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安慰叶修?王杰希没想过。这个人什么时候都那么强,即便是在最落魄、最失意的时候,怕也是不需要谁来安慰的。

回想起来,他没有真正见过叶修失落的样子,好像不管何时见到,这个人都自在得很。

但是,王杰希知道,并不是不难的。

这个站在荣耀世界顶端的男人,他经历过的起起落落或许比自己所知的更多。从不称苦,绝不言败,那份在逆境里愈加闪耀的光芒曾经也那样肆意地吸引过自己的目光。

然而,倘使没有那些逆境,明明会更好。


在叶修视线上方,那张凝视着自己的脸上表情微妙地变化着,压住自己的男人却始终不声不响。“想什么呢?”叶修问,同时动了动手腕,试图提醒对方这个姿势不太自然。

提醒失败,王杰希仍然维持着这个姿势,看着他,眼里像是写满了多得读也读不过来的情绪。

叶修在心里叫苦。这家伙,他不知道情绪这东西是会传染的吗……

王杰希的确想不到这一茬上来,他翻腾的心事太多。他在想老天凭什么要在这个人的路上设下这么多道坎,他想这种场合,他应该要说上句“苏沐橙一定没事”,哪怕只是一句没有根据的套话,至少也表达了某种愿望。

但他说不出口。

最后,他只是说:“苏沐橙不一定有事,韩队和喻队也都这么说。”

叶修失笑:“老韩和文州啊,那你怎么说?”

“我能说的你都清楚,根本不需要我来讲。而我要告诉你的只是——”王杰希凝视着叶修,一字一句认真地说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在这里。”

并不清楚怎样才能帮得上忙,不知道能为他做点什么,但只要他有需要,他就一定在,必然尽力。

“你啊……”叶修笑叹,“这句话我收下了,现在可以放我起来了么?”

王杰希没再做什么,一翻身又坐到了一旁。身上的压力卸去,叶修也坐了起来,两人依旧并排着,这一次距离更近了一些。

肩并肩坐着,无言了半晌,叶修忽然开口道:“沐橙是个好姑娘。”

王杰希没想到他会起这样的话头,慢了半拍,才回了个“嗯”。

“他们都不该有事的。”叶修继续说。

这个“他们”,又让王杰希慢了半拍,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最佳的回应时机,而叶修似乎也并不需要他的回应,于是索性保持沉默。

苏沐秋,他没接触过,苏沐橙,接触得不多,但被叶修如此珍视的人,一定都是不错的。

对这个人而言,都是十分重要的。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知道,当初答应让沐橙也来打荣耀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叶修说,“我们都希望她能选择一条最喜欢的路走下去,不管那是一条怎样的路,只要她开开心心,都一定支持。”

“沐橙从小就是好孩子,绝对不会走错路,这点我们一直相信。”叶修笑着补充。

“所以她告诉我她要打荣耀,还要打职业联赛,我也是支持的,但这么多年来却总有些不能肯定,她会选这条路,是因为喜欢荣耀,还是仅仅为了用沐雨橙风跟我站在同一个赛场上。”

“沐雨橙风?”王杰希问,他并不知道沐雨橙风这个账号有什么特殊意义。

“那是苏沐秋建的号。”叶修说,王杰希就了解了。

妹妹用去世的哥哥的账号,站在哥哥原本应该在的地方,多年以来,叶修难免会担心苏沐橙选择荣耀的初衷。

“虽然一直不确定,却也一直问不出口,直到不久前才终于能问问她。”叶修继续说着。

王杰希点头。越是看重,越是犹豫。

“她的回答呢?”

“她的回答让我松了口气。”叶修笑道,仿佛这件事只要一想起来就会很放心,很愉快,“总怕她不能真正开心,连我弟我都没这么操心过。”

“你还有弟弟?”

“啊我没说过吗,我有个双胞胎弟弟,就是叶秋这个名字真正的主人。”

“……”王杰希无语了。苏沐橙就算了,这家伙居然还有个亲弟弟,哪里看得出来……

“喂你那什么眼神,我有弟弟很奇怪吗?”

“双胞胎,跟你脸长一样?”

