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说要好好想想,微草队长执行起来一点也不含糊。打着写技能的名义,王杰希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手里的鹅毛笔握得发热,笔尖连墨水都没沾一滴。

但成果却并不如何彰显。

他先想,对叶修的心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产生变化的呢?想来想去,得不出半个明确的时间点。15分钟后,他放弃直捣黄龙的心思,决定从头来过。

从何时开始对那个人持有一份特别的关注?这个问题太好回答了。

自一开始。

心里存在着相同目标的人,总是难免给予先行者更多的注目。韩文清、张佳乐、林敬言……毋庸置疑,他对他们也抱有应有的敬意,但叶秋,唯有叶秋,在那个赛场上,他的光芒太璀璨,第一时间就已经溢满了他的视线。

第三赛季之前,不是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对于所有将会成为强劲对手的现役选手,在训练营里王杰希就已经做过不止一次的全盘研读。在这其中,叶秋、一叶之秋,是两个不可能跳过的名字。

乌光凛然的战矛却邪,率领战队两度摘走桂冠的年轻队长,这是个怎样的人?当时的王杰希跟绝大多数荣耀迷和职业选手一样无处得知,但这也不是他关心的重点。

他需要知道的,只是这是个怎样的选手。

王杰希最先看的,是第一赛季嘉世对皇风的那场决赛录像。这不是他第一次看那场比赛,而相较于看直播,他这次的目的更明确。

就是研读,就是分析。

强大的操作力,这是那段录像给王杰希带来的第一印象。但具体要说强大在哪里,又没有可以简明扼要摘录出来的亮点。

手速?一叶之秋的那位操作者手速并不算十分醒目。录像是全程附带APM统计的,在几乎所有短兵相接和团队混战里,皇风队长扫地焚香的瞬间APM数据都高出不少,团队赛整场平均APM更是遥遥领先。

技巧?这个战斗法师全场比赛就没有用出过什么闪瞎人眼的独门技巧,甚至于要谈及他是怎么一个风格气质,一时都拿不出任何明确的辞藻来予以归纳,相对而言,对面驱魔师的风格倒是可以用“华丽”来形容。

网游玩得不算多的王杰希,那个时候并不知道叶秋的打法基本就是网游玩家惯用的打法,他只知道放在训练营里,一叶之秋用的技巧都只能算是一些最初级、最基本的常识。

没错,就像是荣耀常识一样的打法。

后来那个男人被称为“荣耀教科书”,王杰希头一次听到这种提法时会心一笑。想到最开始看到的一叶之秋,和后来屡屡将自己斩于马下的叶秋,他默默地在心里附议。

教科书,教的就是一些最基础的知识,就是基本功。乍看之下人人都会,毫不起眼,但仔细观来,却鲜少有人能做到真正将这些最基本的东西理解透彻、融会贯通,进而在瞬息万变的赛场上将之发挥到极致。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后来有一度王杰希想,这八个字大概就是对叶秋的打法最贴切的概括。

再后来,他的想法又经历过一次自我修订,但在最早的那个时候,看完录像,他只感受到两个字——可怕。

可怕的不是那个人的打法,也不是那个人的气质,而是那个选手本身。

叶秋是吗?录像里正在打比赛的那个他,应该只比当下看着录像的自己大出一岁,然而,那份对战局全面的判断力,对自身精准的控制力,在在只体现出一种超越年龄的可怕。

明知这是一场早已结束的比赛,从擂台赛一路看到团队赛,王杰希仍禁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兴奋。

每个对自身能力有一定自信的人,看到强者,都免不了要设想一番自己与之交手的情景。王杰希也不例外。叶秋,他期待与这个人会面。

他觉得他很幸运,相较于无论从赛制还是选手都不够成熟的第一赛季,到时候站在他面前的叶秋,会是一个更加强大、更加完美的存在。

与如日中天的斗神一决高下——王杰希一页一页地翻过日历,期待着那一天的来临。


真正的第一次交手,不在比赛中,却是一个意外。突然闯进中草堂阵中的战斗法师,身上的金色光芒渐次耀眼,王杰希远远转过一个视角就能轻易将之锁定。

是不是叶秋的打法?当时的他还不能肯定,但很快他就觉得已经不需要怀疑。

能持续闪躲他的攻势,同时保持对周围玩家的攻击来积攒连击数,即便是在斗者意志加持的状态下,以他对职业圈的反复了解,他也不认为这件事整个职业联盟还有第二个战斗法师能做到。对方闪避得游刃有余?他倒不至于这般妄自菲薄,但那个踩着最基本的步伐、用着最基础的技能路数的家伙,硬生生就让他没办法打断他的连击,甚至没办法将对方的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哪怕一瞬。

