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下坠的过程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周围迅速地暗了下来,距离感有些失真。

三人都屏息以待,充斥耳边的纷乱声响中,王杰希忽然觉得捕捉到了一点什么。

唐柔也听到了,她的耳力很好。在王杰希听来只是若有似无的一点声响,她却非常肯定那是什么。

“下面有水。”她说,“有重物落水的声音,听起来应该不浅。”

“听得出距离吗?”王杰希问。

这个要求有点强人所难,唐柔闭目凝神倾听了几秒钟,说:“不太准,再近一些也许可以。”

“到30码以内告诉我。”王杰希吩咐。

“好。”唐柔答道,然后继续仔细倾听。

四周已经彻底一片漆黑了,上方的洞口只剩下一个遥远的白点。王杰希和唐昊也逐渐能从各种声响中分辨出清晰的水声,但一个要维持防护罩,一个要尽可能帮助他们远离落石的攻击,都不打算分神去判断距离。

他们选择相信唐柔,唐柔也没有辜负他们的信任。

“快到了。”唐柔说,停顿1秒后,再次提高了声音,“就是现在!”

唐昊甩开一块石头,王杰希收了防护罩,十字架切到法杖形态,默数三声,挥起。

瞬移,垂直向下。在石块坠入水中此起彼伏的响声中,三记轻微许多的落水声被完全淹没。

瞬移将此前的重力加速度清零,和水面的撞击完全不构成伤害。但水里并不安全,上方依然有石块不断落下,他们必须离开这个区域。

身边大大小小的石块在迅速下沉,不停有新的落石加入,晦暗无光中根本分辨不出什么样的路线才算安全,只能凭感觉行动。

三人在水里潜行,不时会迎面撞上正在下沉的巨石,好在这样的冲撞并不算太危险。渐渐的,重物落水声稀疏了不少,他们知道,他们正在远离陷落区域。

终于,那些声音好像都已经疏远成背景音了,三人从水面上冒出头来。水面仍不断震荡,是从他们过来的方向传来的余波。依旧很黑,他们向四周望去,在黑暗深处找到一脉绿光。

唯一的标示物摆在那里,也不需要交流了,三人同时开始向那个方向游去。靠近一看,那点光源原来来自于覆在岩壁上的某种发光的苔藓类植物。

绿光沿着洞壁一路向深处延伸,他们也就顺着向前游去。不多久,岩壁和水流之间多了一些可以立足的地方,他们上了岸,这才能仔细地把周围的环境打量一番。

好在虽然号称拟真,挂在腰上的道具包连接的依然是异次元空间,装在里面的火把并不会因为在水里泡过一轮而被浸湿。点燃火把,往四周照了一圈,可以看出他们目前身处之地是个具有相当规模的地下洞窟。脚边的地下河向洞穴深处流淌,前路隐没在幽深的暗影中。

反正也没有退路了,怎样也只能往那个方向走,这点倒是不存在疑问。问题是,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他们又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呢?

游戏世界里自然不存在突发性灾难,就算有,那样的“突发性”也是系统一早设定好的。于是每一个变化都一定具有某种意义,不可能突然把玩家扔到一个完全没有意义的地方。

王杰希调出地图,地图上显示目前他们仍在辉煌城。依照常理推断,他们的确应该身处辉煌城地下,而系统显然没有亲切到给他们提供一张分层地图。

地图是完全没有参考价值了,前路只能靠自己的脚去丈量。“先联系一下其他人看看。”王杰希说。

他招来信鸽,也亏得这鸽子真能飞到这么深的地底来。犹豫了一下,王杰希最终将收件人定为张新杰。叶修应该和喻文州在一起,说不定已经追上了黄少天,并且有很大几率跟他们一样从某处掉了下来。相比之下,他更需要将这里的情况迅速告知张新杰他们,并且确认留在酒馆里的大多数人是否安好。