叶修斜了一眼王杰希,这都什么关注点:“一样吧。不过我觉得越大越不像了,大概是吃的饲料的问题。别人来看倒不一定分得出来就是了。”

“应该能分出来。”王杰希说。叶修笑道:“你就吹吧,万一见了面可别叫错人。”

王杰希摇头:“不会。”

“哪儿来的信心?”

王杰希不回答,转而说:“其实你多虑了。”

“嗯?”

“每个人对快乐的定义都不一样。不管苏沐橙最早选择荣耀是因为什么,这么多年一路走来,她也一定早已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份快乐。”

话题又毫无征兆地转了回去,叶修喃喃道:“是吧。是我想太多了。”

“关心才会担心。”

“呵,丢下了自己的家人,却意外捡了个妹妹,我也妄想着能当一次好哥哥……结果这些年她照顾我还比较多一些。”

王杰希没再去问这个“丢下”是什么意思。这人身上背负着许多东西,为人知的不为人知的,一一提说,会太过沉重。

能避,他就避开了。

“你对她而言也是重要的家人。能在你身边,她大概就很开心了。”

叶修但笑不语,过了一会儿,问道:“你呢?”

“我?”

“玩荣耀,打比赛,开心吗?”

王杰希怔了怔:“我看起来就那么不开心?”

“倒也没有。”

“那你还问……”

“但也不像很开心。”叶修说,“至少,不尽兴。”

“尽兴……”王杰希没词了。怎么才叫“尽兴”呢?如果按照自己最喜欢最舒服的风格肆意挥洒才叫尽兴,那他的确是不能算作尽兴了的。但尽兴打着荣耀的人,又有几个取得过微草这样的战绩?

再说了,不管用什么方式,冲击冠军本身不就是一种尽兴而为吗?

没等他开口,叶修又接着说:“有时候我会想,你想要的究竟是荣耀,还是微草的荣耀。”

荣耀……和微草的荣耀?这两者有什么不一样吗?

王杰希想这样问,但他不用问出来,已经知道这两者是不一样的。

只不过他从未将两者作过区分。

荣耀和微草是统一的,夺冠是追求也是责任,他没去划分过孰重孰轻。既然一样重要,那就一并担起。至于开不开心,快不快乐,他想他仍是那句话:每个人对快乐的定义不同,而世上从来也没有纯粹的快乐。

至少他并不觉得,这些年过得不快乐。

单看他的表情,叶修就知道这人在想什么。他并不是质疑王杰希的选择,也并不是真的认为这人一直在压抑自己,过得不好。王杰希做事,目的总是很明确,而他的目的总不会是想法设法给自己找不愉快的。

只不过是,知道他原本的样子,总不免让人生出几许怅然。年轻的时候不觉得,只是钦佩那份毅然决然,这么些年过去,再往回看,发现这家伙最好的那些年没有一场比赛是挥洒自如地打过的,难免就会喟叹。

有一点点于心不忍,时而也会想,如果给他更好的舞台,如果能让他更随兴地发挥……

当然,别说他做不到,就算他能做到,那些年也回不来。也就只能嘴上说说,心里感慨一下,而他的感慨,也未必是王杰希本人的感慨。

是不是愉快,王杰希本人比旁的任何人都清楚得多。

“年纪大了就难免多想。”叶修说,“就当我多管闲事吧。”

会多管这一遭闲事,也只是因为见过更快乐的你。

王杰希微笑。被叶修“多管闲事”,他自然是半点也不排斥,毋宁说越多越好。

他明白叶修的意思,对叶修来说,荣耀、胜利,是应该单纯地去享受的东西。他自己是这样,也希望他身边的人都能这样,因为这才是最好、最快乐、最满足的状态。

这份并未溢于言表的期冀,贯彻在叶修的整个职业生涯里。不论是当年的嘉世,还是如今的兴欣。但这样的期冀,同样也曾将他和那份单纯的快乐剥离。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不如意,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不得已,强如叶修,也避无可避。

“你最好的那几年,又何尝顺遂过?”王杰希说,“那几年,不会不甘心吗?”