一方追打,一方闪避,打着打着王杰希都差点笑了。这像什么话……我心向明月,明月照沟渠?

好胜心轻易就被挑起来了,但对方偏偏不买他的帐,此时耳麦里一片惊呼,王杰希操作角色扭头一看,正好看到中草堂玩家被嘉王朝一群人冲上来一人一个大技能砸得人仰马翻。

公会会长叫他别管这边了快去支援,不用说他也知道自己应该过去,毕竟这趟来抢BOSS才是重点,但就这样离开,总觉得有些挫折感,有点不甘心。

大局为重,不情不愿这种情绪王杰希本该是没有的,然而被人一记龙牙刺中的时候,僵直的明明是角色,王杰希本人的心跳却仍然不由得漏跳了一拍。

终于得到一个正眼相看的待遇了啊……王杰希苦笑,然后爆了个手速。

哪怕对方不是用的一叶之秋,他也不是王不留行,这样的交手机会他也等了太久。而他王杰希,绝对不是可以被任何人轻易忽视的对手,就算是叶秋,也不行。


就是从那时候起吧。败给叶秋——虽然是在混战中,被拒绝了邀战——虽然是网游里,期待多日的对决,一朝得以实现,带给他的却不是满足。

完全不够。

后来有几年,黄少天一见叶秋就嚷嚷着PK,王杰希对那种心情是完全理解的。虽然他不会那么做,但不意味着他不想那么做。

和叶秋战斗,永远不会有腻的一天。哪怕那个人用的永远是那种最基础最老套的打法。后来王杰希说那是“最土的打法”,不知道的人听了都会一滴汗,以为是大神间的相互调侃,知道的人却能明白,这个“土”,既可以是起点,也可以是终点,它还原的就是最本初的荣耀。

这样一个人,有什么理由不对他倾注更多的目光呢?王杰希完全找不到这样的理由,也从没有试图去找过。

他一直以为,这份关注只是位在荣耀层面上的,包括每当听到看到嘉世的新闻就会有意无意地在其中寻找某个名字相关的点滴资讯,包括在赛场上遇到时兴奋的程度总会与没有那个家伙的比赛略有不同。

这种不由自主的温度差在第八赛季后半年体现得尤为明显和集中。他不知道每次听到那家伙的一点风吹草动自己是不是第一个有所行动的人,但他可以肯定地知道,每次他都是在听到的第一时间就已有所行动。

刷“荣耀史上最大的BOSS”对微草来说有没有用?有。是不是必要?未必。

20人副本对预先了解敌情有没有好处?有。是不是必要?也未必。

至于围观PK,别人也就算了,散人,他都亲自交过手了,旁观未见得还能获得比亲身接战更清晰的体验。当然,要说意义,那是必须有的,但必要性……

事实上,如果不是现在刻意回头去想,他从来就没有考虑过必要性这种东西。简直就像有一种不可理喻的认知,让他每次的决定都那么电光火石,行动都那么雷厉风行。

——是叶秋,就有必要。

看重。王杰希并不认为自己除了荣耀,除了微草,就没有其他看重的人事物。但必须承认,除了荣耀,除了微草,叶秋的存在足够特别。

甚至偶尔会有一种感觉,那家伙在自己的潜意识里和荣耀就是一体的,于是他从不曾将两者任一分拆开来,去单独思考为什么对之拥有一份独特的执着。


另一方面,同样也是在他的潜意识里,他并不认为自己和那家伙贴近。不管是微草和嘉世,还是微草和兴欣,他们分立于两支战队的最前列,共享着同一个目标,并毫不怀疑对方能轻易理解自己的荣耀,仅此而已。

