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叶修动了动嘴唇,王杰希的神情迅速转为戒备,目光中暖意敛尽,透出几许森冷。叶修也是一怔,继而发现王杰希的视线并没有在他脸上停留,而是就这样擦了过去,越过他的肩膀定格在他身后。

身后有什么?叶修心里警铃大作,当即转身,却仍是没来得及完成这个动作。

一只手搭在肩上。不是王不留行的手,王杰希站在他面前,不可能从后面搭住他的肩膀。

这个地方,这个他们仔细地查探过,确认只有他们两人存在的空间里,出现了第三个人。

王杰希的神色是戒备的,随时可能有所行动。但他没动,叶修看在眼里,定下心来。武器不在手里,他也没有试图取出,既然已经被人抢了先机,不妨就以静制动,先看看对方的来意吧。

王杰希的神情有些许古怪,叶修没去深究,刚想说话,身后传来的声音替他节省了询问的工夫。

“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陌生的旅行者,这里已经太久没有注入新鲜的空气了。”

是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年纪应该不小,叶修觉得这声音略微有些不自然,还透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

是游戏里的NPC?他回想了一下,实在也没办法对NPC的声音存有任何明确的印象。

那个声音继续说:“抱歉,我并不想打断你们。我没有恶意,只是时间紧迫,有些事情需要立刻让你们知道。”

“在说那些事情之前,可以先做个自我介绍吗?”王杰希忽然开口问道。

如果真是NPC,问了不也白问?叶修瞥了他一眼,没想到身后那家伙竟然比那些不管问什么都只会老三样的NPC智能许多,居然真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是卡迪亚山的守护者,世人称我为贤者埃达,在你们的时空里,我已经不存在了。”

是NPC没错了,不过,贤者埃达?……主线剧情里有提到过这个人吗?叶修想来想去,没想起来任何蛛丝马迹,当然,他们接触的主线剧情还实在称不上多,大概也作不得参考。

实际上他也并不太关心这人叫什么名字,他倒是更在意后半句话一些。“时空”?这家伙难道想说,这里并不是他们所在的那个“时空”?

叶修看到王杰希的手指在空气里虚划着,显然是在查看什么界面,过了几秒,就见王杰希对他点了点头。

看来是确认无误了,叶修松了口气,注意到那只手还搭在他肩上。

“贤者大人,可以请你先放开我么,重要的话还是面对面说比较好。”他提出一个合情合理的提议。

贤者埃达倒也没有在这上面为难他,从善如流地放手,叶修走开两步来到王杰希身边,才转过身去。

他终于看清了那位吓他一跳的贤者大人的庐山真面目,然后瞬间就理解了王杰希那一丝古怪的神情所为何来。

面前这位白衣白发白胡子飘飘的贤者大人,一身的仙风道骨,一看就是超凡出尘的高人——如果忽略他长着一张跟他们敬爱的冯主席无限神似的脸的话。

“剧本拿错了吧……”叶修瞅着那张脸,跟身边的王杰希说,“老冯演贤者?确定他不是应该出演最终BOSS?”

“那也太容易被推倒了。”王杰希回答。

贤者的表情似乎出现了一道裂痕,那一定是错觉,叶修想,接着就听顶着一张冯主席脸的贤者大人说:“不必惊慌。原本应该是完成了‘轮’试炼的勇者才能来到这里,但既然你们出现了,一定是命运的指引。旅行者啊,希望你们能接受命运的安排,去达成一项重要的使命。”

“轮”?原来这是隐藏任务的最终环……叶修和王杰希都有些意外。他们已经有些时候没遇到“轮”任务的BOSS了,尽管叶修猜测过限时副本那只蜘蛛领主有可能是隐藏BOSS,但结果也没能打掉,是不是也就没关系了。

“轮”任务的最终环,也就是说,这位贤者大人口中的“使命”依然是个隐藏任务,且是个非常高级的隐藏任务。

就算接下来,做得掉吗?两人心里都没底,但看起来这是眼下唯一能离开这个封闭空间的方法,做不做得掉都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

“这会是个艰难的任务。”NPC尽职尽责地开始解说,“此处乃是时间的夹缝,如你们所知,在你们所处的时空里圣山卡迪亚将被黑暗侵蚀,整个世界都岌岌可危。你们的同伴已经出发前往讨伐黑暗君主,那将是一场九死一生的战斗,而在这里,你们将能获得一个从源头阻止这场灾难的机会。”

“等等!”叶修敏锐地抓住了这句话里的关键点,“什么叫‘我们的同伴已经出发前往讨伐黑暗君主’?”


