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如果爱 -4-

喻文州是个言而有信的人,说半小时,真的就打满了半小时,还超出去3分钟。

但他不是从一开始就不紧不慢。对方的狂剑士最后那5%血,索克萨尔三招收了。

喻文州可没忘记他是术士,自然不会像唐昊一样冲上去直接接战。远远看到对面的狂剑士冲进来,索克萨尔不慌不忙的找了个地方站定。

地图初始就是个大平原,索克萨尔站在那儿,无遮无挡的,狂剑士自然冲着他就去了。距离在不断缩短,但对方还没进术士的攻击范围,索克萨尔自然也没做任何攻击动作。

他往旁边跨了一步。

一根柱子升了起来。

柱子不粗不细,石头的,大概两人环抱能抱得住。索克萨尔一闪身,就闪到了柱子后面。

狂剑士没搭理,继续往那边冲过去。

柱子后面,索克萨尔在后退。他退了三步,一堵墙升了起来。

墙跟柱子连成一体,索克萨尔贴着墙退,狂剑士要想摸到他就得从没墙的那一边绕。

然而他没有。

他径直冲向了墙的另一侧,跳起,地裂斩。

重剑劈在墙上,冲击波将整个墙体都震塌了。索克萨尔就在墙后,他看到了术士手里黑色的法术特效。

冲撞刺击!血色剑气开路,狂剑士冲向索克萨尔。这么近的距离,对手是缺乏快速位移手段的术士,这一击基本势在必得。

索克萨尔的读条尚未完成,这个冲撞刺击必然能打断施法。但这个技能刚刚发动,狂剑士突然直觉的意识到不对劲。

事情真的有这么简单吗?

距离太近,这一击再要中途取消已经来不及。剑尖撕裂了索克萨尔——一个再明显不过的影分身。

冲撞刺击是一个冲锋类的技能,击退目标的同时,使用者也会在惯性的驱使下继续前冲一小段距离。这一段距离是系统强制的,即便取消技能也不能豁免。

影分身被击中的当时就已经消散了,狂剑士穿过那片碎掉的影子,被惯性带着往前。这个前冲的距离很短,只有2到3个身位格,但就这2到3个身位格的冲势,还没收住,狂剑士已经意识到不妙。

脚底下的地面空了,他赫然撞进了一个坑!

这里怎么会有坑?如果这里有坑,那索克萨尔早该掉下去了!很明显,这个坑并不是一早存在的。狂剑士心念电转,已经想到坑的出现有可能跟墙体被破坏有关。

场景联动!

不管如何,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不能落进坑里。狂剑士重剑上打的是剑客的三段斩,此时凌空施展出来,眼看就要脱出范围。

突然,他的身形在半空中顿住。只是一个瞬间的停顿,三段斩却已经不能再接续。狂剑士身上笼罩着一个击魂术的特效,直线下坠。

索克萨尔在哪里?索克萨尔在坑边,脚下踩着倒塌的墙体残骸。他施施然的施了一个法,狂剑士周身燃起黑红色的火焰。

5%血实在太少,狂剑士才刚落到坑底,还没来得及想办法上来,就已经被暗影烈焰后续的一跳伤害烧死了。喻文州轻松拿下这一局,总共只用了三个法术。

这一场交手,在国外观众看来,亮点在于喻文州对地形变化的熟悉和利用,在国内观众看来却远远不止如此。

“谁看到刚才喻队什么时候结的印了吗?”

“只看到黑光……”

“黑光是诅咒之箭蓄力的特效吧!”

“喻队打断了诅咒之箭,结了影分身术的印?”

“你逗我?那玩意儿一打断特效就会消失吧,有半秒吗?能完成结印?”

“能吧,手速够快的话……”

“呵呵,手速……”

“靠,求看刚才喻队的瞬间手速啊!”

网上直播频道里弹幕整屏整屏的刷过,潘林立刻让导播切了刚才那一幕的技术统计。

屏幕上清清楚楚的打出索克萨尔的瞬间APM值:370!

