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三段斩毋庸置疑是剑客最好用的位移技能,到了桌游里也一样。

第一段是个四格位移,发动后夜雨声烦就已经来到了落花狼藉面前。刀光划过,一段斩击,伤害不高,一血。

夜雨声烦脚步不停,第二段,三格。

折线。

所谓最强位移,指的并不仅仅是移动距离上的优势。三段斩击,每一段都能指定不同的目标方向,这个技能覆盖的范围可以是相当大的。

现在孙哲平让夜雨声烦走了个折线,第二斩落在石不转身上。

上一回合被王杰希的机械空投打了个串烧之后,红队后三人都作出了一定的站位调整。这种调整并不完全针对生灵灭,但也相当程度地考虑了生灵灭的站位。

因为有治疗,包括治疗本人在内,他们倒是都没有刻意去回避生灵灭的攻击范围,但第四回合开始时,以生灵灭为原点,红队没有任何两个人会同时处在同一直线上。

在这样的调整思路下,技能范围必须保证覆盖所有队员的牧师反而上前了一些。虽然一般的近战仍是摸不到他,但远程只要上前一点,就能把石不转划入火力线。

而拥有三段斩这种不讲理的位移技能的剑客,自然不属于“一般近战”的范畴。

当然,有利就一定有弊。由于其位移上超强的优势,三段斩每一斩伤害都不高,第一击打在轻甲职业身上,下了一血,第二击打在布甲职业身上,依然是一血。

第三斩,还是一个三格位移,孙哲平却没有让夜雨声烦移满三格。

两格,夜雨声烦出现在石不转身后。

这一斩是斩空了的,三段斩伤害范围只有前方目标,石不转现在处在夜雨声烦背后,自然不在斩击范围内。

孙哲平看上去一点也不可惜这斩空的一点伤害,三段斩落定,第二张牌旋即离手。

仙人指路。


技能发动前,夜雨声烦转了个身。原地发动的攻击方向跟移动方向一样,都是可以自由选择的。这一击的方向,孙哲平选择了180度转身。

目标,自然还是石不转。

仙人指路的伤害同样不高,石不转又少了一点血。但这个技能附带一个不错的吹飞效果,在损失一点血的同时,红队的牧师已经被剑气扫起,向技能来源的反方向飞出了三个身位。

这一飞,石不转的位置就换到了大漠孤烟身后。同时,孙哲平打出了第三张牌。

三段斩——又一个三段斩。

追上,一击;变向,再斩;再次变向,最后一击。

三段斩击,分别攻击了三个目标:石不转、索克萨尔、大漠孤烟。

夜雨声烦最后停下的位置,是在大漠孤烟左侧。还有一个行动点,孙哲平没有再使用技能,而是对大漠孤烟使用了一个普通攻击,PASS。

三个技能加一个普攻,总共造成了七点伤害,石不转伤了三血,大漠孤烟两血,索克萨尔、落花狼藉各伤一血。看起来对红队血量没有太大影响,加起来甚至都不及上回合生灵灭一击削掉的总血量,但没人会觉得孙哲平这一番行动效果不彰。

无论思路,还是结果,都非常明确——石不转。

原本处在阵营中央的牧师,现在几乎被扯到了最前线,而两个贴在一起的角色,有太多技能可以把他们一网打尽。

集火治疗,蓝队依然是要集火治疗。并且他们竟然还准备让利益最大化,将集火的目标扩大到两个角色!

红队能让他们轻易如愿吗?当然不能。集火大家都会玩儿,第一个送上前来的夜雨声烦自然就成了最好的集火目标。

五格之外,稍微调整了位置的一枪穿云端起了枪。

狙击枪!

肖时钦抛出的卡片,直接就是一个70级大招。巴雷特狙击,三点的点数消耗,换来十点的巨大伤害。

红队目前为止伤血最多的人是石不转,也只掉了五点血而已。角色血量是固定的,每人都是三十点,十血,一个有治疗的队伍已经需要交大招了,对没有治疗的蓝队来说,冲击力可以说是致命的。

这才只是红队第一次攻击。

肖时钦没有保留行动点,十血的巴雷特之后立刻开了暴射。这是一个状态技,影响部分技能和普通攻击,持续三回合。

肖时钦没有想着把效果留给技能,而是直接打出一发两点血的普攻。十八血,这是一枪穿云行动之后夜雨声烦剩余的血量。

前四回合就抽到一个70级大招,无疑是个相当压制性的开局。70级和75级大招在牌组中的出现几率是很低的,但运气这种事谁也说不好。一队中要有两个以上的人运气爆表,那真是分分钟教你重新做人。

