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荏苒光阴

*光明正大的顶着老板的视线在公司码了一下午字,预祝杰希大神生日快乐!


荏苒光阴


之一

 

如果说对一个人具备一定程度以上的了解才叫做“认识”,那王杰希“认识”叶修是在很久以后了。

在他看来,叶修从一开始就不怎么有“前辈”的感觉,尽管叶修早他两年进入职业圈,接触荣耀的时间更是早上许多。

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来归结绝大多数时间里叶修在王杰希心目中的地位,那大约只会是“目标”,展开一点讲,王杰希第一天踏进荣耀副本的时候,叶秋就已经是关底BOSS了。

这个BOSS当得很合格,连着三年,都没人能成功从他手底下通关。皇风栽了,霸图栽了,百花栽了,微草?那更是早早就已经扑在了路上。

在那个时代,打败叶秋和他所率领的嘉世,代表的意义几乎已经和赢取冠军划上等号。王杰希毫不怀疑,那个人将会是微草今后很长时间里的劲敌,他期待他们的交锋,在决赛场上,期待一场为了冲击顶峰,彼此都能释放出全部能量的较量。

他没想到,这份期待一落空,就是整整七年。再往后,他也不会再有机会一偿所愿。

尽管到了那时候,需要关注的事早已多得让他来不及去遗憾。

第七赛季,他亲手终结了嘉世的季后赛之旅,他觉得那年的嘉世已经糟到不能再糟。后来他知道原来真的还可以更糟,但那是后话,当时他认真地想过是否需要给叶秋一些忠告。

尽管那人看起来是铁了心准备跟嘉世这艘风雨飘摇的大船一起沉沦。

打开QQ,发现没加好友,在职业群里找到一叶之秋,一封好友申请发过去,验证信息里留了自己的名字。对方也许不在,也许没看到,10分钟过去没等到回音,他离开去做别的事。

晚上回来再看,有了通过验证的提示,任务栏里一个小图标忽闪着,他点开来,跳出的窗口里简洁利落地留着四个字和一个标点:『找我有事?』

之前加好友时那一点冲动,半天过去已经淡得差不多了。王杰希看着那行留言,一时不知道该回复什么。

他倒是可以淡定地当做没看到,也许对方也并没有在等回音,也许对方根本就没在电脑前,关上这个窗口,过两天谁也不会再记得这件事。

但他仍是键入了几个字。

『回H市了?』他问。这个问题没什么意义,就像“吃了没”一样纯属寒暄。比赛是在昨天,失利的一方实在不太有必要在胜方的主场多做流连。

回复很快就来了。『没呢。』对方说,『有点事,还在B市。』

这个答案着实让王杰希有些意外。会是什么事?他略微好奇,但这不重要。还在B市啊……他轻叩键盘。

『现在有时间?』

『说有也是有的。怎么,微草队长有什么烦恼需要找人倾诉吗?』

该有烦恼的难道不是你吗?王杰希想。他跳过了这个问题,顺便也一并跳过了差点敲下去的提案。

他差点儿想约对方出来见个面,也说不上为什么,知道对方仍在B市,就有那么一点点动心。

『去竞技场打一场吧。』最后他说。对面依然回得很快:『昨天才在赛场上见过,你还没打够?』

『不够。』从开始这场对话到现在,这是第一个完全不经思索就敲下去的回复。是真不够。尽管擂台赛和团队赛他们都有过遭遇战,但前者他只是上去收掉对方的守擂大将最后20%血,后者几乎都是一击脱离,从战术安排上说,他并没有跟一叶之秋硬碰硬的必要。

不仅是不够,简直就像没打过一样。不,如果彻底没交过手,说不定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想起来就能感到一股莫名的焦灼。

