。上午,网吧里人不算多,整个二楼都比较空,他们找了个角落坐下来,三台机器一字排开。

“竞技场?你打我们两个?”一路上都很沉默的王杰希出声问道。

“我不是还欠你一个竞技场么。”叶修说,王杰希看了他一眼,没答话。

黄少天茫然地听着他们一问一答,敏锐地从中GET了要点:“PK?好啊好啊赶紧上线!”

“上线直接去竞技场啊,低调点,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叶修刷卡上线,角色载出来,视角左右一晃,迅速挑了个方向开始移动。他视角晃得太快,旁边的黄少天扭头看了眼屏幕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等到自己爬上去一看,才明白过来叶秋那句话啥意思。

频道里刷“发现一叶之秋”刷了个密不透风,刷屏的ID前面都顶着霸气雄图的公会名。什么情况是知道了,但跟他和王杰希有什么关系呢?黄少天莫名着,一边操纵夜雨声烦往传送阵走,一边有意无意地扫着聊天栏里的信息。

『发现夜雨声烦!』

『发现王不留行!』

频道里偶尔看到有玩家发消息,发出来就被刷一叶之秋的盖过去了,显然这时候没人爱搭理他们。

紧接着,不可思议的一幕就发生了:

一叶之秋:『大眼少天快点啊,我要被围了,作为帮手敢尽职一点吗?』

我去!黄少天鼠标一抖,夜雨声烦掉了个个儿差点儿倒过去往回跑,再看聊天栏,果不其然……

『快报夜雨声烦坐标!』

『王不留行在xxx,xxx!』

『堵住他们别让他们跟叶秋汇合!』

『霸图跟嘉世杠上黄少你凑什么热闹?』公会频道里也开始有人问。

我跟谁凑热闹了啊我!黄少天欲哭无泪,眼见旁边显示器屏幕上一叶之秋抄着小路跑得轻松惬意,主人还不忘甩过来一句“帮我分散一下火力啊谢谢了”,黄少天一剑扫开堵上来的霸气雄图玩家,把一腔郁结都发泄到了手速上,瞬间接管了聊天频道。

『卧槽你们霸气雄图闲得蛋疼啊你们不是冠军吗捧着奖杯一边舔去吧跟这儿杀杀杀杀个屁啊输也喊打喊杀赢也喊打喊杀还有没有大公会的气度了!我去怎么还有人搞埋伏偷袭!偷袭有用啊就你们那两把刷子也敢来老子面前秀,老子是偷袭的祖宗你们不知道的是吧一个个有眼无珠的都给我去死死死死死!』

“估计他们是昨晚上被杀郁闷了。”右边,叶修事不关己地说。

『我跟叶秋没关系,他说垃圾话转移焦点呢。』左边,王不留行在频道里留言。

很好很出效果,王杰希的屏幕很快就干净了,一叶之秋已经载入了竞技场,飞快建好了房间。

作孽啊!黄少天杀啊杀啊杀啊,都不知道这句话该送给谁好。


等到夜雨声烦挣扎到竞技场,已经是10分钟之后了。找不到一叶之秋,王不留行又发表了免责宣言,杀红眼的霸气雄图玩家被死在剑下的同僚们一挑拨,都同仇敌忾地把夜雨声烦树立为了当下唯一的假想敌。黄少天这时候想辩都没处辩去,只能一不做二不休杀开一条血路。好容易到了竞技场,进了房间,夜雨声烦和黄少天本人狼狈得如出一辙。

好在他还记得这里是网吧,不然一准已经跳起来掐右边那人脖子。黄少天马不停蹄地在频道里控诉叶秋的无耻行径,那边王杰希隔空传过来一句:“谁先来?”

“我没说要跟你们车轮战啊。”叶修无视了聊天频道,“有手机吗?借我打个电话。”

“靠,你自己没手机?”黄少天回归了三次元。

“没有。”叶修老实回答。王杰希隔得远了点,黄少天只好“义不容辞”地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他:“2v2?叫谁啊?”