第五赛季到第八赛季,何尝不是叶修职业生命里最好的时光?臻至巅峰的状态,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被拖累得差点连季后赛都进不去,连旁人如他都看不下去了,他不信叶修真能处之泰然。

以为在说王杰希,结果话题突然切换到自己身上,叶修卡壳了。

自己的事,他其实很少去想,也觉得没什么好想的。这时候看着身边的人一脸严肃的表情,忍不住笑道:“你都这么问了,那我也只好不甘心一下,否则不是太辜负你的期待。”

王杰希默。叶修嘲笑了他那瞬息万变的脸色,终于赶在王杰希脸变得更黑之前止住了笑声。

“说笑的。”叶修说,“如果甘心,我还能在这里吗。”

真要能甘心,谁还会玩儿命练个新号起来,把个草台班子奋力拉拔成总冠军,实现世人口中的奇迹?这两年,不就是最好的证明。

王杰希看着他:“既然这样,当初为什么不肯离开?”

叶修摊手:“我签的可是长约。”

“那不是理由。”

“那……懒得挪窝?”

……这个疑问的语气,你是在问我吗?王杰希回给他一个白眼。

“呵呵。”叶修笑道,“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总觉得还不到时候吧。”

看着这个人,听着这句话,王杰希忽然想起第九赛季结束后的那个记者招待会。那时当着媒体的面,叶修提到了嘉世的精神。

嘉世的精神,对叶修来说,那是怎样一种精神呢?

“咦,说起来,第七赛季那时候,我好像还接到过微草的邀请?”想着想着,叶修突然想到似乎有过这么一回事,也就随口那么一提。

王杰希的表情却被他这随口一提弄得有些不自然。

当时说服俱乐部派人接触叶秋,王杰希很费了些功夫,即便如此,也知道成功延揽到那个人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年薪,对方表示无所谓,位置,别人也说没兴趣,他能提得出来的最诱人的条件,也就是冠军,结果人家说冠军已经拿得够多了,有本事微草先拿到超过嘉世的冠军奖杯再来谈。

那时候他很不理解,这人到底在坚持些什么。虽然当时他们都只认为嘉世是队伍的问题,还没人能发现根本是从俱乐部层面就出了问题,但谁都看得出来,嘉世除非大换血,否则再这么耗下去也不会有什么起色。

而无关乎嘉世如何,叶秋本人的价值却都不会因此打折扣。

但那人面对邀请,只是摇了摇头,说:“我不是商人,也不是商品。”

——嘉世的精神,对叶修来说,是怎样一种精神呢?

永不退却,无往不前,也许就像斗神一叶之秋曾经创下的那些不可复制的辉煌战绩一般,是应该永远铭刻在嘉世人心底的一份信念。

那是他不到最后一步坚决不肯放弃的东西,是作为嘉世队长的坚持。

可惜,天不从人愿。他从未想过放弃那支队伍,却被队伍轻易地放弃了。王杰希觉得自己很幸运,至少他和微草目标总是一致的,而叶修和嘉世,早已经越行越远。

结果,斗神最好的年华就蹉跎在了那里,那必然会是荣耀史上永远遗憾的一笔。

“你的底线放得太宽了。”王杰希说。他设想了一下,易位而处,他未必会像叶修一样坚持这么多年。会失望,会愤怒,会累,再多的热情也会被磨灭,难道不是人之常情?

“还好吧。”叶修淡淡地说。咋听之下语气极其敷衍,但王杰希听懂了,那不是敷衍。

这个人眼里看到的嘉世,和他们看到的是不一样的。所见不同,所感自然就不同。在他们看来,那是一支出了问题的队伍,在叶修看来,恐怕就只是需要带好的队伍而已,和第四赛季以前的嘉世并没有什么不同。

队伍总不会是十全十美的,有问题就解决问题,只要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总能逐渐变好。王杰希觉得,当时的这个人大约真的不相信,会有人不是为了求胜而在打荣耀。

