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第一个发现不对劲的是罗辑。

跟着教授打欧洲转了一圈回来,逻辑一下飞机就发了个短信给家里报平安,紧接着就是一通电话打到了老板娘手机上。

当时是封闭测试开始后的第三天上午,对新游戏相当有兴趣的罗辑心里还存着念想,想着是不是还能搭上个末班车,蹭进游戏里去体验一把。

陈果的电话没人接,他又改打乔一帆的。继续没人接。安文逸……干脆关机了。大概都在游戏里吧,罗辑当时很单纯地这么想。

回了一趟家,放下行李,简单收拾了个背包,罗辑当天下午就买了机票直飞S市。飞机很给面子,没晚点,到的时候天刚黑,罗辑直奔测试基地。

地址他是知道的,乔一帆从网上发给他过。基地位置有点偏,转了几趟车,又很走了段路,到大门口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一路上罗辑都在打电话,依然一个也联系不上,就连饭点都完全找不到人。这游戏打得也太废寝忘食了吧,罗辑隐隐有点疑惑。

好容易到了门口,门卫却不让进。

递出身份证,报上战队名,罗辑希望门卫能帮个忙把他人在这里的事儿跟兴欣战队的人讲一声。一整天电话没人接,现在比起能不能插队参加测试,他更想先见到个人,随便谁都好。

没想到门卫态度异常坚决,全封闭测试,别想进去,人也不能给你叫出来。

罗辑纳闷儿了。就算是全封闭吧,他可以证明自己是兴欣战队的人,而他听说参加测试的战队都是以战队名义签过保密协议的,有那一纸协议在还能怕他泄密吗?

退一步讲,哪怕说他来得太晚,不能让他插队,递个话进去还不行吗?

然而门卫一口咬定不行就是不行,他也没办法,软磨硬泡都敲不开这道门,看时间晚了,也只好先找门卫问了最近的酒店,先住一夜再说。

安顿下来已经将近午夜了,罗辑往兴欣网吧打了个电话,这回倒是很快有人接。

值夜网管按照罗辑的吩咐上楼绕了一圈,发现只有技术部灯还亮着。技术部向来是闲人免进的,网管小弟敲了半天门,换来关榕飞不耐烦的一声怒吼。

小弟战战兢兢地表示罗辑来电,多亏关榕飞好歹还是认识罗辑的,要是换了莫凡来电(当然可能性不大),Dr.关估计直接一句“不认识”把人打发走。小弟内线转接到技术部,罗辑讲了半天,发现跟关榕飞纯属鸡同鸭讲。

“啊?什么?联系不上?联系不上他们你找我干嘛?你联系不上难道我就能有办法联系上了吗,还有没有逻辑了?”

罗辑欲哭无泪,生平第一次被人说没逻辑。好吧他其实并不指望关榕飞能联系上谁,他只是觉得这个情况有必要跟其他人讲一声。

当然,他更希望接电话的是伍晨。

伍晨不在,问网吧小弟或者关榕飞要伍晨电话那叫缘木求鱼,罗辑放下电话,无奈。这时间他也没法可想了,奔波了一天,累得够呛,往床上一倒他就迅速地不省人事了。

一觉睡到大天亮,上午罗辑又跑去基地门口蹲点,蹲到下午饿得头晕眼花,居然除了倒班的门卫连个活人都没见着!

这个简直太奇怪,他都差点想报警了。好容易按捺住拨打110的冲动,再往网吧打电话,终于找到了伍晨。

两人一合计,伍晨也觉出不对劲,让他先过去H市。

又是一路狂奔,傍晚抵达兴欣网吧,罗辑这才吃上一顿热乎饭。吃完饭罗辑就被伍晨拽进会议室,关起门来说话。

原来接过罗辑电话伍晨第一时间就找了其他几个大公会的会长,一下午接获的答案纷纷是联系不上自家战队的人,看来不止兴欣一家出了这种状况。兴欣这边是没有管事的人在了,别家可都有,状况一上报,战队高层哪能不紧张?