打断诅咒之箭,结印影分身术,这半秒不到的时间里,喻文州的手速竟然高达370!

是的,370的APM对职业选手来说,不算一个很高的数据,作为瞬间APM来说,更可以算是一个中等偏下的值。

但制造出这个数据的人是喻文州……

在过去的数据统计中,喻文州爆发出的最高瞬间APM也只有260,通常情况下蓝雨队长的手速都很稳定的在180到220之间浮动,这才落了个“手残”的外号。

这一次的370,都不是破不破本人历史纪录的问题了,在所有人眼里,这个中等偏下的数值都成了一个天文数字。

网友都惊呆了,直播里潘林也是一通激动,现场选手席里叶修却是呵呵一笑:“就这一个组合集中突击了半个月,也该有点成效了。”

“谁说就这一个了!”黄少天的声音从后排传来。

叶修回头:“咦,难道还有其他值得期待的?”

“那倒没了,就这一个练成了……”黄少天的声音低了下去,紧接着又扬起来,“那又怎样?每半个月练出一套组合,手速翻倍的喻文州,怕不怕?”

“不怕。”叶修说,“真要能这样练出来,他早练了,这种昙花一现的表现,你觉得能唬住几个人?”

手速不是技术,生理上的瓶颈是很难说突破就能突破的。所谓临时突击,基本上就是狠命的盯着一个点操练上一段时间,临场作战的时候能用出来一次就谢天谢地了的奇招,在场坐了十多个人,还真没人担心喻文州从此就逆天了。

但不管怎样,这一次的表现已经足够惊艳,黄少天不置可否的一笑,注意力又重新回到比赛场上。

对方下一个上场的选手是个召唤师,双方的职业都决定了这场比赛注定快节奏不起来。

在之后的比赛中,喻文州那种爆发性的手速确实没有再出现过。召唤师打术士,双方都没有所谓的职业优劣势之说,一场恶战到最后喻文州以2%血险胜。

一挑二——这毫无疑问也是一个华丽丽的一挑二!中国队反过来领先一个人头!对方第五人上场,索克萨尔干脆的被终结掉了,中国队第五人走上台去,在台阶上跟喻文州击掌——选手交换。

张佳乐,百花缭乱。擂台赛最后一场,弹药专家对阵神枪手,一场远程火力的华丽对决于焉展开。


“啪!”孙哲平拉开一罐可乐,坐在电视前面。楼冠宁拉着他那几个土豪朋友看现场去了,孙哲平没去。

他喝了一大口可乐,看着屏幕里绽放的光影。

张佳乐和对面的神枪手接战5分钟了,战况胶着。对手是个不逊于周泽楷的强力选手,打法上跟周泽楷倒是有一定区别。

孙哲平看了一会儿,觉得这人就像个幽灵一样,天生具有一份走位的直觉。经常会有那种看似莫名其妙的走位,却能让他在下一秒鬼使神差的避过掩藏在光影中无声无息滚过来的手雷,或者神乎其技的卡住一个极其微妙的点,端起枪,让百花缭乱避无可避的吃下子弹。

孙哲平看着眼熟,觉得这样的风格有点像当年的王杰希。就像有些人从来没打过仗却天生具有战场直觉一样,这种赛场上的直觉跟任何后天训练都无关,只要站在那儿,就会自动开始运转。

天赋,这就是所谓的天赋。孙哲平判断不出这人跟王杰希的天赋孰高孰低,但他知道张佳乐这一场必然不容易。

电视里李艺博持续的分析着战况,却基本没说到点子上。张佳乐略微落了下风,问题却不在于他跟不上对方变化的节奏。

恰恰在于他想要去跟对方的节奏。

当年对上魔术师,孙哲平最深刻的体会就是:绝对不能妄图去踩王杰希的节奏。

飘忽的走位、奇招迭出的快打,总是难免让人生出想要靠比对方更快的方式去抢占先机,继而破解对方攻势的念头,但产生过这种念头的人,在那个第三赛季无一不被魔术师的扫把拍得晕头转向。

