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如果爱 -1-

这个番外写多少贴多少,不分章。标题里的数字只代表更新进度,最后会是一整篇。

是的,说好的爆字数来了……

是的,说好的国际赛来了……

是的,说好的肉渣来了……

论这一场和那一场的战斗……



-番外- 如果爱


陈果坐在观众席上,紧张的搓着手指。这种略显亢奋的紧张感,在兴欣挑战赛决赛和季后赛总决赛时她都经历过,这次的却又不尽相同。

国际赛总决赛,堪称荣耀界最强的一场交锋,将要站在赛场上的不再是朝夕与共的兴欣队友,而是由全国强队中挑选出的一批最强选手。十四人,十四个传说般的名字现在齐集一队,即将向最高荣耀发起挑战。

几天前的半决赛陈果看的是直播,时差的关系,直播时间已经是半夜了。外面夜深人静,兴欣网吧却灯火通明,所有椅子都被拖过来把投影屏围了个水泄不通,桌子上也坐了人,没的坐的人就站着,整个网吧边边角角都塞得满满的。

就算是嘉世全盛时期,陈果也没见过哪次直播能吸引来这么多网友,毕竟早已不是广场电影的年代,想看个直播在哪儿看不是一样?跑来网吧看直播,无非就是想要跟同好分享过程的感受和胜利的喜悦。以前聚集到兴欣网吧的多半是嘉世的粉丝,这两年兴欣崭露头角,比赛的时候陈果都在现场,也就只能从网吧小妹那儿得知渐渐有兴欣的粉丝会汇集到这里。

而这一次,无关战队,无关立场,聚集到这里的人心中只有一个共同的呼声:荣耀。不仅是这里,只要作比赛直播的网吧都是这般盛况,兴欣在其中自然是人气最旺的。对手最后一人倒下,屏幕上映出巨大的“GLORY”字样的那一刻,陈果怀疑整个网吧都要被欢呼声炸没了。她偷偷抹掉眼角的泪珠,决定天一亮就去预订机票酒店。

决赛,要看现场,把战队的人都带去。

因为国际赛的缘故,兴欣众人从游戏里出来之后都没急着回家,包括已经宣布退役了的魏琛都仍留在H市,为的同样也是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分享这场盛宴。陈果把要去看现场的想法一说,立刻得到一致赞同。第十赛季总冠军,每个人都收获了一笔为数不小的奖金,这时候纷纷要求自费,全部被陈果打了回票。

“平时不敢夸口,这种时候就让我有点当老板的成就感吧。”陈果说。草台班子,一直以来没能给这帮人跟他们取得的成绩相匹配的待遇,陈果一直耿耿于怀。这次冠军在手,兴欣的资金终于开始充裕起来,她琢磨着等叶修他们回来,要好好的商量一下所有人接下来的合同待遇,在那之前,作为老板娘,她有义务包这趟来回的全部费用。

“不跟你争,但你得让我出一部分。”魏琛说,他还惦记着自家银行户头里当年叶修卖技能点赚回来的那笔钱。虽说一开始就表示过这笔款项可以全数用于资助兴欣,但到底陈果和叶修也没怎么去动过那笔钱,有机会,魏琛还是希望能花在战队身上,就当是他的饯别礼好了。

陈果也是听出了他这层意思,当即也没再拒绝:“行,到了那边吃饭的事儿你全包了。”魏琛满口应下,一群人又趁着激动劲把半决赛回顾了一番,几乎兴奋了整个通宵。

结果到底也没能让陈果出成机票和酒店钱。有时认识大款也是一件让人纠结的事,尤其当认识的大款还不止一个的时候。

第二天陈果起了个大早,精神十足,完全没有睡眠不足的恹恹感。她匆匆洗漱完毕,打开电脑开始查询机票和决赛场馆周围的酒店,还没翻两页,电话就响了。

让陈果略感意外的是,打电话过来的竟然是唐书森,她以为唐书森是要找唐柔呢,结果对方声明找的就是她陈大老板。终于弄明白唐书森这通电话的目的,陈果无语了,怎么一个个都抢着替她买单?磨了半天嘴皮子,到底也没磨过唐柔这位老江湖的爹,最终达成的协议是唐书森管订酒店,陈果管机票。