王不留行:『苏沐橙?』

一叶之秋:『Y』

黄少天也想到了这个人选,但他在递手机,来不及打字,而叶修一边接手机一边敲个“Y”实在不需要技术含量。

结果手机接过去,那人盯着屏幕愣了半天,转过头来。

“电话号码,谁知道?”

“……你不知道?”你都不知道还能有谁知道……

“很少打,不记得。”叶修把手机递还给黄少天,“帮我找人问问。”

黄少天认命地翻着通讯录,翻了半天也想不出谁比较像能知道苏沐橙的号码,正准备问问看喻文州知不知道,就听叶修说:“搞定了。”

啊?黄少天抬头一看,那家伙屏幕上一个QQ窗口,苏沐橙的头像巧笑倩兮。

“差点忘记还有QQ,怎么都不提醒我?”

……靠,还是我们的错了!

“怎样?”王杰希问。

“就来。”叶修答。

黄少天落落寡欢地收起了手机,半分钟后,沐雨橙风上线,号竟然奇迹般地就停在竞技场。

叶修在QQ上贴了房间名和密码,沐雨橙风进了房间。多余的寒暄就没必要了,两边都是一远程一近战,各自站位,倒计时,开打。


两边都是一远程一近战,初始站位却很是不同。叶修和苏沐橙这边,一叶之秋前,沐雨橙风后,战矛却邪一横,拦住了对手通向身后枪炮师的道路,摆明的叶秋主攻,苏沐橙策应。

另一边的站位却很微妙,身为中远程的魔道学者稍稍偏前,近战的剑客反而略微缀后,两者之间并没有拉开很大距离,都在彼此能随时接应到的范围内,但又看不出明确的协同意向。

一开打,这一点就更明显了。

第一道火光是沐雨橙风点燃的,反坦克炮,用了抖枪技巧,三发炮弹一字排开,在一叶之秋前方构筑了一道火焰弹幕。刚开场,王不留行和夜雨声烦都身在沐雨橙风的攻击范围外,这发反坦克炮决计是伤不到他们的,这个技能的目的只在制造视觉遮挡。

视觉遮挡对双方而言都是生效的,苏沐橙放出技能所要制造的会是一个均衡的局面吗?当然不。看似双方皆无损益的开局,实际上对叶修却是大大有利。

王杰希和黄少天看不到一叶之秋,叶修却能看到王不留行和夜雨声烦。因为早在火光炸开的同时,一叶之秋已经连人带矛冲进了反坦克炮的爆炸圈。

对敌方存在的伤害效果,对己方而言却是完全没有的,这个差异就是优势的来源。

可是,这一点,苏沐橙知道,叶修知道,黄少天和王杰希又岂会不知道?

第一声炸响发出,两人已经默契极佳地左右散开,第三发炮弹落定,一字排开的三道火光背后已经没有了魔道学者和剑客的身影。

一左,一右,两人赫然出现在了火焰弹幕的两端,苏沐橙调整炮口,格林机枪密集的子弹甩向夜雨声烦,同时迎接王不留行的,是一柄漆黑的战矛。

龙牙、天击,半空中的魔道学者扫把绕出个S形,两个技能都落空。返身,王不留行身子从扫把上弹起,手底一翻,扫把照着刚从火光里冲出的一叶之秋凌空拍下。

一叶之秋横跨半步,侧身,扫把带起的劲风擦身而过,同时手里战矛贴着扫把送出,直刺半空中的魔道学者。

连突,中。

一蓬绿水炸开,刺中的不是人,而是王不留行贴身投出的酸雨烧瓶。

酸雨炸开,伤害不高,负面状态却肯定不受一叶之秋欢迎。叶修后退,反坦克炮制造的火光已经消尽,王不留行骑回扫把穿过酸雨,紧追而上。

一退一进的速度很快,子弹飞行的速度相较之下竟然都显得慢了。什么子弹会比人运动的速度还慢?不做他想,僵直弹。

不是正对着王不留行而来,但王不留行再想逼前,却必然会撞上。数秒僵直,王不留行更不欢迎,扫把角度一转,王杰希要用一个微小的时间差来错开僵直弹,在他闪避的路径上紧接着却又是一道光亮起。

