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唐昊左右开弓,打爆两只僵尸,再打第三只,偏斜。斜刺里递上一柄剑,好运的僵尸被刺了个对穿。唐昊补上一爪,僵尸脑袋变成一滩浓稠的番茄酱。

黄少天嫌恶地避开那些乱七八糟的喷溅物,唐昊愤愤低语:“一个个放话的时候都猖狂得很,这会儿怎么就不见人影了。”

黄少天耳朵尖,听见了,一回味:“你说叶修和王杰希?是啊,也不知道相亲相爱地躲哪儿去了。”

唐昊手一抖,一爪子猛地挠偏,差点跟迎面扑来的僵尸来了个贴面舞。

黄少天一边补刀,一边莫名地看了他一眼,没闹明白这家伙在搞什么鬼。唐昊心里开了锅,翻来倒去尽是——黄少天也知道?怎么知道的?不对,仔细想想他应该没机会知道……也不对,如果那两个家伙在这之前就已经搅到一起了,黄少天说不定还真知道……

靠,管他知不知道!

“唐昊!”一个背影拦在他面前,唐昊猛一回神,认清是大漠孤烟。

“一个人瞎冲什么!”韩文清一点不见外,语气没比队里训人时和善半分。唐昊怔了怔,发现他的确已经冲出去一段距离了,回头一看跟黄少天至少隔着2、30码,中间还有丧尸在缓慢而坚定地从地里爬出来。

喻文州察觉有异,跑到黄少天身边:“怎么了?”

黄少天无辜地看着他:“我哪知道,突然就发飙了,我可没惹他。”

“真不是你说了什么刺激到他了?”

“我能说什么?我统共就说过一句话好吗,而且是他自己先说的!”黄少天大呼冤枉,转念一想,“咦,他该不是在担心叶修和王杰希吧……不可能吧你说呢,哈哈哈……”

“应该就是了。”有人替他们下了这样的结论。黄少天和喻文州齐刷刷回头,看到秦牧云连出三箭,射穿一个僵尸。

秦牧云察觉到自己成了注目对象,死盯着他看的两人还都一脸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感,略觉困惑,向两位前辈点了点头,转去帮张新杰。

“他刚才好像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黄少天迟疑地看向和韩文清一起杀得正HIGH的唐昊,“那小子会担心别人?”

总觉得比发现唐昊看决赛看入戏还震惊。

“也许吧……”喻文州也挺惊讶,但比黄少天能好些,他想了想,决定先不去管唐昊,“说起来,他们两人现在会在哪儿呢?”

并没有被传到这里来,说明叶修和王杰希要么不在游戏里,要么就是正好处于某种特殊的状态中,不管哪一种都难免让人忧心。

“没事吧。两个妖怪,都有本事手撕隐藏BOSS了……”黄少天说,语气到底还是显得有些欠缺底气。

“肯定没事!”一个声音补足了这份底气,黄少天正想吐槽今天怎么这么多人听墙角,发现来的是姑娘,硬生生憋了回去。

陈果站在后面,身边是唐柔,兴欣烟字辈的两个美女有志一同地点头。“叶修就不说了,跟个九命怪猫一样,王杰希也彻底不是省油的灯,他们俩凑一块儿能出什么事!”陈果异常坚定地阐述了她的观点,信心十足的样子连黄少天都被感染了。

“就是,有魔术师跟着,某人再不靠谱也还有救。”魏琛不知道打哪儿冒出来,插上一句。陈果一听不乐意了,狠狠瞪过去,眼瞅就要演变成一场内战时,包子跑过来凑热闹。

“说什么呢说什么呢?老大?老大这么英明神武,那个什么微草队长好像也有两把刷子,当然是没事儿了。相信我,没错的!”

这话认真想来跟陈果表达的意思没差,但为什么听起来就觉得不对味呢?一众人等纷纷瞪过去:你谁啊,凭什么要信你,哪儿来的自信!

稍远一些的地方,高英杰一边施法,一边小声念道:“队长他们真的没事吧?”

“相信他们吧。”乔一帆说,高英杰认真地点了点头。相信王杰希不是难事,至少对他来说,早已经形同本能了。


在另一个境界,或称另一个副本里,叶修突然有了种冲动,忍了忍,没忍住,赶紧捂住嘴。

一个闷声闷气的喷嚏让王杰希看了过来。

“有人想我了。”叶修揉揉鼻子。

“确定不是骂你?”

