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如果爱 -2-

比赛一开始,韩文清就不说话了,潘林试了好几次都没法把他的注意力从比赛场上拉回直播间,只好放弃,转去寻求他的老搭档襄助。

对此李艺博是喜忧参半,喜的是终于可以放松一点,忧的是解说的任务又回到了自己身上。

解说这事儿本身不难,难的是,这场比赛让他怎么说才好呢?

潘林丢问题过来“请教”他,他就得回答,奈何这实在是项技术活,一个不好就分分钟打脸。问题倒真不在于这场比赛水平太高而他李艺博太菜看不懂,而是在于,这么个地形随时都可能变动的比赛地图,谁见过?

上一秒潘林问“李指导觉得肖时钦能不能发现埋伏在土丘后面的对手”,他详细观察了地形结合生灵灭的技能冷却情况,信心十足的回答了一个“难”,下一秒生灵灭站的那块儿地整个就抬升了起来,变得比对方忍者藏身的那块土丘还高出一大截,肖时钦居高临下周围的情况一览无遗,想不发现都对手在哪儿才叫有难度。

没错,这张乍一看平淡无奇到极点的地图,就是这么不给解说活路。前一刻还是一马平川的大平原,后一刻就有可能变得千沟万壑,选手们刚刚还在四面环山的谷底,地形一变就被扔到了山尖上。

潘林不好过,李艺博不好过,但最不好过的一定不是他们。容易打脸可以少说话多打太极,站在赛场上的双方选手却没有任何逃避的途径。

生灵灭处在机械空投的绝佳位置,自然不会放过机会,下面的忍者未知叫苦不迭,也只能赶紧闪避机械师的杀招。像这样主动权瞬间发生转换的例子在这场比赛里已经出现过好几次,幸运之神也并不总是眷顾生灵灭,双方都因此丢失过主动权,甚至被对手抓住机会一套连击打得很惨。

从场面上看,生灵灭的HP略微占据优势,但这个优势极有可能只需要一次地形变动就变成劣势,这样一张地图,运气成分实在是太重。

“互动平台上也有不少观众表示地图对比赛局势的影响太大,并认为这是地图设计上的失误,对此李指导怎么看?”潘林的问题又来了,李艺博摆出一个沉思的姿势,很是权衡了一下,说道:“这张地图的确给比赛带来了很多不可预测的变数,但我相信我们的职业选手们有能力应对这些变数,不管遭遇怎样的难题,都能给我们带来同样精彩的比赛。”

长长一句话,关于地图设计问题他根本一个字也没讲,但他都说成这样了,潘林也不好继续问。这个问题就这么暂时被带过,潘林的注意力又回到赛场上。

赛场上,未知在下方快速跑动,生灵灭站在山丘顶上,端着步枪一顿扫射。步枪需要装填,攻速并不快,机械师也不像神枪手那样拥有给普通射击增幅的能力,生灵灭制造的火力并不足以将对手逼到走投无路。对手也不愧是能打进决赛的队伍中的一员,对步枪火力的预判非常准确,有节奏的走位使他顺利躲过了来自上方的绝大部分攻击。

看似占据地形优势的肖时钦这时候并不舒服,这样的距离和高度差已经让大部分技能都失去了作用,这个高点对他的意义远远小于枪炮师和神枪手。放弃这个高点,他能更好的组织进攻,但同时也意味着必须放弃攻防一体的位置优势,在中距离的对阵中,忍者并不是一个好相与的对手。

“肖时钦面临着选择。”李艺博忽然开口,“继续站在原地攻击,还是向更有利于输出的位置移动,他会怎么选呢?”

在被提问之前先把问题丢出去,李艺博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曲线救国的方案。

李艺博怂了,肖时钦可没怂,他直接一个滑步下了山丘,技能的作用加速了他沿着下坡下滑的冲势,看起来竟然是直冲着对方的忍者选手杀过去了。

生灵灭是远程,短兵相接并不占优,未知看到他就这么冲过来自然是再欢迎不过。虽说如此,这位忍者选手也是相当谨慎,毕竟忍者也并不是一个刚正面的职业。跑动的过程中,数枚手里剑向着生灵灭散出,眼看着被后者一一避过,未知紧接着抬手,就是一扬、一抛。

紫烟在前方炸开,隔断了视野,忍者飞快结印。他不认为直杀而来的机械师会毫无准备,但他有的是办法让对方的准备全部变成无用功。

忍法•乱身冲。他很确定,只要对方踏进紫烟的范围,这记乱身冲就必然能够命中,而在那样的速度和距离之下,对方能绕开紫烟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乱身冲发动,未知的身形立刻化成数道残影,飞快地向紫烟中冲去。

等等,飞快?