最坏的情况,孙哲平行动之前自然也是考虑过的,但如果担心被对手一波带走就迟疑不前,那也不是孙哲平的风格。

蓝队第二人则根本不需要考虑这种问题。作为远程,百花缭乱的选择自由度非常大。

唐昊操纵着百花缭乱,一步平移,一步后退,一个毒气式手雷扔在大漠孤烟脚下。

大漠孤烟和石不转身上立刻就挂上了DEBUFF,每回合伤一点血,持续四回合。

这种持续性伤害对抢血效果不大,尤其是在对方有治疗可以加血的情况下。这种事唐昊又怎么会不知道呢?这时候就这样丢出来也是有考虑的。

第二个行动点,百花缭乱射出了一发子弹。

僵直弹。

这发僵直弹招待的是石不转,满阶3.5秒的僵直,表现在这里就是一回合不能行动。对此周泽楷只能表示无奈,这回合除了摸牌和弃牌,他这个治疗什么也不能做了。

唐昊的动作还在继续。第三个行动点,射出的是一发冰弹。这一次的目标不再是石不转或大漠孤烟,而是索克萨尔。

冰弹和僵直弹一样,都不会造成伤害,但拥有极强的延时性控制效果。70%几率的减速,能让目标当前技能点的一半在本回合处于锁定状态,不可使用。下限是一点,上限是三点。而30%几率的冰冻,则可以让目标进入冰冻状态,跳过一回合的一切行动阶段,包括摸牌阶段和弃牌阶段。

唐昊运气不算好,没博到那30%,但仍然让索克萨尔在本回合只剩下两个行动点可用,也算收效不俗。

只有两点,至少70级和75级的大招就算有幸抽到,韩文清也没法用出来了。死亡之门和幽魂缠绕,那都是相当恶心人的附带强控制的高伤技能,一回合的限制,能给己方角色的存活赢得极大的空间。

第四点唐昊也没有吝惜。他的目标转回到大漠孤烟和石不转身上,一记燃烧弹丢下,红队两个角色脚下轰然绽开一朵绚丽的火焰之花。

即时生效的两点伤害,和一个持续两回合的一伤DEBUFF,大漠孤烟和石不转伤上加伤,此时已是两个DEBUFF加身的状态。

这种延时伤害是在目标每回合行动过后才会计算扣血,因此在百花缭乱全部四点行动点用完之后,红队两个被集火目标表面上看上去只各伤了两点血。当然,就算计算上所有延时伤害,造成的威胁也不会太大,但两个控制效果能产生的作用则非常大。

废了一个治疗,半个DPS,等于让己方凭空比对手多出了一个半人,五比三点五,战损比将大大提高。

这一番侧重于团队辅助的动作,让在座所有人都感觉有些出乎意料。也许只是因为恰好拿到了这些牌吧,很多人想,不正面抢攻,怎么看都不像是唐昊的风格。

在或明或暗的诧异中,放出这些技能的本人却显得一派自然,好像既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计划外的举动,也不为没能造成高伤攻击而感到不爽。

唐昊打配合……在座的数家队长已经暗暗开始在心里琢磨,牌桌上的这一番举动会不会预示着呼啸战队在下个赛季战术体系上将有所调整?

也许是想多了,但却不得不留心,当然,这都是后话,眼下的“战斗”还要先继续。唐昊对着石不转补了个普攻,结束行动,众人被这件事引到牌桌之外的心思,在红队下一个人开始行动时又都纷纷被拉了回来。

目标就在身边,喻文州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一张卡片飞出,大漠孤烟重拳抡起,两点消耗的霸皇拳万钧重锤般落在夜雨声烦身上。

六血,夜雨声烦剩余血量十二。

还有两个行动点。喻文州犹豫了一下,一点交在旋风腿上,另一点留了下来,只补了一个普通攻击。

两击下来,夜雨声烦还剩九点血,已经快要进入斩杀线。

而自始至终,喻文州没有选择移动。大漠孤烟身后是石不转——吃了僵直弹的石不转,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治疗直接暴露在对方攻击线面前。

留下那一个技能点,是因为他手里握着一张空手入白刃,这个挡拆技用好了能有效地化解对手的关键性攻击。

一换一对他们来说不是优势,优势只会建立在对手阵亡一人而己方全员存活的前提下。


大漠孤烟行动结束,之前百花缭乱留下的DEBUFF造成的两点伤血生效。轮到蓝方第三人,在场所有人对他的行动不由得都多了一分关注。

倒不是有多紧张,更多的是好奇。好奇的是,只有一点行动点的生灵灭,脱离大部队占据高点的生灵灭,这回合会采取怎样的行动呢?

