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叶修睁开眼睛,这次映入眼帘的不再是一片绿影婆娑。

他看到苏沐橙坐在旁边削梨。

“我不吃梨。”他说,声音哑得不太像自己的。

苏沐橙刚好卷到最后一刀,一整圈梨皮掉进垃圾桶里。她望过来,眨了两下眼睛,削下一块梨肉放进嘴里:“这是给我自己吃的。”

叶修撇了撇嘴,撑着坐起来,觉得全身关节都是僵的。苏沐橙拿了水过来,他喝了两口,就见那姑娘趴在床沿上冲他笑。

“没事了。”叶修说。

“嗯,没事了。”苏沐橙答。

“我好像有点儿饿。”叶修感受了一下,肚子里显然缺乏填充物。

“吃梨吗?”苏沐橙问。

“……来一个。”叶修很没原则地妥协了。

苏沐橙把梨削成小块,叶修吃了几块,终于有了点真实感。游戏再拟真,跟现实也总有这样那样的差别,虚拟和现实很自然就能做出区分。

真的出来了。

游戏里最后的记忆,只在踏进漩涡后回望的那一眼,再往后发生了什么他就不知道了。“其他人呢?”他问苏沐橙。

“都没事。”苏沐橙说,“正在开说明会,果果和方锐去了。”

“就他俩?”

“嗯,冯主席就叫了各队的正副队长,估计也是不想人多嘴杂。”

“呵呵,老冯啊,他是怕人多了招架不住吧!不过他多虑了,就那些人也够他受的。”

“谁说不是呢。”苏沐橙笑道,“当然,联盟那边也是有备而来的。”

“准备够不够充分等老板娘她们回来就知道了。”叶修吃掉最后一块梨,完全不能感到满足,“还有吗?”

苏沐橙扔掉梨核,擦干净刀和手:“走两步没问题的话,去食堂吧。”

叶修试着下床走了走,除了有点僵硬确实没太大问题,看来所谓的生命维持系统也不是说着玩的,不太适应只是因为太久没活动。

他走到门边,想起来根本不记得食堂在哪儿,回头看苏沐橙,拿眼神示意她带路。

“嗯!”苏沐橙笑着跑过来。


吃东西的时候,两人顺便就游戏里外的情况聊了几句,中途苏沐橙发了个短信。吃完回去,发现坐了一屋子人。

全是兴欣的人。

时间是下午,但已经是离开游戏后的第二天下午了,叶修刚还感慨难怪这么饿,听说魏琛还睡得鼾声震天,顿时有种微妙的挫败感。

陈果一看到叶修就眼泪汪汪地扭过头去,提到说明会,又义愤填殷地转回来,拍着床板各种不当发言连珠炮一样往外爆,方锐在旁边见缝插针地作补充说明,信息混乱得满屋子人都听得头大。

等老板娘好容易冷静了些,叶修作了番整理,得出如下几个要点:

一、服务器根本没被劫持,全是联盟和制作组自导自演。

二、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测试紧急登出保护系统,结果出了点不大不小的问题。

三、过程中发现第三方人员的干扰,就顺水推舟地测试了服务器安全系统。

四、联盟方认为本次测试任务圆满完成,针对某些小意外,稍后会给出补偿,具体补偿措施待议。

五……这个第五条是苏沐橙说的,陈果证实联盟方也作出了相应说明,那就是:在紧急登出保护开启的情况下,只要在游戏里挂掉就会自动断开系统连接。

结论是,这整就是一件囧事,原来他们担心的那些全都属于自己吓唬自己玩儿,叶修心里五味杂陈。但他也没能为此纠结太久,很快这间临时宿舍就迎来了三个访客,让他的心思完全转移了开去。

第一个访客是叶秋。

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叶秋,叶修真心意外。再看满屋子人只有他一个脸上挂着惊讶的表情,想必是都已经见过了。

“你怎么来了?”叶修还没把叶秋的存在介绍给兴欣众人过,包括他自己名字变来变去的原由,明白就里的也只有少数几人。这会儿叶秋出现,所有人都见怪不怪,看来是已然从陈果和苏沐橙那儿得到了足够的说明。

