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跟着零下九度走进酒馆,只见一张大桌子周围里三层外三层地围满了人。叶修敲了敲门板:“抓赌了抓赌了,公安局王大眼队长亲自来抓赌了,聚众赌博的一个不剩全带走啊!”

几十颗脑袋都转了过来,王杰希走过去,人群下意识地自动往两边让了让。

桌边的情形总算能看清了。长方形的桌子,十个人分坐两边,手里各拿着几张牌,桌子中间赫然有一个微缩的全息场景。

“桌游?”王杰希站在肖时钦背后,微低了头看他手里的牌。

“是啊,荣耀主题,偶然发现的。”肖时钦侧了侧身子,说,“这把你来打吧,我让你。”

他面前的桌面上,王不留行的角色卡端端正正地摆放在虚拟卡位上,生灵灭手里五张牌,有装备有技能,都是魔道学者的。

“不用了。”王杰希说。场地上双方角色的Q版形象都已经列好阵,手短脚短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打——显然这一局正要开始。他看了看叶修,那家伙正站在窗边上和陈果说话。

“就是,哪有临阵换人的,晚到的人最多去当个第六人!”桌子对面,张佳乐忽然发言。王杰希愣了一下,他真没打算玩,但再一琢磨,就隐约领会了张佳乐的意思。

领会了这层意思的不止他一个,喻文州笑笑,把手里的牌倒扣在桌面上,说:“干脆重来吧。加入两个第六人,重新洗牌分阵营。”

其他人都没意见,于是这一把全体弃权。王杰希又扭头看了看叶修,后者状似完全没留意到这边的展开。

洗牌的工作完全是系统代劳的,但可以事先选定需要抽选的角色卡范围。上一把他们是完全随机的,这一把有人提议干脆限定只用在座的人的角色吧,围观群众起哄说好,于是通过了。

喻文州在挑角色卡,叶修走了过来:“都围这儿干什么呢?一桌能坐几个人啊,干嘛不再开一桌?”说着也没等别人反应,就吆喝着一群人去旁边另开一桌,口号是不跟老年人一般见识。

王杰希再一看,这边这一桌子还真都是大神级的,但被叶修说成老年人,除了韩文清,神色个顶个的古怪。王杰希拉了张椅子坐下来,在心里默数了15秒,果不其然,叶修回来了。

“一帮混小子,说什么有我在拉高年龄线影响战斗力,都说说看,这要怎么交流!”叶修背对着那张桌子坐下来,没看到那桌上魏琛施施然拉开椅子的背影,王杰希倒是看到了,忍住没笑出声。

叶修刚坐下,就有人站了起来。“别算我了,换个人上。”黄少天对着挑牌的喻文州说。

“我一来你就走,多见不得我啊这是?以前成天追在我屁股后头要PK的都是谁?”叶修要笑不笑地看着夜雨神烦,黄少天正要说话,肩膀上被人按了一下,又坐了回去。

虽然跟到另一桌那边去了不少人,但这边依然围着些人。按那一下的是楚云秀,风城烟雨这回是个不折不扣的御姐,她没参加玩牌,当了个围观群众,往黄少天背后一站,那叫一个气场十足。

叶修笑着看了楚云秀一眼,后者对他点了点头,这时候喻文州宣布牌挑好了,可以开始抽角色。

十二个人,十二个角色,也能系统随机分配,但始终还是自己抽手感比较好。十二张牌倒扣在桌上,一人挑走一张,全部挑完后系统根据牌面数值计算平衡性,自动分配阵营。

所谓阵营就是红蓝两边,角色都可以这样选了,阵营也就不再跟战队有关系。

红蓝会直接显示成牌面底色,一目了然。阵营分好,换位。

动得倒不大,张新杰跟喻文州互换,唐昊跟肖时钦互换,其他人该坐哪儿还是坐哪儿,倒是因为根据规则自动排出了第六人,同边也小换了一下位。

换完坐定,红方韩文清、喻文州、肖时钦、张佳乐、周泽楷,第六人孙翔;蓝方叶修、王杰希、张新杰、孙哲平、唐昊,第六人黄少天。

张佳乐第一个把牌面翻出来,落花狼藉,一边翻一边挑眉看对面的孙哲平。这个挑衅的眼神被叶修拦截到了:“那边那个冒牌狂剑士别忙着得意啊,你会用狂剑士吗?回头别举着重剑当手雷扔,那玩意儿扔出去也不会炸的。”