鸽子放出去,他看了看唐昊和唐柔,然后让唐柔给叶修去了一封信,唐昊则发信给黄少天,这样就算叶修他们并没有和黄少天在一起,也不会落下谁。

联络都送出去了,左右看看除了探索地下洞穴似乎也没别的事好干,三人准备起步沿着水脉往前走。才刚走出两步,每个人眼前都弹出了一条系统信息。

『活动副本“黄泉地穴”限时生存模式即将开启,请在60分钟内找到出口或击杀地穴领主贾菲克斯。如果60分钟后地穴领主仍然存活,将触发地穴坍塌事件,所有仍在地穴内部的玩家强制死亡,并无法获得任何奖励。』

一段说明念完三人心里都凉了一截,接下来的一句公告更是半点不留幻想余地。

『限时生存模式倒计时开始——60:00』

『59:59』

『59:58』

……

“很好,中彩蛋了。”王杰希说。告诉他这是随机触发的概率事件,他们只是运气不好才踩了进来,那真是骗鬼也不信。但现在想这些也没用,谁知道这地方有多大,出口又是朝哪个方向开的,60分钟,那真是1秒也耽搁不起。

好在路线选择这件事上并不需要太纠结,面前就一条路,他们也不再悠哉地散步了,直接提速开跑。


当然也没人指望这就只是一个光秃秃的洞穴能让你在里面跑来跑去找出路这么单纯美好,跑着跑着,一只通体黝黑的甲虫骤然从天而降。

就像一大块黑铁砸下来一般,甲虫落地发出沉重的一声闷响。跑在最前面的唐昊一个没煞住,被刀片一样的触角蹭到,血眼看着往下扣。

“靠,这什么鬼东西!”唐昊一边后跳一边嚷道。就在他身后一点的寒烟柔一步踏出,长矛疾送,“噌”的一声,矛尖刺中甲虫的硬壳,震偏了开去。

“太硬了!”唐柔说,甲虫同时立起上半边身子挥动着前肢撞了过来。

闪。三人拿出最快的速度分别向三个方向闪开。闪开攻击的同时王杰希一记火焰爆裂击中虫背,甲虫发出一声刺耳的怪叫,终于掉了些血。

物免,只能用魔攻?这可不好办了。唐三打是纯物理攻击,寒烟柔看起来也差不多,王不留行倒是个法系,但只能算半个DPS。这里要都是这种怪,不用想,一路清过去效率要多低有多低。

但也不能不清啊……趁甲虫还没回过神来,王杰希紧接着又是两个法术丢过去。甲虫目标不小,行动也比较迟缓,命中还是很容易,三发攻击吃完,这时也下了半血了。

寒烟柔再一次站到了甲虫旁边。唐柔平举战矛,一道红光自矛尖亮起,很快笼罩了整支长矛。

红光伴随着火焰的特效张扬地舞动起来,唐柔扬手,战矛挥出,烈焰划出一个扇面劈过甲虫的身躯。

魔法伤害,攻击有效。王杰希一下子感觉轻松不少。这样一来他们也算有两个能出手的人了,加加减减好歹也能凑出一个纯法系DPS的效率。

甲虫转身,再次发动冲撞的同时又被招呼了两三发攻击,怪叫一声倒地不起了。唐昊郁闷地上去踹了一脚,只能看着别人打自己站在一旁没事干的感觉实在令人不爽到极点。

不过接下来很快他就找到事儿做了。这地方果然不止物免怪一种东西,虫子的品种相当丰富,还都多少附带着一些讨厌的属性。三人一路踩着虫子尸体过去,10分钟后,遇到了第一个岔路口。

地下河在这里分道,左右两边看上去没有任何区别。“随便选一边走吧。”唐昊说。王杰希点头,实在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

唐昊作势往左边的岔路走,踏出一步就被唐柔唤住了。“等等!”寒烟柔横矛挡住唐三打的去路,“有声音。”

唐昊莫名其妙地的横了唐柔一眼。这地洞里有声音不奇怪,虫子散步都会发出声响,还经常掠过一阵阵奇妙的回声。

唐柔摇了摇头,表示不是那些背景音。“有人在朝这边过来。”她说。

“你确定是人?”唐昊疑惑地看着她,他真心什么也没听到。

“嗯。”唐柔给了他一个无比确定的答复,“有跑动的声音……啊,打起来了。”