圣山第九十九层,光耀祭坛。

“喂,我在做梦吧?谁来把我踹醒?”黄少天看妖怪一样地瞪着周围黑雾弥漫怪石嶙峋的场景。

“我想不是梦。”喻文州说,“这里确实是圣山第九十九层,至少地图是这么写的。”

“逗我呢?我们才刚通掉第五层吧?一口气把我们全丢来这里算什么意思?!”黄少天暴躁了。

李轩在一旁补刀:“这……不会是想让我们通掉这层吧?”

“开玩笑……”

“压力山大……”

“好像也没有回头路可走了。”楚云秀说,“入口消失了,传送也没用。”

“不打不行的意思?”

“怎么打,拿第五层的战斗力去打最高层的怪?自杀吗?”

“话是这么说,但……”肖时钦无奈地指向某处,“五层的战斗力往这儿一站,怪可不会假装看不见我们的。”

两个红点在迷雾中越来越清晰,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

“这个不太妙吧……”

“跑?”

“跑哪儿去,你知道哪个方向没怪?”

20码内的视野倒是清晰的,20码外就已经完全被迷雾封锁了,别说哪个方向没怪,哪个方向有路都不知道。

“那怎么办,总不能在这儿坐以待毙吧!”唐昊低吼。

“先看看。”韩文清说。

话音刚落,所有人眼前都是红光一闪,进入战斗状态。

从迷雾里走出来的是一头狼。说它是狼已经是在美化它了,这怪物灰黑的骨架子上只意思意思地挂着几片腐肉,大块一点的腐肉上粘着几缕毛,通红的双眼散发着杀意,一口尖牙倒是完好无缺地森然罗列着。

只能从它的体型和牙齿的形状联想到它可能曾经是一头狼,但事实上谁也不在乎它还是个正常生物时到底长成什么样子,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它那跟双眼一样红得滴血的名字上。

果然没法指望走出一只适合他们战斗力的怪,可是现在……怎么办呢?

幽灵狼在一步步靠近,缓慢、慎重,并没有因为看到一群弱鸡而就这样欣喜若狂地扑过来。每个人都不敢稍有松懈,死死地盯着渐行渐近的敌人,却又都同样感到疑惑。

它明明可以扑过来一咬一个准,他们还真不一定有办法对付,这么谨慎又是何必呢?

很快他们就知道了这样的疑惑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对方不是谨慎,只是在等待。

等待更多的同伴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

四周的迷雾里亮起的红点越来越多,没有哪个方向不在透出杀机,饶是游戏经验再丰富的职业选手,面对这样的情景也不得不感到胆寒。

“拼了!”孙翔抖开手里的武器,就要向最近的那头狼冲过去。

张新杰一把拉住他:“别冲动,再等等。”

“等什么?”孙翔莫名其妙,都这时候了,难道还能指望天降奇兵不成?

“我们都是被突然强制传来这里的,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这事情不合理。”张新杰说,“再等一下,等系统给出解释。”

系统会不会给出解释呢?即便是这么说着的张新杰自己也不能确定。狼群越逼越近,进入视野的已经不只一头。他们按兵不动,一面自发的调整位置,围成一个圈,近战在最外围,向内是远程DPS,治疗在最中间。

狼群还没有发动攻击,迷雾的中心上演着一场无声的对峙。他们戒备着,等待着,不知道能等来的究竟是什么。

就像所有的平衡都终有打破的那一刻一样,随着一声怪桀的尖啸,前来围猎的怪物们终于有了动作。

第一头狼一跃而起,飞身扑向它的猎物,紧接着是第二头、第三头……持盾的人赶紧举盾去挡,治疗施展着各种防御法术,远程在其中开始攻击。

“啪!”一道闪电凌空劈下,端端正正劈在第一个扑过来的狼身上,它跃起在半空中的躯体霎时被劈成焦炭,电光落尽后化成飞灰散去。

这只是一个开始。迷雾像被撕开了一个口子,一道又一道的闪电劈落下来,群狼接二连三被劈成灰烬。众人惊叹地看着这样的景象,他们站在中间,周围全是耀眼的电光,却丝毫没有伤到他们。

系统果然没让他们失望,狼群很快就被全数消灭,天罚般的落雷终于偃旗息鼓后,一道光柱从天而降,将所有人笼罩其中。

光柱带来了好消息。

“这是什么,BUFF?”

“属性值提高500%,持续时间30分钟……”

“这是……能打了的意思?”

“靠,那还等什么!”