陈果看了看两兄弟,站起来吆喝着大家出去。包子正在左顾右盼不亦乐乎地的玩儿着找不同游戏,玩儿到一半忧郁地被老板娘揪出房间。

苏沐橙最后离开,叶修看着站在面前的叶秋,联想到之前做的梦,忽然有些感慨。

但他没想到的是,这个下午最大的意外还不在这里,叶秋领来的另外两个“客人”,才真正让他没法平静了。


等到所有人都走了,叶修一个人溜达出去抽烟。

这栋宿舍楼挺大,只住了他们这些测试人员,最上面一整层都是空着的。叶修溜上去,趴在窗台上点燃一支烟。

在游戏里,成天都想抽上一根,真能抽上一根了,烟又只是叼在嘴里,闻着熟悉的香烟味儿并没有想象中的满足感。

走廊尽头传来脚步声,叶修想着这又是哪个烟友,瞥了一眼,看到正走过来的王杰希。

这还是离开游戏之后第一次见王杰希,跟游戏形象不尽相同的面容,走路的姿态和气质倒是一模一样。

“跟这儿做什么来了?”叶修笑着问。

“找你。”王杰希说。

“你带自动导航的?”

王杰希走到他边上,背靠着窗台:“不需要,这么大的烟味儿,下面一层都能闻到。”

“你就胡说吧。”叶修咬着烟哼哼,“能跑出来遛弯儿,看来老冯是搞定了?”

陈果说过她和方锐是因为看了苏沐橙的短信才跑回来的,不然没那么容易放过冯主席。

“也没什么搞定不搞定的。”王杰希说,“归根结底只是双方达成谅解的事,多争取点好处罢了。”

“嗯,说起来我们除了被忽悠得大发了点儿,好像也的确没什么损失。”

“这就行了。”王杰希点头。真搞到要撕破脸皮,那必然意味着有了某种不能承受的损失,不管是怎样的损失都不会是他们喜闻乐见的,所以这种结果其实挺好。

“圆满完成,皆大欢喜,呵呵。”叶修笑道,“其实BUG一大堆,他们不好意思说罢了。”

“反正也跟我们没关系了。”

“那倒是,不过……”叶修目光有些飘忽,“你说,那个‘君莫笑’到底是什么呢?”

“不知道。”王杰希略微想了想,“他的出现似乎也不在制作方的计划中,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家伙存在。”

“是真不知道,还是也属于不好意思讲出来的范畴?”叶修对这个说法显得不怎么满意,“就算他们没实际进游戏看过,数据总该是有的,说不知道也虚伪得太刻意了。”

王杰希完全同意:“单纯说猜想的话,我倒是有。我想你也有。”

“嗯,本来想不到,联系咱老板娘带回来的官方发言,多少也能有个方向。”

“‘君莫笑’,也许就是那个‘BUG了的登出保护系统’。”王杰希说,说完看着叶修,像是要征求他的看法。

叶修点头:“我也是怎么想。原本以为他一心一意要我们的命,但如果游戏中死亡意味着能在无法正常登出的异常环境下离开游戏,那他的行为就有了另一种解释。”

“所以在确定我们能离开之后,他的行为模式就变了。”王杰希回想着最后那几秒“君莫笑”的作为,当时觉得无法理解,现在想来竟是有这样的可能的。

叶修也想到了他最后看到的那个微笑,前后联系着一琢磨,有种很难形容的感觉。一个不知道怎么形成的,专注于用干掉他们的方式把他们送出游戏的AI,如果猜得不错,还自行模拟了他记忆里的各种信息,不过源于这个读取和模拟只是某种可以称为BUG的意外,信息也趋于凌乱缺乏整合性,结果就是那个“君莫笑”看起来整就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

但无论如何,他呈现出来的样子总是“君莫笑”,这就让叶修总觉得没法置身事外。他甚至在想,那家伙的目标一直锁定在他和他身边这些人身上,会不会也是受到他的潜意识影响?不过无论他作何猜想,也无法再获得证实,这件只在短短几天的虚拟世界旅游中遇到的怪事,最终也就渐渐被时间盖过,尘封在记忆彼端了吧。

“别想了,都过去了。”王杰希说,“有个事得告诉你。”

“什么?”叶修正好也没打算继续在这个无法获得真正结论的问题上多作纠缠。

王杰希看着叶修,一脸严肃:“有两个人,我想你应该有兴趣见见。”

“哦,这个啊。”叶修以为他准备说什么呢,一听是这茬,摆摆手,“见过了。”

王杰希微微睁大了眼,旋即又微笑了一下:“两个口是心非的家伙。”

“别提他们了。”叶修撇嘴,“胳膊肘往外拐的一把好手,帮着联盟坑我们,分分钟做不了朋友的节奏。”