蓝光,围绕着一枚炮弹闪烁不定,在王不留行的视野里只沾了个角。王杰希不用调整视野就知道这炮弹碰不得。悬磁炮,被粘上下场不比僵直更好。

再调整,原地再避,是来不及的,悬磁炮的炮弹可不是僵直弹,飞行速度不慢,要想不被命中,王不留行只能放弃对一叶之秋的追击。

悬磁炮作用范围不小,王不留行连个衣角都不想被擦到,扫把急停,转向,同时一只瓶子状似无意地遗落。

红色的瓶子代替王不留行,向一叶之秋追击而去。熔岩烧瓶落地,将是一片火海,在空中击爆却很容易避免伤害。叶修看到了这个悄然飞来的魔法道具,他也有充分的机会可以一面后退一面击爆烧瓶,但他没有。

一叶之秋直直后退的身形突然也是一折,急转,却邪挥出,攻击招架,同时拔刀斩的剑气路过一叶之秋原本所在的位置,和迎面而来的熔岩烧瓶撞在一起,火光登时炸开。

叶修从没忘记,敌人不止王不留行。

夜雨声烦,黄少天!一面在苏沐橙的火力线下左右腾移,他也从没有中断过观察一叶之秋的位置。

沐雨橙风炮口转向王不留行的一瞬,拔刀斩,这个附带移动效果的技能对准一叶之秋急退的背影放出,夜雨声烦的身影和弧形的刀光一起向着一叶之秋冲去。

后退中的一叶之秋不该有视野,不该看得见来自背后的突袭,但叶修偏偏就像背后长出了眼睛了一样,偏移、折向,拔刀斩眼看击空,高速前移中的夜雨声烦却也是一个急转,剑光一闪归鞘,冷锋再出,剑客身形再度突进,锁定一叶之秋而去。

攻击招架,漆黑的战矛架住光剑,连突刺没能造成伤害,黄少天却完成了贴身。

被却邪架住的光剑,剑尖一偏,飞速再送,上挑。距离太近,速度太快,这一挑叶修无论如何也躲不过了,一叶之秋的身体被挑上半空。

浮空,连击?不,没有。至近距离的技能,没能避过的却不止一叶之秋,夜雨声烦同样没能幸免。上挑命中一叶之秋的同时,一道掌劲也拍在夜雨声烦胸口。

落花掌,强力吹飞效果,夜雨声烦立刻就被送出老远。

瞬间缩短的距离,同样也在瞬间再度被拉开。一叶之秋落地,夜雨声烦停稳。却邪闪耀着乌光,一叶之秋落地的同时,大招已开。

豪龙破军,仿佛撕裂空气般的斗气席卷而过,目标却不再是夜雨声烦。

王不留行,驾驭着扫把高速移动的魔道学者,在闪避悬磁炮的同时已经切换了目标,将一叶之秋留给夜雨声烦,自己则向沐雨橙风飞去。

苏沐橙自然不能让他完成贴身,魔道学者的近身攻击能力不弱,枪炮师却是太弱。眼看王不留行飞来,沐雨橙风飞枪操作,也是急退,退的方向却很有学问,始终没与一叶之秋脱开联系。

叶修从来不会放任沐雨橙风遭受攻击,这点苏沐橙非常自信。果然,被上挑命中的一叶之秋一落地,叶修立刻大招开出。豪龙破军,战斗法师最强的位移技能,同时会造成强大的物理伤害,目标王不留行。

一叶之秋来势汹汹,王杰希却不打算直缨豪龙破军的锋芒。王不留行扫把一提,身形飞速拔起,叶修不待豪龙破军用老,中途取消,一道魔法炫纹借着尚未褪尽的斗气掩护飞出,正中向上拔起的王不留行。