“去哪儿?”

“还用问,找BOSS啊,九十九层得是最终BOSS吧,干掉就可以出去了!”

一阵沉默降临。话是不错,但……真的可以这么顺利吗?

“去打最终BOSS一票。”喻文州说。

“两票。”黄少天。

“三票。”方锐。

“四票。”张佳乐。

“有你们在这儿投票的工夫,打都打完了!”唐昊不耐烦了。

“走!”韩文清选了一个方向,说走就走。

队伍浩浩荡荡地出发,尽管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他们前往的方向对不对,等待他们的是否是光明的前途,但此时此刻,没有人胆怯,没有人畏缩不前。

都已经走到这里了,最后一段路,再是危机四伏,也得力拼到底。


另一方面,叶修和王杰希也从NPC那里得到了说明。

“半小时?你在逗我?”在叶修看来,这个BUFF时间简直就跟说笑一样。

贤者大人不疾不徐地解释道:“我的力量只能维持30分钟,胜负的关键掌握在你们手里。”

“说吧,要我们做什么。”王杰希问。

“我可以从这里将你们送往过去的某个时间点,只要你们能在那个时间点成功阻止黑暗世界开启通往圣山的通道,一切就都会被改写,你们的同伴也将不需要面对强大的黑暗君王。”一枚水晶出现在半空中,王杰希伸手拿住,贤者继续讲解,“这里面禁锢着封印魔法,在通道入口前催动水晶的力量,通道将被永久封印。”

“听起来是要我们当着怪物大军的面去搞破坏,你看我们能行吗?”叶修挑眉,看着王杰希把水晶收进腰包,他可不信这老家伙会就这样让他们去挑战极限。

贤者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也会给你们一些帮助,但仍是有限,剩下的就看你们自己了。勇敢的冒险者,愿意接受这项使命吗?”

话音一落,两人面前就弹出选择界面。“好像根本没得选吧。”叶修轻点了一下“是”,那边王杰希也选好了。

贤者对他们的选择显得很满意,笑着点头,如果忽略那张脸真的无限神似冯主席,还是有些和蔼可亲的感觉的。他伸手在空气里画了一个圈,一道紫色的传送门就出现在叶修和王杰希眼前。

“守护圣灵将与你们同在。”贤者微笑着给出祝福。

“不如来点实际的吧,比如守护圣灵将与我们一起去打怪之类。”叶修吐槽着走向传送门。

“叶修。”王杰希唤住他。

“嗯?”

“刚才没说完的事,不是你的责任。”王杰希说。

叶修没想到他会在这时候提起这个,愣了一下:“我知道。再怎么说也是系统搞的鬼,要算账我会去找老冯算的,放心吧。”

“到时候算上我一份。”王杰希说。

叶修低头笑了笑,倒回去走到王杰希边上,勾住他的肩膀,“走,找老冯算账之前,咱们先去大干一场。”

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传送门里,完成了任务的传送门应声关闭,贤者大人目送着他们勾肩搭背地离去,站在空落落的场景里抽了抽嘴角,背影显得有些萧疏。


“真是好强力的BUFF!”圣山第九十九层,张佳乐刚刚给一只怪送完终,“十下能打中一下,要来有屁用!”

“没BUFF你一下都打不中。”方明华给他刷了一口血。

“既然要给就不能大方一点吗,搞个500%,结果也就是把红色的怪变成橙色,反正都已经提升这么多了,再提升一点会死吗?”张佳乐抬手瞄准另一只怪,妈蛋,又是偏斜!

比起打了跟没打一样的红名怪,橙色表示至少能打,忽略各种魔法抵抗物理偏斜恶心到死的话,多打几下还是能看到效果的。

但这种恶心感真的很难忽略,幸好这里的怪都只是三五成群,他们一大群人乌压压地围上去总还是能干掉。

只不过……“效率太低。”周泽楷说。

“嗯,这样打攻击还是溢出的。”张新杰接道,“这波怪打完我们调整一下。”

1分钟后,六十多个人分成了四组,约定好每组接战一批小怪,非必要不用管其他组的进度。

分组之后,清怪的效率得到了很大提升,他们沿着一条两侧被荆棘封死的道路前进,10分钟后再度汇合。

“我去,天梯?”

荆棘小路的尽头是一道长长的阶梯,上部掩没在迷雾里,给人一种无穷无尽的感觉。宽度倒是很足够,十一二个人并排走都绰绰有余,如果不是笼罩在一片阴森可怖的氛围中,理应是一幅宏伟壮阔的景象。

可惜现在没人有兴趣去幻象它原本的样子,每个人面对这道一眼望不到头的阶梯,想的不外乎都是:这玩意儿也空无一物得太假了,待会儿会以怎样的花式出怪?