张佳乐冷笑:“你也翻啊,有本事你别是冒牌的!”十二分之一的概率,叶修拿到君莫笑的可能性比赌中黄少天剑影步真身的几率还低。

“还真不是。”叶修微笑,对面第六人席位上孙翔先一步翻出来了君莫笑。张佳乐一看,乐了,摆出一副拭目以待状盯着叶修的手,等叶修不疾不徐地翻过卡面一看,张佳乐登时就没话说了。

一叶之秋。

这个世界上还真没人敢说叶修拿到一叶之秋算是冒牌货,连孙翔都说不出这话。

张佳乐牙痒,什么十二分之一,人家这原来是六分之一的概率!“狗屎运。”张佳乐别过头去,叶修呵呵一笑,淡定地扫视全场:“快翻牌啊都愣着干嘛,大家都这么熟了不用客气吧。”

一群在心里或感叹或吐槽着这个组合的人这才纷纷开始翻牌,翻出来一看,唯一的治疗在红队,拿在周泽楷手里。

“小周你牧师啊,加油。”叶修说,周泽楷点头,还没来得及“嗯”,叶修转头小声对蓝队几人道:“待会儿记得先集火那个治疗。”

周泽楷无语了,张佳乐又跳起来:“集火个毛线!你会玩儿吗你就集火!”

“团队战嘛,上来不集火治疗,难道集火你个冒牌狂剑?”叶修反问。

“啪”地一声,一张牌被拍在桌子上,众人转头一看,唐昊,手里压着的角色卡露出“乱”字的一个角。

“张佳乐你完了。”叶修严肃地说,“待会儿我们能有幸目睹弹药专家自杀式冲锋。”

“要完也是你们完,唐昊可是你们那边儿的!”张佳乐嘿嘿一笑。

叶修震惊的看向唐昊,后者仿佛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了“你为毛不在对面”的质疑。

我也不想在这边啊!唐昊一眼扫过叶修和他身边的王杰希,在心里咆哮——真是到哪儿都摆脱不了这两位祖宗!

“规则看好了吗?”无视了桌子上的恩怨纠葛,韩文清问王杰希。

“好了。”王杰希点头。系统自动推送了游戏规则,他大体看了一下,心里已经有了概念。

“我也好了。”叶修跟着点头,引来好几道怀疑的目光——您老不是跟张佳乐斗嘴玩儿得可来劲儿吗,百忙之中啥时候抽空看的啊?

“那就开始吧。”韩文清说,打消了好几个人开口的意图。再让他们这么无休止地扯下去,直接解散得了。


游戏的进行模式确实如叶修所说,是团队战。角色的初始刷新点是随机的,同一阵营的角色并不一定刷在一起,但也有一个范围限制,不会直接刷到敌方阵营跟前去。

游戏是回合制,分为摸牌、行动和弃牌三个阶段。一开始每个人都能摸起来五张牌,这些牌来自跟角色绑定的牌堆。一叠牌里面,最多的是普通攻击,技能则依据等级划分,越高级的技能越稀有,装备则是稀有牌。

每轮游戏的摸牌阶段开始时,手里的牌不足五张都可以补齐至五张。牌可以在行动阶段用掉,也可以在弃牌阶段弃掉超出上限的或不想要的。

整个游戏最重要的是行动阶段,又分为移动和攻击两部分。

移动采用的是战棋游戏的移动方式,每人前方的桌面上,毗邻着角色卡位,都有一张棋盘格式的小地图,用于操控角色移动。

而移动范围则是由角色卡上的数值决定的。

移动力、攻击距离、护甲类型,这是角色卡上的一套数值,决定了每个角色的基本属性。这套数值是以职业为基准的,比如同是拳法家,大漠孤烟和长河落日的纸面数值并不会有任何差异。

