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

* 避雷告示:

* 本章有雷出没,观看途中若出现不良反应的征兆请立刻点X出帖,不用抱任何幻想试图坚持下去,这样还有机会给彼此留点好印象。

* 私设有,私心有,间章处理,自救工程,不退不换。




叶修领着王杰希去的地方,是第四层西边的幽暗墓场。

BOSS被干掉后,密布在天上的雷云也随之消失,很多一开始探索不到的区域都得以前往。

叶修来到这里,要寻找的是一柄名为“光明之契”的剑。

以光为名的东西,却落户在墓地,只因为其主已沦为一具行尸走肉,终日不知疲倦地徘徊在这片坟场里。阴森的墓场,断藤缠满墓碑,碑上刻痕已斑驳,灰白的雾气飘浮在死木槁枯的枝桠间,偶有一两声鸦鸣,除此之外只余不得解脱的亡魂无尽循环的哀泣。

君莫笑和王不留行小心地辟径而行,寻找着剑的主人。荣光骑士奥法德,这是他生前的名字,现在则被称为“布亡者惊惧”,是一个非稀有精英。

墓场面积不小,一只巡逻怪很不好找,遍布其间的亡灵又十分难缠,给搜寻工作提升了不少难度。两人都专心打怪,大半个小时,竟然没交换过几句话。

这种沉默有点儿不寻常,叶修举头望了望,没望到明月。不习惯。

好像从来没觉得跟谁呆在一起需要刻意去说点儿什么,这时候却觉得不说点儿什么哪儿都不自然。想来想去,叶修终于想到一个话头。

“你说老林靠谱吗?”

王杰希偏头看了他一眼:“林敬言?还行吧。”

“什么还行……”叶修愣了一秒,突然反应过来丫根本答非所问,“我是说他信里说的事儿,谁跟你讲老林这个人了……”

“嗯。”

……嗯?

“还行吧。”

得,这家伙心思彻底不知道飘在哪个维度呢,语种对接不上。面对这种情况聪明的做法是暂时放弃沟通,叶修理智地决定终止谈话。过了好一会儿,王杰希才跟终于搭上线了似地突然回过来一句:“靠不靠谱,我说了不算呀。”

延迟略高啊亲,叶修犯嘀咕。谁不知道你说了不算,这不就是随便起个话头吗。

谁知道气人的还在后面呢。“大概能比你靠谱点儿。”王杰希接着道。

这又是那根筋抽了!

“没惹你吧,好好的开什么PVP模式!”

“实话。换你在外面,你能递个信进来么?”

“别小看我啊。”叶修不服了,“哥队上也是有高材生的!”

“就是那个用来对付张新杰的孩子?”

“这话讲得多难听,那叫因材施教。”

……用错词了没?

“那孩子大学生?学什么的?”

“数学。”

“学数学就能黑进别人家程序里来?”

“没听过什么叫触类旁通吗!”

“好像不一个类。”

“……”

不想说了,他们两一个顶多上过高中一个初中刚读完就离家出走的,跟这儿讨论人家大学生的事儿是多有意思啊……叶修机智地话锋一转:“唉,老林你可千万卖力点儿,我下半辈子可就指望你了。”

什么跟什么……王杰希甩过来鄙视的一瞥。不过说来也没错,不管林敬言用上什么法子,能弄出点成效来对他们而言肯定是喜讯。

夏季转会窗也是个事,还有下赛季的准备工作要做,哪来这么多时间一直耽在这儿。

下次再遇到就是赛场上,就不会这么尴尬了吧。王杰希想着,一不留神就说了出来:“下个赛季不会再输给你。”

怎么觉得话题有些穿越呢?叶修眨了眨眼。不过这家伙总算是主动说了个什么了,好现象,应该鼓励一下。

“不错,有志气。”叶修笑着说,“可惜你没机会赢我了。”

不远处,王不留行正挥起法杖,闻言手一顿,一个冰箭没丢出去,被只幽灵飘过来抓了一把,血嗖地下去一截。

“……什么意思?”

叶修走过去替他清掉了那只幽灵,枪杆往地上一杵:“已经决定退役了,本来预定过几天老板娘就会宣布的。”

“……”

“先帮我保密哦,兴欣以外这事还只有你知道。”

王杰希没说话,又飘过来一只幽灵,叶修看他没有要动的意思,只好继续顺手包办。一枪扎过去,忽听身后的人问:“为什么告诉我?”

