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事前谁也没想到,第五层的BOSS战会打得这么惨烈。

第二阶段的攻略很顺利,BOSS战从开打到10%狂暴,也一直很顺利。

BOSS是个很容易被误认成场景物件的大型结晶体,战斗打响,就陆续分裂成款式不同形态各异的小结晶前去攻击玩家。本体本身是免疫所有攻击的,击碎任何一个小结晶都会让本体伤血,每种小结晶自带不同的技能,整场战斗因应着变化多端的组合,战术打法也需要不断更改。

这不是什么事儿,难不倒职业选手们,一路打到狂暴,战斗紧张但不危险。狂暴阶段,BOSS本体也加入到攻击玩家的行列里来,两秒一次的全地图震荡波,可打断绝大部分技能,并让玩家失去平衡。

简单讲,啥也别想干,还站不稳。虽然只是技能作用的那一瞬间,但两秒的间隔,频繁的施放频率,注定所有人的战斗节奏都必须对应着作出大幅调整。

毕竟,除了本体,分裂的小结晶的攻击也还是存在着的。

本来是分秒必争的狂暴阶段,战斗节奏因此反而慢了下来。所有人一致的思路都是先求稳,尤其是治疗。震荡波带AOE伤害,加上小结晶们不同种类的攻击伤害,血线的控制和治疗节奏的把握变得十分重要。

差可安慰的是,尽管有难度,倒也刚刚好能控得住。同时,进入狂暴阶段后,小结晶身上也纷纷出现易伤DEBUFF,防御能力大幅下降。10%到5%,打了20秒。

再来一个20秒,每个人算着手里的应对手段,都觉得应该是没问题的。在熟悉了节奏的基础上,甚至还能更快点,最后5%血压到15秒内解决好像都有希望。

结果,就是这5%出了问题。

谁也不知道异变是哪个环节引发的,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突如其来的异变让原本已经进入稳定收尾期的战斗陡然脱离了轨道。

15秒?不,这最后的战斗只进行了10秒,这短短10秒的激烈程度却远非目前为止的任何一场战斗可以比拟。

每个人都拿出了浑身解数,真正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BOSS的死亡王杰希是没看到的,最后1%,他躺着过去的。

体力耗尽。

体力耗尽之后,角色自动进入昏迷状态,表现在玩家的感受里,就是整个视野一片漆黑,无法动作,也感应不到任何外界刺激。

这种情况下,普通是不需要玩家继续呆在游戏里的,完全可以选择登出,过段时间再来看看。但摆在王杰希面前显然没这条选项,他只能无奈地面对一片黑暗,发了10几分钟的呆,决定放弃治疗,就当睡个午觉吧。

这一觉睡得很不好,不到睡觉时间,打着休息一会儿的主意强制入眠,质量低得可想而知。

睡眠过程中,王杰希整个人都像游走在半梦半醒的边缘,总觉得是清醒地在看着一些人,做着一些事,一回头却发现刚才的一切并不那么真实。在真实和不真实之间反复切换,到最后,他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是梦是醒。

恍惚中看到窗外飘着雪,空荡荡的大马路中间,一个人踩着车道线,踽踽独行。

那人无意识地搓着手指,一会儿抬头看天,一会儿又左右张望,却始终没有回头看过来路一眼。

王杰希觉得他认识这个人,一定是认识的。他觉得他不能只是在这儿看着,他得出去,最好带上一把伞。

伞就在门边,伸手去拿,伸了好几次都没够着,总像是差着一点距离。为什么呢?一思考眼皮就开始泛沉,伸出去的手臂也突然变得沉重。

最后他放弃了拿伞,只是打开门,明明告诉过自己要记得那个背影,却也忘了开门是要去做什么。

门外漫天风雪,他突然就醒了。

总觉得时间有些晚了,快要赶不及去训练室,抓起衬衫往身上套,才穿好一只袖子,又发现周围的景象不太对。

这是什么地方?他皱眉看着床边一叠一叠的纸箱子,装泡面的和装电脑机箱的混在一起,中间胡乱地插着键盘挂着鼠标。

有些眼熟,像是在哪儿见过,印象却很不清晰。他木然低头,放一个人都嫌空间不够的床上竟然还躺着另一个男人。

背对着他侧躺的人,薄被覆盖下的肩膀微微起伏,扫在后颈的头发略长,疏于修剪地杂乱生长着。伸出被子的手腕显出一种病态的苍白,削薄的手掌松松地搭在枕头上,白净细致的指尖在匀停的呼吸里微微蜷曲,安静地沉眠。