『行吧。』对方说,『你去建房间,建好密我。』

王杰希飞快地登入游戏,进了竞技场。


后来他们打了三场,王不留行两负一胜。他们对彼此的路数早已足够熟悉,这样全无干扰地一对一,打起来倒也有几分酣畅淋漓。

但仍是不够的。王杰希主动终止了这场他发起的单挑,接下来还有比赛,他不能在这里投入太多,那会影响状态。

而面对这个人,他很难克制住自己不去全身心地投入到跟他的对阵之中。这一点对方想必也是明白的,他们相互道了别,直接下线。

最小化的QQ窗口来了新消息提示,王杰希点开来。

『决赛加油。』对方留下这句话。王杰希恍惚记得两年前他也收到过类似的鼓励,也许在对方而言只是寻常的社交词令,但他仍是生起了些微的暖意。

那一次,他拿到了冠军,这一次,他不会再让胜利从指间溜走。


第七赛季的MVP,他当之无愧地拿了下来。

两年前,张佳乐的锋芒无出其右,两年过去,仍然是张佳乐,仍然是殊死一战,百花队长却已是强弩之末。

再绚烂的烟火终究都会凋零,谁都无法幸免。张佳乐的状态并没有低落到不能打,否则他也不可能冲进决赛,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再也扛不动百花。

叶秋已经拉不住衰落的嘉世,张佳乐黯然退役,皇风早不是劲旅,尽管田森堪称一流,而韩文清和霸图,始终没能再拼出一个冠军。

蓝雨整体经历了更新换代,才有了如今的强势,微草呢?终有一天他会力不从心,到时候,微草又将何去何从?

王杰希静静地注视着并排在玻璃柜里的两尊金杯,手边放置着一叠训练营预备队员的资料。

也许他找不到另一个王杰希,但却必须培养出另一个微草队长。哪怕只是昨天获得的胜利,也已经属于过去,他现在需要关心的,是未来。


 



之二

 

高英杰是天才,王杰希不认为这句话有言过其实的成分。

这个孩子使用魔道学者的天赋相当高,对战机和节奏的把握都有着一份天生的敏锐。

他不喜欢别人总拿高英杰和他作比较,王杰希是王杰希,高英杰是高英杰,即便都是魔道学者,他们的打法却并不类同,至少在他看来,差异非常大。

但他有时也觉得这种比较说不定是好事,高英杰技术绝对够强,性格却欠缺强势,不经历一番打磨,这孩子不足以接过微草。

就像他自己也经历过一番蜕变,他有理由相信这孩子能做到,甚至能做得更好。

只不过,怎么去引导,他有些头疼。

诚实地说,他并不擅于教授和引导别人。他自己的经验并不适合拿来作参考,他也觉得自己不太可能变成一个好老师。

就像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适合领导团队的人一样。

但很多事,自己认为适合与否,喜不喜欢,并不足以成为衡量做与不做的标准。他也许不适合团队战,到现在也一样,但团队不能没有他;他也许不是那个最适合引领微草的人,但在有更适合的人选出现之前,他必须扛住这份责任。

他不觉得辛苦,也从不去想如果不需要做这些事,他会以怎样的姿态站在比赛场上。这些都是没有意义的,有限的精力,集中在有意义的事上才能转换成价值。

他希望他的队员们也能这么想,但这不是可以勉强的。至少,他认定的接班人就总是有不少烦恼。

他叫高英杰到房间单独谈过,那孩子跟他面对面的时候好像总是很紧张,他说什么,对方都是“好”,问什么,却又总是触不到核心。

分明在跟其他队员相处的时候不是这样的,王杰希忍不住要想,是不是平时自己对他们的态度太严厉。

其实他也算不上多么严厉,“严”可能是有的,“厉”就未必。有时候他会想,其他战队的队长都是怎么带团队的呢?他唯一的参考只有微草的老队长,印象里那个人对于训练和比赛也是相当严格的,但私下里和队员们却很能打成一片。

王杰希自认他是做不到的,这是性格问题,而且就算他尝试去做,也很少有人愿意配合。

在这个问题上他没少被方士谦笑话。方士谦在的时候,队里的气氛还会松弛一些,也许治疗之神比魔术师更招人待见。但方士谦退役了,团队建设就只能他自己来做。

团队建设啊……王杰希把垂下来的头发拨回去,这可真是难倒他了。这么多年他也没需要过多地考虑这种问题,现在一下子摆在面前,他很难确定该从何着手。

也许他可以去找个人取经,但,找谁呢?