至于楼梯,爬就爬呗,还能难倒谁?

“想老夫每天扛着水桶上下三楼,这点儿小阵仗算什么?”

“就三楼也好意思拿出来讲?”

“看不起三楼,三楼不是楼啊!有本事你也来试试?”

“我说,你们兴欣有三楼吗?”

“现在没有,以后就不能有了吗?”

“嗯,咱以后不仅有三楼,还能有三十楼,到时候就返聘你回来扛水。”

“靠,还有没有人性了,怎么说老夫也是冠军路上的大功臣,要返聘也是返聘回来当教练啊!”

“老板娘,申请转会。”

“转毛,看路,出怪了!”

一群人吵吵嚷嚷地踏上阶梯,在第十阶附近遇到了第一波怪。


王杰希和叶修藏身在一个大石头后面,仔细地观察着外面不死生物交叉巡逻的路线。“有没有一种古装片里潜入深宫大院偷鸡摸狗的感觉?”叶修贴着石块,压低了声音说。

王杰希同样控制着音量:“你还看古装片?”

“古装武侠是沐橙的旧爱,被楚云秀用韩剧带坏之前。”

“……”王杰希决定转移话题,“准备怎么过去?”

外面的巡逻怪挺密集,就算他们身上带着贤者说好的BUFF,直接冲出去也无异于羊入虎口。

“正面肯定是没戏。”叶修说,“绕。”

他已经跟这儿观察了有一会儿了,几批巡逻怪的交叉路线看了两个循环,完全找不到可以中路突破的可能性。

绕,怎么绕?周围的地形王杰希也一早看好了。右边一片光秃秃,再过去就正对悬崖,左边倒是有片树丛——如果那些长得奇形怪状的不知道是不是植物的东西能叫做“树”的话。

“等我数三二一,全力跑左边。”叶修探头看了一眼,缩回来。他已经记下了怪物的巡逻路线,脑海里生成了一张模拟图,接下来不用看,他也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一个所有怪物都恰好看不到他们这边的空档。

他在心里默数着,然后……“准备,三——二——一!”

“一”的音还没落下,两人已经跟装了弹簧一样同步弹射了出去。他们飞快跑过一段没有任何遮挡的区域,一头扎进树丛里,迅速给自己找到合适的藏身之处。

“成功。”叶修拨开面前的某种触手状物体,往巡逻怪那边看了看,确定那些家伙一切行动如常,想必是没发现他们这边的动作。

“接下来呢?”王杰希看着脚下一条藤蔓跟蛇一样蜿蜒滑过地面,实在对这条路线称不上有信心。不过他更在意的是位在前方一段距离的一块突出的尖石,那上面站着一只放哨的怪,现在他们所处的地方不容易被看见,但要再往前走就不好说了。

叶修也看到了,打开腰包翻找了半天,找出来一个小东西扔给王杰希:“拿着。”

王杰希接过一看,是个细小的筒状物,金属质地,两端都开口。“干什么用的?”他实在没看出来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吹箭,见过没?”叶修也拿了一支,跟叼烟一样叼在嘴里,关上腰包,再给王杰希演示了一下怎么用,“给小秦做武器的时候顺便弄着玩儿的,里面只有一根针,别浪费。”

王杰希本来想试试,听他这么说只好又把已经放到嘴边的圆筒拿开。他很是不确定地盯着那笔管一样的东西看了半天,怎么想都觉得这种武侠小说里才会出现的暗器压根儿不靠谱。

“放心吧,我试过。”叶修看出了他的疑虑,“还挺准的。30码距离,麻痹效果,不会进战斗,可惜持续时间短了点儿,就10秒。”

“看来运气好的话,我们能有20秒时间从那里通过。”王杰希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小圆筒,再看看叶修手里那支一模一样的东西,依然无法对这玩意儿产生信任感。

叶修推了推他,示意前进,王杰希仔细握住那支圆筒,小心地拨开奇形怪状的植物往前走。走了几步,身后有点响动,回头一看,叶修蹲在地上,正在拿匕首割什么东西。

“怎么了?”他走回去在叶修跟前蹲下。

“有个吸盘吸住我了。”叶修边说边拿匕首在小腿一侧使劲儿戳。

吸盘?王杰希看过去……靠,还真是个吸盘!那玩意儿跟个长翻了的蘑菇一样,一口咬在叶修腿上,整只都通红通红的,踢都踢不掉。

王杰希再一查看,叶修果然在持续掉血,这鬼东西竟然还是个吸血生物……这时候刷血难保法术特效不会暴露他们的位置,只能忍着。叶修戳啊戳,发现这东西韧性还挺强,加上吸在他小腿肚上,手拧过去戳也不太使得上力,几刀下去都没什么成效。