王杰希默然看着,不知道该不该搅扰这份恬静。穿了一半的衣服也不知道上哪儿去了,他犹豫地伸出手,小心地碰触了一下那几缕伏在耳边的发尾。从睡得微卷的发梢上传来柔软的触感,自指尖一路传到心尖,心里一时溢满微酸的苦涩。

来不及,总觉得来不及,发尾绕着手指,却不知道是急于要去做什么。他动了动手,鼠标就跟着晃了晃,魔道学者骑着扫把在半空中绕了个圈,一串技能丢下,“荣耀”。

屏幕上刷出连胜纪录,竞技场第十三场连胜。他看了眼屏幕时间,也不记得看到的是哪几个数字,只仿佛知道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

不够,很不够。

不对,非常不对。

每到关键时刻,总是会下意识地用回最熟悉的打法,手指听凭本能行动,完全不受控制。

竞技场这种乱打都能赢的地方,却连这种关键时刻都触发不出来,根本达不到练习和习惯的效果。

心里的烦躁感渐渐就浮出水面来,越是急,越是做不好。

错了吗?脑子里乱糟糟地想着,不适合的也许终归就是不适合。

从未如此期望过,能有个人出现在面前,告诉他怎么做更好,或者哪怕只是陪他练习。

却也知道这份期待是那么的不可靠。

第十四场,他卸了两件装备,没有开修正场。

想着不适合而放弃,无非就是逃避,别人都能做到,凭什么他不行?键盘被敲打出悦耳的声响,精准的操作,强横的自控,最大限度地观察场面、引导队友、书写局势。

荣耀——看过无数次的字样再度闪亮。台上一一握手过去,没看到最想见到的那个人。

不够,依然不够。彻彻底底的不够。

手又握上了鼠标,敲击键盘的手指不觉加了几分力道。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打法?

键盘被敲得噼啪响,看着对手总显得很难被贯彻的战术意图,他心里有股火在烧。干脆也脱开战术体系,去和对面的战斗法师单挑,他很想这样做,却不能。

愤怒,比自己遇到这种事更深沉的愤怒,却无计可施。他操作着魔道学者,避开对面的战斗法师,去攻击唯一还在努力跟那个人制造联系的枪炮师。

切断最后的联系,孤立的斗神,在团队战里会变得很容易对付。不,也许也不那么容易,他听到自己说,越难越好。

枪炮师倒下,他终于还是对上赶来的战斗法师,短暂接火,旋即又飞速脱身,将之留给冲锋过来的骑士和随后到位的剑客。

想交手,心里像有利爪在往死里挠,他忍得不动声色,飞向敌方的治疗。

然后就真的醒来了,那种感觉还残留在心里,一时间觉得全身都很沉,想不起来身在何处。

可以看见东西,可以动,有些茫然地坐起身来,王杰希发现,不是自己反应不过来,是真的不知道这是哪儿。

陌生的房间,不像是住了多日的小旅店,他调出地图,很快就确认了当前所在地。

的确不是住惯了的地方。王都——辉煌城。王杰希疑惑地调出近期的系统公告,仔细看过,确定不是他一觉睡了太久或者产生了幻觉,而是真的在第五层通关后就直接跳过第三阶段,开启了最终阶段的世界进程。

这大概是林敬言他们的行动带来的连锁反应,有人急了,忍不住要加速游戏进程。目前看来,这是好事,原本还在烦恼怎么将那封信的消息传递出去,现在一切都简单了。

最终阶段,王都对玩家开放,所有区域连通,王杰希毫不怀疑,他走出门去就能看到参加测试的所有人。


实际情况跟他所想却有着小小的出入。确认完自己的状态没有任何问题,王杰希走出房间,目测身处一个比之前住的小旅店大上许多的建筑中。建筑物像是一个规模较大的旅店,如果说先前住的小旅店算是民宿,那这里就起码四五星往上数。整个建筑内部都很安静,除了NPC依循AI工作制造出的一点声响,就只能听到他自己下楼的脚步声。