罗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选手没办法敲开测试基地大门,各战队高层可不一样。一下午测试基地的总机跟热线电话似的,冯宪君的私人电话都差点被打爆。

各战队跟联盟方都沟通了些什么,伍晨不知道,其他公会会长们也不知道。总之一下午的沟通结果,没事,游戏有几个小BUG正在加紧处理中,大家比较忙一点实属正常。

忙一点?忙到二十四小时连轴转?伍晨不信,别人也未必信,但战队方面透露的态度是息事宁人,伍晨一琢磨,必须是战队和联盟又达成了某种共识,不管有没有状况都不想把事情闹大。

怎么办呢?以伍晨自己的力量是没法再从别家战队那里获得更多的帮助了,自己清查,从何查起?

这个问题提醒了罗辑,心念一转,赶紧又是一通长途打到T市。

罗辑找的是他一个计算机系的师哥,修了他家教授的选修课,平时两人有些来往,关系还不错。该人在学校里也算个出了名的奇葩,人是顶聪明的那种,就是心思从来不肯往正经方向上用。

罗辑电话里来龙去脉简单一讲,那边立刻满口答应。不就是想办法黑进测试基地内部网络拿点儿聊天记录来看看吗,小CASE,师哥兴致勃勃地就去折腾了,让罗辑等着。

反馈是第二天中午来的,师哥发过来一个文本文件,大得罗辑的电脑系统差点儿卡死。汇总的文件,信息那叫一个杂,绝大部分都是完全无关的东西。罗辑找了伍晨一起来关键字筛选,搞了一下午才勉强拼凑出一点有用的信息。

这应该是比较外围的聊天记录,不涉及核心研发和测试资讯,但从偶尔的只言片语里他们仍揣摩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游戏现在无法断开连接。

这样一来,不接电话找不到人就都有解释了,但罗辑和伍晨悬在半空的心却丝毫也没法放下。从这些聊天记录里很难再找到无法登出的原因,他们需要更进一步的资料。

罗辑琢磨着再给师哥打个电话,还没打呢,对方就主动联络了他。“你说的这个事情有点儿意思啊!”接起电话劈头就是这么一句,罗辑这才知道那哥们儿根本没一击即收,还顺势多干了几票,干着干着,觉得事情特别有趣,又拉了一帮狐朋狗友一块儿凑热闹。

这下真是热闹了,罗辑仰望长天。不过对他们来说这也是好事,他现在不想别的,就只想知道真相,知道正在发生的事情的全貌。

又是一天过去,师哥那边不停都有新进展,知道得越多,罗辑和伍晨越是心惊。两人干脆也把大本营安在了技术部,进展讨论得多了,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关榕飞终于也注意到了他们的存在。

“老子哪里长得像黑客了?!”关榕飞拿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伍晨和罗辑,前一秒那两个家伙还在试图说服他也参与进去。

伍晨和罗辑顷刻就没了声息,他们家这位技术骨干,别看整天蓬头垢面的,论起荣耀资历不比他们队长浅多少,只是不一个领域而已,要按平常,他们都能不招惹尽量不招惹。

但现在不是非常时期吗……两人在心里叫苦,却一时都没敢再吭声。关榕飞瞪完眼,一屁股坐回他的椅子上,又去捣腾他的课题,好半天,突然送过来一句:“有明确的进展了再找我,现在这程度让小屁孩儿折腾去吧。”

原来不是不操心,只是嫌弃技术含量低……伍晨和罗辑对望一眼,心里有数,没敢偷笑。


游戏测试开始后的第六天下午,兴欣网吧迎来了一个意外的访客。听到有人找,出去一看是林敬言,罗辑吓一跳。

跟林敬言的消息往来倒不是从这里开始的。虽然已经宣布退役,一应手续还没全办完,林敬言跟霸图战队还常有联系。测试他是知道的,后来出了这事儿,蒋游心里没个准,找过他。

对于霸图来说,林敬言毕竟是中途转会的,而且已经退了,再是神级选手在战队老板面前也不怎么说得上话。蒋游的原意是希望他能套点儿什么话出来,省得一群人成天提心吊胆,但林敬言亲自去问,得回的也还是一篇打太极的官腔。