差异存在于装备上,特别是角色专属银装,一旦拿到,实力立刻可以上一个档次。

而即便是银装,也不会提升移动力,能对移动力产生影响的只有技能。比如原本移动力为3的战斗法师,在获得无属性炫纹的状态下可以暂时将移动力提升至4,六阶以上的斗者意志状态下则可以提升至5。而一般人需要绕过的山崖等地形,使用类似机械旋翼这样的技能则可以不受影响。

当然,BUFF的存在有回合数限制,在移动阶段主动使用技能,也是需要消耗行动点的。

行动点是游戏里最为关键的点数。每回合每个角色都只有一个行动点,普通移动不消耗行动点,借用技能移动则需要消耗施放该技能所需的行动点。机械旋翼的行动点需求是1,也就是说,如果本回合行动点总数是1,移动阶段打出机械旋翼,接下来的攻击阶段就没有行动点,不能再出技能牌了。

而技能对行动点的要求,自然是越高级的技能需求越多,一般而言,五十级大招的需求是2,七十级则是3。行动点可以累积,本回合不作出任何消耗行动点的行为,就能把当前行动点攒到下回合。

简言之,得憋三个回合,才能发出一个70或75级的大招。

这期间倒也不是什么都不能做,可以正常移动,也可以使用普通攻击。普通攻击是不消耗行动点的,但一回合只能用一次,威力跟技能比自是有差,但看用法,时而也能产生奇效。

总之,五张牌,出什么,留什么,意味着出牌者在几回合后甚至于整场游戏中能做些什么,规则看起来并不复杂,实际操作起来却是需要颇费一番计较的。

当然,这点计较难不倒常年浸淫在职业比赛中的一帮大神们。如果是一个从未接触过荣耀的玩家,在某些场合可能会迷惑,不知道如何取舍,而一个荣耀网游的普通玩家,他可能不会迷惑,却很容易作出失当的判断。

这一桌子大神,走几步往哪儿走这种事就不用说了,拿到技能,都不用看牌面说明,只要看到技能名称就能在脑子里自动换算成游戏规则下该技能的使用条件和作用效果,判断成本完全就是潜意识的投资。

唯一不可控的因素是摸牌的随机性,有可能一把摸起来全是普通攻击,弃空第二轮再摸,依然全是普通攻击,那也就轮不到谈什么经验判断和智商了。

另有一点至关重要的是,这是一场团队战,自己的行为并不只会影响到自己,还要能和队友呼应。一对一捉对厮杀显然不是效率的打法,就算不谈进阶规则里的连携设定,团战中常用的战术配合都是可以化用到这里来的。

于是虽然是回合制,却也能打出战术打出配合,当然也可以简单粗暴地硬碰硬,端看怎么想怎么玩儿。


联盟四大战术师在场,硬碰硬那是碰不起来的,但开局前谁却也没和谁沟通过战术。

蓝队抽到先手,开场就很好地贯彻了集火场上唯一一个治疗的指导方针,不过领头发动突袭的却不是叶修,而是角色基础速度最快,行动顺序最靠前的孙哲平。

夜雨声烦,瞄准石不转的方向走出去三步……好吧,就算指导方针是集火,刚开场隔着千山万水,连个火苗子也别想擦亮。

蓝队最快的却还不是夜雨声烦——王不留行。魔术师的速度值高得匪夷所思,奈何现在捏在黄少天手里,只能坐在第六人的位子上乘凉。

夜雨声烦移动完自然是什么也不用做了,停下看风景。接下来轮到对面。

对面速度最快的角色叫做君莫笑,但很可惜,他的待遇跟王不留行一样,都落在第六人手里。于是红队第一个动的是一枪穿云,背后的操控者,肖时钦。

一枪穿云走出去四步。肖时钦看起来像是随便选了个方向走,既没有要去拦截夜雨声烦的意思,也不像有保护珍贵的治疗的念头。

但谁也没有忽略,一枪穿云是枪系远程,5的攻击距离让他保有更大走位选择权,只要是子弹能飞到的地方,都在他的控制范围内。

不过眼下仅仅是第一步,要说有什么战术意图,还完全看不出来,也没人去理会。

下一个移动的是唐昊的百花缭乱。

枪系的移动力都是4,这是直接默认了飞枪操作的。百花缭乱走出去四步,他的出生点和夜雨声烦隔着一点距离,这时候倒也不急着去跟孙哲平汇合,只是往那个方向略微靠了靠,总体还是朝对方阵营靠近。