“我来。”王杰希从他手里拿过匕首。这就是最高互动权限的好处了,尽管匕首的归属权仍在叶修那儿,但只要主人不反对,王杰希就可以暂时拿来用用。

他拿着匕首绕到叶修背后,手起刀落,匕首尖稳准狠地刺进吸盘脑袋下面看起来连接最脆弱的部分,横向一拉,那玩意儿立马断开一半,颤巍巍地挂在那儿。叶修再使力一挣,另外一半也被扯断。

失去了身体的吸盘这时候也没了吸附力,王杰希伸手轻轻一拨,就把它从叶修腿上拨了下来。匕首还给叶修,王杰希低头一看,操了。

“这玩意儿还没死,身体在找头。”王杰希厌恶地瞥了在地上扭动的暗红色物体一眼,这一眼又让他有了更多的发现,“快走,这东西不止一个!”


“我擦啊,这见鬼的东西到底有多少!”黄少天一剑劈翻一只丧尸,孙哲平跟上,重剑挥过,爆头。

没错,是丧尸,就是丧尸片里常见的那种智商欠费攻击力爆表的恶心怪物。打从他们全都踏上阶梯开始,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就跟雨后春笋一样一只只爬了出来。

对付起来倒是不难,比之前遇到的怪还简单一些,主要是爆头常识适用,基本上只要打中,满血也能一击消灭,但耐不住多,简直有要用僵尸大军把他们活生生淹死在阶梯上的架势。

“这东西能过省吗?能过省吗!逗我呢?我们是跟这儿演生化危机来了吗!”黄少天烦躁地左突右闪,还要小心别被喷溅出来的这浆那水溅一身,爬了几十级阶梯,比跑了几千米长跑还累。

心累……

这种时候,就能明显感觉出作为一个纯近战物理职业的劣势。那边喻文州一个重力球,周围一圈丧尸都被聚到一起,楚云秀放出一个大火球,“嘭~!”全部烧成渣渣。另一边张新杰圣光弹一打一个准,标准的属性相克,就算没打到头也能干死个七七八八,水晶墙往面前一封,什么浆都溅不到身上,干净整洁得完全不一个画风。

孙哲平韩文清什么的倒是一点儿都不在意血雨腥风中穿进穿出,拳拳生风刀刀到肉,黄少天用看的就觉得难受。同样没兴趣跟丧尸亲密接触的方锐跟他隔着枪林弹雨对望一眼,苦笑,身后唐柔挺矛杀出,劲风横扫,割麦子一样劈倒一茬再一茬。

长兵器也很好啊!黄少天含恨一剑削出,周泽楷和张佳乐一左一右各自飞身而起,空中连续点射,前方一小块区域就干净了。肖时钦的工程人形跟榨汁机一样在丧失大军里横冲直闯,本人则张开一对机械翅膀,飞在半空中往怪物密集的地方丢炸药包……你是轰炸机吗!黄少天很想吐槽,开了大招一路Z字斩击杀出老远,一抬头,又有更多的丧尸从周围爬出来……

BUFF时间还剩15分钟,望着茫茫的丧尸大军,他觉得整个人都不能好了……


兴欣网吧,罗辑也觉得整个人都不能好了。

“应该没错啊,怎么会这样……”

这是第四组数字,他已经来来回回核对了好几遍了,确定只有这一种算法,但结果却是错的。罗辑想破头也想不明白哪里不对,关榕飞走过来扫了几眼,说:“会不会是那边把答案设错了?”

那怎么办……罗辑欲哭无泪地看着他。这可不是把几屏数字挨个点一遍就能试出来的答案,位数和顺序都很重要,错了一个就全错。

关榕飞也很无奈,都走到这一步了,他也不想前功尽弃。伍晨在隔壁打电话,卢瀚文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关榕飞把罗辑从椅子上拽起来:“你去歇会儿,我来看看。”

罗辑听话地让出了座位,但也没去歇,而是拖了另一张椅子过来,坐在一旁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关榕飞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夜已深,游戏里和游戏外,战斗都仍在继续。


评论 ( 16 )
热度 ( 286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