火属性炫纹,由刚才命中夜雨声烦的那记落花掌制造,命中目标后造成火属性伤害,同时提升战斗法师的力量,本身却并不带任何控制效果。火属性炫纹命中,王不留行无视了伤害,挥着扫把风一样向下疾扫。

作为一个自上而下的杀招,扫把旋风判定极强,使用的同时魔道学者的身影也在高速翻转,很难捉摸。叶修操作一叶之秋避让,眼见王不留行目标不再是自己,苏沐橙停止避退,炮口一扬,刺弹炮就要应声而出。

身形难以捕捉?对枪炮师而言,这哪是什么问题?锁定不了目标,干脆就不锁定,除非王杰希取消扫把旋风立即转移位置,否则肯定脱不出刺弹炮炮弹散开后的笼罩范围。

然而,这记刺弹炮却没能从炮口中射出,一道冷光穿透了沐雨橙风的身体,紧接着又是一道,莹白的月光和冰雨的冷辉同时笼罩了沐雨橙风。

三段斩、月光斩。一叶之秋冲向王不留行,夜雨声烦却已经迅速锁定了沐雨橙风。苏沐橙不想离开叶修的接应范围,于是,她也就一脚踏入了黄少天的狩猎范围。

转身,拔击,这样的应对黄少天早已算准,月光斩命中,一个大招紧接着已经开启。

剑影步!

苏沐橙转身,视野里夜雨声烦已经一分为六,拔击命中,命中的却是一道虚影。

苏沐橙也没有寄望于这记拔击,她不知道黄少天会直接开出剑影步这样的大招,她也不需要知道,转身的同时一枚手雷已经悄然落地。

爆缩式。

气旋一触即发,六道剑影?那就一并掀飞吧!

气旋炸开,全方位无死角的向黄少天袭去。六道剑影瞬间就都处在爆缩式手雷的影响范围内,眼看就要如苏沐橙所愿被尽数掀飞。

这枚手雷发动得悄无声息,能成功,她有把握。

如果这是一个普通玩家的剑影步,也许就是这样的结局了。可惜,现在操作着剑影步的人,是黄少天。

六道剑影其中三道应声而飞,剩下三道,绕开,上跳,都脱出了爆炸范围。

这个结果很是不如意,但苏沐橙一点也顾不上失望。三个剑影,哪个是真身?她无暇分辨,她只能当作每一个都是真身。一叶之秋被王不留行缠住,就算没有,这样的距离他也无法缓解沐雨橙风贴身的危机。只能靠自己,苏沐橙断定,炮口一抖就要飞枪送自己脱离。

这一枪最终却命中了地面,造成的效果是将沐雨橙风掀到了半空。银光落刃端正地劈在炮身上,炮口压下,炮弹仍是射出,尘土翻卷,沐雨橙风浮空。

哪个是真身,苏沐橙已经知道了,但,晚了。这一个浮空之后,沐雨橙风的视野就没有停止过翻转。升龙斩、落凤斩、连突刺、迎风一刀斩,配合普通攻击,剑客的身影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苏沐橙勉力地调整身形,稳住炮口,在这一波袭击里却显得那么徒劳。

叶修呢?叶修还在跟王不留行缠斗,他试图把战场向这边拉近,王杰希却不会让他轻易如愿。要论控制力,魔道学者在所有职业里也排得上前列,此时技能算好般逐一施展,饶是叶修,也不敢说自己能轻易应对。