同样是枪系,同样拥有5的攻击距离,唐昊跟肖时钦一样,选择了一个略飘忽的走位。

红队下一个有所行动的是大漠孤烟,老牌拳法家的Q版形象这时候被喻文州操控着。

这次倒是体现出一个很明确的意图了——前进。大漠孤烟直直往前走了三步,仿佛对面藏着什么心思都跟他没太大关系,他只要第一时间抓到人接战就好。

这倒相当有韩文清风格,可同样没人忘记,当下做出这个走位的人是喻文州。

这表示什么?红队的中心思想是强攻?当然不会有人这么觉得。这回合往前走三步,下回合也有可能往后退三步,靠这三步去猜喻文州的心思,那摆明地白费力气。

于是蓝队下一个人也完全不为所动地开始移动了。

王杰希,角色生灵灭。

机械师行动顺序排在弹药专家之后,是综合考虑了他借助技能时超高的移动能力。而不算机械旋翼,身为枪系的机械师也有着相当不俗的移动力。

这样看来,蓝队在移动力上占了相当大的优势,但角色能力不止移动力,且红队那方还有治疗。

再看生灵灭,无愧于魔术师的名号,王杰希把飘忽的走法发挥到了一个极致。横向四步,那真是鲜有人看得懂这么走是出于个什么道理。

红队第三人同样也没有多去琢磨。那个被设定为集火中心的牧师在周泽楷的操控下,很有治疗风范地退了三步。

石不转的出生点在整个红方队伍的最前方,幸而两队之间的距离不是一回合就能勾销的,否则叶修嚷嚷的集火恐怕第一回合就能美梦成真。

石不转后退,即便退了三步,也就堪堪跟大漠孤烟处在一条横线上。才开场,不需要加血,退完周泽楷也就没事干了,倒是在弃牌阶段哗啦啦丢出来三张普通攻击牌。

第一回合,大家的行动都偏谨慎,之前也有人弃牌,但都没见弃得这么豪迈过。

普通攻击牌,一两张留在手里不见得没用,但作为一个牧师,一个治疗,捏着一把普通攻击那真就尴尬了。

普通攻击对治疗的意义,当然不是可以让你普通地加一加,而是真的叫你抡起十字架敲人。

而一个牧师用得着抡起十字架敲人的时候,估计他也距离被围殴至死的命运不远了。

再往后,终于轮到了集火令的发起人。叶修想也没想,干脆利落地把一叶之秋移到正前方第三个格子上,跟大漠孤烟来了个一般无二的开局。

众人都不由多看了一眼那个圆滚滚的一叶之秋,一个错神就仿佛要看到当年那个迎着拳法家冲上去的战斗法师。

当然,这个念头在看到场中那个小人胖乎乎圆滚滚的身材之后就杳然无踪了,来势汹汹地滚上去跟对面的拳法家团子滚成一团的战斗法师什么的,气势,那是渣都没有的……

抱着类似这样的吐槽心思,张佳乐挪了挪手里的落花狼藉,同样没带犹豫地往前就是三格。在他之后张新杰操控着唐三打也是三步,不过是两步向前,一步平移,跟一叶之秋形成了照应。

最后一个动的是韩文清,角色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速度慢倒不是因为原主人的手速问题,而是作为一个生活基本靠读条的职业,术士的速度本来就快不起来。放到卡牌游戏里,没有读条时间和读条被断一说,一张技能牌从手里抽出来丢下去,总不能丢到一半还有人有本事中途拦截再给你塞回手里。