王杰希像是对这份关注浑然不觉,他随手抛起一张卡片。

移动?攻击?数道视线紧紧跟随着那张卡片的轨迹。卡片在空中翻转、碎裂,留下一团闪烁的白光。

这团光同样出现在角色周围,光线很快就淡了下了,同时,生灵灭动了。

没有移动,没有掏出任何机械道具,机械师只是平举起手里的枪。

步枪,闪影。

没错,闪影!正是生灵灭的专属银武。尽管按比例缩小到适合Q版角色使用的大小,但特征突出的造型仍然让在座一众职业高手第一时间认出了这把枪的来历。

银装,至今为止场上还没有任何一人佩戴了银装。每个角色身上都是游戏默认的初始装备,进阶装备都需要从卡组中抽取。

装备是非常稀有的,武器更是稀有中的稀有,王杰希扔出的这张牌,正是这样一张超稀有卡片。

闪影,攻击距离加一,攻击伤害加一到二,每回合使用的第一个机械道具类技能行动力消耗减一。

纸面数值看起来都很小,但仔细一想,效果简直逆天。尤其对现在的生灵灭来说。

距离优势可以被他放大一倍,而原本因为成倍消耗而显得捉襟见肘的行动点,在那条减耗效果的作用下看上去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了。

在此之前,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王杰希不会再继续让生灵灭呆在原地,那会使他无法跟上队伍的攻击节奏,造成一个类同于4.5打5的局面。而现在,没有人会再抱有这种念头。

每回合第一个技能减一费,对于一个一点消耗的技能来说,原本因为高点效应而增幅的那点行动力消耗正好被抵消。他完全可以安安稳稳地站在山顶上每回合丢一个超远距离的一费技能,虽然两点以上的技能依然很难发得出来,但这已经足以让红队头疼好一阵子。

这都是什么手气啊……红队的各位纷纷忍不住吐槽。在这样的背景音里,王杰希又抛出了一张卡片。

普通攻击,看卡片炸裂的特效就知道。所有的普通攻击卡特效都一样,非常好认。

有些人早已经想到了,有些人到这时才注意到,高点规则下消耗翻倍对普通攻击同样生效。普通攻击本身无消耗,只有一个每回合只能使用一次的限制,这里翻倍的也正是这条限制。

两回合一次的普攻,上回合王杰希并没有使用。也许是准备预留下来本回合随机应变,也许是预感到接下来会抽到武器……当然,说归这么说,后面这个“也许”大家只是在心里随便过了一下就纷纷撇着嘴搁置一旁了。

山顶上,生灵灭端起枪就没再放下来,直接跟上一发子弹穿膛而出。银武的伤害增幅对普通攻击来说只会增加一点,这是一个两点的普攻。

两点伤害落在石不转身上,加上之前的所有伤害,石不转已经少了总共十一点血。对比夜雨声烦,他的血量看来还存在相当的优势,但蓝队还有两人没有行动,而这两个角色恰恰都是强攻型DPS。

并且,生灵灭的行动还没结束呢。

装备是不消耗行动点的,王杰希本回合的一点行动力尚未使用。有了银武的特殊效果加持,没有人怀疑他接下来会再发动一个技能。

王杰希的确不负众望地又从手牌里抽出了一张卡片。

一点消耗的技能威胁并不会太大,当然,算上银武的伤害加成还是有些讨厌,但总的来说还在红队的接受范围内。

这会是个什么技能呢?众人纷纷猜测着。近身体术肯定不列入考虑了,一些行动距离较近的机器人也不在考虑范畴。还剩下哪些呢?火箭拳?捕食者?或者再一个机械空投?

答案很快揭晓,卡片碎散,生灵灭的小人身上冒起一团绿光,然后什么也没做,王杰希结束了自己的回合。

技能不生效?当然不是。技能生效了,在生灵灭头顶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BUFF提示。

放大器——下一次攻击伤害翻倍。

王杰希使用的竟然是一个BUFF技能,而一个BUFF技是不会受到高点规则影响的。并不倍增的一点消耗,在武器特效作用下减少成零点,本回合获得那一个行动点等于原封不动地保留进了下个回合。

下回合,生灵灭将持有两个行动点,和一个减耗效果,等于三点的行动力,可以做的事太多了。

还有不能忘记的放大器BUFF……红队已经有人觉得受不了了。

“说好的不准备继续呆在上面呢?还能不能愉快地游戏了!”张佳乐道出了红队所有人的心声。

“计划赶不上变化。”王杰希说,“摸到武器,计划就调整了。”