理由很充分,人家自己也要去看比赛,国外的酒店人家成天满世界乱飞的人总是比较知根知底的。

陈果也不好跟长辈争,放下电话无奈的看着正走过来的唐柔,唐柔耸耸肩,表示她什么也不知道,陈果只好转去订机票。

网页都还没刷开,电话铃又响了,陈果看着屏幕上闪动的名字,非常不想接通电话。

最后她还是接了起来,再往后的结果就是,机票也没得买了。对方理由同样充分,兴欣正是用钱的时候,资金就全数用在战队发展上吧,相信换了叶修,也不会拒绝这项提案的。

要是别人陈果还能据理力争上一句叶修的想法你怎么知道,面对叶修这位双胞胎弟弟,这话真是没办法说出口。于是陈果白费一番计算,最后当了个甩手掌柜,衣食住行全不用她操心,一分钱没掏就坐在了苏黎世的比赛场馆里。

倒是遇到了不少熟人,义斩那帮人就坐在她们前面一排。其他还有没有举队前来的陈果不知道,零零总总倒也见到好几个熟面孔。毕竟是夏季转会窗期间,并不是每个战队每个人都能脱得开身,但陈果相信,此时此刻不管身在哪里,那些人的心思都会牵系在同一个地方。

黄金赛事,黄金阵容,陈果按捺不住激动和紧张的心情,等着赛台上的聚光灯亮起。决赛地图和出场选手名单都不会事先公布,即便是参赛的两支队伍,也只有在比赛开始前一刻才能了解到对手和地图的状况。这种未知感吊足了观众胃口的同时也让决赛带来的紧张感同步上升,陈果恨不得现在就冲到选手休息室去拉着叶修询长问短。

当然她也只能想想而已,为了缓解紧张的情绪,她第不知道多少遍翻看起手里的宣传小册子。小册子上有两支战队每个选手的相片、简介和战绩表,她一遍一遍的看过去,感叹着不愧是被媒体评为千载难逢的神级组合。

可惜在这个闪瞎眼的选手表里没有韩文清,霸图和韩文清的粉丝也许会有些遗憾吧,陈果想着。而在千里之外的国内,韩文清本人也正被问到这个问题。


“或许吧。”霸图队长说,“但凡事有取就总会有舍,我想支持霸图的人会明白。”

“那对韩队而言,错过了这次亲身争取最高荣誉的机会,不会觉得有些可惜吗?”

“不会。”韩文清答道,“有的胜利必须亲手去争取,有的胜利,只要相信队友就好。”

是的,队友。他没有跟他们站在同一个赛场上,但在这一场场比赛里,他们所有人都无疑是相隔千里的队友,无论身在何方,他们的精神同在。

“韩队虽然不在比赛场上,但却作为特邀嘉宾前来直播间,和我们一起关注这场比赛。今天,这里,就让我们共同见证这辉煌的时刻吧!”潘林开始炒气氛,李艺博在一旁点头。屏幕里,赛台上灯光骤然亮起,全息投影的荣耀LOGO出现在赛台正中央。

场馆里欢声雷动,主持人宣布第一届世界荣耀邀请赛总决赛即将揭幕。双方选手入场,全息投影同时轮换着选手本人和相应角色的身影。潘林飞快的介绍着双方选手,中国队这边事实上根本不需要他介绍,但凡是熟知荣耀的人,对这些面孔都早已是再熟悉不过。

奏完双方国歌,两队选手在选手席上落座,主持人随即揭晓本场比赛使用的地图。

决赛地图是在荣耀制作方为本届赛事特别制作的一套地图里随机抽选的,有公证机构保证这次抽选的公正性。全息投影的地图模型在赛台中央飞速切换,渐渐减速,最终定格,选出的地图被放大开来,360度旋转展示。

那是一张看不出什么特点的地图,总体是个平原,略有一些起伏,靠近东北和西南角的地方各有一片隆起的丘陵地带,剩下就是零星散布在地图上的矮树,成为唯一可以称得上障碍物的东西。

出生点有四个,选手会刷在哪个出生点是完全随机的,但其实除了东北角丘陵地带后面的那个出生点,刷在哪都是一眼望穿的节奏,完全没什么本质区别。

“这张地图对某些职业来说应该不错,但对枪炮师等需要地形支持的职业就不那么友好了。”潘林说,“比赛双方应该都会针对地图作出一定的人员调整,让我们期待最终的出场名单吧。”

名单并不会公布,因为在比赛过程中接下来的上场人员也可以作实时调整,唯一的规定是每位选手在同一场比赛中只能出场一次,也就是说参加了擂台赛的人就不能再参加团队赛。

每队十四人的选手名额,在这样的规定下也仍然不乏调整空间,地图敲定后十分钟时间是留给战队进行战术讨论和人员安排的。

“那么在这段时间里,让我们听听韩队和李指导对双方登场选手的预测吧。”潘林把话题引到直播间,李艺博作了个“请”的手势,示意韩文清先讲。

有韩文清在,李艺博这个“指导”的名头已经没什么实际作用了,但李艺博让韩文清先讲却不是因为这个,也不仅仅是在拳皇面前他对自己的判断更加不自信,而是因为坐在这里的人是韩文清,霸图十年队长。