自己的情感太纯粹,而难以理解那些注定不那么纯粹的东西,这是他的优点,却也成了缚住他的那根绳索。

现在呢,应当是信了,但却也并没有就此失望。看他一手带出来的兴欣就知道,他传承给那些年轻人的,依然是最纯粹的追求胜利的喜悦。

所以苏沐橙怎么可能不快乐呢?王杰希想。那可是这些年里距离叶修最近的人,这份自然而然的感染力,苏沐橙首当其冲。

至于那些无法感受到的人……人各有志,王杰希无意对某些人的所思所为多有置喙,但每每对面,却也注定不会给出什么好脸色。

到底是遗憾的。就算叶修不挂心,他却没法不遗憾。这差点成了他们所有人的遗憾和损失,还好,那一次被退役,没有定格成最终的绝响。

而现在,这个人仍是要离开了,虽然已经没有遗憾,虽然已经留下了足够惊艳的痕迹,但离别本身终归令人怅惘。

“真的要退役了?”王杰希问。

叶修失笑:“这个问题你准备问多少次……”

“打够了,满足了?”

“废话,当然没有。”

“你可以继续的。”

以叶修本赛季表现出来的技术水平,再打一年应该不在话下。也正是因此,他说要退役才让人惊讶。

“总不能一年又一年地这样打下去,早晚的事。”叶修说。

王杰希不说话了。道理谁都懂,只是总有些事不是明白道理就可以了无挂碍的。

“你啊……”看着哑巴了的王杰希,叶修笑,“就这么舍不得?”

王杰希也笑了,笑着摇头:“总觉得还没有好好跟你打过一场,就已经没机会了。”

“不就是打一场,多大事儿,等出去了我们去竞技场开个房间?”

“你知道我不是说这个……”

“哪有那么尽如人意的事情。”叶修说,“就算我再打一个赛季,你就能保证会以最舒服最完美地状态跟我打吗?”

他……真不能。尽管已经开始尝试着放手,但做回魔术师,王杰希觉得恐怕他的职业生涯里都不会有这个机会了。

除非他的队友是叶修,最好再加上韩文清黄少天周泽楷等等……呵,做梦比较快。而且就算这样,他跟叶修都是队友了,还怎么尽情打上一场?

王杰希叹了口气,叶修手指屈起,轻轻叩着膝盖,说:“人生总有不同的阶段,这是没办法的事。这个阶段的事情了结了,就该去做下个阶段的事。对我来说,这十三年已经很奢侈了。”

十三年?王杰希敏感地注意到了这个数字。联赛至今十年,荣耀第一区开服至今也就才十二年,多出来的这一年,他不认为是叶修记错了时间。

有什么意义,这对叶修而言“奢侈”的十三年,跟他坚决要退役有关系?

有个念头突然就冒了出来,他想到叶修刚才提到家人时用到的那个词,话到嘴边禁不住脱口而出:“你,该不会……”

好像突然就明白了,当初看到杂志上那幅照片时产生的些许疑惑。离开俱乐部,明明可以回家,想要从头再来在家也可以办到,为什么他却宁愿选择寄身在网吧睡储物间?还有更早的那些年里,无论如何也不肯在镜头前露脸的大神,拒绝了一切商业运作的联盟头号有价值选手,这两年却蓦然一改往常的坚持,不再排斥面对媒体,原本以为只是心境有了变迁,却原来是他早已决定好要离开。

“你家里不支持你打荣耀?”慎重地选择了词汇之后,王杰希问完整了刚才的问题。

“这你也看出来了……”叶修有些意外,他哪里露的口风?

不过对方是王杰希,好像被看出来了也不那么奇怪……

“不支持这种说法太温和了,根本就是强烈反对。”叶修叹气,“想当年还是个中二少年的时候,跟家里老头子大吵一架,跑了出来,现在回去负荆请罪不知道会不会迟了。”

这十三年,尽情地追逐过梦想,以后的人生,还有当尽的责任,不可推卸。

“用叶秋的身份也是……”

“不想那么快被老头子抓到。”

“那现在……”

“保护色根本没生效过。以咱家老头的妖孽程度,打一开始就知道我在哪儿干什么了,也就当年还是个愣小子的时候会妄想能跟老头子斗法。”

王杰希彻底没话说了。这家伙,十五岁,离家出走……人才啊。

“那你跟家里这么多年都没有联系?”