长枪在君莫笑手里已经玩儿得有模有样了,“哗哗”两下抖出一朵枪花,叶修笑了笑:“这嘛,看你这么期待赢我的样子,怕到时候打击太大。”

“呵,怎么会。”王杰希也笑了,“已经有过一次经验,习惯了。”

这个声音……不太对啊?叶修回头,看到王不留行脸上的表情,吓了一跳。


这游戏不像荣耀,面部表情还是有相当的拟真程度的,叶修看着那张脸,不禁觉得,倘若现在站在面前的是王杰希本人,大约也就能在这个基础上多添出几根眼里的血丝来吧。

那张脸真是他从未见过的阴郁,就连输了比赛丢了冠军,他也不知道微草队长的脸上能出现这样的表情。

阴郁,带着几分狠意。

这个…是怎么了?叶修有点茫然了,他说了要退役,倒是预感王杰希会有些反应,但这个反应的激烈程度却大大超出了他的预估。这样子,不像是听说他要退役,比较像听到他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正准备包袱款款畏罪潜逃啊……

叶修不知道,他的这个脑补虽不中亦不远矣。对王杰希来说,刚刚得知的消息性质上没那么恶劣,流程上却无限类似。

已经有过一次经验,习惯了……这种事,可能吗?

如果叶修没有大发善心提前告诉他,如果他在那一天和所有人一样从电视转播里得知这个消息,却连当事人一面都见不得,连一句亲口宣布都无处去听……第八赛季那个十二月初的回忆和脑海里的画面紧密重叠,当时的情绪也同时被唤醒。

完全不能理解,彻底无从接受,那样一个人就这么猝不及防悄无声息地从荣耀的世界里消失了。

就像那道一直追逐不息的光环里陡然缺掉了一块什么,连个缓冲的余地都没有,心也随之陡然空出来一大块。勉力告诉自己这没什么,只是一趟必然且自然的际遇,却最多只能保持面上不动声色,怎么也拉不住一跌到底的心情。

惊疑、空茫、沉重、恼怒、不甘。只有王杰希自己知道,两年多前他用了多大力气才按捺住没有立刻打电话到嘉世质问。

当时他想,凭什么呢?凭他是另一支战队的队长?好像怎么也嫌牵强。

现在他也在想,凭什么呢?

那一次的退役,尽管给整个职业圈都带来了那么大的冲击,但他们很快就看到了这个人重返的决心,多少也猜到了退役并非出于他之己愿,包括那个主角缺席的告别式。

而这一次呢?

他刚拿到一个暌违多年的冠军,他的职业生涯刚刚得到再一次的升华,没有人会再逼他退役,这个决定只会是出自他自己的意愿。

出于自己的意愿玩消失,一声不吭,打算重演两年多前那一幕,再一次不告而别……真是一个太有趣的安排,真是让人好生怀旧的一笔!

凭什么啊,真的是凭什么。无非就是一场萍水相逢,凭什么非得给他们一个明确的交代;不过只是一个游戏,凭什么要去走那个形式,当着千万人的面郑重告别……

凭什么他要为别人的一个取舍心绪翻覆?退役是吗?退吧。早晚都是要退,谁都躲不过。谁要走,谁来宣布,谁从此杳然无踪就像从未来过,很重要吗?

不重要的,对吧。

王杰希举步,向墓地深处走去,笔直地路过叶修,不发一语。

真的生气了啊……叶修摸了摸鼻子,两步赶上。谁都没说话,一度打破的沉默再度降临。


两个人,一个是没话可说,一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总觉得这时候再说什么都会戳爆这只油桶,但戳爆王杰希,并非叶修所愿。

怎么办呢?早知道就不讲了之类的自不必想,后悔药于事无补,况且他本来就是打定主意才讲出来的,再来一次,恐怕也会这样。

但任由空气结冻下去却也不是个事儿,叶修一边打怪,一边思考着对策。

这样向前走了不知道多远,叶修也没能想出太好的办法。插科打诨带过去?不是不可以,但,气氛不合适啊。叶修尚自头痛着,路过一片矮墙,一只手冷不丁从斜刺里伸过来,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整个人扔到墙上。

一片阴影随即笼罩下来,叶修一惊,近距离看到了王不留行的脸。

已经不是那副阴沉得能滴出水来的表情,狠意却还没褪尽。背着熹微的月光,大半张脸都笼在灰影里,叶修只能清晰地看到潜伏其中的那两道锐利的光,跟违反物理定律一样,招摇得刺伤了他的眼。

“对你来说,荣耀是什么?”王杰希问,声音是冰冷的疏离,又矛盾地暗藏热切。

是什么呢?一瞬间叶修脑海里闪过很多画面,不需一一去拾掇。对他而言,荣耀太丰富,不是简单的词句可以概括。

怎么会问这么一个问题呢?叶修看着王不留行,并不清楚自己当前的表情会被对方怎样解读。

他没有回答,王杰希也没等他回答。他又提出了下一个问题。

“对你来说,我们又是什么?”