快的确是快的,但……潘林犹疑的说:“这个残影的速度不太对啊,怎么看着觉得连我都能挡得住呢?”

潘林玩儿荣耀,但自认不是什么高手,能在乱身冲的残影攻击中抓住对手,他向来认定那是叶修级别的玩家才能干得出来的事。但眼下这个忍者选手使出来的乱身冲,他却很怀疑假使自己站在那儿,还真有可能能让自己破解得了。

“慢了。”李艺博说,“看地上。”

潘林赶紧去看。地面也被紫烟覆盖了个七七八八,一眼望去什么也看不清,定睛再看,他终于在紫烟虚渺的边缘下发现了一点点正在消失的特效。

这下他算是明白为什么这一记乱身冲会显得特别疲软了,那特效不是别的,正是机械师的磁场线圈。

踩中磁场线圈,那是任你速度再高也敏捷不起来的,乱身冲虽说是技能,却也是基于高速位移制造伤害的技能机制,不能免疫磁场线圈带来的影响。

可是,肖时钦是什么时候扔下这个磁场线圈的呢?导播在屏幕下方切入了一个小画面,倒回去看这个技能出手的时机。李艺博扫了一眼,依然无法确信。

磁场线圈的起手还是比较好认的,需要一个抛投的动作,生灵灭在踏进紫烟范围之前的确做了不少动作,但没有哪一个看起来必然跟磁场线圈的施放有所关联。这样看来,最有可能的施放时机是在进入紫烟之后,李艺博得出这个结论,还没来得及讲,旁边潘林一声惊呼让他赶紧又转去确认大屏幕上发生了什么。

赛场上正在发生的事讲起来很简单,就是对方的忍者选手被一个大拳头重重砸在脸上,拳头去势不减,未知被拳风带着倒飞了出去。

这个拳头特征非常明显:机械师的火箭拳。拳头去势比技能本身的效果迅猛不少,李艺博毫不怀疑生灵灭使用了放大器。然而即便如此,对方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被击中呢?虽说未知踩中了磁场线圈,行动迟缓了不少,但在那样的情况下忍者想要脱身方法依然是相当多的。

未知自己也是这么想的,但他遗憾的发现,他真的慢了。

从一开始就慢了。

一发现自己中了套,他就立刻打断乱身冲结印,准备先脱身再说。结印的速度跟角色负重没有关系,自然也不受磁场线圈影响,他对自己的手速有信心,但这个印却没能结完。

被火箭拳砸中的那一刻,他在想,究竟慢在哪里?原本认为自己是占了先机的,结果对方每一步都比自己快出一点,究竟是从哪儿开始不对的呢?

未知百思不解,潘林和李艺博却看得清楚,导播切回去的画面中,生灵灭一见烟玉抛出就做了两个动作。

第一个,双重控制;第二个,推进器。

未知想不到这一层,是因为他笃定生灵灭的推进器不久之前刚用过,CD还没好。也正是因此,生灵灭在从山丘上下来的时候才用了一个滑铲来加速,而滑铲毕竟不是一个持续加速技能,也就只能让生灵灭快速的滑出一小段就后继乏力了。

于是他认为他有足够的时间来等待对方自投罗网,他怎么也想不到,生灵灭竟然会用双重控制重置了推进器的CD。

神枪手的双重控制是一个非常好用的技能,枪系职业选择在武器上打上双重控制本身并不难想象,这场比赛中至今为止生灵灭的确还没用过打制技能,但未知完全有理由相信他保留着一个双重控制来预备爆发。