他说得甚是嫌弃,柔和的眼神却泄露了他的心意,王杰希看在眼里,没多话。朋友都好,这就是挺好的一件事了,他知道叶修是开心的。

他不知道的是,叶修在想那个关于梦的征兆的猜测,当时怎么也想不出来那个梦跟他们的处境有什么关系,现在倒可以马后炮地说原来陷阱是埋在这里。

叶秋、吴雪峰、郭明宇,他倒是都见到了,有些人已经回不来,有些人一直都在,而身边这个……

叶修很难定义王杰希对他来说是怎样的存在,也就几天的时间,好像什么都变了。游戏是虚拟的,经历过的那些事却都是真的,心境的变化也是真的。

仍然是对手,也可称为朋友,却又再不仅仅是对手和朋友。空气中弥漫着香烟的味道,被风吹得飘来荡去。烟已行将燃尽,他四顾了一下,没找着垃圾桶,叼着烟头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回来的时候,王杰希仍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地望着他。叶修一步步走过去,感觉到王杰希的目光就缠在他身上。一段路很短,又像是很长,他走到王杰希面前,安静地站着。

他们应该有很多话要说,但看起来谁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真正面对面的时候,语言似乎突然就显得乏力,他们只好就这样静静地对视着。

过了一会儿,王杰希开口问道:“睡够了?”

“嗯,天昏地暗的。”叶修笑起来。

“看来没什么毛病。”

“早就说过吧,能有什么毛病。”

“没事就好。”王杰希说,“那,来抱一下?”

叶修没响了。他眼见着王杰希张开双臂,幅度并不是很大,认真讲来与其说是敞开怀抱,倒不如说有点像在摊手。再往上看,那家伙嘴角上挂着个略微上扬的弧度,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仔细看竟然还让他瞧出几分调皮的意味。

叶修哭笑不得,这混蛋,好玩儿吗?他上前两步,拍开王杰希的爪子,双臂一张一合,跟个螃蟹一样钳住王杰希。

这哪里是拥抱,完全就是熊抱,王杰希一瞬间也是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好了。叶修下巴搁在他肩膀上,磕得有点儿疼,他两只手臂都被叶修钳制着,也只能跟个树桩一样杵在那儿任其蹂躏。

“抱够了没?”过了有个10秒左右,叶修问。

“这是我要说的吧。”王杰希纠正道。

“是你要抱的。”叶修说,“哪,便宜也给你占过了,别再成天想入非非的。”

现在是你在占我便宜好吗,王杰希无语,而且,什么叫“想入非非”?

“上次说的,我是真心的。”王杰希不再跟叶修闹,沉下声道,“不急着要你的答案,但强烈推荐你考虑考虑。”

叶修差点被逗笑,这一本正经的推销员语气是闹哪样……他安静了一会儿,说:“我上次说的也是真心的,我还没办法回应你。不是想不想的问题,是能不能。”

王杰希心里有所触动,想要进一步探询,叶修已经放开手:“给我点时间,也给你自己一点时间。”

这话王杰希听明白了。也许叶修是对的,他们彼此都需要一点时间。冲动并非一无可取,沉淀却是必定需要。王杰希点头:“等你。相对的,也请你相信我。”

“换个人我还真不一定信。”叶修说,“你么……”他笑着摇了摇头,没继续说下去,因为王杰希的手机响了。

接完电话,王杰希按掉手机:“许斌。有点事我先下去了,你呢?”

“再呆会儿。”叶修答道。

王杰希才要走,忽然又想起来:“微草明天下午的飞机回B市。”他晃了晃还没揣回兜里的手机,“回头QQ发你号码,有事联系。”

“都有QQ了,要手机号码做什么。”叶修不用手机的习惯王杰希该是老早就知道的。

“记着就是了。”王杰希说,然后挥了挥手往电梯走去。

叶修趴回窗台上,慢悠悠地点燃一支烟又抽了起来。抽到一半,走廊上再度响起脚步声,这回是跑着来的。

“前辈你果然在这儿!”乔一帆远远就开始喊,“冯主席找你呢!”

“老冯找我?”叶修略感意外。

“嗯,不止找你,王队韩队他们都被叫去了。”乔一帆解释道,“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忘了讲。”

“那叫老板娘她们去就好了吧,刚才不就是她们去的。”

“老板娘没去,沐橙姐和方锐哥被叫去了,好像是指名的。”乔一帆说。

“他们两个去了就好了嘛。”叶修一听赶紧说道,“兴欣未来的正副队长都到场,不差我一个马上就退役的。”

“可是……”