驰援苏沐橙是必须的,如果沐雨橙风就这样被连到死,二打一,很难讲还存在赢面。但放开手脚的王杰希却太难摆脱,而在一波对攻中,叶修也越打越心惊。

这个王不留行,已经不是第三赛季挑战自己的那个魔术师。

魔术师的封号,来自于操作者诡谲多变的打法,第三赛季的王杰希,太擅长屡出奇招,凭借敏锐的直觉和高超的技术强势地打乱对手的战斗节奏,进而克敌制胜。

“天生的平衡破坏者”,这是第一次交手后叶修对那个新人魔道学者的评价,但今天这场交手,叶修却无法再得出相同的结论。

这场战斗中,王杰希用的是最正统的打法。这个正统不是说他的打法很常规、很大众,而是说:思路明确、清晰。魔术师最让人捉摸不定的是他的思路,每一个跟他接战的人,都不由自主地会落进猜心游戏的漩涡,跟不上王杰希的思路,彻底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这也是他们逐步丧失主动权的主因。

这种感觉太要命,比起被天花乱坠地一通狠揍,魔术师打法带来的更直接的影响是心理上的溃决。打完了你也不知道刚才打的都是些什么,对职业选手而言,这是对他们自信心的强大挑战。

新秀墙?那是新人被摸清了打法才会撞上的针对性屏障,根本摸不清打法的魔术师,别说给他树立新秀墙,明明身为前辈的一众人等反而觉得是自己撞到了一堵看不见的高墙上。

当然,这些人里从来不包括叶修。王杰希的打法剋很多人,剋不到一叶之秋,而现在,叶修却觉得有些难受。

“天生的平衡制造者”,如果这是叶修第一次遭遇王杰希,他大概会作此结论。但不是,于是“天生”两字必须删掉。平衡,这是叶修现在最不需要的东西,因为他这边平衡了,苏沐橙那边却是绝对的不平衡。

破开黄少天的贴身快打,难度不言而喻。如果沐雨橙风当前是在叶修的操作之下,也许可以做到,但对现在的苏沐橙来说却太难。沐雨橙风的血量飞快下滑,叶修却仍在找机会,他要先破除王杰希制造的均势。

王杰希的思路明确、清晰。这种明确清晰的思路却同时也在诱导叶修做出同样明确清晰的应对。叶修有一种感觉,此时的王杰希算的根本不是自己的技能,而是对手的技能。每一击之下需要对手做出什么样的反馈,目的都非常明朗,但他的布置又实在太严密,以至于明知道他想让你这么做,却也拿不出任何不一样的方案,只能眼看着自己一步步走进他预设好的节奏。

是的,节奏。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最终的目的却非常一致:控制节奏。不管打乱,还是引导,归根结底都是要让对手失去自己的节奏。

此时王杰希制造的平衡不至于让叶修乱了步调,也产生不了太大的伤害,一轮对攻,两人都没能从对方身上占到太多便宜。但对王杰希而言,这就足够了。他的意图本也不在击杀一叶之秋,他本来就只是在拖延。

这不是一个人的战斗,拖住一叶之秋,他们就赢了大半。


后来呢?后来叶修仍是制造机会,脱离了王杰希的封锁,后来苏沐橙也抓住机会,抢出了一发反坦克炮,将自己送离了黄少天的纠缠。但沐雨橙风的血量已经下去太多,面对优势,魔道学者和剑客的组合打得不紧不慢,他们的战术很明确,沐雨橙风依然是突破口。

第四赛季的最佳搭档也不是浪得虚名,身处劣势,仍是做出了不少亮眼的配合。但修改局势?直到沐雨橙风倒下,他们也没能做到。

角色的视野变成灰色时,苏沐橙在想:是自己连累了叶修。如果叶修不用援护自己,如果面对黄少天的攻势自己能做得更好……随即她想到叶修那句话:比赛里没有“如果”。

把上一次失利的“如果”都收拾起来,转为下一次成功的“必然”,苏沐橙知道,叶修一直是这么做。站在一叶之秋身后这个位置,是她自己一力争取的,而怎样把这个位置站好,就是她此后长远的课题。

沐雨橙风倒下,一叶之秋仍在继续。面对王不留行和夜雨声烦的联手攻击,一对二,赢面并非没有,却相当有限。叶修争取了,两个后辈却一个比一个打得谨慎,铁了心不给他机会。最终,一叶之秋倒落尘埃,勉力拖了夜雨声烦垫背,王不留行剩余血量不算乐观,但至少站到了最后。

荣耀。

2v2,他们赢了,黄少天和王杰希却并不显得多高兴。

扔下耳机,黄少天拍桌站起:“你丫什么意思!禁语音,禁聊天频道,怎么不干脆把角色动作也禁了算了啊,知道什么叫公平竞争吗?!