“骂我,谁?你吗?”叶修笑道,“不过游戏里打喷嚏的体验还挺新鲜。”

王杰希眉头微微打了个结,抬手探了探叶修额头。当然是摸不出什么异样的,只招来叶修略带疑问的视线。

“之前你也头晕过。”王杰希解释道,“游戏外身体状况如果不佳,会体现在游戏里,这恐怕也是一种保护措施。”

这个叶修知道,但他仍是觉得王杰希多虑了。“顶多就是感个冒吧。”叶修说,“还能在这儿活蹦乱跳的足以证明我精神很好。”

倒也没说错,王杰希无法反驳,只能说:“总之,越早离开游戏越好。”

“嗯。”叶修探头看了看前面的路,“从这里开始看来必须打过去了。”

他们现在藏身在一小片山岩后面。顺利通过了小山坡上的岗哨,也甩掉了奇怪“植物”的追踪,再往前,已经可以看到开在悬崖边上的异空间通道。

一个黑色的魔法漩涡,应该还没正式完成,三个祭司装扮的死灵怪物正在进行某种看似充能的仪式。从两人当下所在之处通往那里,必须经过一段折线形前进的山路。那是一段目测三人宽的小道,两侧都是削直的峭壁,沿路每过30码左右据守着一只怪,看起来比前面的巡逻兵更难对付。

好在它们不像巡逻兵那样成组出现,只要它们能够懂得坚守岗位,一只一只打过去应该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上。”王杰希率先从山石背后闪身出去,扬手就是一发冰箭打出。

第一只怪被呼个正着,发出一声阴沉的低吼,扛着斧子冲了过来。后面的怪没动,这是一个好消息,证明他们有望各个击破。

“身为一个治疗,你就不能低调点吗?”叶修从王杰希身后冲出,挥枪迎击。

王杰希几时学过低调?法术继续往怪身上招呼,还抽空给了叶修一个盾,仇恨拉得无比牢固。

叶修乐得做一个纯DPS。这是近战怪,技能基本上都是近身范围的,王杰希带着它绕圈,追不上目标的情况下它根本不施放技能,普攻也只能空挥。

这场面让叶修想起最开始在游戏里遇到王杰希时的情景,不过那时候王不留行没有攻击手段,放风筝的技术虽说一般纯熟,拉仇恨比现在还是弱多了。

叶修倒也没刻意去降低输出控制仇恨。风筝到底是一种比较耗时间的打法,好处在于可以减少己方受到的伤害,但缺点也非常明显。

他们现在最耗不起的就是时间。

很快,叶修就代替王杰希成为了仇恨目标,毕竟他才是专职的DPS。怪物转头,叶修敏捷地躲开攻击,再上。

作为一只近战怪,这家伙想必也十分郁闷。追王杰希,追不上,这下换了个近战对手,却是怎么打都打不中,好容易可以放出一个技能来,还没来得及生效,吃了个击飞,又被活生生打断。

叶修他们的BUFF比圣山那边的大部队要高级一些,毕竟说好听点是打进敌人大本营的突击队,决定胜负的关键所在。在他们的BUFF作用下,怪物名条看起来都是黄色的,攻击打出去基本没有偏斜。特殊效果倒是可能被抵抗,但他和王杰希的输出基本上都不靠特殊效果,大都是实打实的直接伤血,也就无视了。

怪物被叶修打得倒飞出去,王杰希跟上两记法术,叶修再追过去一阵猛戳,亡灵怪一命呜呼。两人脚下不停,立刻又开了第二只怪。虽说两人配合着这怪物不难对付,但血还是挺厚,搞定一只基本也能耗去1分钟左右。

这一路上总共有八只亡灵守卫,BUFF剩余时间还有12分钟,形势并不乐观。


剩余时间10分32秒,圣山第九十九层的阶梯战终于接近尾声。

抬头可以看到位于阶梯尽头的祭坛,恢弘的祭坛笼罩在一团黑光里。祭坛正中是个巨大的黑色漩涡,漩涡前安放着王座,隐约可见一个阴森森的身影坐在上面。

“黑暗君王?”黄少天远眺王座。

“看来是了。”张新杰说。他们周围还在不断爬出新的丧尸,但数量和频率已经有所降低,看起来差不多该过渡到下个阶段了。

“10分钟够了,干掉他!”张佳乐冲上来。这句话代表了大多数人的心声,虽然面对的是最终BOSS,但他们人多,又全是职业级的,这份底气还是有的。

没用多久,最后一波僵尸被集火清掉,阶梯上不再有新的怪物出现,看样子完全可以直奔BOSS而去。就在这时,一声巨响响彻祭坛上空,众人抬头,就见一头巨龙自云端俯冲而下。

浑身漆黑的巨龙,展开的巨幅双翼遮天蔽日,众人赶紧散开,巨龙落地,整个阶梯都为之颤抖。巨龙发出低沉的咆哮,阴冷地俯视着渺小的人类,渺小的人类们纷纷在心里骂娘。

“我擦,要不要这么搞,最终BOSS前还来这么个家伙,玩儿个屁啊!”张佳乐怒了,这句话再次代表了大多数人的心声。

“这才有意思。”孙哲平偏要另辟蹊径,“10分钟两个,总算有点挑战性!”

