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如果爱 -3-


方锐从台上下来,现场观众还是很给面子的给予了掌声。但这掌声基本就纯属友情赠送,要问这些观众这场比赛精彩在哪里,他们一定支吾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方锐走下来,叶修也报以掌声。方锐走到叶修面前,两人交击了一拳。这个动作做得流畅自然,就像多年的老搭档一样,而事实上,要论及跟叶修并肩作战的资历,来参加国际赛的选手里除了苏沐橙,方锐的确是最深的。

“看清楚了?”交换完拳头,方锐问叶修。叶修指了指身边:“那得问他。”

“大致清楚了。”张新杰扬了扬手里的平板电脑,“还有一些有疑问的地方,下场再看看。”

“干得不错。”叶修对方锐说。

“可惜没拿下这场。”方锐看了看大屏幕上的比分,对手目前领先一个人头分。

“我也这么觉得。”叶修一点儿不客气,继而又问,“说说看,感觉如何?”

他问的是方锐这场的对手,那位魔道学者现在也算一挑二了,虽然之前只剩下一点点血的生灵灭基本上是免费赠送的,但94%的血量迎战海无量,打完还剩21%血,也算是相当不俗的战绩。

当然,这场比赛并不能完全印证选手的实力,双方选手都有一大半任务放在侦查上面,这种情况下,魔道学者的机动能力就占了很大优势。方锐的风格极大程度上弥补了气功师在机动力上跟魔道学者之间存在的差距,而他的细致和耐心则是叶修决定擂台赛第二场人选的关键所在。

方锐相当仔细,相当沉得住气,他最大程度的牵制了对方选手的行动,同时几乎完全牺牲了个人表现去完成叶修交代的任务,这并不是每一个选手都能做得到的。

直播间里,韩文清也对方锐的表现抱以肯定,在被问到下一个出场选手时,韩文清说:“接下来就该准备赢比赛了。”

潘林和李艺博都被说得一愣:之前不是在准备赢比赛吗?

“韩队的意思是前两场都是在打基础,接下来才要体现出战术吧。”李艺博反应更快一些。

“战术早就体现出来了。”韩文清说。李艺博又是一愣:他怎么什么也没看出来?

现场,选手席上,方锐用两个字回答了叶修的问题:“难缠。”

职业难缠,风格难缠,技术也难缠。

叶修笑:“比王杰希如何?”

被点名的人从旁边递过来一个眼神,方锐思考了片刻,说:“早个十来天我未必会这么说,但现在要我说的话,魔术师更难缠。”

叶修没去看被夸了的当事人什么反应,他往后靠住椅背,提高了嗓音:“听到了?”

他在问谁?

答案很快揭晓。

后面一排,唐昊站起来,“哼”了一声,目不斜视的往台上走去。

大屏幕上打出中国队第三位出场选手的名字,叶修凑过去小声问王杰希:“你觉得这小子能行么?”

“你要觉得不行,就不会让他上了。”王杰希说。

叶修笑而不语。


唐昊在场上一共只呆了10分钟不到。

他上去的时候,对方第二位选手的魔道学者还有21%血,他下来的时候,对方第三位选手的狂剑士只剩5%血。两场战斗包括中间的选手交换总共只进行了不到10分钟,节奏快得惊人。

在他之前,方锐对战对方的魔道学者足足打满了23分钟,这个时长大大超出了联盟统计数据中魔道学者这个职业在1v1比赛中的平均战斗时长。唐昊上去,1分20秒就结束了战斗,这里面虽然也有对方的蓝被方锐消耗得几近见底的因素,但魔道学者本身就是一个以普攻为主要攻击手段的职业,蓝量并不能成为决定这场战斗时长的主要因素。

如果换一个对手,也许根本不需要用到1分20秒那么久,唐昊似乎还嫌弃这个时间过长了,对方第三位选手上场,唐三打直接冲出,正面迎击。

流氓对狂剑士,唐三打以强打强,丝毫不落下风,战斗节奏快得让人目不暇接。但狂剑士是个越打越强的职业,一点不介意卖血,卖得还很豪迈。血线50%,血气唤醒触发,几个来回后,狂剑士已经明显占据了上风。

这个时候,唐昊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跌破眼镜的举动——他居然跑了!

流氓在唐昊手里从来都被用得跟拳法家一样豪迈,他的比赛看多了,人们都容易忘记了流氓本身其实是一个打法倾向更灵活多变的职业。当年唐三打还是林敬言的角色时,之所以能跟方锐形成号称犯罪组合的打法配合,就是基于流氓这项进可攻、退可磨,刚正面不虚,耍起无赖来也一套一套的特质。

毕竟街头混混,摸爬滚打无所不用其极似乎才是流氓这个职业最根源的路数,唐昊的风格几乎都让人忘记了这一点,这场比赛过半,他却突然开始展露出了一些流氓原本的样貌。

国外的观众还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国内的观众看到这儿可都有点坐不住了。

——唐三打居然在跟对手打迂回,打策略?