什么都好,有点儿小问题技术人员都会解决,封闭测试嘛联络不上是正常的。

林敬言冷着脸出来,转到网游部,蒋游正在跟伍晨聊QQ。

“兴欣的?”林敬言站在蒋游背后,看着伍晨这个名字眼熟。

“嗯。他们好像有了新发现,问我有没有空过去一趟。”

蒋游有些为难。季后赛结束不久,网游里正是一年中最忙的时段,他这个会长还真不太走得开。而且他们这些人,说到底也是领俱乐部工资的,俱乐部让别管这事儿了,他们也不太好擅自插手。

蒋游这边是这样,估摸着其他公会的人也差不离,林敬言心里哪能不清楚。

“我去一趟吧。”他说,拍了拍蒋游肩膀就出去了。

当天下午,林敬言就站到了兴欣网吧总台前。罗辑迎出来,当着一群神采各异的网民的面把林敬言带上二楼。

蒋游QQ里只说霸图会过去人,没说是林敬言,他们再也想不到会等来这么一号人物。

摘出来的聊天记录出示了,至今为止的进展也简单介绍了,林敬言眉峰紧锁,沉思了良久,觉得这个事情不能让俱乐部和联盟方这样瞒下去。

他是选手,他不会优先站在俱乐部和联盟的角度去看问题,俱乐部和联盟可以有很多考量,他更关注的是选手们的安危。

也许联盟有充分的理由可以说服各俱乐部出不了什么大事,但封锁消息,见不到人,林敬言不接受。

当天下午林敬言就开始四方联络人,没有参加测试的战队选手,口风有所松动的俱乐部,能争取到的同盟军都尽量争取。媒体的力量倒是先不必用,这事情还没闹到需要公开的地步,他现在想的,还只是争取能让联盟方同意他们进一次基地。

在这期间,罗辑师哥那里又有了重大突破。他们成功黑进了测试基地的游戏服务器,拿到了测试数据,同时拿到的还有核心研发人员的部分聊天记录。

数据到手,所有人都震惊了,数据库里的玩家数据只记录到第二天下午,再往后就一片空白。

几人连夜扫了聊天记录,终于差不多能还原事件的全貌。

“内部人员干的吧?”几人一致这么认为。盗走源码,复制数据,篡改客户端的连接指向,这一切做得彻底不动声色没留下任何痕迹,很难想象搞出这些的人跟项目组全无关系。

聊天记录显示,哪怕客户端被锁定了,项目组也不是真的就完全没辙。只不过一开始没下定决心快刀斩乱麻,到后来也就越拖越不敢了,就连第二天的那次关服一群人都扎一块儿争论了好久,毕竟头一次碰上这种事,谁都不敢拍胸脯保证一定安全无虞。

“真他妈人才了!”关榕飞拍着桌子大骂。说到底,就是神经连接系统的开发还不够完全,安全级别并不如他们鼓吹的那般高。

关榕飞怒而加入了黑客大军,破译客户端加密锁,追踪连接数据。罗辑也没闲着,在一旁打下手,林敬言和伍晨则继续整理聊天记录,从中提取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林敬言到来后的第三天近午,测试时间堂堂进入第八天,关榕飞终于成功摸进了数据库。林敬言上来爆了个手速,结果仍然很快就被发现了,也不知道消息传到没有。紧接着林敬言就动身去了S市,在他的居中斡旋下联盟方终于松了口,同意召开一个非正式会议来回应他们的一些疑问。

而黑客们这边,被赶出来过一次,再想黑进去就太难了。乍见那个难度突破天际的超级马里奥,关榕飞差点把键盘吃了。关榕飞在跟马里奥死磕,罗辑的师哥那边则分成两拨,一拨继续挑战入侵,一拨则着手定位。黑不进服务器,找到人也是好的呀。