那是相当的有挑战性,而且不想挑战也不行——巨龙可没打算让他们慢慢适应战局变幻,怒吼一声,抬爪就扫了过来。

唐昊和韩文清首当其冲,一左一右跳开。龙爪拍在地上,阶梯正中裂开一道口子,有黑气从里面冒出来,一看就是最好别沾上为妙。

这下也不用分配人员了,一群人被强行切断在左右两侧。龙的技能未知,能说的也无非就是坦拉住DPS上治疗加好血,索性也就没人废话。

剩余时间9分49秒,巨龙战开打。


剩余时间8分12秒,叶修身子一斜,险险被亡灵怪的刀锋扫下悬崖。

“当心!”王杰希几乎惊出一身冷汗。叶修自己也是一阵后怕,稳住重心后赶紧调整位置。

这是倒数第三只怪,已经只剩一层血皮,叶修调整的空档王杰希补了一发冰箭,火焰爆裂CD,他一个瞬移到怪面前,镰刀挥过,怪物应声倒地。

“小心一点。”王杰希把镰刀变回十字架,给叶修刷了两口血。

“放心。”叶修笑了笑,“下一个。”

王杰希始终不太放心。叶修这次的惊险情况是源于他自己走位失误,这种失误很少发生在叶修身上,只能说明他的状态确实不大好。

回想起来,他们从踏进第五层开始就没休息过,到现在也一天一夜了,放在平时也许只是有些小疲惫,但在游戏里精神消耗本来就不小,又遇到连番变故,就算有机会小睡了一会儿,梦境也没让人省心。如果叶修的身体状况原本就不太好,现在只会负担更大,王杰希的眉头就没松开过。

然而那又怎样呢,没时间给他们停下来休整,就算休整了也不一定有用。唯一能有效改变当前处境的方法只有继续战斗,再不情愿也一样。

叶修已经往下一只怪冲去了,王杰希默默跟上,只能希望接下来一切顺利,不要再出什么意外。

最后两只怪,他们也没敢托大,仍是慎重起见一只一只推过去。一分半钟,这是尽力压缩战斗时间后的结果。BUFF剩余时间6分38秒,王杰希和叶修来到了半开的时空狭缝前。

三个死灵祭司自然不会当他们是空气。他们停止给黑色漩涡增幅,转向入侵者,催动法术。

满地散落的碎骨旋转着飞起,相互拼合成型,六只骷髅出现在两人面前。

叶修执枪上前,打!不仅要打骷髅,还要连它们背后的祭司一起打。

身为远程,那些死灵祭司当然不乐意站定挨打,它们身形飘忽地闪来闪去,叶修和王杰希配合,拖着骷髅围追堵截,各种抢点截杀。

死灵祭司有单体魔法攻击,也有三人共同发动的群体大招,躲得过的魔法攻击两人就躲,躲不过就硬吃强加,尽可能地集中火力先干掉其中一个。

威力强大的黑魔法、附加状态一大堆的死灵魔法、限制行动的禁锢魔法……这三个祭司血不多,能力却相当可怕,但凡能削减一个对他们来说都会轻松许多。

集火终于在再一个1分半钟后见了成效,第一个死灵祭司KO。剩下两个失去同伴,瞬间进入激怒状态,又一波骷髅被组装出来。

这次复活的骷髅兵加上了刚才死掉的几只,总共有九个。九个骷髅,两个死灵祭司,5分钟,看起来问题不大,但……

王杰希迅速查看了包里的道具属性,说:“来不及了。”

5分钟,那是贤者给他们的封印水晶的引导时间。也就是说,就算从现在开始驱动封印魔法,也要5分钟后通道才能关闭。他们当然可以等干掉这些怪后再毫无干扰地去封印通道,但他们无从设想圣山上的战况——BUFF消失后,那边的人们是否还能坚持等到他们关闭通道?

这是没法赌也绝对赌不起的。不能等了,王杰希拿起水晶就要递给叶修。

“你来引导,我保护你。”叶修扫开面前的骷髅,没去接水晶,“没时间了别跟我争,这种时候治疗就不要想着抢DPS的工作了。”

王杰希很想说由叶修来引导水晶,他可以加血,也有办法吸引怪的仇恨,更重要的是这样叶修能轻松一些。但叶修态度坚决,的确也没有时间可以给他们再推来让去,而且理性告诉他,让叶修清怪效率的确能高出不少。

他只犹豫了1秒,1秒过后,王杰希用力握住水晶。周围的骷髅刚被叶修扫开,两个死灵祭司正在外侧换位游移,王杰希拉过叶修,低头。

还没来得及反应,唇上就被施加了不属于自己的热度和压力,叶修一愣,继续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那些热度和压力又离去了。

“保护好自己。”王杰希认真地看着他,把叶修的血加满,然后转身面对空间裂隙,给自己也盾好回满血,使用水晶。

银色的光华自水晶中流溢而出,逐渐汇集成银光的旋流,绕着空间裂隙开始转动。引导期间王杰希是不能动的,受到伤害不会打断引导,但会使进度延迟,如果受伤超过一定血量,引导会判定失败,任务终结。