“联系倒是有。”叶修说,“跟我弟一直保持着联系。至于老头子……回去过一次,又大吵了一架,被说只要一天还在打游戏就一天不准踏进家门,那就这样了呗。”

那就这样了呗——这轻描淡写的语气……王杰希定了定神。叶修跟人吵架,他在脑海里狠狠地模拟了一下,愣是没描摹出来个像样的场景。

印象里,没见过这家伙动怒的样子,也没听说叶修跟谁吵过架。总是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淡定状,这家伙,也会为了打游戏而跟家里吵翻?

王杰希觉得自己似乎理解了叶修那份几乎对荣耀倾注一切的爱所为何来。不惜跟家里闹翻也执意选择的道路,孤注一掷的追逐,必须走到极致,才能给自己一个完整的交待。

而又是怎样的一份执着,能让一个人在这条孤独的道路上坚定地走了十三年?这条路并不平坦,充满曲折,却没有任何一道坎能阻住他前行的脚步。

眼角有些发酸,虽然基本只是错觉,王杰希仍然伸手按了按。

身边这个人正用他的一切诠释着,什么叫做“热爱”。

不过……

“能和解,还是尽量跟家人和解吧。”放下手,王杰希说,“也许这么多年过去,他们也能理解你的选择了。”

“理解是别指望了。”叶修耸肩,“我这不就是要回去和解的吗。”

“回去了,就真的不能再做任何跟荣耀有关的事了?打打网游也不行?”

叶修撇嘴:“家里那老头说一不二的,我看,难。”

所以这个人即便不舍,也要跟荣耀断得这么坚决。退役对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来说,是离开赛场,换种生活方式,闲来无事仍然可以打打游戏,并不算彻底跟荣耀断了联系。

而对叶修来说,退役的意义却大不一样。这样深刻的爱,要彻底放下,彻底切断……指尖颤抖了一下,王杰希想象不出那需要怎样的一份决意。

这个人对自己,原来也能狠到这种程度……

如果早知是这样,他还会责怪叶修不声不响地离开吗?还会三番四次的希望这个人能改变退役的决定吗?退役,这轻飘飘两个字里包含的分量,根本早已超出了他的想象,此时压在心上,让他舌尖干涩,喉咙发苦,无言以对。

王杰希长久地沉默了,叶修也不再说话,安静地坐着。彼此都知道对方心里此时在想些什么,也都没有去干扰对方,一份无声的默契在两人之间悄然流转着。

良久,叶修终于开口:“别说我了,我反正就那样了,你还要继续打的。有什么打算?”

问别家队长有什么打算,换在平时,叶修不会有这种兴致的。王杰希知道,这是没把他当外人看了。

“能有什么打算,当然是在退役之前争取再拿个冠军。”

王杰希说到退役两个字时有个微不可查的停顿,叶修注意到了,没说什么。他算了算,第三赛季的选手也退得差不多了,王杰希退役,估计也就是两三年内的事。

“准备再打几年?”

“看情况吧,那帮小子还需要锻炼。也许明年,也许后年。”

自己算着两三年,和听本人说明后年,那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叶修忽然有些慨叹,总觉得第一次见到王杰希,好像也就是不久之前的事而已。

王杰希的状态还很好,但叶修再清楚不过,这只是表象。

“长年强迫自己用不习惯的打法,太伤。”

刻意追求的方式,和舒服自然的打法,一场比赛下来需要消耗的精力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巅峰时期看不出来,随着时间过去,这种消耗会逐日累积,终将在某个时间点上爆发出来。

如果说这两年的辛劳折损了叶修的职业生命,那王杰希的职业生命,则从他决定转型那一天起,就每时每刻不在被消磨着。

两年前,叶修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而王杰希自己应该知道得更早。偏偏这个人还一直要求自己永远站在队伍的最前端,去承载最激烈的战斗。

“也没那么严重。”王杰希说,“最近我也在有意识地放松了,搞不好第十三赛季你还能在转播里看到我呢。”

“呵呵,牛皮谁都会吹。到时候别比韩文清还先退,那我一定会专程上门去嘲笑你的。”

“恭候大驾。”

风停了,一时两人相顾无言,又好像交换了千言万语。

其实什么都明白,但又总觉得哪里堵着点儿什么,捅不开,叶修看着王杰希,目光渐渐变得柔软。

王杰希别过头去,远山如黛。

“我没什么特别的。”他说,“站在这个赛场上,每个人都在以各自的方式挑战极限。”

叶修被他逗乐了:“得了吧,少往自己脸上贴金。每个人都在挑战极限,怎么就没有每个人的比赛都让我看得想皱眉呢?”