所以读条的因素就全部被折算到行动顺序上面去了,总是冲在最前面的韩文清扫了个尾,弃掉一张牌,第一回合结束。

完全没有接战的一回合,倒也不无聊。没人有什么犹豫,整个移动过程很快,加上第一次以这种方式这种视角看这种体型的角色跑来跑去,还颇有几分新奇感。

第二回合依然没接战,同样过得很快。喻文州又退回去三步这种事到底没发生,周泽楷倒是又退了退。作为神枪手的时候他不介意冲在最前面,但作为一个牧师,还是不要玩儿得这么刺激的好。

蓝队这边,人家牧师都退了,也不好再搞什么集火,虽然叶修一路嚷嚷着“那个牧师别跑啊快来一战”,但显然也没人会听他的。

三个近战形成了一个三角站位向前推进,依然朝着石不转的方向。集火是没指望了,他们也许就是向那边走一走而已。往那个方向,有人离得近,有人离得远,就免不了有人要等等别人,少走两步什么的。孙哲平也没傻到急吼吼地去当出头鸟,这回合很克制地只挪了一步。

唐昊的百花缭乱保持着比近战们稍后一格的站位,缀在一侧。依然看不懂的是王杰希的生灵灭,他跟大部队已经有点脱节了,虽然是横向的脱节还不至于被对手抓住,但始终是游离在整个团队之外,不知道想干什么。

第二回合,看上去依然毫无犹疑地移动,实则每个人都比第一回合更谨慎。因为过了这个回合,远程的火力就可以打到人了。


第二回合的谨慎走位,是为了第三回合开始时,绝不让自己率先暴露在对方的火力线下。第三回合的走位,则是为了让下回合一开始时己方的大部分人就能够得着对方。

第三回合,远程最大化走位加上极限攻击距离,能打到对方的近战。但最大化走位同样意味着远程会冲到队伍前列,冲出去的远程,下回合说不定就成了喂饱对手的好肉。

当然不会有人这么莽撞,在已经可以开火的第三回合,百花缭乱和一枪穿云相继行动过,依然没人打响第一枪。

依然是走位、换牌。每个人都在算着手里的牌,盘算下回合将要发动的攻势。

蓝队路线不变,有了这一回合的调整,队形将能完善。红队也做出了应对,他们并没有避开蓝队的路线,队形却显得更为保守。毕竟他们有治疗,损失的血是可以加回来的,不像蓝队少一点血就是一点。

在这样意图明确的走位中,王杰希的生灵灭已经站在距离己方人马六格开外的地方了。从他的位置,不管往哪个方向走,下回合都是绝对打不到人的,而他面对的地形相当的崎岖不平,如果不想原路返回,那除非捏着一把机械旋翼,否则通过那个区域将非常艰难。

山地也不是不用技能不能走,只不过不管你多高的移动力,不靠技能,到了山地里一次都只能走一步,无异于自废双腿。

如果这真是荣耀比赛,那还可以认为王杰希的举动是意在抢占高点,但在这里,就算他能抢到高点吧,又能怎样呢?

红队的人都不是瞎子,一早就看到生灵灭的动向了,不会上赶着往那边凑。以生灵灭现在的位置和可能移动到的位置,不管他站在哪儿,他都一个人也打不到。

在各种疑惑和观望的心思中,一张牌被抛起,落下,在半空中发出“啪”的一声轻响,散碎成无数细小的晶体,继而消失。

角色就像获得了从牌里散逸出的能量般,技能应声而出。

机械旋翼的螺旋桨“嗡嗡嗡”地转动着,把生灵灭带上了一座山头。技能做得还挺逼真,但由短粗胖的小人儿用出来,怎么看怎么充满喜剧效果,作为肖时钦曾经的队友,孙翔不负众望地笑场了。

生灵灭在笑声中稳稳落地,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的一众队友和对手。王杰希又抽出了一张牌,众人都等着他再来个机械旋翼——毕竟这时候看上去只有这技能能有效使用——结果随着“啪”的一声,两颗冬瓜从山头上飞了出来。