不熟,是指私交。王杰希和叶修谈不上什么私交,同时他也觉得,叶修和联盟中绝大多数人都谈不上什么私交。

和叶修交情比较好的,苏沐橙一个,再有恐怕得算黄少天。黄少天和叶修,两个自来熟,熟一点儿没什么好奇怪,但他也看得出,这两个自来熟又是不太一样的。

黄少天是个不错的打交道对象,直来直去,好恶分明,王杰希知道,这半是天性使然,半是刻意为之。黄少天绝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而叶修,你却根本不知道他表现出来的有几分真实。

也许全是,也许全不是。

关注点?这个人除了荣耀,也许真的没什么特别关注的东西吧,偶尔能够分去他注意力的人或事,或多或少都有点顺路为之的意味在里面。自己也在其中,算不了例外。

但如果把问题换成想不想和叶修更熟一些,王杰希觉得也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

想。

这是个非常符合人之常情的念头。倾注了太多目光,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难免希望更接近一些。夸大点讲这也类同于某种粉丝心理,但在王杰希来说却不是这样。他不觉得自己是叶修的粉,他想要的是跟那家伙站在同一水平线上,而不是跟在后面一路仰望。

想要更熟一些,这种心思一直在,却也只是在而已。回头想想,有很多机会他可以尝试拉近两人的距离,比如第五赛季送嘉世出局那场比赛后,如果他选择踏入嘉世休息室,或者哪怕多说两句话,也许就会不一样。

距离这种东西,缩短起来,很多时候就是一个动作一句话的事。但他没有。

并不是有什么顾忌,也不是不愿意,就只是自然而然地走开了。这样错过的机会有很多,事后特意去想,可以想到很多当时必然会错过的理由,但这并不意味着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会采取不同的做法。

必然,就只是必然而已。哪怕这个必然导致的结果并不是他多么乐于见到的,尤其是在方士谦退役之后。

感受到了高处不胜寒的寂寞?不,不是的。如果连这种程度的觉悟都没有,当初他就不会接下队长的职务。只是一种模糊的心境而已,看着日渐没落的嘉世,显而易见被孤立的一叶之秋,四顾无人可以相谈时,那种带有微妙温差的共鸣。

一个二度夺冠,一个战绩惨淡,原本不该存在的共鸣,却防不胜防地悄然滋生。这份共鸣,比起同样的目标,同样对荣耀的执着和同为队长的责任,似乎来得微不可言许多,但相对于前面那些,却又奇妙地更能让他动容。

这几乎可以算是一种自作多情吧,意识到这份动容的时候,王杰希曾这样想过。叶秋那个人,根本不会产生类似这样的多余念头,哪怕处在逆境里,他也不曾见那个人的身形有过半分动摇。

于是,退役,那是在他的设想里根本不可能突然发生在那家伙身上的事,于他而言就像一记闷锤,让他第一次体会到了力不从心鞭长莫及的苦恼。

只因那家伙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从未因连年不佳的战绩而有丝毫下滑,反而似乎,那道闪光的轮廓在那样挫折频频额境遇里还愈加地明晰起来。

戛然而止,他难以接受。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那家伙的注目就已经逐渐越过了某条界线,朝向自己也不能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呢?说不准。也许就只是这样一点一滴散碎的事件,零星的心绪起伏,不为人知的在心里某处积攒着,逐渐的,连自己也不曾察觉地,那个名字的分量就比前一年、前一月、前一日更重。

简直就像暗恋一样啊,王杰希自嘲地笑了笑,放下笔,靠上椅背。

还是自己都没发觉的暗恋,多丢脸。

第十赛季常规赛,从叶修那里得到一句忠告,王杰希太意外。这又是一个顺路为之的提点,他知道,但他同样知道,对方完全可以默不作声,留他自己去勘破这道迷障。

作为对手,作为别队队长,叶修那句话几乎可说是僭越的。当然,他并不在意这个,尤其当对方是叶修,想来放之联盟都很少有人会在意被叶修说教两句。

可是叶修真的有必要在那样的场合之下说出那样一句话吗?

毋庸置疑,那是非常有意义的一句话,直接影响、或说加速改观了微草的未来。然而微草的未来,王杰希的胜负,又关叶修什么事呢?