叶修还有些发愣,看到银光亮起,猛然回神,迅速地整理了一下情绪。没时间让他再去慢慢回顾了,在整个这5分钟里,他要做的就是保护好王杰希,尽可能阻挡针对王不留行的伤害。

所幸仇恨系统仍是生效的,但其中一个祭司的仇恨原本就在王杰希身上,而新生出的这些骷髅兵则像是被下达了某种指令一样,完全无视仇恨,整齐划一地走向引导水晶的人。

骷髅走得慢,叶修可以想方设法阻止他们靠近,祭司的仇恨就很不好弄。他估算了一下王不留行的血量,决定先不管,抢杀几个骷髅兵。

根据击杀上一波骷髅的经验,骷髅伤血会让攻击者积累召唤那只骷髅的祭司的仇恨值,叶修看不出哪只骷髅是哪个祭司招的,只能碰运气。

好在运气看来是站在他那边的,四只骷髅倒地后,两个祭司的目标都锁定到了他身上。此时王杰希还有60%多的血,叶修自己的血则在70%左右。他使用了一个血瓶,把血补到90%以上,不再去管祭司的法术,开始不顾一切地击杀骷髅。

骷髅血少,被他这样一通猛攻,很快就纷纷变回了骨堆。这一波攻击的时间里,王杰希只吃到一个群伤的伤害,血量48%,叶修本人则承受了两个祭司的绝大部分法术伤害,血量比王杰希还低一些,只有45%。

他在击杀骷髅的时候尽量做到先让残血的骷髅远离王杰希,此时那些骨堆距离王不留行还有些距离,就算再次被复活,他也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回援。确定了这一点,叶修向其中一个祭司冲去。

远离王杰希,是为了减少群伤法术击中王不留行的可能性,贴近祭司,则是为了尽可能限制对方施法,就算只是打断少量的法术,也能给他们争取更多的空间。

血量和时间都是生命线,争得一分是一分。一定要完成,叶修空前坚定。

剩余时间2分24秒,他在和祭司周旋的空隙里,看到了从山道上走来的“君莫笑”。


剩余时间2分16秒,圣山的战斗还在继续。

黑龙,仍旧是那头黑色巨龙。

战斗的艰辛程度远超所有人的预估,尤其是治疗,全部都已经在超负荷运转。

没有人安排站位,也没有人布置过走位,但所有人都观察着自己周围其他人的位置和BOSS技能的作用机制,开战之后很快就调整好了最佳阵型。治疗们自觉绕着BOSS一圈分散,最大程度保证每个人都至少处在一个治疗的控制范围里。

但这场战斗并不是一场站桩打怪加血就好的战斗,变化太多,也就意味着最好的阵型不可能保留到最后。黑龙的普通攻击会震裂地面,从裂缝里冒出的黑气不仅不能碰,还是一层法术屏障,任何法术都无法穿透黑气产生作用。拉住仇恨的人会有意识的引导黑龙的攻击方向,尽量让裂缝和黑烟不影响到其他人,但这也无法做到周全。

黑龙有一个技能,发动后会随机向三个方向进行普攻,攻击的方向可根据龙头转向来预判,但这也只能提供一个躲避的缓冲时间,不能阻止黑龙制造新的裂隙。这个技能有时还会配合其他技能一起发动,可选择的躲避方向就非常有限,各种迫不得已的情况比比皆是。

人群被割裂开来,承受的伤害逐渐脱离治疗控制,某些区域还有人被隔离在治疗照顾不到的地方。

当然,裂隙虽然无法直接跨越,却并不是横贯整个阶梯的,从裂隙末端绕过去,依然可以和其他人汇合。但治疗根本很难脱得开手,更别说转去绕那么大一圈,DPS倒是可以绕,除了分裂阶段。

分裂阶段黑龙本体消失,周围随机刷小龙。这些龙的刷出位置天生就阻挡了通向裂隙尾端的道路,而且如果不能在分裂阶段之内击杀,分裂时间结束后小龙会爆炸,那是个60码范围内的秒杀技。

魏琛很有幸地就遭遇了这样一个被隔离开来面对小龙的境遇。

小龙刷了两只,他们这边只有四个人,血都不满,最低的只有不到40%。击杀不见得不可以,但小龙有反伤,没有治疗的情况下硬拼很难。

魏琛看了看左右,深吸口气,大喝一声:“老夫拖住它们,你们走!”