“你有过?”

“不然呢,你以为对付你们微草的战术都是怎么想出来的。”

敢情这位在屏幕前一边叹气一边琢磨着怎么抓住这点把他们往死里打呢……王杰希很是无语了一下才回过劲来。

他抛开细枝末节,只抓住了主干,主干是——叶修的确关注着他的比赛,隐隐感觉到的那份关心并不是自己自作多情。

心里有些纷乱,又有些雀跃,他不知道这时候应该说什么才好,但什么都不说肯定是不好的。“你这才是往我脸上贴金吧。”最后他微微压低了声音说,“叶神的关注,多少人求之不得。”

“呵呵,也包括你?”叶修笑问。

王杰希心里忽而闪过一道光,紧接着整个人就平静了下来。

他问:“真心话,要听?”

“你说呢?”

王杰希微笑,感觉整个胸臆都随着将要出口的那句话开阔辽远了起来。他专注地望着远方,眉目舒展,仿佛就这样望着,能一直望到天地尽头。

他说:“求之不得。”


又起风了,王杰希慢慢转过头来,眉眼含笑,目光深邃,额前的碎发被风轻轻撩动。叶修静静地看着眼前这幅景象,心口的地方微微泛疼。

这个人的心情,他看到了,不能更真切。

就在不久之前,他还从未想过,王杰希会对他抱有这样的心情,也从未想过,这个人的一言一行,会让他触动至深。

更加从未想过,在这样的场合下,他会出言拒绝。

“谢谢。”叶修真诚地说,“但是抱歉,你的心意,现在我没办法回应。”

王杰希似乎没想到他会拒绝得这么干脆,过了几秒,才微笑着说:“是吗……”

不希望他误会,叶修很快又补充道:“这是我自己的问题。”

“哦。”王杰希点头,顿了顿,又抬眼,“我……会让你困扰?”

叶修摇头。

“那就好。”像是松了口气,王杰希笑道,“你的问题你自己看着办,相对的,我的问题我也会自己解决。”

“你的……什么问题?”王杰希不问叶修他的问题是什么,叶修倒是好奇了。

结果那边光是看着他笑,不说话,直笑得叶修背上的汗毛一根根竖起来,赶紧转移话题:“是不是该回去了?你不是跟少天说半小时,早过了吧?”

“我想他一点都不期待见到你。”

管他期不期待呢!叶修跳起来转身就走,王杰希摇了摇头,起身跟上。

叶修走在前面,时不时甩过来一句吐槽,惹回王杰希一个针锋相对的回应。两人一前一后走着,就像回到了两天前,没太多这样那样的烦心事,随时都可以有来有往地打嘴炮,没心没肺地愉快着。

叶修在想些什么,王杰希不知道,也觉得没什么知道的必要。至于他自己的问题,则非常明确。

王杰希看着叶修的背影,暗暗在心里道:

我的问题很简单,就是——怎么把你追到手。


从翡翠城返回王都用不了多少时间,回去一看,花园里空荡荡的。

“好像跟你描述的景象有出入?”叶修指着广场花园对走上来的王杰希说,后者无辜地摊了摊手,他离开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他也不能知道。

偌大的花园里倒也不是彻底空无一人。一个人打从看到他们出现就从长椅上站了起来,这时也走到了他俩面前。

秦牧云。

“副队让我在这儿等你们。”秦牧云说,“大家都在酒馆里。”

“酒馆?”

“肖队发现了新系统。”

“什么系统……”叶修茫然,“总不能是发现这游戏里还能喝个酩酊大醉借酒浇愁吧?”

时间地点人物,要说顺理成章,似乎也只能这么联想了。

零下九度闻言摇头,继而说了一个两人绝对意想不到的词——

“玩牌。”


评论 ( 49 )
热度 ( 462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