“什么运气……”

“还行,就跟出巴雷特狙击差不多的几率吧。”

差多了好吗!70级大招一叠牌里少说也有两张,武器可是必须只有一张的!但运气有什么好讲的呢?卡牌游戏,什么都挡得住,唯一挡不住的就是神抽。

张佳乐悻悻闭嘴,叶修笑着拿牌角敲了敲桌面:“下一个。”

下一个是周泽楷,摸起来一张牌,再弃掉一张,过。

弃掉的牌是一张治疗法术,可见周泽楷手里已经满把技能了,但又有什么用呢?石不转僵直着,再多的治疗技能也加不出半颗血来,不仅加不出,石不转自己还掉了两点血。

剩余血量十七,这是蓝队三个人行动后的结果。十七点血,对比夜雨声烦的九血依然是很多的,但在下一次轮到石不转之前,蓝队还有五个人能行动,就算夜雨声烦不幸阵亡,也有四个;而红队要想收掉夜雨声烦,就只有一个半人的机会了。

谁也不会天真到以为下回合开始,行动顺位最靠前的孙哲平会傻傻地让夜雨声烦继续顶在前面群嘲,剑客要跑路,别说近战,远程都未必追得上。

在此之前,红队更需要考虑的是怎么应对一叶之秋的攻势。

叶修像是完全不假思索地正对着大漠孤烟就冲了出去。他没有用上任何移动技能,只是正常地走出三格,然后战矛甩出,圆舞棍。

战矛的长度让战斗法师拥有两格的攻击距离,这是通常的近战所不具备的。此时一个圆舞棍就要把大漠孤烟扔开。

喻文州没有选择。

如果什么也不做地被圆舞棍戳中,那么大漠孤烟将会被扔开并强制倒地,在叶修的整个行动阶段内都处于倒地状态而无法再有任何作为,并且还有可能让一叶之秋获得一个暗属性炫纹。用掉手里那张空手入白刃,可以架住这记圆舞棍,虽然没有可跟上的后续攻击使得其后这一拆有些后继乏力,但至少可以把一叶之秋推开两个身位格。

这之后,叶修再有什么动作喻文州就没有应对手段了,但三格的距离,倘使叶修手里没有好像豪龙破军、怒龙穿心这样的招式,本回合他也无法再作出攻击。

这一挡一拆,是必须的,往后,就只能赌。

赌叶修手里都有哪些牌。

喻文州扔出手牌,挡、拆,一叶之秋被推开。叶修微微一笑,拈住一张牌,抽起一半。

很明显,他有技能。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张牌上,等着看谜底揭晓。这种时候,突然“哐”的一声异响,不少人吓了一跳。

声源不需要寻找,那是唐昊的椅子和地面摩擦发出的声音。唐三打站了起来,一把手牌扣在桌面上。

“怎么了?”喻文州抬头问道。

唐昊只是紧盯着离他们有些距离的一扇窗子,没有回答。

隔壁桌也留意到了这边的动静,纷纷好奇地看过来。叶修顺着望去,没看出窗外有什么特别之处。

“怎么了?”这次是韩文清问的。

唐昊环顾了一下屋内,一时也拿不准。“所有人都在这里了吗?”他问。

张新杰迅速地清点了人数,点头。唐昊皱起了眉。

“刚才窗外有人。”他说,“我应该没看错。”

“什么样的人?!”

这本来是叶修想问的,说到应该不存在的人,他第一时间就有了一个联想。却没想到,有人比他更快问出了这一句。

黄少天。

一直沉默不语的黄少天这时也推开椅子站了起来。他往窗外看去,和叶修一样什么也没看见。

但他好像根本想都没想过唐昊看走眼了这种可能性,他转身就跑了出去。

“少天!”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叶修和喻文州对视一眼,齐齐起身,紧追出去。

“……怎么回事?”有人还是一头雾水。唐昊拧紧了眉,似乎也并不太能理解。

王杰希把手牌合拢倒扣在桌上。对于这2分钟里发生的事情,他算是相对心里有谱的。

“我去看看。”他说,“你们先别着急。”他看了看张新杰,后者对他点头,他知道张新杰心里多少也有数了。

他们之前遇到的那些难以解释的事件以及他和叶修针对那些事件的猜测,在通信里他们都有跟张新杰稍微提到过。假使唐昊没有看错,假使游戏里除了他们之外真的还有其他人存在,现阶段除了“他”之外不作他想。

王杰希站了起来,同时隔壁桌也有一个人起身。“我也去。”唐柔说,一面拍了拍身边陈果的肩膀。

杜明赶紧也站起来,还没来得及有所表示,就听韩文清说:“其他人都坐下!”