他学了一堆时间法术,可以使目标的时间变得缓慢甚至短暂停止,还能让目标衰老,要拖住两只怪还是有可能的。这两只小龙也许死不了,但他只要能在爆炸前将小龙带得足够远,就能让爆炸不波及到其他人。

至于他自己跑不跑得掉,那就听天由命了。

魏琛从来没觉得自己是多么大义凛然的人,但他觉得这是眼下的最优解。如果四人都留下来,小龙也未必能成功击杀,到时候后果只会更严重,都不用提中间还有反伤这一威胁。

他觉得这个主意甚好,也有人同感。刘皓都准备跑了,有人提着剑就从他身后冲了上去。

“走你妹!”黄少天一剑扎在一头小龙身上,冲魏琛痞笑,“魏老大你想当英雄,早了一百年!不就是两只小畜生吗,一人撕一个还有两个富余战斗力呢,对吧?”

“是这话。”后面有人接道,刘皓再一看,喻文州提了手杖有条不紊地在给小龙加状态。

魏琛无语了,这两个小混蛋听他一次会死吗!“服了你们。”最后他说,“要打就给我往死里打啊,回头连累了老夫,做鬼也不放过你们两个混小子!”

“遵命!”黄少天笑道,喻文州微笑点头。刘皓面对这样的情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尴尬地站在原地。他很想跑,但他知道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现在再跑就不是战术撤退,而是公然当逃兵了。

“你怎么说?”魏琛发现还有个杵在那儿的,再一看是刘皓,顿时没了心情。他虽然不算很清楚叶修被赶出嘉世的始末,但包括刘皓的为人在内,多少也能看出些蛛丝马迹,见第四人是这家伙,打心里就不再指望他。黄少天就更不提了,从头到尾压根就没看刘皓一眼。

刘皓一顿天人交战,没办法,最后还是提着剑走了上去。

万一真的打不掉再提前跑吧,他这么打算着。魏琛怪笑了一声,不再管他,专心地收拾起小龙来。

剩余时间1分55秒,所有人都在坚持战斗。


叶修避开了一记黑魔法,再闪,连突打空。

闪一下还好,闪第二下就很勉强,但总算是闪过了。叶修迅速调整,继续注意两个祭司的施法动作。

“君莫笑”?至少在表面上看来,已经被他当成背景布了。

但“君莫笑”绝对是个不可能忽视的存在,叶修看似随意地走位,实则是让自己恰好挡在了“君莫笑”和王不留行之间。

无论如何,保护王杰希完成任务是第一要务,对手是谁都一样。

任务成功就能出去,所有人一起——这只是个假设,没有任何证据可资证明,但叶修前所未有地坚信这一点。

他看到了一个法术的征兆,也看到千机伞在向剑形态转变。他突然起步跑向右侧,事实上也只跨出了一步。月光斩斩空,黑色的魔法特效在“君莫笑”背上炸开。

“君莫笑”自然是不存在仇恨系统的,他要打谁完全看心情,叶修也没指望通过这样一个小动作让“君莫笑”转移注意力。

一面盾。在他眼里,“君莫笑”的存在就像一面盾,他要用他来挡枪,至不济也能稍微抵消自己需要承受的压力。

但他同样不会天真到认为对方会就这样乖乖充当盾的角色,这种理想化的局面绝不可能持久。

他也不需要持久,2分钟……不,不到2分钟,他只需要争取这一点点时间,让王杰希顺利完成引导就好。

确认了这一点,叶修不再去注意时间,他需要集中所有精力,保证不会出任何意外。毕竟,不到2分钟的时间说长绝不算长,但已经足够发生太多变数。

“君莫笑”、两个死灵祭司,这就是他意识的全部,牵制住他们,这是他唯一需要思考的事情。

而最好的牵制,往往不是防守和静观其变。抢攻!最后的1分50秒,叶修开始抢攻!


剩余时间1分20秒,黑龙分裂阶段结束。

龙血BUFF的红光在小龙身上闪现,一闪即灭。BUFF特效出现的同时,小龙也失去了最后一点HP。

黄少天长出一口气。4%,这是他的当前血量。

药水瓶还在CD,这次不用魏琛说,黄少天自己拔腿就往后跑。另外三人自然也不会落后,分裂阶段过后3秒会有一个以黑龙为中心的全场放射型AOE,距离越远承受的伤害越低。现在他们四人中血最多的魏琛也不过只有21%的血量,在30码的距离上吃一个AOE伤害估计能剩个血皮,4%的黄少天就更不用说了。

他们在打小龙的时候已经刻意将小龙的位置控制在远离BOSS的地方,但小龙本身会移动,这个距离控制并不容易。第二只小龙挂掉的地方在离BOSS所在的中心点25码左右,全力跑,3秒钟,至少能让他们跑出40码的距离。

40码是个临界点,超过这个距离AOE伤害就能低于5%,至于是否能保住夜雨声烦4%的血量,似乎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全速奔跑,3秒、2秒、1秒,AOE!