其后叶修对高英杰说的那些王杰希也听到了,当时他思绪尚还纷乱着,来不及想,过后坐下来整理记忆,忆起那一幕,更是觉得莫名。

可以说跟叶修几无关联的高英杰,那个人却专程说了那样一番话,语气寻常,却很难不让人感受到一丝不同寻常的严厉。

提点他,王杰希还可以认为两人毕竟是多年对手,有些话想说就说了,不用太去拘泥许多。但对高英杰……就算是顺路为之,也相当地捞过界了啊……

也许对叶修而言这很寻常,也不需要特殊的原因,但却由不得王杰希不在意——只因为那个对象是高英杰,不是别的任何一个年轻选手。

微草的年轻选手身上或多或少都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和毛病,高英杰的问题绝不比其他人表现得更突出,要说这孩子与众不同到值得叶修专程点名,理由只会是因为高英杰是王杰希重点培养的对象,是王不留行内定的继承人。

王杰希知道自己在高英杰身上花了不少心血,他不知道叶修看出来多少,但他突然在想,叶修的这番举动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那个人对他,比他一直以来以为的更为关心?

这个念头隐隐浮现之时就被王杰希毫不客气地按了下去。多心了吧,他想,那个人八成真的就只是顺手而已。

毕竟,真不熟。


是真不熟啊,到这个游戏里,王杰希也是这么认为的。怎么熟起来的,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啼笑皆非。

好像就是源于那个恶作剧吧,突然间仿佛一直悬在那儿的某一层障壁就被打破了。接下去,第二层、第三层……他都可以听到那一声声碎裂的声响,有些无奈地觉得还算悦耳。

而第一次心情不错,却要再早一点:那个晚上叶修走过来想要取下他的眼镜。那个晚上那个人问他在不在意,会这么问,表示对方是在意的,哪怕只是当时有那么一点儿在意,却让他一晚上都很愉快。

这一次,他没有想那人只是顺手,他老实地愉快着。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中,例外地放开一下自己的心情,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

当时他想,分到同一组的是叶修,真的不错。

结果……太放纵了啊……王杰希苦笑,手臂覆上前额,遮住了一半视野,天光从袖口下缘擦过,王不留行的整张脸在其间半明半暗着。

不按直觉行事好多年,都快忘了从心所欲的感觉。自己都不知道,一旦把自己的心解放开来,会变成这种难以收拾的局面。

就在不久前他还在想,离开这里一切就会回归原样,现在却清楚地意识到那是做梦。

那家伙怎么就不推开他呢?哪怕只有百分之一抗拒的表示,他就会把之后的百分之九十九揽回收好。但那人偏就没有,偏就坦然得有些过分,那份坦然反而让他觉得无所适从,捉摸不透。

就像一贯以来那般捉摸不透,连对方究竟是在意还是不在意都不得而知。

王杰希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就像横跨在一道门槛上,进一步,或是退一步,将是两番截然不同的光景。

是进?是退?他左右为难,心乱如麻。

不怎么情愿却仍是向自己作了解释的叶修,说着丢脸的实话的叶修……

左右为难也好,心乱如麻也罢,都是因为生平第一次这么清晰地意识到,什么叫做砰然心动。二十六岁,不折不扣的初恋。过往的一切人生经验都派不上用场,王杰希好好得品味了一次愣头青的患得患失。

魔术师的那个自己说,上吧,试过再说,另一个声音却在不住叫停。这样的拉锯战里,王杰希维持着同一个坐姿沉默了大半个下午,最终,他一脚一个把两方都踹飞开去。

沉静下来,拨开乱絮,就能听到心里最原始的声音——既像心脏恒远的鼓动声,亦接近胎儿在羊水里的胎动。

他听到了,那个声音说:这一步,不想再错过。


在王杰希呈现旷工状态“好好想想”的同时,叶修的工效倒是非常高。两小时后,带着改制好的武器回来的君莫笑,一推开门就看到王不留行祭出暑假最后一天赶作业的气势奋笔疾书的背影。

没有进去打搅他,默默地带上门,叶修下楼,正好遇到折返的任务三人组。

招了招手,叶修唤过他们:“回来得正好。一帆唐昊,给你们新武器。”