其实唐昊不是第一次表现出来这样的转变了,国际赛每场比赛,他都不同程度的在调整自己的风格,但对手是狂剑士这种硬骨头的情况下还采取迂回的打法,这还真是第一次。

狂剑士血越少打起来越勇猛,唐昊偏就不让对手舒服。他利用地形且战且走,连打带消,充分利用起流氓的中距离攻击和削弱手段,硬是卡住了对方的伤害输出。结果对方50%血的时候唐三打差不多也是50%血,打到最后狂剑士也只讨到5%血的便宜,血气唤醒的攻击力优势几乎被完全打消了。

而观众们自然也还没忘记,狂剑士从100%血卖到50%血的过程中,唐三打还比他少损失了12%血。本场战斗开始,唐昊的血量是88%,那12%血是在之前跟魔道学者的一通快打中不可避免的损失掉的。

对魔道学者,唐三打赚了9%的血量,对狂剑士,又赚了7%,看起来都不是大赚,但在这样一场世界顶尖水准的对决中,有的赚就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成绩,何况还是连赚。

这场战斗,就算是最后阶段,节奏都一直很快。观众们毕竟都还是更乐于欣赏爽快的对战的,方锐的比赛看完满场呵欠连连,唐昊的表现则让所有人都精神一振。唐昊下场,这一次满场的掌声比方锐下场时热烈了许多,且一点也不敷衍,整齐划一的都是在对唐昊的表现给予好评。

“怎么样,后生可畏吧?”叶修偏头问在后排坐下的方锐。

“还嫩了点。”方锐说。如果是林敬言,能赚取的优势还可以更大。

但说是这么说,唐昊走回来时,方锐仍然给了他一个拇指。全场观众被点燃的同时,方锐也被点燃了。

他看到的跟观众们看到的却不一样,他看到的是呼啸战队未来的希望。

这小子逐渐也开始像点样子了,方锐想,不知道在国内看着比赛的林敬言作何感想。

“唐昊在变。”直播间里,韩文清说。他想到前些日子全息游戏里那场桌游。他不知道是什么促使唐昊的心境产生了变化,他只知道一个更全面更可怕的流氓选手正在诞生。

会场里,唐昊路过王杰希,听获一句“打得不错”。还可以更好,比你还好,唐昊心想。

场上剩下对方还有5%血的狂剑士。别的职业5%血可能就可以忽略不计了,但狂剑士的5%血却仍然具有相当大的威胁。

下一个上场的会是谁呢?

这次叶修没说话,已经有个人自动站了起来。

喻文州。

“总算轮到我了。”中国队队长这么说着,走到叶修面前。

“看你的了。”叶修说。

喻文州微笑点头:“嗯,半小时后见。”

“这是……”直播间里,李艺博终于也看出了苗头。

“比赛节奏。”韩文清说。

中国队在掌控比赛节奏——不是哪一场较量单次的节奏,而是整个决赛期间的节奏。

第一个上场的肖时钦,作为一个机械师,打法难得的偏强硬;第二个上场的方锐,把猥琐流发挥得炉火纯青,节奏拖沓得不行;第三个上场的唐昊,带来的是一场令人眼花缭乱的快攻;然后到了第四人,上场的赫然是喻文州。

喻文州,索克萨尔。就算不讨论喻文州的手速,术士也是个偏向中慢速的职业,而喻文州手底下的术士,比寻常的术士还能更慢一些,这倒也不全是因为手速。

喻文州玩术士,用第四赛季时孙哲平的一句评语来说,就是“表里如一,心都黑透了”。只要他愿意,他就可以跟任何对手慢慢玩,连叶修都不能幸免。

而这一场,不用说,队长大人是打定主意要慢慢玩的了。

喻文州上场,唐昊走到方锐旁边坐下。两人都没说话。

唐昊还沉浸在比赛的余韵中,方锐还在想呼啸的未来,在这些念头的间隙里,两人同时都动了一点心思,想到了三天前的晚上。


三天前,晚上。

方锐告别了喻文州和张新杰,从练习室出来,乘电梯回到中国队下榻的楼层。

他跟叶修住一间房,隔壁是唐昊和李轩。

方锐出了电梯,往房间走,转进走廊正好看到唐昊出来。唐昊冲着他走过来,因为是去电梯的必经之路,方锐也没多想,只对着对方点了点头。没想到,唐昊直冲冲过来就拦在了他面前,做出一个“借一步说话”的表示。

方锐心想奇了,唐昊找他有话说?在他的印象里,唐昊见到他都是绕着走的,他以为他们这辈子都不会再在赛场之外产生什么交集了。

疑惑的跟着唐昊又拐进电梯,一直下到一楼,进了大堂吧,坐下好一会儿了,也没见对方吭声,方锐笑了笑问:“找我什么事?”