韩文清不像是会思考这种事的人,张佳乐已经退役,就别再去刺激他了,喻文州看起来是个可以考虑的人选,但蓝雨跟微草的情况差太多。叶秋?总觉得拿这种问题去找那家伙,会被嘲得很惨。

而且,叶秋是适合的人选吗?

这一赛季开始到现在,一轮比赛还没打完,嘉世的状态已经低迷得让人怀疑是不是能打进季后赛。放在几年前,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叶秋仍在,却无法挽回倾颓的王朝,这个队伍出了问题,他们的队长却像是彻底无能为力。

他知道嘉世的问题出在哪里。叶秋光环太盛,却没法让所有人心服。

叶秋的光环是靠他毋庸置疑的实力赢来的,只要是专注于荣耀的人,哪怕是韩文清这样的宿敌都一定会承认和佩服。只可惜,并不是所有人混迹职业圈都是为了荣耀,为了胜利。

利益,商业价值,随着荣耀的逐渐兴盛,这些词汇也大张旗鼓地浮上台面。无可厚非,但却难免会冲淡一些东西,一些像叶秋这样“落伍”的家伙会用全力去坚持的东西。

而嘉世,自上而下,他们在用态度说明,他们不需要这样的队长。这个队长好像还活在荣耀最初的那几年,就像一个食古不化的老古董,会拖住嘉世前进的步伐。

也许他们希望用这种方式逼迫叶秋去改变吧——当然这只是一种最好的假设,王杰希自己也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自欺欺人的成分。

他只是希望事情不至于朝最糟的方向发展。

不论如何,那个人必然已经被自己队里的事搞得焦头烂额了,哪有余力来跟他传授经验?甚且,说得不好听一点,如果那家伙有什么可资传授的经验,嘉世恐怕也未必会走到如今的境地。

与自己的情况不同,但那家伙恐怕也不是什么在团队建设方面别有心得的队长。在他看来,叶秋对荣耀本身的专注高于一切,与之无关的那些事,那个人未必会多么在意。

至少他觉得,如果换了是他,挑选队员的眼光能更准一些。

这几年,微草始终欠缺特别出色的新人,在方士谦退役之后这个问题暴露得尤为明显。

袁柏清不足以接下方士谦“治疗之神”的地位,不是没有那样的能力,而是欠缺磨练。这个选手有一定的天赋,虽然可能不及方士谦,但假以时日也不是成不了气候。

是的,假以时日。这些年轻人都需要假以时日。

刘小别的手速是他的长项,操作的准确度却不够。这是需要练习的,天赋弥补不了,在千锤百炼中将操作节奏习惯成身体的一部分,同时让自身性格更趋沉稳,才能让他的手速发挥出价值。

柳非、周烨柏,他们都是不错的选手,但问题都是太年轻。年轻难免气盛,不错的天赋又能助长这份气焰,他已经很注意提醒他的队员们戒骄戒躁,但光是提醒往往不会有用,他们需要自己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自己成长。

很多事,旁人只能说,能帮到自己的还是只有自己。而他最近开始想,在高英杰的事情上他或许可以帮上点忙。

第七赛季加入的那几个,他们年纪轻轻就收获了冠军,自信心有些爆棚,但这个刚从训练营里提拔起来,号称天才的小孩,他具备比其他人更高明的技巧和更优秀的素质,唯一缺乏的偏偏就是自信。