没人。走下楼梯,穿过大堂,一个人也没看到。确认了一遍时间,自己应该睡了一个小时左右,也许都去练级了吧,王杰希想着,步出那道堪称富丽堂皇的大门。

原本以为门外会是空旷的城市,没想到一步踏出,迎接他的是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注目礼。旅店正对着广场,广场中央是个面积不小的花园,几十号人散在花园里,手里要再拿上相机就跟个观光团一样了。

这么引人注目,就算是王杰希一时都有点没法习惯。原地站了两秒,他才往那群人里走去。

很快其中一部分目光就转移了开去,花园里并不比旅店大堂喧闹多少,顶着各自角色名的选手们以战队为单位三五成群地扎着堆,气氛有些凝重,完全没有想象中这群人娶齐时会出现的热闹场面。

王杰希略感意外,微草的各位在许斌的带领下已经迎了上来。“出什么事了?”王杰希询问走到他身边的微草副队长,视线同时在花园里绕了一圈,似乎没看到某个身影。

“兴欣出事了。”许斌轻声说,一向从容的男人这时候好像也有些不淡定。王杰希心里咯噔一声,迅速地又环视了一圈,依然没看到那个人。

兴欣的人都集中在花园右侧,人人脸色都称不上好看。他看过去,这才发现少的不止叶修,连乔一帆也不在。

一群人中间,兴欣战队的老板娘坐在长椅上,情绪显而易见的低落,像是哭过。旁边坐着唐柔,正握着她的手安慰着,另一边坐的却不是苏沐橙,而是楚云秀。

“怎么了……?”王杰希不确定自己的声音是不是平稳。这样的场面,他急于知道发生了什么,却又有了怯意。

应该不会。他对自己说。体力耗尽前BOSS还剩1%血,他已经看到君莫笑和唐三打用出了技能。1%,应该不能再出什么变故,不会有事。

不能有事。

手指不自觉地握紧成拳,王杰希暗自做了一个深呼吸的动作,压下止不住蹿升的不祥预感。许斌难得地沉默了,王杰希看向高英杰,一字一句地重复了他的要求:“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回答他的却不是高英杰,而是正好就在不远处的唐昊。“苏沐橙……沐雨橙风挂了,没复活。”唐昊说,听声音竟然也有些恹恹的。王杰希愕然回头,就看到了站在唐三打旁边一脸阴晴不定的暗无天日。

刘皓,他想起来,这家伙也跟苏沐橙是一组的。

两步走过去,站到刘皓面前,王杰希想了解事情经过。谁知他还没开口,对方已经急不可耐地撇清关系。

“我什么也没看到。”刘皓说,“她是远程,站在后面,等我注意到的时候已经……”

话只说到这里,刘皓显得没精打采,一脸十分痛惜。王杰希只看了一眼就知道,多痛惜未必,没精打采倒是真的。

如果沐雨橙风真的不能复活,难免人人自危。

苏沐橙……并没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一直以来担心的事情终于不得不以最坏的打算去面对,胸口像是压着一块石头,憋得人透不过气。

不是叶修太好了,此时此刻,他说不出这种话,甚至根本很难说出些什么话来。

他理解了许斌的沉默,但却不能就这样沉默下去。

“谁清楚事情经过?”王杰希继续问。刘皓看了一眼兴欣那边,然后摇头:“逐烟霞大概知道吧,但……”

话又说一半,王杰希皱眉,表露出些许不耐。没等他说什么,唐昊又截过了话头:“兴欣的老板娘一问就哭,问不出什么来。刘皓说不知道,另两个好像也不太清楚,剩下嘛——”

唐昊抬了抬下巴,示意王杰希看向花园某个角落。剩下一个是谁就不用说了。

那个角落只有一个人,靠着一尊雕像的底座坐在地上,蜷起一条腿,低着头,一动不动。

“一直是那个样子,谁问都不说话,连喻文州都没辙。”唐昊说,“随便哪个,看着办,最好你能问出点儿什么来。”

听出来唐昊完全不抱希望的口吻,王杰希不置可否。他不至于去为难女孩子,当即转身朝夜雨声烦走去。

黄少天,平日里话最多的人,这时候跟换了个人一样,埋头坐着,一声不吭,几乎把自己坐成了雕像的一部分。

花园另一端,一直和张新杰说着话的喻文州看到王杰希的动向,犹豫了一下,也想过去,被张新杰拦住。“让他去问兴许比我们都适合。”张新杰说。

喻文州很快就理解了张新杰的言下之意。张新杰跟黄少天不算熟,他又太熟,他们俩开口,都很难不顾及黄少天的心情,事实是也问不出什么来。王杰希过去,很多话反而容易说出口。

王杰希也确实不打算绕弯子,走过去,往把周围坐出一圈低气压的人面前一站,直接就问:“事情经过?别说你也不清楚。”

黄少天没抬头,动都没动一下,当他空气一般。

“黄少天,说话。”

“……”

“沉默能解决问题?还是你准备等到再出事了再说?”