好歹他算是前辈吧,虽然不怎么喜欢唐昊,但方锐觉得还是可以拿点风度出来。况且他们现在还是队友。

唐昊看了他一眼,喝了口饮料,再看了他一眼,又喝了口饮料,方锐都快怀疑他是在拿自己下饮料了,唐昊终于开口了。

“跟我讲讲林敬言吧。”唐昊说。

方锐直觉自己听错了,嘴张着就忘了闭上。唐昊没再看他,有点不耐烦的吸了一大口饮料,发出一阵滋滋声,接着又把要求重复了一遍:“林敬言!你们不是老搭档吗,讲讲吧。”

“是要我……讲什么?”方锐还没从惊愕中醒过神来。唐昊跟他打听林敬言?他以为林敬言对唐昊来说早就是过去式了呢!他也好,林敬言也好,他们这些呼啸的老家伙不是早就被唐昊弃如敝履了吗?

“风格、思路、性格……随便什么都可以,总之讲讲看!”唐昊显得愈发的不耐烦了。方锐心想这么不耐烦你何必还要拉着我讲这讲那呢?他怎么都觉得今天的唐昊不对劲,但又不知道是哪儿抽了。

行,讲就讲吧,讲别人的事儿他未必行,林敬言那可真是信手拈来。方锐一边揣测着唐昊究竟想听些什么,一边开始回忆往事。

其实能拿出来讲的也并不多,日常琐事唐昊肯定是没兴趣听的,比赛呢有录像在有兴趣随时都可以找来看也没什么好说,方锐就挑了一些平常训练里的轶事和跟战队有关的部分事情来讲,包括自己刚进呼啸时的所见所闻,第五赛季跟林敬言的搭档和磨合。

“最开始我还挺看不惯他的,后来发现是个挺有趣的家伙。”方锐看了眼他的听众,“喂,你那副要听睡着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唐昊真心要听睡觉了,绝对不是故意的。方锐话匣子打开就收不拢了,他满耳朵都是林敬言,都快能赶上念咒了。

其实他哪里真是想听方锐讲故事,要听也不听林敬言的,但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到还有什么话题能顺利的留住方锐。

他没想听林敬言的故事,只是不想让方锐回房间而已。谁叫他正好听到方锐出去没多久,王杰希就找上了叶修呢?

那两个家伙也不知道关着门在干什么,总之肯定没好事儿,唐昊郁闷的出来,就撞见方锐往回走。

唐昊也不知道自己在犯什么抽,他就觉得方锐现在回去要出事,赶紧把人拦了下来。但拦是拦下了,怎么留住呢?唐昊一焦虑,就出了个昏招。

结果就是便宜了别人,坑了自己。

唐昊一杯饮料喝完,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方锐都讲了大半个小时了,不管那两个在干啥也差不多了吧……

靠,能干点儿啥出来!

唐昊止不住的要想歪,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去把那些浮想联翩都拽回正道,一拍桌子站起来:“好了我知道了,今天就这样吧!”

你是知道什么了?方锐怀疑的看着他,唐昊脸上的表情很是怪异,方锐半天没闹明白,只好在心里定性为这小子今天吃错药了。

不管怎样,唐昊肯听一听林敬言和呼啸的事,方锐觉得还是挺开心的。他倒是看得出来唐昊最近在作调整,最后顺口就说了句“小伙子转性了?孺子可教。”唐昊听见了,闷闷的啥也没说,两人又一道回到楼上,唐昊故意拖慢了两步,等方锐进门了,又听听没什么动静,才刷卡回自己的房间。


方锐进去的时候,叶修坐在书桌前面,鼠标点得飞快。

“干什么呢?”方锐问。

“练习。”叶修眼都不抬。

窗子大开着,夜风灌进来。虽说是夏秋之际,苏黎世这地方气温还是挺怡人的,到了晚上就有些偏凉。这样子吹风,方锐真怀疑叶修受得了。

他走过去关窗,叶修看了一眼没说话。方锐眼尖,在书桌旁边的纸篓里发现了几个可疑的纸团,忽然灵光乍现,拍了拍叶修的背,笑道:“原来是这样啊!”

叶修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耳根一红,他想起来开窗散味道,想起来整理沙发,怎么就没想起来把纸扔马桶里去呢?

叶修在心里懊恼着,脸上还是一派镇定,假装没理解方锐在说什么。方锐一看,进一步了然:“没啥不好意思的,大家都懂。下次你有需求只管说一声,任何时候我都可以立马消失,绝对不干扰!”

叶修知道方锐是想岔了,但他能解释么?比起真相,方锐的理解显然纯良多了……叶修咳了一声,让开方锐的爪子,敲了敲鼠标:“练手呢,一边玩儿去!”

方锐不怀好意的笑着去洗澡,等到浴室门关起来,叶修才卸掉了肩上的力道,整个人松垮垮的靠进椅子里。

还练手呢,他的手都快抽筋了!握的是鼠标,满脑子想的都还是王杰希家小兄弟的触感,叶修觉得今天晚上他是废了。

明天得好好的跟王杰希沟通沟通,他想,不然打个屁的比赛,直接投降比较快!

浴室里,方锐哼着小曲在洗澡,隔壁房间里,唐昊对着李轩一顿疑神疑鬼:

——这家伙什么时候回来的?这家伙回来的时候王杰希走了么?这家伙……

唐昊把自己摔在床上,严重怀疑在那两个混蛋闹出点儿什么事来之前,自己就先被折腾成蛇精病了……


评论 ( 39 )
热度 ( 303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