一层层暗紫色的光波叠荡着向四周扩散开去,来势非常凶猛。四人脚下不停。放射型AOE并不会即时生效,从发出到碰触到人有一个扩散的过程,这个过程在1秒钟左右,眨眼即逝,但即便是这么一点些微的时间,他们也必须尽全力争取。

人跑的速度完全不可能敌得过光波扩散的速度,他们立刻就被追上,伤害紧随而来。

魏琛和喻文州都紧盯着黄少天的血条,是生是死就在一瞬之间。

光波荡过,夜雨声烦——活着!血量……

7%!

来自BOSS的AOE反而给夜雨声烦加血了?当然不会。给夜雨声烦加血的人是石不转。

张新杰!

分裂阶段尚余5秒,张新杰判断自己所在那个区域里暂时不会有人有危险,就开始移动。他知道旁边被隔开的那一块是没有治疗的,黑气会阻隔法术,却不会完全遮挡视野,他也能看清那里每个人的血量。

需要支援,这是张新杰作下的判断。AOE的伤害他心里有数,既然他就在附近,断然不能交给老天爷去判生断死。

估算好时间,起跑,及时赶到。水晶墙和治疗法术几乎同时放出,抵挡了一部分伤害的同时,黄少天的血量被加到7%。

他使用的是一个治疗量很小的法术,优点是生效速度。确认四人都安全无虞了,张新杰一边带他们离开这里,一边持续给几人加血。最终回到其他人身边时,四人的血量都抬到了50%以上。

没有人有工夫感到庆幸,也没有人松懈,每个人剩余的体力都已经不多,却绝不会比剩下的时间更少。

距离BUFF到期还有1分09秒,他们面前是一只35%血的黑龙,以及它背后坐山观虎斗的黑暗君主。

结果?没有人再去想结果。最后的时间,最后的意念,只有战斗。


剩余时间1分01秒,叶修惊险地闪过一记十字斩。

千机伞从大剑状态变成忍刀,手里剑飞出,叶修不避,挥舞长枪精准地挡下飞来的暗器,枪尖顺势一挑,攻向“君莫笑”。

“君莫笑”向后跳起,轻松闪开枪尖,千机伞再变,却是盾形态。伞盾撑在身后,挡住一发来自祭司的魔法攻击,叶修挑空后枪尖旋即顿住,再送,千机伞盾不及收回,“君莫笑”被刺中。

这只是一个普攻,命中后可以有后招,但叶修一击命中,立刻就收枪急退。他看到了“君莫笑”施法的动作,也看到了脚下隐约浮动的光。

升天阵,来不来得及退出范围?

来得及!升天阵光影落定,叶修去而复返,撕开光幕。

等待他的是一面漆黑的斗篷,魔道学者的抓取技。叶修吃不起,强行调转方向,擦过暗影斗篷的边缘,同时长枪以一个十分别扭的角度刺出。

他不要攻击的准确度,只需要攻击,抓住一切机会攻击。不能有空档,空档就意味着变数,现在他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变数。

这记攻击自然伤不到“君莫笑”,暗影斗篷收起,斗篷后面露出一只手掌,掌缘带风,直拍叶修送过来的肩膀。

叶修腰腹用力,脚跟猛转,扭身避过落花掌,长枪也跟着身体抡出一个回旋,强扫“君莫笑”下盘。“君莫笑”跃起,太刀出鞘,银光落刃!

这一跳在叶修的计算之中,一扫不中,枪身已经节节分出,“君莫笑”刚刚纵身而起,就被银鞭缠住脚踝。叶修旋身之势未减,借势狠狠一抡,“君莫笑”眼看就要被甩飞出去。

但银光落刃发动得太快,此时已经生效,技能的判定始终强过任何普通攻击,“君莫笑”没有飞出,这一甩只让银光落刃的剑尖稍微偏开了一点。

对叶修而言这已经足够了,长鞭收回成长枪,长枪再收回成匕首,叶修踏前一步,刀刃正对“君莫笑”咽喉。他赌的是“君莫笑”来不及收剑,即便来得及,也只能勉强挡下这记攻击,匕首只要再变形,他立刻就有后手。

两个祭司在这时发动了群伤法术,黑色的雪花从天而降,他和“君莫笑”都在法术作用范围里。

28%血,吃下这一招,他还不死。


剩余时间43秒,黑龙也正好被打到28%血。

开始有人体力透支。

每个人都已经很注意体力分配,但自从踏上阶梯以来,一直没有机会补充体力,透支只是早晚的事。

有人倒下,立刻就有人扶起他躲开技能伤害。治疗也没有放弃,仍持续给晕倒的人刷血。

此时此刻,他们不再仅仅是队友和对手,他们是一个整体,同生共死,谁也不会丢下谁。

27%、26%、25%,黑龙一声怒吼,黑暗君王从王座上站起身来。

黑龙扇动双翼,鼓起一阵劲风,冲上天际。它的主君一步步踏下阶梯,自裂缝中透出的黑气逐渐消散。黑暗世界的君主来到众人面前,手里森白骨剑斜指。又是一阵长啸响彻云端,昭示着最终决战拉开序幕。