林敬言前往S市,一夜未归。当天没得出双方都满意的结论,第二天还要继续。

兴欣网吧里,三个人战斗到天亮,终于熬不住歇菜了。游戏里,新的一天正要开始。


游戏时间堂堂迈入第九天,圣山攻略阶段进入第五层。

一早,张新杰的信准点到来,每个区域都忙碌了起来。

叶修他们头一天完全没参与BOSS战,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摩拳擦掌就往第五层前进了。

出发前,每个人都从王杰希那里领到一个新技能,拿到手一看,居然不是技能石。

每人手里一张薄薄的纸页,分量却绝不轻。领悟技——竟然是一人一个领悟技!

“先拿着,回头自己去做任务。”王杰希随手泼了几人一头凉水。是啊,领悟技高级是高级了,却不能像打制技那样即插即用,还得先去做落落长的修行任务……

于是这个技能拿在手里,对他们当前的战斗力提升是没有立竿见影的帮助的。昨天没参与BOSS战没有BOSS宝箱可拿,第四层的系统奖励也打了折扣,算起来损失真不小。好在两次隐藏BOSS奖励堪称丰厚,多少弥补了一些,等到空下来把领悟技任务一做,战力又能上去一大截。

出发去第五层的路上,人人都在寻思怎么快速高效地提升战斗力,叶修却在寻思一点别的东西。

王杰希。

怨不得他走神,经历了昨天那些事,这家伙又一直在他面前晃,他脑筋想不往那方面转都难。

更不用说,他还做了那样一个梦……

叶修清早是被自己的梦雷醒的。梦里,他跟王杰希在比赛台上拥吻,观众席上静了几秒,继而欢声雷动。

叶修眼一睁,一个翻身坐起来,无语了半晌。

梦里的情景真是荒唐到极点。就算他们真敢这样干,台下的反应也一定不能是这样,主席第一个就得厥过去。

盯着被子的褶皱看了半天,眼睛却没对上过焦,叶修无奈地想,这种梦都能做出来,自己究竟是哪里不好了……

想着想着,忽然觉得房间里空气不大对,一转头,发现王杰希也醒了,在穿衣服,穿到一半动作停住,正略带疑问地看着他。

这家伙……身材真的不错啊。叶修捂着脸,扭过头去。

早起这一出,很快就被各自不动声色地带过去了,原本以为王杰希会问两句,或者至少有点什么动静,结果什么也没有。

今天的王杰希,打早上见面开始就太正常,叶修做好的一切应对准备都打了水漂。面对态度如常的王杰希,叶修不禁迷茫了,差点要怀疑昨天那个害他心绪起伏不定的家伙干脆是他幻想出来的。

叹了口气,叶修觉得还鲜少有什么事能让他这么为难。最麻烦的是,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为难事态走向多一些,还是为难王杰希的态度多一些。

更且,在此之前,他自己的态度他也闹不清。想要怎样呢?上一次这么自问,还是在决定组建兴欣战队之前。那时仔细算过了所有不利因素,把劣势摊开来一一摆在眼前,看清一切后,拨开这些,仍是听到了清晰的答案。

这一次呢,无论他怎么问,却始终没有任何一个声音肯站出来给予回答。前一天做武器的时候,拿着王不留行的法杖,他本来也打定主意要好好思索一番的,结果想来想去乱无头绪,只好心一横,走一步看一步吧。

打挑战赛、常规赛、季后赛,及至总决赛,他也没有哪一次是有十足把握的,也是走一步看一步。只不过那些时候,他有准备、有经验、有技术,还有一帮可以信赖的队友,走一步看一步之外,还可以走一步算一步。

现在却是什么都没有,王杰希在这件事里的地位绝对称不上队友,对手还差不多。难办啊难办,叶修又叹了口气。他也就能号称荣耀教科书了,换个全然陌生的领域……咳咳。

走在前面的王杰希突然回头瞄了他一眼,又很快转过头去,叶修心里“咯噔”一声。正在瞎想的当口,那一眼竟然让他觉得心虚。

不对吧,他到底为什么要心虚……

一向最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唯独这次,自己的心情完全看不清。没了底气,自然容易露怯。办法暂时没有,但有一点叶修可以肯定,那就是:就算底气不足也千万不能表现出来,否则那家伙绝对有本事给你蹬鼻子上脸!