“公共场合,注意一下影响。”叶修提醒。黄少天一看,周围果然好几道目光向这边聚集过来,心里一惊,赶紧拉低了帽檐坐下。

“我是禁了语音和频道没错。”叶修老实回应,“但我们不是坐一起的吗?”

……靠!屁股刚沾椅子,黄少天差点又弹起来——他还真没想到,就他们现在这队形,刷垃圾话真的不需要游戏语音和聊天频道!

这不能怪他,太习惯坐在一起的都是队友了,而垃圾话显然不是应该对队友使用的。

“你没尽全力吧。”那边,王杰希突然开口。叶修笑了笑:“不会啊,怎么可能。”同时在QQ窗口里打着字。

黄少天凑过去一看,聊天对象仍是苏沐橙,叶修在说:『这次失败只是一个特例,不需要太在意,黄少天和王杰希一队的情况最多也只有全明星周末能碰到了。』

的确,如果魔道学者不是王杰希,一叶之秋可能早已经驰援成功,而如果剑客不是黄少天,苏沐橙也未必会吃那么大的亏。

而这种组合若放在任何一个战队,不拿冠军都对不起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

这次战斗的确只是一个特例,叶修接着说:『不过这种极端的例子也很能突出地说明问题,相信不用我说你也发现了。』

苏沐橙发现了。无论是想支援叶修,还是想得到叶修的支援,她的意图都体现得太明显,太容易被对手掌控,变成弱点抓住猛打。

也许,她应该学着更独立一些。

“靠,你拿我们给她上课啊!”发现叶修意图的黄少天终于还是没能忍住,这一声吼,立刻又是几道视线投射过来。叶修关了聊天窗,随手发出一个战斗邀请,同时安抚黄少天:“别闹别闹,各取所需嘛。”

黄少天自然看到了那个邀请,看自己屏幕,干干净净,再看隔壁屏幕:晕,好大一个提示框!

“喂,跟他打不跟我打,不公平!”黄少严正抗议。

“待会儿待会儿。”叶修四两拨千斤,同时越过黄少天看向迟迟没有接受邀请的王杰希,“你不是说我放水么,再试试?”

王不留行终于接受了邀战,两个角色在竞技场里各据一方,阵势拉开。

倒计时,战斗开始。这一次,两人都只用专注于眼前的对手,再无保留,一旁的黄少天也看得热血沸腾。

战斗结果,一叶之秋以16%的血量优势胜出。一记怒龙穿心破收了王不留行最后一段血,叶修看着倒下的魔道学者,想:真厉害。

仍然不是第三赛季遭遇过的打法,即便在1v1里,王杰希依然完美地收敛了他的魔术师风格。这家伙在转型他是知道的,常规赛上半程对阵微草就看出来了。

常规赛下半程,第二次对微草,叶修难得有事不在,季后赛,两队失之交臂。微草这一赛季的比赛录像他也看了一些,知道这小子转型还算成功,原本彻底不是团队型的选手,现在已经是微草团队战的战术核心,可算是相当大的改变。

待到亲自交手,他才发现,这家伙的转变比录像里看到的更令人心惊。

转型,叶修见过,转会后换个职业从头习惯的职业选手不是没有,但职业没变,角色没变,打法风格气质却在一个赛季里发生这般翻天覆地变化的,叶修平生仅见。

他知道,要做出这样的转变需要多大的决心和毅力,再看向王不留行的眼里不由得就带上了几分郑重。

他有理由相信,下赛季的微草,将是很不一样的微草。

“加油啊,明年决赛见。”叶修说,没明确这句话的对象,黄少天却也没有误会。

“靠,你当我们蓝雨死人啊!”