两个交易申请,两把崭崭新的武器,交易完叶修又去找秦牧云:“小秦你的弩给我拿去改改。”

这一次武器升级,叶修有考虑。唐昊和乔一帆现有的武器都是第一批试验品,材料强度不够,没有太大提升的必要,不如直接重做。王杰希和秦牧云的则算底子不错,在那个基础上增加一种形态就行。至于自己的,材料还行,但关于新形态暂时没什么好思路,就先放着,等有确定的需求了再说。

唐昊等人本来打算回来看一看就继续去任务,这下零下九度的武器被没收了,没法打,秦牧云干脆就跟着叶修去工坊参观。两人走了,留下唐昊和乔一帆大眼瞪小眼,一时也没什么好做的。

“去试试新武器?”乔一帆先一步提议。

“嗯。”唐昊点头。还没出门,屋子里又响起另一个人声。

“一帆,有空吗?”王杰希站在二楼,叫住了乔一帆。

“有啊。”乔一帆回答得很快,唐昊加紧两步踏出旅店门,转眼就没影了。

王杰希也没在意,继续对乔一帆说:“有两种急需的材料,隔得远了点,我去一处,替我去另一处吧。”

“好啊。”乔一帆爽快同意。王杰希走下来,共享了材料地图,和乔一帆一起步出旅店。

一出来就看到站在门边的唐三打,乔一帆颇感意外:“咦,你没走啊?” 

唐昊默不作声。

“那……一起去?”

“嗯。”

两个年轻人走掉了,王杰希走向城市的另一侧出口,琢磨着那三人相处似乎还算融洽。

原本以为以唐昊的性子,多少会有些不合群。倒不是说现在就多合群了,但总觉得有哪里不太一样,又说不上来具体哪儿不同。

好像也就是自打第二层的事之后吧。想到这里,很自然地就想起不在场的另一人,王杰希莞尔。

叶修推门进来他是听到了的,却刻意没有表现出来,很快就又传来那人带上门离去的声音。是不想打搅自己吧,王杰希想,原本以为他会进来的,走了倒也正好,他的心情还没有完全调整到可以用平常心面对叶修的程度。

缺材料,本来找叶修去刷更快一些,但到底犹豫了一下。听到那家伙跟秦牧云一起离开,也就顺水推舟找了乔一帆。

是下定了决心,却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或许仅仅是因为不想把事情搞砸。毕竟,这一次真的没把握,一脚颤巍巍地踩在半空中,够不到底。

战略方向是有了,战术还需要研讨,他这么说服自己。打了材料回来,还是不见叶修。

桌上放着张新杰的来信,有拆开的痕迹,显示另一个收件人回来过。王杰希拿起信读完,对第四层BOSS的击杀过程也有了了解。

这时乔一帆和唐昊也回来了。拿到材料,王杰希顺便问了句有没有遇到另两人。

一寸灰摇头:“兴许也做任务去了?”

“也许吧。”

“王队要一起去任务吗?”

“不了,还有几个技能要试试。”

乔一帆和唐昊离开,小旅店又只剩下一个人。王杰希拿着信上楼,继续写他的技能,一直到今天的预定完成叶修也还没回来。


叶修回来的时候,王杰希已经睡下了。

跟秦牧云两人测试武器顺便做任务,中途又拿回来调整了一次,搞得有点久。叶修轻手轻脚地走进来,取出法杖,放在王不留行床头。

他觉得他动作已经放得够轻了,没想到还是惊动了睡眠中的人。黑灯瞎火的,叶修也没注意到王杰希什么时候睁的眼,发现时还惊了一跳。

“人吓人吓死人,醒着怎么不出个声?”叶修责备道,“法杖给你放这儿了,明天起来再试吧。”

王杰希没去管法杖,目不转睛地看着站在黑暗里的叶修。夜半三更被人直愣愣盯着看,叶修直被看得背脊发毛,赶紧伸手在王杰希眼前晃了晃。

“别看了大哥,有话就说。”

“退役的事……”王杰希只开了个话头,没往下说。您老还惦记这个啊,叶修叹。

“退役是必须的。”叶修斟酌着说辞。

“这样啊……”

可以不这么明白地表露出失望的情绪吗?叶修想了想,接着道:“不过我答应你,不会无声无息地离开。”

“哦。”

啧啧,怎么好像也没有显得振奋一点儿?叶修觉得他好容易下决心做的保证似乎不太值回票。

真不可爱。

“那么就这样了。累了,睡觉。”

“手给我一下。”

叶修正在伸懒腰,胳膊还没放下来呢,冷不防听到这个奇怪的要求,很是莫名。

“做什么?”