“……”

依然没声,但总算有了点反应。黄少天抬了抬头,张了张嘴,又咬住嘴唇埋下头去,依然没看王杰希一眼。

“好。”王杰希环抱双臂,俯视着夜雨神烦,“你给我一个时间,什么时候可以开尊口?”

他既然过来了,就没打算客气,就算黄少天有天大的理由,他也不打算现在来表示理解和同情。见黄少天依然没反应,又接着说:“或者我给你一个时间吧。半小时够不够?思路整理清楚,半小时后自己说给叶修听吧。”

这个名字的出现终于刺激到了黄少天某根神经,夜雨声烦猛然抬头,死死盯住王不留行。王杰希却不再看他,像是这边的事情已经交代完了一样,利落地转身,走向张新杰和喻文州的方向。

“王杰希!”几乎可算嘶吼的一声喊,王杰希停步,感受到身后男人极端混乱的情绪。他没有回头,只是背对着夜雨声烦,淡淡地说:“别告诉我你不敢面对叶修。我认识的黄少天,什么时候这么胆怯过?”

整个花园的注目焦点都已经集中到了这里,身后又没声儿了,王杰希不再管黄少天,走向张新杰。

寒暄可以省了,王杰希走过去,对两人点了点头,问:“叶修呢?”

两位战术大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这个问题把他俩都难住了。这时,一旁霸图的队伍里,秦牧云站了出来:“联系一帆看看,他应该知道。”

王杰希点头,然后唤住秦牧云:“信的事,你告诉他们了吗?”

正准备退回去的秦牧云闻言呆了一下,摇头,发生了这样的事,他真没顾上。王杰希表示了解,再看向一头雾水的石不转和索克萨尔:“昨天,林敬言通过邮件系统送了消息进来。”

石破惊天的一句话,听到的人除了秦牧云当即都愣了。韩文清也走了上来:“说了什么?”

王杰希仔细回忆了片刻,把信上原话复述出来,几人听完都有些动容。他来回看过三人,道:“这边交给你们了,林敬言的消息能有助于提振士气。苏沐橙的事……”

“不一定就是最坏的结果。”韩文清说。

“嗯,就是这个意思。”喻文州接道,“是不太妙,但还不到下结论的时候,不用自己吓自己。”

点头,王杰希召出信鸽,简短两句话,收信人设为一寸灰。

“你要去找叶修?”张新杰问。

王杰希放飞了鸽子:“找回来治黄少天。”

“呃……”提到黄少天,喻文州有点尴尬了,“我也没想到少天这次会这样……”

“他运气不好。”王杰希说,“换了当时在场的是我,也未必能比他强。”

这话倒是没错,几人在心里换位思考了一下,纷纷默了。如果出事的是他们那组的人,真心没人敢站在这里说他们的情绪一定能比黄少天稳定。

“出了这种事,叶修才是最不好受的那个吧。”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肖时钦出声道。

“要么让他自己多待会儿?”喻文州问。

韩文清也表示同意:“心情好些他自己会回来的吧。”

“放心,我有数。”王杰希没有从善如流,“离开一会儿,这边就看你们的了。”

“嗯。”张新杰作出简短有力的回应。王杰希又远远地看了许斌一眼,示意微草队员先交给他负责,就径直往花园一侧的传送阵走去。

信鸽还没返回,但王杰希觉得,他大致知道能在哪儿找到叶修。


王杰希是在半途接到乔一帆的回函的,目标地点跟他估计的果然八九不离十。

翡翠城。

他在神殿二楼露台边的柱子后面找到了乔一帆,从这个位置看下去,可以看到君莫笑坐在神殿后方突出的台地边缘,面向远山,背影显出几许萧索。

王杰希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示意他可以先回去。乔一帆悄悄跟过来,本来也不是担心叶修会出什么意外,实在是出于大局考虑。