“过去看看。”王杰希说。

唐柔耳力好,这在比赛里就看出来了,他不清楚这姑娘的耳力是天生的还是后天练出来的,但他想就算换了叶修,这时候也会绝对信任唐柔的。

于是他们朝左边的岔路走去,放倒了一些虫子,接着就看到了迎面跑来的两个人。

夜雨声烦、索克萨尔。

两队人都没表现得太惊讶,毕竟隔得近了,彼此制造的动静也早有所察觉。但不惊讶只是针对“遇到人”这件事来讲的,除此之外多少还是有些意外。

“咦,是你们啊。”喻文州看到王杰希一行,“正准备回信呢,这下省了。”

黄少天把信鸽还给唐昊,唐昊解散了信鸽,鸽子扑棱两下飞走了。

王杰希见他们只有两个人,问:“叶修呢?”

叶修跟喻文州几乎是一起跑出去的,理论上说就算掉下来也该在一起,但现在喻文州和黄少天在一起,却看不见叶修的身影。

“我们出了酒吧就分头行动了。”喻文州说,“少天跑太快,一出去就不见人了,只好分头找。”

后面的发展就好猜了,估计刚找到人还没来得及送出联络,就遇上了地震。王杰希看向黄少天:“有收获吗?”

黄少天怔了怔,摇头。

“嗯。”王杰希表示了解。唐柔还有疑问,被喻文州截住话头:“边走边说。这边是死路,你们过来的方向呢?”

“有一条岔道可以看看。”

“走。”

于是三人变成了五人,战斗力大幅上涨。夜雨声烦是个纯物理输出,索克萨尔则是个法师,走的是稀罕的重力系。

喻文州一个黑球丢出去,就跟扔出去一块儿大磁铁似的,多大的虫子都能被啪啪几下吸附过去,堪称聚怪一绝。还有诸如使怪物的脚步变得更加沉重的DEBUFF,让怪物的拳头举不起来的DEBUFF,让飞行怪因为吃太胖而掉到地上的DEBUFF……被喻文州这么一通技能轮流招呼过去,虫子们一个个不死也变成半残。

聚怪、风筝,各种吊打,一路上都不带停的。索克萨尔在输出上没做出多少贡献,虐怪上成绩斐然。如果怪物的仇恨列表是按谁的技能更让他们恶心得死去活来排的,索克萨尔妥妥地稳居榜首不可动摇。

倒是也有不吃DEBUFF的品种,但他们本身也不缺DPS,地穴里的怪虽说种类繁多,打熟了也就那么几种变化,几人边打怪边找出口,还能顺带联络一下感情。

张新杰和叶修的回信就是在王杰希跟喻文州讨论形势的时候到的,几乎同时,可见两人跟他们之间的距离相差无几。

张新杰信里说,地震的时候他们被迫分头避难,也遇上了塌陷,一群人现在比较分散。王杰希看完递给喻文州,他们正说到塌陷恐怕是针对玩家所在位置的,这下进一步证实了这个推论。

叶修的回信则很简短,唐柔直接念了出来:“也掉坑了,找出口中,共勉。”

“他现在就一个人吧。”喻文州提道,“那打怪可就有点麻烦了。”

王杰希正在想这个,这地穴里的小怪单挑起来都比较费劲,尤其还有物免的,叶修可没啥魔法属性的技能。

“也许跟我们一样也能遇上别人,毕竟有这么多人掉下来,碰到人的几率还是很高的。”唐柔说。

“嗯。”喻文州点头,“搞不好再走几步就让我们碰上了。”

虽然也就是说说,几人还是加快了脚程,结果连过了三个岔道也没再遇上任何人。

这洞里岔路很多,每到一个分岔口他们就会做上一些标记。直接在场景本身上做动作,比如画个符号什么的,是很快就会被系统修复的,于是他们就往地上扔东西。

扔在地上的道具要三小时才会消失,他们就扔食物,正好洞里打怪也会掉食物,扔出来不算很浪费。

这种非绑定的道具扔在地上是没有归属权的,不会显示它原本属于谁。不过本来也不需要刻意去标明经过这里的人都是谁,标记的作用只是告诉别人这里有人路过,以及防止自己走回头路就好。

一连三个岔路口,没碰到任何人,在路口随手扔下一颗奶糖后,黄少天闷闷地哼了一声:“真烦,弄这么个破副本出来到底有什么意思,专程恶心人的吗?”