没有特指的“我们”,叶修当即就明白了指的都是谁。一路竞争,风雨相伴,追逐着同一样东西,挥洒过同一种热血,有陌生,有熟悉,在那个战场上,唯独他们理解彼此最深。

王杰希、黄少天、韩文清、张佳乐……很多很多名字,一时数不清。“我们”、“你们”、“他们”……叶修心里安静了下来,原本无端纷乱的思绪一点点抽空,他几乎已经听到王杰希真正想说的话。

然后,他就真的听到了。

“对你来说,荣耀,和我们,都当不起你当面一句道别吗?”


让自己说出这句话,王杰希花的力气不比当初制止自己拨通电话来得小。他本来不打算问出口,本来只打算自己默默消化掉。

别人的决定,他以什么立场去干涉呢?就算那个“别人”是叶修。

尤其那个“别人”是叶修。

立场?他连站在叶修面前的立足点都快找不到了,现在来谈立场,得有多讽刺?

然而他仍是问了,只因为听着身边武器挥动的猎猎声响,他突然意识到,这一次并不真的一样。

叶修并没有远远地身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他也并没有真的到了那一刻才接获通知。

不管出于何种理由,何种契机,叶修亲口告诉了他,这一切,就已经大不一样。

他向自己透露了他的打算,要求保密,作为一个对等的交换,自己是不是也可以让他明白自己的心情?

能不能得到答案并不重要,不想再只是一味地把这些情绪压在心里。

也许只是纯然的任性吧,王杰希想,但仍然想要把这些话说出来,让对方能够了解。

难得一次,任性就任性了吧。

于是,他问了,把人拽过来,当面质问。并不期待答案,问完就已经松了一口气。

就像是在进行一场比赛,做完自己能做的,知道自己尽力了,比赛的结果在某种程度上就已不重要。何况这个质问本身已经逾越了,如果角色交换,他觉得自己也未必有心情回应。

于是得到回应的时候,王杰希是讶异的。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怎么会呢。”明明应该没有痛觉的游戏,却总觉得有一种疼痛过电般蹿升,王杰希眼神一黯,低头:“那你是在搞什么?”

“我……”

该说什么,叶修难得地犹豫了。

说什么呢?

只是不想把告别搞得太正式,自己的一步进退而已,去来由心,没必要天下周知。

只是想,这里的事情做完了,就离开吧,回去拾起一度被自己抛下的东西,必须走的一步,不需要谁来送行。

然而,真的就只是这样吗?他在心里叹气。面前的人目光灼灼,他叹息着眼看最后一层遮掩被烧开一道裂口。

真是混蛋啊,他想,放任过头了,才会给人这种机会让他无所遁形。

太丢脸了。偏开视线,叶修讪笑。

“一辈子就怯场这么一次,你啊,就不能假装没看到么……”

告别……告什么别?他根本不想告别,一丝一毫也不想。但早晚必须有个了结,就在最合适的时候了结了而已。

不想走,才说不出再见。就好似不说那句再见,就总有哪里并没有被彻底割开,仍旧血脉相连。

一大把年纪,简直丢脸到让自己不想提,都已经成功视而不见了,偏偏还被人逼出来。

留点儿颜面吧大哥,叶修真想这么说,但他没有。他知道,这个人难受,也是真的。

哪一次有人离开,自己能不感慨?更何况……

更何况,对方也没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


被人按在墙上吻的体验,和前几次的接触又大不一样。

第一次,叶修觉得自己一定是被雷劈了,但又不可否认地有些恶作剧得逞的愉悦。

第二次,叶修觉得王杰希一定是被雷劈了,却也并不觉得生气,心里还隐约有丝暖意。

第三次,大概两个人都一起被劈了,他只觉得要糟糕。

这一次……是真的很糟糕。

这游戏真棒,能容忍接吻还不算,他奶奶的还能舌吻!这一通乱没章法的翻搅,技术压根儿就是浮云。王大眼你能耐了啊!叶修乱糟糟地想着,没有试图挣脱。

真要比力气,以游戏判定来说他还能比王杰希强点儿。当然这种情况下系统还管不管事那是得打问号的,反正他也没想着试验。

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他都不排斥,这一次,同样。

太糟糕了,叶修在心里替自己哀悼——糟透了。

游戏里不会有窒息感,一些细微的感觉却生动得有些过分,心里某一块像是被某种小动物用爪子轻轻挠着,止都止不住地微微瘙痒,另一地方却又莫名地酸涩着,揪着疼。

叶修并不是很能确定这个吻持续了多久,另一个人的唇舌离开的时候,余温还犹自在齿间萦绕。他直视王不留行,那张与本人相当神似的脸上,眉宇间的戾气已经褪去,换上了一种纠葛不开的阴霾。

不对吧,怎么总觉得好像被强吻的人是他呢?