剩余时间33秒,千机伞枪形态。

洞黑的枪口指在叶修前额,扳机扣下。叶修不动,身后20码的位置站着王不留行。

枪声响起,三发反坦克炮,命中三只复生的骷髅。

枪口移开时叶修就有了感应,转身就向后跑去。反坦克炮的硝烟中,叶修拦住另三只骷髅,向“君莫笑”的方向击飞过去。

祭司的召唤术施法动作他看到了,“君莫笑”攻击骷髅的意图未可知,他只知道,到了这种时候,可以利用的必须利用到底。

被反坦克炮波及到的骷髅倒飞过去,吃下格林机枪一顿扫射,再度失去了活动能力。叶修再度抢上,“君莫笑”却比他更快,叶修无奈,只能横身去挡。长枪扛住战矛,两人停步在王不留行身后10码,无声对峙。


剩余时间18秒,黑暗君王战稳步进行。

所剩无几的BUFF倒计时并不能影响战斗的按部就班,没有人急不可耐,没有人慌不择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把能做的事做到极致,才算不辜负自己,也不辜负身边一同作战的人。

防守,进攻,减伤,加血……每一个环节都像面对最关键的比赛一般精心。越是凶险,越要镇定,每个人都这样想,形同于身处最重要的赛场上那样,不容犹豫,决不放弃。


剩余时间15秒,叶修和“君莫笑”谁也没动。

处在这样的位置,已经不适合强行进攻,任何闪失都有可能将君莫笑的攻击引导到王不留行身上。叶修不动,留心观察“君莫笑”身后的死灵祭司。

大招的CD没到,他们暂时不会再发动群伤法术,单体攻击他还可以硬吃两次。一个祭司有了动作,另一个还在游走,“君莫笑”没有反应,无从判断下一步的动向。

叶修等着黑魔法的冲击到来。他不能闪避,闪避只会把王杰希的后背暴露在“君莫笑”面前。

眼前的人是君莫笑,他的君莫笑,苏沐秋的君莫笑,同时也是一叶之秋。

在这样的强敌面前,他必须是那最后一层防线。

必须巍然不动。


剩余时间12秒,全员平均血线在30%上下浮动。

治疗已经不敢用大法术,剩下的体力要更合理分配,以期等到一次回复的契机。

每个人都紧密关注着药水CD,不管是血瓶还是体力药,CD到了就立刻使用,能增加一点续航算一点。

BOSS血量95%,还没有发动大技能。


剩余时间10秒,叶修血量11%。

刚刚施放完法术的那个祭司正在飘来飘去,另一个则开始进行施法动作。从他手边的特效样式叶修看出,他将要施放的是一个死灵魔法,附带持续掉血效果,伤害总量也许能吃掉他7%到8%的血。

还可以承受,叶修想,只要面前的人能继续毫无动作,他们能成功。


剩余时间8秒,巨大的火球从天而降。

盘旋在上空的黑龙不再保持沉默,它的君主在呼唤它,它响应了这个命令。

火球炸开,阶梯上留下一个陨坑,硝烟从坑底冉冉升起。

并不是所有人都来得及躲开,没人去计算他们失去了多少战友。

战斗在继续。


剩余时间4秒,叶修血量3%,血瓶CD 2秒,他的手指已经放在了界面上。

“君莫笑”动了。

同时,圣山顶部祭坛上的黑色漩涡里连续蹿出数只地狱犬。

黑暗君王剑指天穹,暗云流转。

天光敛尽,四野响起阴沉的歌声,幽怨低回,是一曲亡语织就的乐章。


剩余时间2秒,血瓶CD好了,叶修却没能点下确认按钮。

他正处于僵直状态,他刚吃了一记龙牙。

3%的血量承受龙牙的伤害,他应该已经死了。

但他还活着。

一圈金光在他身周亮起,立刻又归于寂灭,有赖于这个法术,龙牙只伤了他2%血。

这圈金光叶修当然认识,盾,王不留行的盾。施放者只可能是王杰希。

他看不到身后的景象,但他知道,没事了。

王杰希不会因为察觉他的险境而让任务功亏一篑,这一点,他完全有理由坚信。因此,王杰希有了动作,只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引导完成,任务成功。