没错,这个技能最好的选择是留给爆发技,哪怕是用于放大器,都比用在推进器上可以理解。毕竟双重控制本身也是有CD的,且CD还不算短,用来赶路实在显得有些浪费。

他没想到,但生灵灭偏偏就这么用了出来。他原本以为生灵灭还会再晚一点点踏入紫烟,结果等他一脚踩进去的时候,人家什么准备都已经做完了。

肖时钦用上了推进器加速,前后脚的时间差不过也就不到1秒,但每一步都快上那么不到1秒,产生的效果早已远远大于表面上看起来的差异。

未知被拳头推着飞,倒也没闲着,终于还是完成了他的结印。一个稻草人代替他被火箭拳招呼,他本人被传往了别的地方。

紫烟逐渐散了,生灵灭也没有继续呆在原地。他也在移动,同时小心的警惕着忍者有可能从任何位置出现。

未知现身,是一个远点,生灵灭端起闪影,格林机枪一顿扫射。这个距离要想命中忍者还是不太容易的,相应的,未知要想再贴身又得再费一番功夫。两人各自收敛心神,开始新一轮的对峙。

擂台赛第一轮交锋最终还是由肖时钦拔得头筹。有了优势,肖时钦稳扎稳打,加上运气也不错,场景变化总是能给他提供或多或少的助益,这份优势就一直保持到了最后。


对方第二个上场的是魔道学者。之前的忍者选手虽然先一步离场,但实力也是足够强劲,生灵灭剩余的血量和法力都不足以让他再战一轮。

第二场肖时钦很快就败下阵来,只打掉了对方6%的血。

肖时钦走下台来,回到选手席,先去跟叶修说了几句话。潘林和李艺博都听不到他说的是什么,只能猜测是在传达对比赛地图的一些观察和理解。

中国队选手席第一排,叶修交抱着双臂频频点头,等肖时钦说完走开,他站了起来。

“咦,难道我方第二个上场的会是叶修?”潘林有些惊讶。他认为韩文清之前的推断是很有几分道理的,那叶修不应该会选择在此时上场。

“应该不是。”韩文清开口。这位爷终于又切回可以正常交流的模式了,潘林赶紧抓住机会询问他对上一场比赛的看法。

“肖时钦发挥得很好。”韩文清说,“但不管是肖时钦还是对方的选手,都没有发挥到百分之一百。”

“是因为地形的影响吗?”潘林琢磨着韩文清的意思。

“一方面是。”韩文清点头,“另一方面,他们都还在试探。”

第一个上场的选手,他们肩负的任务不仅仅是自己这一场的胜负,还要尽可能多的为己方后来的队员奠定基础。面对这样一张不明觉厉的地图,首先需要的就是尽可能的观察和理解,以及将地图的变化最大限度展现在己方其他人面前。

有了这一层要求,双方的行动规划里就都会加入许多额外的考量,自然也不可能将全部的注意力都用在对战上。

第一场交手,也频频出现精彩的镜头,但总的来说并不算多。这是在试水,而在试探完一场之后,双方第二个出场的选手将会……

“继续试探。”面对潘林的提问,韩文清给出这样的回答。镜头里,叶修站起来,冲着后面某排招了招手,又坐了下来。

这次起身的是方锐,他走上来听叶修交待了几句,扬了扬拳头,就转身走上台去。

大屏幕上打出中国队擂台赛第二个出场选手的名字:方锐,角色气功师,海无量。



房间里回荡着引人遐想的喘息声,两个男人的身影在沙发一角暧昧的重合着。

王杰希低俯着上半身,一条腿蜷起,半跪在沙发上,长裤松松的挂在腰间,裤头敞开着。他的前额挂着大颗大颗的汗水,几缕头发被汗水沾湿,凌乱的贴附在额头上。汗水滑过眼角,润湿了睫毛,他抬起半垂的眼帘,同样润泽的目光穿过睫羽,找到另一双眼睛,毫不意外的其中捕获到一般无二的迷乱。

他进一步压低了身子,咬住另一个人的嘴唇,尽情的吸吮。

叶修仰着头,接受着来自王杰希的亲吻。他整个人都陷在沙发里,外裤连着内裤一起褪到膝盖下面,双腿张开,腿间的物体被一双手紧紧包覆。那双手上带着惑人的温度,手指灵活的挑逗着他最敏感的部位,带来一阵阵令人愉悦的冲动。他放任身体追逐着这份冲动,沉沦在似无止尽的欢愉中,王杰希的舌尖在他唇齿间游走,一番纠缠,又带着灼热的气息离开。

那蛊惑人心的唇舌并未走远,它们沿着他的嘴角一路向后移动,留下一串细碎的亲吻,最终在他早已烧得发烫的耳边驻足。耳垂被咬住,轻轻啃噬,他听到一个低压的声音在耳边轻唤:“叶修……”