“回去让喻文州练练手速吧,有点儿太拖后腿了。要不要试试我自制的打地鼠玩具?”

黄少天默了,能练他们家队长早就练了好吗,那也是一大无解难题……

“霸图呢,繁花血景呢?”黄少决定跳过自家队长的致命弱点,祸水东引。

“都是强力的竞争对手啊。”叶修点头,“但冠军只有一个,努力努力。”

这么说的家伙,刚刚失掉了一个冠军,黄少天还记得,看到季冷舍命一击成功,一叶之秋血量瞬间清零时,他差点儿没从座位上跳起来。

舍命一击,那真是太博人品的招式,作为机会主义者,黄少天更清楚这一击背后需要多少蛰伏、经营、伺机而动。一击得手,连他都禁不住沸腾了,坐在旁边的人却并不显得激动。

当时坐在他旁边的正是王杰希,这真是一个巧合,这个巧合他也是找到座位时才得知。

立于神坛顶端的角色被这个太看脸的攻击一击秒杀,王杰希脸上罩着一层凝重。激动过后的黄少天很快就体会到了跟他相似的心情,看着嘉世在失去一叶之秋后逐渐显露败象,黄少天的心情也不由得凝重了起来。

大半管血直接被舍命一击送出赛场,这个简单粗暴的结果似乎有点太不适合一叶之秋。霸图凭着这简单粗暴的一击奠定胜局,最终赢得冠军,虽然他们的表现无可挑剔,却总不免让人觉得运气成分有点超标。

赛后的记者会上,也有记者就此询问过双方的态度,当时嘉世的发言人是怎么回答的呢?黄少天已经不记得了。这时候,他却突然有点想听听当事人本人的看法。

于是他就照直问了。这个问题显然有点突兀得出乎叶修意料,他愣了愣,说:“运气好没错啊。如果运气好也是错,我倒宁愿错上加错。”

多年后,在被问到邓复升的问题时,微草队长援引了这句话作为答复。这被媒体渲染成“王杰希罕有的讥讽回击”,他们不知道,第一个说出这句话的人,他的话语里丝毫不含讥讽的成分。

职业赛场上没有纯然的“运气”,运气背后一定埋藏着更多的努力,不是我的,就是他的。胜利女神只对足够努力的一方微笑,而不是足够好运的那一方。

谁更努力,量化不了,但努力本身却是看得见的。霸图努力了四个赛季,然后他们夺冠了,仅此而已。的确存在运气的成分,但任何事都兼具必然性和偶然性,运气好,不会让他们的奖杯损失任何一点含金量。

如果可以,谁不希望自己场场运气爆表啊!

“明年你也没希望了。”王杰希说。这句话再寻常不过,可以说是挑衅,也可以说是豪言壮语,黄少天都忍不住想要附议。叶修淡然一笑:“少年人,说话记得给自己留后路。”

当时的他们谁也没想到,此后五个赛季,叶修真的距离夺冠的希望越走越远;他们同样想不到,未来的某一天,几乎所有人都觉得他再不会有希望时,冠军的奖杯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中。

希望,这是个太过飘渺不切实际的词汇,而唯独对胜利的渴望,他从未有一日放弃。


第四赛季决赛后的第二天,在H市一个破旧的小网吧里,未来的剑圣操作者拍着桌子喊道:“PKPKPK!说好的下一个轮到我呢!说话不算数小心遭报应!!”

“饿了。”荣耀教科书仔细地收好账号卡,顶着火力线淡定地站了起来,“找个地方吃饭去,我请。”

“谁要你请啊你不是穷吗!喂,说好的PK!”

“大眼,想吃什么?”

“随意。”

“哦,那跟我走。”

……

“我操!你们倒是等等我啊!!”

出了网吧,天气不错,混着湿气的热意被几丝凉风吹开。三人一路说笑着走进一家饭馆。

那时候,都还年轻,未来很长。


评论 ( 41 )
热度 ( 279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