这时候倒计时还有41分38秒,所有人都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着黄少天,好像站在这里的不是夜雨声烦,而是一只不小心掉进坑里的大熊猫。

“靠,都看着我做什么!我说句话就有这么稀罕吗?!”黄少天挨个儿瞪了回去。

这是个好问题,当真让人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这时候还是喻文州比较淡定:“回魂了啊。去外太空旅游了一圈,果然还是觉得母星比较好?”

黄少天又瞪了他一眼,唐柔刚要说话,王杰希先她一步开口:“想通了就讲讲看当时的状况吧,走着说。”

他自己说完转头就走了,唐昊跟上,唐柔看了看黄少天,也转身往前走去。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后脑勺,示意不用勉强,黄少天“嗯”了一声。

“你还是多说点儿话的好。”喻文州笑着说。

“我也觉得。”黄少天嘟哝,“可憋死我了……”

喻文州笑着走掉,黄少天追上几人,开始讲那时候发生的事。

其他人都安静地听他讲完,中途没去打断,倒是被突然冲出来的虫子打断过几次。“所以你确定看到了君莫笑?”听完之后王杰希问。

“这哪能看走眼。”黄少天肯定地说,“必须是他,虽然听上去不太可信。”

“我信。”王杰希说,“因为我们也遇到过。”

他说这话的时候看了眼唐昊,后者不耐烦地点了个头。剩下三人都吃惊地看着他们,最后还是喻文州先问出来:“你是说,真的有个‘君莫笑’在这里,实际存在着?”

王杰希摇头:“实际存在与否我不知道,我和叶修认为‘他’可能是个AI。说遇到过,其实也只有叶修面对面见过,我们也只是听说,但‘他’的确给我们制造过麻烦。”

“什么叫麻烦,是大麻烦好吗?就差一点儿第一个挂的就不是苏沐橙而是你了!”唐昊对他的描述表示不满。

另三人再一次震惊地看向王杰希,这人现在好端端地站在这儿,他们可没听说过他差点挂了?

“怎么回事?”喻文州问。

王杰希心想唐昊实在没必要说这个,转念一想说出来也好,这正可以证明那个“君莫笑”的确是冲着他们来的,其行动有很强的目的性。

他把第二层发生的事简单讲述了一下,最后说:“虽然动机不明,但‘他’大概是真的想要我们的命,并且已经成功了一次。”

按照黄少天的讲法,沐雨橙风并不是直接死在“君莫笑”手上,当时他突然出现,目标是血更少防御也更弱的逐烟霞。苏沐橙及时发现,为陈果挡下了那一击,再之后来自BOSS的攻击她就已经避不过了

黄少天感到懊恼的是他本来有机会出手,但却慢了一步。他没说是为什么慢了,听着的人却也都不觉得他有必要为此感到自责。

事实上,那个“君莫笑”总是成功的。这一次也是,上一次也是。只不过王杰希运气更好,就跟算好了一样多了那么一点点血,没能让他完全得手,否则现在就真可以说对方算无遗策了。

这么一想就发现,如果真是AI,那“他”的算计未免有些过于精准,精准得让人不禁毛骨悚然。

“有一有二,肯定还会有三。”喻文州说,“如果唐昊刚才看到的真的是那个‘君莫笑’,那说不定我们很快就有机会眼见为实了。”

“哼,最好赶紧自己出现,省了还要去找他的功夫。”黄少天愤愤道。

“我可一点也不期待。”王杰希说,“满级的荣耀角色,还比你我更了解这个游戏,简直是开满超级挂的隐藏BOSS。”