“给我。”

“……唔。”

虽然不知道这家伙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但料想也不会把自己怎样,一只手而已,叶修大方地伸了过去。属于另一人的手很快伸来,握住他的手,又往靠近枕头的方向带了带。

柔软的触感印上手背的时候,叶修脑子一空,紧接着就是一道响雷劈过。

靠,这混蛋,现在是在做什么!

由于两人的姿势关系,印在手背上的轻吻少了几分庄重,多了点暧昧不清的意境。只是这种程度的接触而已,更过分的事都做过了,叶修却突然觉得特别不是味儿,脸唰地就烧了起来。

还好乌漆麻黑的,红成番茄对方也看不到,他心里不禁有种谢天谢地的得救感。

手很快就被放开了,叶修赶紧把自个儿的手缩回来,一时却不知道该往哪儿放。被亲吻过的地方烫得厉害,导致这个结果的家伙却一副该做的都做完了的样子,心满意足地道了声“晚安”,闭眼就又睡了过去。

讷讷地站了半晌,抚上右手背,叶修终于扯了个苦笑出来。看样子,从今以后都要跟魔术师风格长期抗战了,还好他自觉心脏足够坚韧,否则哪里吃得消啊……

这一天发生的“变故”实在有点太多,叶修躺回自己床上,瞪着天花板,默数三声,挥去杂念,睡觉为上。黑暗中,房间再度恢复宁静,而在游戏世界外,兴欣网吧二楼技术部却仍然灯火通明。


四台电脑两两相对,三个人正在挑灯夜战。

伍晨、罗辑、关榕飞。

一个屏幕上是一行又一行的中文字,另一个面前满屏密密麻麻的字母和数字,而最后一个,正在打超级马里奥。

“我操他奶奶的熊啊,又GAME OVER了!这种操蛋的关卡谁设计出来的啊,这他妈还是人类能搞得定的吗!”

网吧里爆出一声怒吼,随即另一个声音轻声说道:“小声点小声点,下面还有包夜的人呢。”

“老子不玩儿了!”

“不能不玩儿啊!好不容易才又抓到‘那家伙’的尾巴……”

“鬼他妈知道马里奥完了接下来是不是还有冒险岛等着,老子有空啊陪他在这儿过家家!”

“那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

“还是再来一把吧……”

关榕飞砸飞了鼠标,又捡回来,愤愤地点了REPLAY。

“还记得老子是技术专员不是游戏测试吗?”

“那要不然,你来整理这些聊天记录?”

“……”

“或者你来破译密码也可以啊,只不过以我的手速,可能更搞不定这游戏……”

“……”

妈的,还有一个靠谱的人吗!关榕飞郁闷了。他第一次这么想念叶修,要是那混蛋在,这什么破游戏,秒秒钟通关给你看!

对了,那家伙叫啥来着?林什么言?哎管他叫啥呢,S市打一趟来回要多久,敢不敢快点儿回来!

这边关榕飞兀自激愤着,那边伍晨的电脑“叮”了一声。

“你学长。”伍晨戳了戳罗辑。

“有结果了?”

“自己看吧。”

罗辑赶紧凑过去,一看,聊天框里一张截图,跟关榕飞屏幕上的一样一样。

“……好像也遇到麻烦了。”

“啧,呼唤职业大神降临啊!”

“职业大神都跟里面呆着呢……”

“其他游戏的职业大神呢?”

“你认识?”

“不认识……”

“……”

认命吧,各归各位,继续。

再给力点啊……镜片倒映着屏幕上闪烁不定的字符,罗辑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并没有什么信心,但不管有没有信心,这件事都非做不可。

这一把,怎么都得拼了。


评论 ( 49 )
热度 ( 370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