任务成功了吗?叶修没有去确认,他也没法去确认。他还僵直着,只能看着身上一层层白光亮起,血量快速提升。

接着他就落入了一个怀抱,十字架立在身前,力场张开,强势地护住了他们。

远处的死灵祭司陷入了暴走状态,周围有无数只骷髅正在站起,向他们围拢过来。

僵直解除,叶修仍然没动。疲惫感席卷上来,他觉得整个人都有些虚浮。

真心应该多运动了,叶修想。

他终于去看了一眼BUFF剩余时间,看到的时候还是1秒,眨了下眼就已经归零。

BUFF消失,周围的骷髅全部变成了血红色,同样血红色的死灵祭司又开始催动法术。王杰希抱着叶修,一动不动,防护罩张开着,尽管他们都知道那已经毫无用处。

身后有某种声响,叶修猜测,那是封印魔法作动的声音。

死灵祭司扬起手臂,漆黑的魔法波动向他们涌来。


“消失了……”BUFF时间结束,所有人都已经做好准备面对陡然强大到不可想象的敌人,却发现敌人全部像溶进空气里一般消失无踪。

阳光割开厚重的云层,整片整片地洒落下来,笼罩着祭坛的黑气散去,祭坛在阳光的照耀下,一如它的名字那般宏伟瑰丽。

阶梯的伤痕还残留着,提醒人们刚刚在这里发生的战斗并不是一场梦。还站在那里的人们来回看着,都想询问彼此同一个问题。

“这样算是……结束了?”

“结束了……吧。”

没人知道这变化是怎么发生的,但它确实就这样发生了,直到一条系统公告弹出:

『玩家君莫笑、王不留行成功封印异界通道,世界任务“轮”完结。圣山危机解除,世界进程最终阶段达成。』

原来如此……没有人惊讶,没有人吐槽,也没有人在品味着终于可以离开的喜悦。

一直以来都是为了一个目标而持续不断地努力,当这个目标终于近在眼前时,它却好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为什么呢?望着那个深坑,没有人给得出答案。


“为什么呢,总觉得欠缺一点真实感。”同样看到系统公告的叶修表情有些恍惚。

“不知道那边怎样了。”王杰希说。

“没事了吧,如果冯主席没骗咱们的话。”

“那是NPC吧。”

“管他的呢。”

成群结队的骷髅还在缓慢靠近,在他们四周围了个密不透风的圈,死灵祭司的攻击却迟迟没有降临到他们身上。

“太不真实了。”叶修懒懒地靠着王杰希问,“你说,那个家伙什么意思?”

那个家伙是哪个家伙就不用确认了,在他们前面,一面大得有些离谱的盾牌挡住了来自祭司的黑魔法。

“君莫笑”,千机伞盾。

王杰希也是无言以对,在他的印象里,这个“君莫笑”的行事目的就只有一个——看到他们就往死里打。他还从来不知道,这家伙也会有帮他们化解危机的一天。

说真的,若没有他这一挡,两个血红血红的法系怪的法术足以轰杀他们一百次了。

叶修已经很多次面对千机伞盾的外侧,都快不记得另一面长什么样子了。现在再次看到伞盾内侧,他竟然有些感动。

可是,即便如此,危机仍然没有解除,除非“君莫笑”心情好到准备送佛送到西,帮他们把周围这一大圈怪全部清理掉。

对他而言这大约不会有什么难度吧,叶修考虑是不是询问一下他的意向,运气好他说不定还真能答应呢。

他还没开口,“君莫笑”侧过身来,也没看他们。右手还拿着千机伞,“君莫笑”抬起左手,指向他们身后。

身后?身后自然是那个正在被封印的空间裂隙。叶修一愣,才发现有柔和的白光映在伞盾上,那些光同时也正像羽毛般轻柔地裹在他们身上。

转身一看,漆黑的漩涡正在被银白的光辉吞噬,光逐渐填满了暗,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道圣光萦绕的旋流。

光的旋流旋转着,收缩着,似乎不需要多久就会从这个空间里隐去。“他的意思……难道是让我们进去?”王杰希不确定地看着那边。

“也许吧,要不要试试?”说实话叶修也很难弄明白“君莫笑”在想什么,但面对眼前的旋流,他和王杰希都想到了某个可能性。

试试看,当然。叶修迈步走向光的漩涡。王杰希拉住他,叶修回过头来。

“如果真的出去了,第一件想干的事是什么?”王杰希问。

“睡一觉。”叶修想也没想,“你呢?”

王杰希没有立刻回答,过了大概有1秒,说:“一样。”

“听起来怎么有点敷衍。”叶修笑道,“我还以为你会来点什么劲爆的发言呢。”

“比如……好好抱抱你?”

“……你是麻疯侏儒吗……”叶修黑线,很快又轻声笑了起来,“不管怎样,出去再说。”

“嗯,出去再说。”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光的旋流,暗色涤尽,遥远的地方传来钟声。在溢满视界的白光中,叶修最后回头看了一眼。

“君莫笑”站在原地,遥望着他们,隐约正在微笑。


 

=======================

*麻疯侏儒的梗来自暴雪的卡牌游戏《炉石传说》。麻疯侏儒是一张1费2攻1血亡语效果伤对方英雄2点血的仆从卡,出场台词是“让我好好抱抱你”。


我不会说这章爆了5K的字数出来的,嗯。还有个尾声……

评论 ( 28 )
热度 ( 345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