“不管我们期待与否,该来的都会来。”喻文州摇了摇手里的法杖,“就不知道他下一个目标是谁,现在我们各自分散不太妙,希望能尽快遇到其他人吧。”

这一点王杰希默默同感。他更多想到的是叶修。目前为止那个“君莫笑”的目标似乎都跟叶修有关系,如果他出现在陈果和苏沐橙面前不是一个单纯的偶然,那这个猜测就太可怕了。

叶修现在孤身一人,若是在个安全的地方,他未必会让对方讨到便宜,但这里怎么看也称不上安全。

也许在下一个岔路口就能遇上了,现在也只能这么期望。


到第四个岔路口的时候,他们真的看到了前面地上有别人扔下的东西。

是个羊角面包,躺在洞穴一侧的墙根下。他们往有面包的那一侧洞穴走去,路上很干净,没遇到怪,可见刚有人清过。

前面的人清着怪走,速度自然比他们只用赶路的要来得慢些。追上一看,却是方锐、宋奇英和李轩。

之前方锐和吴羽策都参加了隔壁桌的牌局,李轩和虚空其他人也跟着跑去看了,掉下来的时候却分散了。而宋奇英原本跟秦牧云在一块儿,也被一道裂缝分隔开来。

“咱家队长呢?”方锐见这群人里当时跑出去的都在,独独少了叶修,问道。

“走丢了。”喻文州说。

“这也能走丢,太没方向感了吧!”

“嗯,组织决定派你去找找。”

“找出口我就行,找人还是算了。”

“你确定找出口你行?”

“这不就遇上你们了吗,接下来只要跟着魔术师大大走就好了。”

王杰希想说自己只是直觉强一点,并不真的是个雷达,方锐你真是想太多。他扭头问旁边的唐柔:“你确定下赛季还要继续跟这么不靠谱的家伙一个队?”

唐柔还没说什么呢,方锐就笑着插了进来:“想挖我们家小唐,先问问我这个副队长同不同意吧。”

“你什么时候当上副队长的?”

“这你就别管了,总之别想从咱这儿挖人!”

“微草欢迎你。”王杰希对唐柔说,“有叶修的兴欣很厉害,但叶修没法跟兴欣一直绑在一起。”

“我考虑考虑。”唐柔回答。

“小唐你不是吧!”方锐震惊地看向唐柔。

“真考虑?”王杰希问。

“开玩笑的。”唐柔说,“兴欣挺好,我相信它还能更好,不管有没有叶修。”

方锐一副“这才对嘛”的样子,王杰希笑了笑。

“别再试图挖我们墙角啊。”方锐说,“跟你讲,咱们兴欣很团结的。”

“再说吧。”王杰希笑道,看起来竟然心情不错。

方锐奇怪地看了王杰希一眼,他不知道,微草队长实际上并不是真的想挖墙角。王杰希试图挖唐柔不是一次两次,早知道这姑娘态度坚决。虽然最开始这份坚决让他有些不太明白,甚至连唐柔为什么玩儿荣耀都不能理解,但随着时间过去,这些不明白和不理解都早成过眼云烟了。

唐柔在变,兴欣也在变,一关关闯过来,这个由太多新人组成的崭新的战队在变得越来越好。如果说他曾经弄不懂唐柔玩儿荣耀的理由,那么现在唐柔的姿态已经将这份理由讲述得非常明确。他的眼光没错,这个姑娘非常有潜力,作为第十赛季的最佳新人,这个初出道的女选手已经展露出了大神级的光辉。

任何一支队伍都不会放弃接触这样一个新人,那么像他刚才提出的问题唐柔会收获很多次。不止是她,方锐、苏沐橙、乔一帆……兴欣每一个有能力和有潜力的选手都会面对这样的问题——在叶修宣布退役以后。

他曾经真心地希望唐柔能加入微草,那对微草的整体实力将会有一个不小的提升,但现在,他也真心地希望兴欣不会就这样散掉。

每一个选手的心意决定了这支队伍未来的走向,他很高兴看到兴欣的队员表现出的这份坚定。羡慕?还是有的,却不全然是羡慕了。没有叶修的兴欣,也可以是值得期待的,他笑着想。

而在另一边,还有两个不明就里的人。

黄少天戳了戳喻文州:“我怎么觉得王杰希那家伙笑得特别贼?”