也许他缺的恰好就是那一个胜利。赢得冠军的阵容里没有他,冠军队的光环很容易让一个性格本就内向的小孩更加缩手缩脚。

尤其他还背负着来自本队的期待,和外界舆论制造的压力。

那些都是一个有才能的选手必须要去承受的压力,顶住了,才能走出属于自己的辉煌,顶不住,就注定只能沉寂。但在高英杰的事情上,他觉得他没法放他去自生自灭。

微草需要一个未来的领导者,他必须让高英杰尽快成为一个足以担起这份重任的选手。

胜利,可以是各种形式的,不一定要在比赛中夺冠。他开始制定一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计划。

他不准备将这个计划告诉任何人,包括俱乐部,在这个计划顺利实施之后,可以想见他会接获来自外界和俱乐部层面的多少非难,但只要能达到预期的效果,那些都不是事。

如果几年前他能做的是让自己成为微草的光环,那么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把光环交出去。个人的荣誉他已经收获太多,现在他需要把这些分给别人,来让这个战队能顺利走下去。

王杰希不能带领微草一辈子,而他希望,他带过的这支队伍能走得更远。

就这么做吧。他想。可能有点自以为是,难保不会多此一举,但这是他这个不擅长团队建设的队长少数能做到的事情之一了,还是一件非常迫切的需求。他决定了,别人怎么想怎么看就完全无关紧要,但他偶尔会想,如果是叶秋,又会怎么做,怎么看?


他不知道那一天清一色的嘘声中,他赢得了来自两个人的掌声。就算知道了,他也只会一笑而过。他的蓝图,他绘成了一部分,另一部分完成度却不佳。

后来他明白问题出在自己身上,而不是队里的任何一人,他从没想过,一直以来,阻止他们进步的原来是自己。毫不留情地指出这个问题的人是叶修,也只能是他。

兴欣成长得很好,他明白这飞速的成长中,有多少养分来自叶修的经验。好的经验,不好的经验,到这时都成了这支崭新的队伍起飞的支点。

而他提供给他的队员的也应该只是一个支点,而不是扇起强劲的风去托住他们的双翼,否则,有一天当他再也扇不动足以托起他们的风,他们将重重地摔到地上。他感谢叶修,在一切还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调整的时候,给了他这个改变的契机。

叶修不太像一个“前辈”,但他仍是在大大小小的地方有意无意地给予了他们许多指引,被人记住,并不仅仅因为他个人能力出众。

多年后回顾这段岁月,王杰希想,荣耀有过一个叶修,真的很好。


 



之三


那段岁月留在他记忆里的面孔,其实有很多。

他记得杨聪,那个为队伍放弃了刺客最抢眼的技能的队长。同为第三赛季出道的选手,他们交情一直都不错,退役之后也保持着联系。

杨聪的职业生涯并不及他这般波澜壮阔,赛场上的竞争是残酷的,优秀的选手很多,但他们中的绝大部分终其一生都得不到冲击那个最高荣誉的机会。

王杰希觉得,自己属于那幸运的少数人,而且比这少数人中的大多数都更加幸运一些。

那些冠军戒指——国内比赛的,国际比赛的——他都好好地珍藏着。那是他一段人生的见证,就算那段时光再也回不来,每每想到它曾经的样貌,也足以令他微笑。

人生不仅仅是荣耀,但荣耀的确让他的生活更加精彩。

在那个赛场上,他认识了不少朋友。他们偶尔还会聚在一起,吃吃饭,聊聊天,像开同学会一样热热闹闹。当然,天南地北,没有哪一次人是到齐了的,每年都会有一些面孔见不到,又有一些睽违多年的面孔突然出现。

他没有做过聚会的发起人,但只要有空,他一定会去参加,拖着叶修一起。杨聪倒是组织过一次聚会,那次方士谦也去了。他没想到杨聪和方士谦还保有联系,而当时最令人意外的出席者,还得算气冲云水最早的主人,嘉世三冠时期的大功臣:吴雪峰。