霸图出身的李艺博,对这位队长始终是敬畏有加的,尽管表面上看不出来,但他心里早就因为这次跟韩文清同台解说的安排而忐忑不已了。绝对不能失敬,不能说错话,不能在韩文清面前失态,这是李艺博暗地里给本场解说下达的三项任务,至于解说工作本身,相信有韩文清在,观众也不会介意他少说两句的。

对李艺博的这些心思,韩文清一概不知,他看着解说间对面的大屏幕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道:“这张图恐怕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

“韩队的意思是这张图还另有玄机?”潘林问。

“如果只是这样一张平原地图,放在这套图里显得太混了,荣耀方应该不会这么做。”听韩文清这样一讲,潘林和李艺博也迅速回想了一番之前见过的比赛地图,不错,荣耀方这次在每张地图的制作上都颇费了一番心思,的确没有在这其中混入一张一览无遗的大平原的理由。

“我们的参赛选手应该也会想到这一点。”潘林说,“但他们跟我们同样无法事先得知这张地图上的玄机藏在哪里,这会对他们的判断造成怎样的影响呢?”

“试探。”韩文清说,“第一场交锋,双方的目的都会更多的放在试探上,这场交手胜负并不是最重要的,稳才是首要原则。”

“这里的稳,应该包含了多方面因素,包括探查能力、机动性、突发状况应变力等多项能力。”李艺博顺势作了个展开说明,“我方选手中有好几人都符合这些条件,让我们期待第一个上场的会是谁吧。”

他给了个开放式结局,因为他没法把话说死,可能性真的就跟他说的一样有好几种,随便挑一个来讲错了可就当场打脸了。

“肖时钦。”韩文清看了李艺博一眼,李艺博顿时感受到了压力。

“肖时钦?”潘林赶紧问道,“韩队是说肖时钦和生灵灭将会作为首发阵容上场?”

“叶修的君莫笑也是有可能的。”韩文清说,“但我倾向于叶修即便上场,也会是在团队赛里。”

“是因为君莫笑的能力更适合在团队战中发挥吗?”潘林问。

“这是一方面。”韩文清说,“另一方面,君莫笑此前在擂台赛中出过场,但还没人面对过加入了散人的团队赛。”

潘林和李艺博一想,的确如此,即便是放大到世界范围,散人在比赛中登场也只此一家,国内的选手经历了一整个赛季的熟悉和应对,到最后也不敢有人说有什么法子能限制住君莫笑的发挥,缺乏跟散人对阵经验的国外选手陡然面对散人,必然会更加难受。如果叶修要出场,会考虑的自然是把散人的优势最大化,把这种欠缺应对经验的难受感放大数倍扔给对方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那么我方第一个出场的选手会不会如韩队所说是雷霆队长肖时钦呢?答案即将揭晓。”潘林看了看时间,示意导播把画面又切回比赛现场。随着主持人宣布比赛开始的话音落定,双方选手席上都有人站了起来。

全息投影打出了双方第一轮出场选手的形象,对方是一个忍者,名字有点意思,翻译过来叫“未知”;我方选手——

机械师,生灵灭。


三天前,晚上。

“王大眼,严肃点!”叶修第N次拍掉王杰希伸过来的爪子,“你还记得是干什么来了吗?”

王杰希只是微笑,叶修怀疑这家伙已经坏掉了。

早知道中午就不跟他说那番话了,叶修想,不仅被拉到电梯里“教育”了一通,直到电梯自己动起来才停下,下午到现在又都是这副样子,搞得黄少天一个劲儿的问他王杰希吃错什么药了。

最好是吃错药了,奈何现在的情形比吃错药还麻烦。

“屏幕在那边。”叶修把王杰希冲着他的脸掰过去对着屏幕,“你自己说还想再看看对手之前的比赛视频的。”

“借口。”王杰希说。叶修很疑惑他怎么能把这话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他叹了口气,关掉视频,反正大概是用不上了:“那,说说你真正的来意吧。”他们并排坐在双人沙发上,叶修合上笔记本,放好。

王杰希微笑着摇头:“就看看你。”叶修想行啊,那就让你看够本,一言不发的跟王杰希对视起来。

几秒钟后,叶修就后悔了。他从不知道他能被一个人看到想要落荒而逃。

叶修咽了咽口水,觉得这样下去不太妙。

在他准备站起来的时候,王杰希的手按在了他的腿上。只是轻轻一按,并没有施加力道,叶修要想继续站起来仍是轻而易举的。

但他没有继续。隔着薄薄的布料,他能感受到来自对方手上的温度,仿佛连指尖血管轻微的跃动都变得清晰可查。说不清是紧张还是什么,唾液分泌变得有些旺盛,他又作了个吞咽的动作,喉结微微滚动,王杰希的视线也随之若有似无的缠绕在那里。