这其中甚至包括了当时的孙哲平和张佳乐。唯一没中招的人叫做叶秋,也就是正在刚才插播的小画面里坐在选手席头排跟王杰希交头接耳的家伙。

当时一叶之秋大破魔术师打法,其实也并没有用出什么特别的技巧。他只是完全无视了王杰希的节奏。

再强的直觉,再诡谲多变的攻势,建立在背后的依然是那套万变不离其宗的体系。而这个体系,简直就像是叶秋自家的地盘一样,应对起来都不需要太多的思考。

直觉,叶秋用来对付王杰希的,也是一份直觉。这种直觉却不是源于天赋,而是对荣耀深刻的理解。每一个动作都有背后的理由,叶秋不知道破解了多少个连当时的王杰希自己都未必察觉得到的理由。与此同时,叶秋自己的每一步行动自然也都有理由,但孙哲平觉得赛场上的叶秋在作出那妙至秋毫的一举一动之前也根本没思考过理由。

面对这样的对手,不能去想。思维跳转跟不上,就只能交给身体最自然的反应去应对。这种反应是经年累月积累出来的,绝不是要赌个瞎猫碰上死耗子。孙哲平紧盯着屏幕,他认为张佳乐应该意识得到。

当年他们针对王杰希也作过不少研讨,结果第四赛季一揭幕魔术师就开始闹转型,那些方案也就完全没派上用武之地。而现在……

屏幕里,百花缭乱跳起,凌空一发抽射。对面的神枪手滑开一步,双枪齐出,左手枪打的是跳在半空中的百花缭乱,右手枪瞄的是百花缭乱的落点。

百花缭乱却没有就此落地,枪口瞄准对手,空中再射,后坐力将他往斜上方又推起一些。对方的子弹却已经抢先一步飞到了那个位置,百花缭乱中弹,在速射BUFF作用下,一串子弹吃下去,血嗖嗖的下滑。

不行吗?孙哲平左手缓缓握紧。

百花缭乱的身形被这一串子弹送得更远,屏幕里的弹药专家就像一片被吹飞的风筝,看起来十分无助。

这一飞就飞出了神枪手的射击范围。神枪手追上,随手一枪爆了半空中飞来的追踪式手雷,继而身子一偏,和从爆炸的光影中穿出的僵直弹擦身而过。

百花缭乱落地,一颗手雷沿地送出,同时合身一滚,身侧一串子弹喂了草皮。

脱手而出的手雷依然被中途击爆,烟雾弹,瞬间腾起的烟雾使两人视野中同时失去了对手的踪影。

烟雾弹覆盖的范围不小,百花缭乱单手撑地一跃起身,扑进烟雾之中,手里扣着两发手雷,一高一低同时扔出。

神枪手看也没看,直接开了乱射,子弹无差别的扫射过来,不管对手身在哪里都处在扫射范围内。

两颗手雷从烟雾中飞出,飞在空中的被子弹撞到,当场炸开,爆炎弹,火光一下子爆裂开来。另一颗手雷滚落地面,没有吃到子弹却也几乎同时炸开,却是一颗燃烧弹。

火光已经完全遮蔽了烟雾,又一颗手雷飞出,飞到一半毫无意外的再次吃到子弹。这是一颗闪光弹,两人的视野里火光之外,同时又闪出一片亮白。手雷炸开的位置跟两人之间都有一定距离,这片白基本只是闪光弹的爆炸特效,并没有对角色构成状态影响。白光只集中在屏幕中间的区域,外围一圈视野仍然清晰,百花缭乱端枪,换弹匣。

同时,所有观众都倒抽了一口凉气。隔着一片白光和尚未燃尽的火焰,神枪手也端起了枪——狙击枪。上帝视角里,巴雷特狙击在完全没有视野的情况下遥遥瞄准了百花缭乱的头部,扳机扣动,子弹滑出。

导播在屏幕下半部分切了双方的视角,在双方的主视角里,闪光弹炸出的白光仍然是屏幕的主体。看不到对手,看不到枪口,看不到向着自己飞来的子弹。

现场爆发出一片尖叫声,面对着高速飞来的狙击弹,百花缭乱微微偏了偏头,手枪平举,子弹同时出膛。

没有视野,神枪手的大招却开得非常坚决,狙击枪瞄准得分毫不差;同样没有视野,弹药专家却像是全盘看到了对方的动作,连子弹的轨迹都了解得清清楚楚。

巴雷特狙击,射空!