叶修也很意外,这对多年不见的老搭档蓦然重逢,都有些激动。当然叶修的激动大部分人是看不出来的。

吴雪峰之于嘉世,就像方士谦之于微草,有了他们的存在,他们各自的队长才能心无旁骛地专注于带领队伍冲向胜利。方士谦退役后,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能体会到一点叶修的心境。

身边再没有一个人能分担他的工作,不管是队伍管理还是战术研讨都必须一手操持,每每遇到想要跟人讨论的事情,最后都只能几经思辨后自己吃掉。这并不好受,对战队整体而言也并不是一种健康的状态。

幸而叶修还有苏沐橙。虽然这位黄金搭档也不能完全取代吴雪峰的位置,但总归可以相互扶持着向前走。

一个人的路不好走,单靠一个人的力量去铺路,更难。

方士谦惊讶于他跟叶修看起来关系竟然很不错。他们并没专程向谁坦诚过他们之间的关系,因为无此必要。知道的人就知道,也不会四处宣传。

王杰希笑笑,人和人的际遇甚是奇妙,倒回去十几年,他自己都不可能想到未来会和叶修发展成这样。

那是一段相当宝贵的际遇,他珍重至今,也会一直珍重下去。

方士谦说他改变不少,他倒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不过有人相约同行,或多或少总是会带来影响。影响总是相互的,黄少天就常说他俩越来越像。其实他们的性格还是差别不小,争端时有发生,只不过谁都不是气性大的人,冲突来得快去得也快。

黄少天是少数很早就清楚他们之间的事的人,也算是他们双方共同的友人。他都说不上跟黄少天是怎么熟起来的,好像发觉的时候就已经莫名其妙地关系不错了。

他被黄少天抓去PK的次数数都数不清,有事没事也会在QQ上闲聊两句,不过到底是对手,可聊的范围有限。微草和蓝雨的粉丝势成水火,他们在游戏里世界大战的时候一定不可能想到,身处两队核心的王牌选手正在网上开黑房斗地主。

也多亏了这段斗地主时期的磨合,后来加上叶修苏沐橙四个人打双升,他和黄少天竟然能跟那对黄金搭档战成五五开。

黄少天的竞技状态保持得相当不错,一直到第十五赛季赛场上还能看到他的身影。另一个好像不知疲倦地打着荣耀的人是张佳乐,不再执着于冠军之后,张佳乐反而像是放开了,一直打到三十一岁才退役,差点挑战了最高龄选手的纪录。

魔术师打法、繁花血景、双鬼拍阵、近战神枪……他们这些形同于开宗立派的技巧,多年后仍然被后来的玩家竞相效仿。随着职业圈的发展壮大,新技巧更是层出不穷,其中一些在他们看来也堪称绝妙,难以复制。

一代新人换旧人,却不意味着前浪真的就已死在沙滩上。他们如今天各一方,却都仍记得当时年少,曾共同分享过同一个梦想。

何其有幸,何其难能可贵。


每年新年,都会收到高英杰寄来的明信片。这家伙现在满世界乱跑,明信片上的图案记录了世界各地的风土人情。

另一个每年寄明信片来的人是乔一帆,叶修和王杰希偶尔还会受邀到他队上做客座指导。时间过得很快,当年的雏鸟如今身在不同的领域,都已足堪独当一面。

荣耀带给每个人的财富不同,却都同样不可估量。

有一次,王杰希遇到了韩文清。张新杰这些年来倒是常见,韩文清却多年不曾见到。这次异地偶遇着实太巧。

他们只站在马路边上说了几句话,就各自行色匆匆地去往不同的方向。

后来他用要来的号码拨了个电话过去,再把手机塞到叶修手里。他看着叶修的表情由惊讶转为惊喜,再慢慢地平复下来,他坐下来剥橘子,觉得挺好。

时光带走了一些东西,也留下了一些,谁也无法权衡远去的和仍然在握的何者更多。

留不住的,只能由它去;依然在身边的,唯有珍惜。



评论 ( 32 )
热度 ( 454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