“王……”

“别说话。”一根手指阻挡了他的声音,触感鲜活,他不自禁的想起下午在电梯里的经历。热度悄然爬上耳沿,他希望耳边的碎发能尽职尽责的起到遮挡的作用,但王杰希目光转移的方向很快就证实了那些头发出卖了他。

在仿佛带了温度的目光注视下,耳朵放弃治疗般整个烧了起来,叶修在心里哀叹了一声,动了动嘴唇,却因为一时忘记那根手指的存在而被这个下意识的动作造成的后果吓了一跳。

王杰希的指腹在他微启的唇间滑过,干燥的手指带来微痒的触感,修剪得干净平整的指尖碰触到齿列,沾上了一些唾液,手指离开的时候带出亮晶晶的一条细线。

细线很快就断了,叶修眼看着王杰希把那根手指放到嘴边,伸出舌头轻舔了一下。做这个动作的时候,王杰希的眼睛仍然一瞬不瞬的看着他,叶修心里的哀叹陡然变成了哀号。

腿上的力道加重了,是王杰希探身时施加的支撑力,叶修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至少不是傻傻的坐在这儿等着对方倾身过来,但直到一个软滑湿润的物体代替手指抚过他的唇角,他仍然什么也没能做成。

那个东西就像个调皮的小动物一样,一点一点的试探着,它的主人显得非常有耐心,仿佛很是愉悦的在享受这个过程。不同于游戏里的接触,现实的感觉更加真切,也更加浓郁,王杰希微热的气息和他自己的交织在一起,温润的热度无声无息的晕染开去。

叶修能感到唇角轻微的颤动,并非害怕,更像是在压抑着一些什么。暧昧的试探轻易撩动他的记忆,那些或深或浅的接触,并不是讨厌的感觉。

不讨厌,甚至有些许的期待,他知道对方也正诉说着相同的期待,他尝试着让彼此的期待都得到一点回应,舌尖悄悄探出,寻找起那星星点点的气息。

两个软体动物不经意的相遇,一方有所准备,一方却是明显的瑟缩了一下。叶修很是满意王杰希的反应,下一刻,刚刚败退的对手又再度一往无前的纠缠了上来。

这一次不再是试探,也不再有耐心,温润的气息变得灼人,深入口腔的是不容置喙的霸道。

气息变得浓稠,来不及吞咽的唾液自紧紧交叠的唇齿间溢出,湿滑的舌头在温热软腻的空间里追逐缠斗,竭力绞紧,尽情吮吸,把彼此都推逼到极致,再微微分开,留下一点点喘息的空隙。

“方锐……”抓住这转瞬即逝的空隙,叶修艰难的挤出两个字。所幸他还没忘记这是在两人一间的酒店房间里,尽管他的室友现在不在,但谁也不能保证他什么时候会回来。

“门关着。”王杰希饶有兴致的舔舐着他的齿列,刻意压低的嗓音带着惹人遐想的韵味。

叶修刚要再说什么,那条已经把他口腔中每一寸土地都攻陷过一遍的舌头又不失时机的卷了进来。“唔……没锁……”叶修闷哼一声,尾音消失在舌底。

舌尖在追逐中有意无意掠过齿龈,带起一阵阵战栗般的麻痒,交缠的唇舌像是要将彼此紧紧吸附,进而啃噬殆尽,撩人的火焰自舌尖点燃,顺着胸腹一路向下延烧。呼吸不可抑制的愈渐粗重,当他们终于喘着粗气放开彼此,都意料之中的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事态更趋严重化的信号。

“锁门。”叶修说,他已经放弃了考虑和平解决的可能性。

“早就锁了。”王杰希回答,声音依然那么低沉诱惑,目光深邃,沉着几分柔和缱绻的意味。

好吧,你准备工作倒是做得很充分,果然是打定主意没安好心。一只手撩起衬衫下摆,悄然潜入,叶修压着嗓子笑了起来。

“笑什么?”王杰希问。

叶修按住那只在腰间缓慢移动的手:“动作那么慢,待会儿被人打断了可别哭。”

“要哭也不是我一个人哭。”王杰希说,另一只手故意在叶修腿间捏了一把,换来一声低呼。“何况,就算被打断了也没关系。”他说,“反正我们来日方长。”


评论 ( 25 )
热度 ( 415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