这种时候,至少得有个人知道叶修在哪里。当然,不放心多少也是有的,毕竟谁都知道苏沐橙跟叶修感情有多深厚,他们这些人动摇都很大,叶修,就不难想象了。

不过王杰希来了,这里确实就不需要他再操心,乔一帆依言离开。

王杰希靠着柱子站了一会儿,这期间叶修姿势都没换过。倒也没几分钟,他想,按照韩文清他们说的,等叶修整理好情绪自己回去可能更好,但他仍是一意孤行地过来了。

既然来了,就不是只打算藏在角落里默默远眺的。王杰希转下楼,踏上那片台地。

“一帆?跟了半天了,累不累啊,过来坐坐。”几步之外,那家伙头也不回地唤道。

王杰希没纠正他的误会,很听话地走过去,挨着君莫笑坐下了。

“咦,怎么是你?”立刻就发现坐在边上的人不是他以为的那个,叶修略感意外,叼在嘴里的草棍儿都差点掉出来,“什么时候醒的?”

“没多久,大概睡了一个小时吧。”王杰希答道。叶修上下打量着他:“没哪儿不对劲吧?”

王杰希摇头:“一切正常。”

“那就好。”叶修笑着说,“下次别搞这么吓人的阵仗了,对心脏不好。”

他这么一说,让王杰希顺势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自己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估摸着在旁人看来是挺吓人的。

毕竟体力耗尽直挺挺地倒下去,别人也拿不准是出了什么状况,还在战斗中,的确很考验心脏。

“你那什么技能,这么耗体力?”同样也回忆了一番的叶修问。王杰希这个技能是第一次用出来,效果够牛逼,但看起来消耗也很够劲。

“随便写的。本来以为不会用到,毕竟消耗计算得有点难以接受。”

“体力换免伤?”叶修敏锐的看出了这个技能的生效模式,“汇率偏高啊,这才几秒。”

谁说不是呢。“如果我是专职治疗,可能也就不需要用到了。”

如果他手里所有技能都是治疗技,可能也就不会出现CD转不过来的尴尬状况,也就不需要用这种非常手段来弥补。

手里没技能,下一次震荡波迫在眉睫,虽然团血已经被拉到足以抵御下一次AOE伤害,但过后依然没有足够的手段补足血量,再下一次,顶不住。

“全力输出!”王杰希当机立断。在此之前各人都多少会开一些减伤,也会走位尽量闪避小结晶的攻击,但他这个技能一开,所有这些行为就都不必要了。

唯一需要的就是输出最大化。体力换群体免伤,没试过,他也不知道防护罩开出来他能支撑多久。

的确不太久。四人全力输出下,6秒打下了3%的血,再往后发生的事王杰希就不知道了。

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安全过关。

回头想来,幸好当时随手搞出来这么一个技能,不然这场战斗的结果真是不堪设想。

“已经狂暴阶段了,怎么还会突然提升攻击力呢?”

“不知道,但我怀疑……”

“跟沐橙的事有关系?”

终于提到苏沐橙,叶修的语气很平静,平静得有点超出王杰希的预料。片刻的沉默后,他很快接道:“不好说,黄少天变成个闷葫芦,我这不来找你回去问话的吗。”

“闷葫芦黄少天?画风略诡异啊。”叶修还有心情调侃。

“他大概在自责,虽然未必是他的责任。”

“想叫我去安慰安慰他?”

“那倒不是。”

“那你专程跑来,是来安慰我的?”叶修笑着问。

“你需要吗?”王杰希反问。

“需要,怎么不需要了。快来以身相许,不然要你何用。”草棍屁股被他咬得扁扁的,叶修笑得一脸不正经。

王杰希直接用行动代替了回答。被他一把摁在地上时,叶修脸上残留的笑容和眼里闪现的错愕混搭得毫无违和感。

“咳,我就随口那么一说……”叶修尴尬了,他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自掘坟墓。只不过这种事通常都是别人比如张佳乐干得比较得心应手,叶修不禁哀叹:瞧这智商掉得,还能救吗……

结果王杰希什么也没做,只是在他身上投下一片阴影。叶修看着看着,忽然叹出声来。

“喂,这是什么表情?怎么好像是你家有人出事儿了一样……”


评论 ( 29 )
热度 ( 342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