“有吗?”喻文州问。

“有啊!”黄少天支着下巴思考了起来,“喂,我说,这家伙不会看上人家小唐姑娘了吧?”

喻文州差点儿喷了出来,缓了缓,说:“你想太多了!”

黄少天神叨叨地笑了笑:“你等着,回头我设法套套他的话,就知道是不是想多了。” 

“你可别乱说话。”喻文州觉得这个主意不太好。

“放心。”黄少天说,“我不会直接问的,旁敲侧击还不会么。”

喻文州总觉得很难放心,但想想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不至于搞出什么问题来,就没再继续拦他。结果黄少天所谓的“旁敲侧击”就是趁着打怪跟王杰希凑到一块儿的时候突然小声问他:“你最近不太对劲啊,恋爱了?”

王杰希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倒是没立刻否认。

不否认黄少天就当他承认了,心下暗道了声好,接着说:“让我猜猜看,你喜欢的人在兴欣?”

这次王杰希没有沉默以对了,他反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黄少天挤了挤眼睛:“别管那么多,就说是还是不是吧。”

王杰希想了想,一来觉得没什么好回避的,二来也想看看黄少天葫芦里装的什么药,就说:“算是吧,又怎样。”

黄少天没想到他这么坦白,一时倒有些接不上话。进一步问是不是唐柔吧,不太好,而且也没啥必要。都说是兴欣的了,兴欣姑娘就那么几个,苏沐橙可能性不大,陈果?仿佛更加没什么交集。

王杰希跟唐柔正面交手倒是有好几次,也许打着打着就欣赏上了。还有那次一挑三事件后让记者碰了个软钉子的赛后采访……黄少天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不,不是有可能,简直已经可以说板上钉钉了。

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被自己捞到了一条独家新闻,黄少天有些得意地想。当然他也不是那么八卦的人,不会拿去到处讲,但闲来没事调侃一下王杰希是跑不了的。

“告白了吗?没的话,回头让某人给你做个媒?”不是那么八卦的黄少天积极迅速地开始了八卦。

“某人?”王杰希问。

“叶修啊!队长亲自做媒,姑娘总得卖几分面子吧。”黄少天刻意压低了声音,却压不住那份眉飞色舞的神情。

王杰希知道他想歪了,但他无意纠正,只说:“他恐怕做不了这个媒。”

“啊?为什么?”黄少天真心不明白。

“没什么……你看前面,那是韩文清?”王杰希突然说,黄少天本来以为他是想岔开话题呢,结果抬头一看,远处那个背影好像还真是大漠孤烟。

八卦时间意外结束,一群人追上韩文清他们,又走了一会儿,遇到另外一些人。

结果这副本大是挺大,看起来岔路也很多,但地图却并不算复杂。中间走错了一次路,遇到有人从那边折返过来,知道错了,又换条路走。找到出口的时候距离倒计时结束还有10分钟左右,人都到齐得差不多了。

一清点人数,很快就发现少了两个。“叶修和邱非呢?”张新杰问。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

“我去找找。”王杰希说。

“别冲动。”张新杰按住他,“等等看吧,说不定只是慢了点儿。”

“你们等着,我进去看看。”王杰希招来信鸽,写了几个字,“放心,我有分寸。”

张新杰倒不是担心他没分寸,但也很难说就完全放心,犹豫了一下的功夫,王杰希已经一头扎回洞里了。

他在进去后的第一个岔道口放出鸽子,跟着鸽子飞走的方向连过了两个岔路,再往后就已经看不到鸽子的身影。

站在第三个岔道口上,王杰希往左右两边看去。时间还有8分钟,会是哪边呢?他向左边迈出一步,这种时候只能相信第一感觉了。

我会找到他的。他对自己说,然后就听到了那个声音。


评论 ( 33 )
热度 ( 336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