霸图队长就算不发火,语气也是相当有威慑力的,这要换了个霸图队员,当即就坐下了。但杜明对韩文清的威信还没什么切身体会,只是愣了一下,随即仍是想把椅子拉开。

他终归也没有完成这个动作,他看到了韩文清身边的周泽楷。轮回队长没开口,只是对他摇了摇头,但意思已经足够明确。

这次不需要江波涛来翻译了,队长示意,就算杜明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也只好把椅子拉回来,坐下。

杜明是坐下了,然而在场还有一个人,无论韩文清还是周泽楷都干涉不了他的去留。就在杜明犹自一肚子纠结的时候,唐昊已经一声不吭地追着王杰希和唐柔跑了出去。望着唐昊的背影,杜明那叫一个羡慕,屁股底下的椅子愈发地坐不安稳了。

“到底怎么回事?”这时,终于有人再度提出这个问题。整间屋子里的注意力一下子就又从门的方向转了回来。

“详细情况我也不知道。”张新杰负起了解惑的职责,“只是存在一个可能性。”

“可能我们并不是这个世界全部的访客。”他这么说,然后在一阵剧烈的地动山摇中结束了他的说明。


地震?他们并不认为游戏世界里会发生地震,如果发生了,那也只能是程序生成的事件。

但不管成因为何,他们正在经历一场地震。

没有横波也没有纵波,没有征兆也没有过渡,只是以摧枯拉朽之势瞬间让他们眼前的景色天翻地覆。

王杰希猛地拽了一把唐柔,双双滚倒在地上,一截石碑在他们身后砸成数段。地面在强烈的震颤中裂开一道道深沟,一条裂痕已经近在眼前。王杰希知道应该立刻离开这里,但要稳住重心站起来并不容易。

他拿出法杖,带着唐柔施展了一个瞬移。落脚的地方同样不稳,但至少离那道正在迅速爬伸的裂痕稍远了些。

还没来得及缓口气,脚下又传来一阵颤动,这次根本不给他再度反应的时间,脚底下那块地已经无声无息地塌陷了下去。

千钧一发之际,寒烟柔手中战矛疾伸,不知道用上了什么技能,大半截矛身狠狠地扎进了一旁的断壁。唐柔一手紧握矛柄,一手拉住王杰希,颤巍巍的战矛在持续不断的震动中很难支撑住两个人的重量,矛身一寸寸向外滑动,他们下方是深不见底的大坑。

王杰希计算着瞬移的CD,估摸着很难坚持到CD好。唐柔这姑娘的性子他知道,这时候叫她放手,她得是决计不肯的。

还有什么法子呢?他竭力思考,继而就看到一片阴影从头顶掠过。

“放手!”有人喊道。他感觉到唐柔有一瞬间的迟疑,然后很快就做出了判断。他的手被松开了,旋即有另一个力道将他带飞起来。

高速移动中王杰希认出了唐三打的衣饰,继而两人一起重重地撞在了断壁上。

唐昊跳过来的瞬间飞出勾爪钩住了对面的断壁,惯性带着他们朝那侧飞荡过去。半空中自然没有刹车,这一撞冲击力相当不俗。

“加血!”唐昊说,两道白光已然亮起。唐昊伸脚在嶙峋的断壁上奋力一蹬,身子腾起的一瞬用下巴顶住勾爪的机关。他要收起勾爪,运气好两人都能返回地面。

看样子叶修这改良型的爪子还算结实,他们开始飞快上升。王杰希回头看了眼唐柔,那姑娘也正在往上攀爬。

飞在半空中的此时,王杰希特别想知道叶修怎样了,这个念头才刚一动,就被一阵猛烈的失重感覆盖过去。

地面再次塌陷了。这一次,他们身边已经没有任何可以附着的地方。

下坠,唯有下坠。下坠的过程中,王杰希让唐昊用飞爪把寒烟柔卷到身边,先把每个人的血都补满,再开启了防护罩。

谁也不知道他们这趟垂直向下的旅程会持续多久,脚底下的深坑眼看着就可以直达地底深处。退一万步说,就算摔不死,头顶上不断飞落的石块也够他们受的。

再一次的体力换免伤,他只希望在体力耗尽之前,他们能成功落地。


评论 ( 36 )
热度 ( 257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