“消气了没?”叶修定了定神,挑起嘴角好笑地看着眼前的人,“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气性这么大?”

以前好像也没什么机会知道,王杰希的很多样貌他也是在游戏里朝夕相处才得以知晓。当然,如果单从这次的反应来说,倒不全然让他意外——这家伙但凡执着上什么,那股执念是相当可怕的,这一点,看微草就知道。

只是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触发他的执念模式,突然袭击搞得人各种难以招架。

“消不了了。”王杰希说。隔得太近,叶修都能不小心看到他那枚单片眼镜内缘上的刻字。

“这么小气……”叶修嘀咕,他老脸也不要了,各种程度的初吻也都交代了,说说看还能怎样吧……

像是要回答这个并没有听到的问题一般,王杰希的脸又靠了过来,继而很快地从他眼前一错而过。他们变成脸颊贴着脸颊的姿势,低沉的嗓音就熨帖在叶修耳边。

“让我想想。”

说完这句,所有的温度终于全部离开。退开一步的王不留行,眉间的阴霾也散去不少。他最后看了叶修一眼,转身沿路走开,叶修脚尖往地上一蹭,踢飞了一颗石子。

王杰希走远,叶修靠着墙不再动作。想吧,是得好好想想。

大家都得想。

从哪儿开始想呢?哦,就从回家这事儿吧。

叶修瞪着地面发愁。

游戏是不打了,万一弄不好跟个男人搅到一起,这家……他真还能回得去吗……?


距此不远,也是一堵矮墙。墙的另一边,三颗脑袋高低起伏,同样都有些僵直。

唐昊扭过头去,重重地“哼”了一声,心里暗爽:总算不是他一个人被伤害。秦牧云眼观鼻鼻观心,快要跟背景布融为一体。乔一帆张着嘴,半天没想起来要合上,直到连君莫笑的身影都已经消失在灰雾里了,才猛地回过神来。

试问不小心撞见从前最尊敬的人和现在最尊敬的人之间擦出了出人意料的火花,得作出什么样的反应?乔一帆想起之前那两人之间让自己莫名在意的一些表现,神智有些恍惚。

唐昊一脚踹在土墙上,“哗啦啦”踹落一堆灰石,回头一眼看到一寸灰,操了:“阴气森森地你鬼笑个什么劲,很吓人的知道吗!”

“他本来就是阵鬼。”秦牧云好心提醒。唐昊只觉一阵冷风卷过,差点打了个哆嗦。

乔一帆不笑了,转过来一脸严肃:“今天这事儿,我什么也没看见,你们呢?”

“我也没看见。”秦牧云点头,两人一齐望向唐昊。

老子又不是第一次了,还需要你们来操心吗!唐昊怒从心头起:“我他妈就看到植物啃僵尸了!磨磨叽叽干什么还做不做任务了?!“

秦牧云和乔一帆赶紧整装出发,才走出两步,又听到唐昊的吼声响起:

“我操走这边!待会儿撞上那俩你们还准备若无其事地微笑着打招呼吗!!”

老大,你嗓门儿这么洪亮,就不担心被听见吗……两人暗自无言。反正,有没有被人听见是不知道,鬼肯定是听见了,很快这里就变成了一片战场。

打着打着,三人发现,飘过来的幽灵里还混着一个精英!

“叮”,怪物击杀,佩剑落下,乔一帆顺手捡起来一看,神圣系的,是好东西,但他们几个都用不上。

“拿回去放着吧,说不定叶神有用。”秦牧云说。三人于是回城交任务,一小时后,死也找不到目标怪的年长组一脸疲惫地回转旅店,进门就看到放在桌子上的金色长剑。

“呵呵,这个……?”叶修指着桌上的东西问旅店侍者,侍者当然回答不出来什么,而把东西放在这里的那三人已经又去做别的任务了。

“看来是给你的。”王杰希拿起剑看了看,扔给叶修。

“早知道我就坐这儿等了……”叶修无语。

不管怎样,东西有了,可以去继续未完的作业。叶修再次找王杰希要来了法杖,转道工坊。

房间里,颜色各异的墨水还安安静静地摆放在书桌上,王杰希走过去,坐下。

很多事情,其实就跟写技能一样,看似复杂,换个思路就可以很简单,端看怎么想。

该怎么想,王杰希一时理不出头绪,唯一可以清楚看到的是,自己的心已经脱离了约束。

而那个人……正准备离开。



评论 ( 35 )
热度 ( 360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