一天多来,叶修头一次这么坚定地作下一个结论。

轻易丢失主动权,陷进对方的步调,那是绝对不可以的。默默地告诉自己要坚定立场,从长计议,转念一想又禁不住开始寻思是要坚定怎样的立场,怎么个从长计议法。王杰希没有进一步的表态,叶修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希望对方怎么表态,自己又会给与怎样的回应。

怎么设想都想不下去,都有问题。

到底是哪里有问题呢?他说不清,只好回避去想。简直是鸵鸟心态啊,叶修不禁在心里对自己吐槽。这辈子真没这么鸵鸟过,全身别扭,各种不适应……

一路上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也不知道过了几个传送阵切了几次场景,直到一脚踩进浩瀚无垠的星空,整个身体一轻,叶修才悚然一惊,拉回了注意力。


没有任何不适感的身处失重状态中是什么感觉?明明漂浮在虚空里却可以自如地调整方向借力前行又是什么感觉?

这样的星空旅行简直太理想,理想得每个人都禁不住深深陶醉。

浩渺河汉,群星辉映,并不是宇宙空间的实体景致,更像是星象仪投影出来的无尽星海,只有璀璨星光无边闪耀,映着身周一抹漫无边际的深邃幽蓝。

太美,美得令人屏息,片刻的失神后,所有人却又都很快记起,他们不是组团观光旅行来了。

场景再美,也是必须突破的关卡。星海中不见任何怪影,仔细看去,却能发现一些晦暗不明的星子混杂其间。

朝着最近的一颗暗星飘过去,叶修伸手触上那团幽暗的光芒。就在君莫笑的手掌接触到幽光的一瞬间,光芒猛然暴涨,同时一股冲击力陡然扩散开来,猝不及防的叶修立刻就被弹飞开去。

斜后方的王杰希反应非常迅速地拽了他一把。除了叶修,另几人距离那颗星星都稍远一些,为的就是以防变数。

叶修稳住身形,武器立刻上手。被弹开的同时,他已经看到暴涨的光芒中冲出的敌人。

这些怪物没有统一的形态,更像是各式各样的星形结晶,一散出来就开始高速旋转,同时向四周弹射细小的碎片。

不论是结晶本身,还是散出去的碎片,一旦碰上伤害都非常可观。五人即刻散开,远程主攻,近战则在自保的基础上见机输出。

毕竟有治疗,倒也不怕偶尔伤血,虚空中上下左右皆可走位,有过空战经验的五人对付起这种敌人倒也不觉得有多大难度。一批怪清完,原本晦暗的星光与周围的明星已经一般无二,几人视野里同时出现一个计数,看来点亮星光还是有统计的。

不仅有统计,几人赫然发现,这统计还是个排行榜!在第四层已经引入了跨区域协作概念的基础上,这一次,协作之外竟然还有了竞争的味道。

“竞争啊……”王杰希摸了摸下巴。是网游,难免就有玩家竞争的要素,只不过在测试的特殊环境里,齐心合力推主线这个共同目标太抢眼,他们都已经忽略了早晚会引入玩家竞争这件事。

认真说来,“轮”这个隐藏任务也是某种竞争,只不过隐藏BOSS太过可遇不可求,他们也没有那么多闲情逸致可以满世界搜索,轮任务在他们看来更多的倒是有种抽奖的感觉。

自己这边抽到BOSS,算赚的,别人抽到了,总体来说倒也不赔。至于什么世界任务依据贡献度结算奖励,统共就那么几个人,要想拉出多大差距都不容易。

这些隐性的竞争因素在这次测试里都是形同虚设的,甚至包括眼下这个明确揭示的排行榜,谁多点几颗星星,谁少点几颗,说到底他们也不是那么介意。此消彼长,无非就是奖励多寡的问题,哪一方的战斗力得到更大的提升,对他们的共同目标都没有任何影响。

他们是一个整体,不是各自零散的普通玩家,因此不介意。但再不介意,有一个讯号却不能忽视。

从现在开始,各区域、甚至同区域之间的相互竞争因素是否会越来越多?目前为止的竞争要素都是非强制的,但以后会不会有强制性的?会强制到什么地步?