机械空投这两颗冬瓜的形象本来就已经够喜人了,再一Q版化,直接不忍心看。

这是个直线攻击,一直线上五个格子都在攻击范围内。但这又如何呢?目前离他最近的落花狼藉也还有六格之遥,其他人就不必说了。

消耗行动力放一个打不到人的技能,绝对是疯了,可王杰希看起来正常得不能再正常。这种不正常的情况,要发生,就一定得有什么是不正常的,在冬瓜裂开的那一瞬间,喻文州生起了一股立刻请求暂停去复习一遍说明的念头,但技能生效比他把这个念头付诸实现快上太多了。

密密麻麻的炸弹从飞行器飞过的路径上落下,炸开一条火焰的河流。在这条绯红的河流里,落花狼藉扣了两点血,石不转扣了三点血,一枪穿云扣了三点血……

护甲会抵消一定伤害……不,这不是重点!五格?见鬼的五格!——最远的一枪穿云离生灵灭能有十格!

“这是BUG!”张佳乐拍桌而起。

十格的攻击距离,不是BUG是什么?

“是设定。”一个人说。

众人往声音来源看去,这么说的人却不是王杰希,而是张新杰。

“站在高处往低处攻击,攻击距离翻倍,同时行动力消耗也翻倍,这的确是规则里写明的设定。”张新杰说,“不过藏在一堆无关的说明里,不容易看到。”

“一点的机械空投,王杰希用了两点来发动。”张新杰又补充道,同时看了看王杰希,似乎在求证,后者回以一个点头。

张新杰这么说了,那百分之百就是真的这么写着,这点不会有人表示怀疑。那份游戏规则堪称巨细靡遗,那么长,本着对荣耀的了解,每个人几乎都是一目十行地扫过去的,没想到被他们忽略过去的部分里居然埋着这么一颗炸弹。

真正仔细看了规则的就只有张新杰一个,事实上,叶修也不认为王杰希认真看了。叶修自己别说一目十行,根本是一目百行地在扫,而王杰希,就算他想细看,状似也没那个时间。

“你怎么看到的?”叶修凑到王杰希边上,小声问。

“碰巧。”王杰希干脆地结束了回合,也没有弃牌。虽然爆了个冷门,但机械空投伤害也就一般,对面周泽楷看了看,都觉得这个掉血的量暂时不需要加血。

轮到叶修时,他让一叶之秋往跟生灵灭相反的方向挪了一步,过。张新杰心领神会,也往旁边挪出一格,再坚决地又朝前迈出一步。

两人走完,对面以张佳乐为首的考虑远离生灵灭的人都被堵了一堵。韩文清见状,让索克萨尔上前了一点。术士也是远程,这样一动,对面两个近战也得顾虑他的威胁了。

其实红方也并不太着急要离开生灵灭的攻击范围,毕竟一回合就一点行动点,前三回合的点数王杰希已经清空了,下回合他怎么也不可能再来个攻击距离翻倍。

但王杰希的目的本来也不在要靠这个高点把对手限到死。都是长脚能移动的,他也不可能拖着整座山撵着人打,且行动点这样消耗压根儿不是个事。

先声夺人只是抢一个主动权,让对手行动的时候多上一层顾忌。至于他接下来还要不要在这里站下去——手里还捏着另一张机械旋翼呢,要走,随时都可以。

所以说这种游戏,上手牌好太重要了。第一把摸到两张机械旋翼一个机械空投,他就已经看定了目标。而就结果看来,虽然事前没进行过任何沟通,但蓝队全体都配合了王杰希的走位,把红队往这个方向引——哪怕他们之中绝大部分根本不知道高点的特殊规则。

王杰希笑了笑。比起牌运好,更令人愉快的是有一群不管你做出多天马行空的举动,也连眼神交流都不需要就能配合无间的队友。虽然只是玩个牌,这种感觉也……很好。

“老实说,你就没打算要继续站在这儿吧。”叶修又凑了过来。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再看了看对面:“小声点儿,别被听到了。”

已经听到了好吗……喻文州微笑。

“注意一下素质,偷听别人沟通战术是不道德的行为。”叶修冲着对面说。

同时,孙哲平三段斩开路,夜雨声烦冲向了落花狼藉。


评论 ( 25 )
热度 ( 323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