“别可是了,你就当没找着我。”叶修赖在窗台上不动。乔一帆无奈,又说不过他,只好走了。

叶修又趴了一会儿,一根烟抽完,看了看将晚的天色,决定先去找叶秋。


第二天叶修一觉睡到中午,起来的时候听说微草的人已经去机场了。不止微草,远一些的比如霸图蓝雨也都撤了,兴欣倒是不急,反正就在隔壁。

虽说是不急,这地方确实也没什么好流连的,叶修跟陈果合计了一下,准备吃过午饭就走。

从苏沐橙那里听说了昨天后来冯主席叫他们过去的目的,听完叶修沉默了有好几分钟。

“心动了?”苏沐橙察言观色。

“嗯。”叶修老实点头,“但我已经决定退役了。”

“延迟一些时候?”苏沐橙问,这倒不失一个好主意,反正谁也没规定过退役手续必须在夏季转会窗开启期间办理。

“延迟一些,再延迟一些,这事就没底了。”叶修摇头,“不去了,你们加油!”

苏沐橙觉得惋惜,但叶修的决意她最清楚不过,也只好笑一笑不再继续讲这事。没想到后来碰见叶秋,聊了两句,竟然让她看到了一丝转机。


大半个月后,瑞士,苏黎世。

“总决赛出赛名单就这样。”叶修指了指投影屏,“具体战术安排下午讨论,先去吃午饭,一点半这里见。”

名单上的人和不在名单上的人心情都难免有些起伏,黄少天站起来:“你不上场?”

“我上场做什么去?”叶修关电脑,收起投影屏,“一个月没怎么练过手了,上去拖后腿吗。”

“昨天还看你打荣耀。”方锐立刻站出来卖队友。

叶修“啪”地合上笔记本盖子:“方锐同学,你作为职业选手的专业精神哪儿去了?随便玩玩儿,那跟每天练习能一样吗?好了名单就这么定了,加把油为国争光啊各位!”

说完叶修就抱着电脑出去了,没给人继续分辩的机会。他把笔记本电脑放回宿舍房间,顺手开机确认了一下下午可能会用到的资料,出去准备吃饭的时候,看到王杰希背靠着墙站在外面。

叶修好笑地看着王杰希:“有事?”

“等你。”

“看出来了。”叶修说,“你也是来当说客的?”

王杰希摇头:“只要你不觉得遗憾,怎样都行。”

叶修没说话。

王杰希又说:“不过我想,我是会遗憾的。”

他没说遗憾什么,但叶修哪能不理解。最后一个可以站在同一个赛场上的机会,就这么过去了,难免遗憾。

君莫笑的账号卡陈果早就让苏沐橙捎给他了,叶修默默收了下来。他并不觉得这就意味着他一定会出场,虽然中间上去打过一场擂台赛,但那属于特殊情况,从正常的战术角度思考,他不觉得这场总决赛他有非出场不可的必要。

对于这样一支全明星级的国家队来说,除了张新杰这个独一无二的治疗,没有谁是不可或缺的。谁上谁不上,取决的是对手状况、个人状态和团队配制需求,比方说苏沐橙张佳乐周泽楷和肖时钦就绝不可能出现在同一场团队赛里。

至于他自己,他本来就不是以选手的身份来到这里的,他觉得做好他的本职工作就行了,争取胜利并不一定非要在赛场上。

然而,一定没有遗憾,这话他也讲不出口。说的是不一定非要在赛场上,但那个赛场,到底还是向往的。

谁能不向往呢?国际赛总决战,象征着全世界荣耀竞技最高水准的一场比赛,谁能彻底抵御得住这样的诱惑?

叶修摇了摇头,把这些纷杂的念头都摇出去。他看着王杰希,说:“那我来讲点儿不那么遗憾的事儿吧,听听看?”

王杰希略感疑问,想不到叶修要说什么,只能先点头。接着就听叶修说:“先讲好,说这话的是我家老头,可不是我啊。”

王杰希一听更加疑惑了。

“我家老头说——”叶修看胃口也吊够了,吸了口气,刻意压低声音,模仿着他家老爹讲话的语气开口,“从瑞士回来,叫那个姓王的混小子带着冠军滚到家里来吃顿饭!没拿到冠军就别来了!”

王杰希听完整个人都呆住了,叶修一脸无辜:“我家老头是说一不二的,姓王的混小子,你可得努把力才行啊。”说完就扔下王杰希走向电梯。

过了好一会儿,王杰希才从叶修的震撼发言中回过神来,跑到电梯间一看,叶修两手插在裤兜里,抬头在看天花板。

灯光在他脸上晕出一片光泽,王杰希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真慢。”听到动静,叶修转过头来。电梯正好到了,门打开来,空的。王杰希一把把叶修拽进电梯,关上门,没按楼层键。

时间很多,他们可以慢慢来……


(全文完)


评论 ( 70 )
热度 ( 623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