如果真的遇到强制性的竞争项目,还绕不开,届时他们应当如何应对?

王杰希没有明说,所有人却都听懂了,毕竟是将来的事,现在想太多倒也没用。各自心里有了个底,还是一致认可眼下的进度更加重要。不管是不是要冲榜,时间还是分秒必争的,几人在星空中游移着,就近点亮周围的星星。

晦暗的星子散落在整片星空中,密度并不算大,点着点着已经移动了不少距离。五人始终保持集体行动,虽然各自分散点亮的效率可能更高,但谁也说不清会不会再出什么变故。

解决掉一颗星星,周围一看,左侧又是一颗暗星。这次的距离不算远,他们立刻向那边移动。

飘到一半,眼前却出现了一幕奇景。

原本黯淡无光的星星,在没人碰触的情况下竟然自行亮起。结晶怪从光芒中涌出,周遭可以看到战斗的光影,却不见人。

心念电转,他们很快就想通了原因:遇上了别组的人!

但这样一看,这层显然就跟上一层截然相反了。看不到人,大家的场景互动却是共通的,秦牧云当即一箭射出,一颗结晶应声碎散,彻底坐实了这个假设。

这下几人都来了兴致,上去噼噼啪啪几下帮着收拾了那批怪。这样一来,估计对面也能意识到有人助阵,但看不到人,不能有进一步的互动,也只好各自继续去找下一个目标。

点亮排行暂时只会显示己方的数量和名次,数量一路上涨,名次上下浮动。还有一个进度条显示整体进度,估计进度条走满之后会有一次阶段性变化。

又遭遇了几次被人抢走目标的情况,己方也抢过别人的目标,头一次叶修他们还突来兴致帮人打打,后来也不打了,总凡是玩游戏,盯着排行榜多少还是会想争先。估摸着大家都是这个反应,反正无伤大雅,名次变动越到后来刷得越快,战况一团火热。

叶修他们马不停蹄地东奔西跑,后来越打胆子越大,上一颗星摸过,拖着怪就直奔下个目标。一路边移动边杀怪,经常是上上颗星星的怪还没杀光,下下颗已经点了,一通集火,收掉残血的怪,又拖着剩下的上路。

中途也会停下来脱战休息,却都惜时如金,人人都有点HIGH了起来,进度涨速见增。一个小时后,进度条走到头,星空中某处亮起一道白光,四周的星光同时向那一个点上压缩。

压缩的过程极快,旋即就是绽放。白光炸开,人人视野里都是一片亮晃晃的白,除此之外什么也看不见,就连刚刚还在身边的队友都被这道光芒掩去了身形。

感觉到一只手伸过来,握住了自己的手,叶修没有避过。他知道那只手是王杰希的,这场如同洪荒伊始宇宙初成的大爆炸发动前,王杰希正在他旁边。

没有避开,也没有反握,他只是静静地飘浮在白光中,心里一片清明。

王杰希的态度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却是真的变了。他不知道这个人想通了什么,他只知道,真的不一样了。

回不去,就只能向前。光芒渐退,叶修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尚未退尽的白光里,王杰希正回头看他。叶修十分随意地笑了笑,拍拍他的手。

王杰希放手,其他三人也在这时围了上来。星光尽灭,深蓝的空间中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正敞开怀抱欢迎他们前往。

“走吧,看看去。”叶修领头向漩涡中心移动,第五层攻略,自此进入第二阶段。


评论 ( 32 )
热度 ( 319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