他很轻易就从那简单的音节里分辨出了深切的情欲和热望,一股电流从头顶直穿而下,下腹一阵发紧,他在一阵甘美的战栗中差点失了控制。深吸了一口气,他略带不满的偏了偏头,试图从那太过绵密的呼吸中逃离,压在他身上的人却没给他任何一点机会。

察觉到他的意图,圈在他要害部位的手指一紧,指尖状似无意的擦过昂扬的头部,王杰希满意的听到一声闷哼,指腹按住最为敏感的尖端,打着圈的碾磨起来。

叶修的喘息明显变得粗重,王杰希能感觉到身下的人全身都在轻微颤抖。“舒服吗?”他附在叶修耳边,轻声问道。

叶修正在抵御一波又一波快感的冲击,哪里顾得上回答他的问题?能保证手里的动作不停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事实上,手里滚烫坚挺的触感也是挑拨感官的一大罪魁祸首。只要一想到这是王杰希的质量,王杰希的热度,叶修就觉得心里有一团火,翻滚着一直烧到每一根缠绕着对方的手指上。

那种感觉太过陌生,也太过摄人。叶修自认是欲望淡薄的人,就连自己的那个地方都很少费心照顾,更是想也没想过有朝一日会将别人的欲望握在手里。一开始,握鼠标时灵活得飞起的手指完全不知道该往哪儿放,那样炽烈的温度,沾一下就令人心惊。但他到底也是男人,到底也清楚怎样做能让对方得到抚慰,在强硬的迈过心里那关之后,手上的动作也渐渐变得流畅起来。

他能感觉到王杰希的升温,他知道这个男人正在被他点燃,为他动情。这种感觉让他觉得愉悦,不同于身体上的欢愉,更多的是心理上的满足。

想要更多,也想让对方感受更多,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人类发情时的共性,他只知道此时此地,什么矜持和羞耻感都早已被扒拉得一丝不剩,一旦豁出去了,就不再计较后果。

唯独有些不能忍受的,是明明已经这种时候了,那个家伙竟然还能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还能变着方的挑拨他,让他进一步无所遁形。这让他感到一点难以言喻的挫败感,像是在一场本应势均力敌的角力中被人不着痕迹的压制,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于是在一浪更胜一浪的快感冲刷中,他勉力抓住一个空隙,睁开一直紧闭着的双眼,目光刷过两人紧密贴合的部分,挑了挑眉,哑着嗓子说:“敢再给力点吗?大眼……”

要维持声音稳定不至于抖得太不像话已经耗去了他绝大部分的力气,意料之中,听到这句话的人浑身一颤,低吼一声整个压了上来。

被人紧紧按在怀里,肌肤被不知是谁的汗水濡湿,贪婪的吸附在一起。阴谋得逞,叶修满足的喘着粗气,感受到欲望的中心正在遭受更加惨无人道的蹂躏,同时也加重了手底的动作。

喘息声混杂着靡乱的水声,分不清是谁的粘液滋润了手指,煽情的催促着进一步的刺激。他们忘情的抚慰着对方,也不顾一切的享受着对方的动作带来的快乐,终于在一阵再也无法忍耐的剧烈颤动中同时迎来了释放。

世界整个都变得鲜亮,又迅速暗下,王杰希卸去了一切支撑的力道,重重压在叶修身上。叶修瘫软在沙发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上全是高潮后的脱力感。

不是没经历过这样的感觉,却从来没有达到过这样的高度,空白一片的脑海中意识逐渐回归,感受着重合在胸口的属于另一个人的心跳,叶修百感交集。

这样一来,也算坦诚相见过了。身体的接触虽然并不一定就能代表什么,但却无疑更能让人直面心底的那份悸动。

他渴望着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也同样热切的渴求着他,不需要言语,每一寸肌肤都迫不及待的将这一点宣之于众。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容易被欲望牵引继而沦陷,也唯有在这个人面前了吧——他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叶修……”趴在他身上的男人抬起头来,眉眼含笑,还笼着一层尚未褪尽的欲求。那双眼里饱含着无尽的温柔和纯粹的喜悦,叶修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的努力宣告失败,他主动凑上去,在那张嘴再吐出什么要命的音节之前将之死死封印。


评论 ( 22 )
热度 ( 296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