百花缭乱射出的子弹,中!

冰弹,运气非常好,冰冻效果触发。张佳乐从淡去的白光中蹿起,手里的技能再无保留。乱雷一开,被冻成冰棍的神枪手身上立刻开起了染料坊。孙哲平握紧的左手终于松开来,他笑了一声,又灌了一大口可乐。

这小子到底还是找到感觉了,孙哲平想。

接下来的比赛倒也没有因此就倒向张佳乐那边。冰冻状态一解除,神枪手立刻设法脱身,张佳乐紧粘不放,神枪手以攻为守,双方打出一轮交换。

对中国队而言,原本的劣势逐渐被拉成了均势,双方的血线都在高速下滑,战况一时难分难解。

20%、17%、15%、11%……谁会是最终的胜利者?


“我以为你会让我去守擂。”两天前,吃完午饭回来的路上,王杰希说。

“想得美。”叶修回道,“跟人合起来陷害我,自己还想捞便宜,世界上有这么轻巧的事?”

王杰希笑了笑,没说话,往训练室走去,叶修叫住他:“不休息一会儿?”

“不了,急着拿冠军呢。”王杰希做了个“回见”的手势,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叶修站在走道里,失笑。他原本预备跟王杰希提一提昨晚上想说的那事,结果今天一来就发现对方根本不需要提醒,自动就已经切回了严肃得不得了的备战状态。叶修自己反而三番两次被晾下,觉得有些转不过来。

决赛前三天,除了战术讨论,其他时间都由选手自由安排,没有强制训练任务。这是为了让每个人根据自己的习惯将自身状态调节到最佳位置,而有的人的习惯看来就是整天整天的耗在训练室里。

叶修原地站了会儿,决定回房间睡个午觉,一转身就吓了一跳,差点把整支烟喷到对方脸上。

“黄少天,你属猫的吗!”

黄少天没理他,一脸沉思的表情,过了一会儿,扭头问叶修:“王杰希今天又吃什么药了?”

“他吃什么药了我怎么知道!”叶修脸上写着“懒得理你”,黄少天拽过叶修:“有个事,正好跟你讲讲。”


当天晚上,王杰希再度敲开叶修房间的门。叶修开了门,王杰希站在门外说:“有个发现,跟我过来看看?”说完又改了主意,“算了,就在你这儿看吧。”

叶修被王杰希推着进门,坐到书桌前面,笔记本原本就开着。他照王杰希的要求点开两个比赛视频,都是他们将要遇到的对手前几场比赛的录像。

这些录像每个人都看过无数遍了,还能有什么他们没注意到的地方吗?叶修看着王杰希拖动进度条,隐隐有些好奇。

“这里。”王杰希说,“还有这里……我之前就觉得有点奇怪,你看……”

王杰希探着身子操作鼠标,将叶修大半个人都拢在怀里。这个姿势很有些暧昧,气氛却一点不暧昧,以至于方锐进来的时候也只看到两个凑在笔记本跟前讨论问题的家伙,不疑有他。

“在说什么?”方锐问着走过去。

“你也来看看。”叶修招呼他。

方锐一颗脑袋也凑到了屏幕跟前,三个人一起盯着笔记本屏幕,里面是半决赛的比赛录像。

团队赛,对方的骑士和元素法师打出了一个精妙的配合。“这里有问题?”方锐没看出来任何疑问。

“注意这边。”叶修指了指画面一角,王杰希把进度条往回拉了一些。

方锐盯紧叶修指过的地方,画面回放,看着看着,方锐也皱起了眉。

“这个元素法师……”

“他跟骑士的配合确实很好,但这个时候,他其实可以有更好的选择。”叶修说,屏幕一角,神枪手正在针对对方另一名选手,元素法师的位置两方都可以策应得到,但他像是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配合骑士。

神枪手的身影在屏幕上挂了个角,不注意看很难准确的判断出三人之间的位置关系和情势比较。而一旦注意到了问题,接下来该想的就是:这说明了什么?

有可能只是单纯的判断失误,有可能有这么选择的原因,也有可能存在着什么更深层次的理由。叶修又点开几段视频,通通是对手此前比赛的录像。

“这个地方我前面看的时候就有点疑问。”叶修指着一处画面说,“但因为没给比赛局势造成什么影响,就没多想。”

“还有这里、这里……他们明明都可以做出更好的选择。”王杰希指了另外两个视频,方锐也是越看越疑惑。

这些视频如果单独看,都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把这几处连在一起看,问题就有些明显了。

叶修最小化了播放器,点开选手资料,方锐看过去,突然就像是懂了。

“这个……”

“荣耀问世到现在十二年,国内联赛就打了十年,而我们的对手……”王杰希就着叶修的鼠标顺带翻了翻其他国家队伍的资料,“联赛级别的比赛,历史最长的也只有六年。”

半个多月的集训根本不足以让来自不同战队的选手彼此建立起完美的配合意识,临场的下意识反应多半是优先跟熟悉的选手配合,来打出更熟悉更有把握的套路。这个思路其实没错,可以扬长避短,放大优势的同时也避免不够熟练的配合反而给对手制造有机可乘的漏洞。

放在其他国家的队伍里是这样,可是,中国队呢?方锐一回想,发现他们从头到尾就没考虑过这种思路。

六年前,国内联赛都已经打到第四赛季了,哪怕不考虑这个因素,他们这些人出于各种因缘际会,对彼此想陌生都陌生不起来。

中国队在所有出赛队伍里平均年龄最高,这在别人看来兴许是个劣势,但他们自己显然不这么觉得。

“我们优势很大啊!”叶修笑着说。


第二天上午例会,叶修把昨晚上的发现拿出来讲了一遍,一屋子人群情激昂,士气如虹——

“熟你妹,谁跟你熟?!”黄少天。

“你谁啊?不认识!”张佳乐。

“这个真不能认。”喻文州。

“勉强算是有一面之缘吧。”肖时钦。

“孽缘!”楚云秀。

“看来我们队也不怎么可靠。”张新杰。

“……”周泽楷点头。

“哈哈哈哈太不可靠了!”孙翔。

“无聊!”唐昊。

李轩左右看看,耸了耸肩,苏沐橙甜甜一笑,方锐翘着腿假装自己什么也不知道。王杰希稀罕的保持沉默,叶修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

散会,叶修叫住王杰希,笑着问:“怎么了,你也跟我不熟?”

“你不是要给我说亲?”王杰希答非所问。

叶修差点呛到。

头天晚上王杰希要回去的时候,叶修送他到门口,忽然想起来下午黄少天神神秘秘的找他说的那些话,半开玩笑的讲给王杰希听了。

“小唐挺好的,眼光不错啊大眼。怎么样,要不要我去帮忙说说?”叶修咧着嘴笑,方锐在后面支着耳朵听。

“你觉得呢?”王杰希看了看方锐,又看了看叶修,挑眉。

“我觉得可以有!”方锐插进来。叶修笑笑没说话,也没否定。

王杰希点头:“那你看着办。”说完就回房间去了。叶修心想这家伙淡定成这样,一点也不好玩,一边回头跟方锐解释都是开玩笑别拿去乱说。

他倒是忘了,王杰希在别人面前挺大方,对他那向来都是“睚眦必报”的。叶修干笑两声,这隔夜仇记得也真是牢靠!


评论 ( 25 )
热度 ( 302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