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如果爱 -5-

擂台赛最后的赢家是张佳乐,几乎是1%血险胜,但胜利就是胜利,中国队以领先一人头的战绩进入团队赛。

按照本次比赛的赛制,同场比赛中擂台赛和团队赛的参赛选手不能重叠,双方都已经有五名选手亮相过,剩下的八名选手中将有六名会出战团队赛。这是指常规选手名单,大家都没有忘记两队都还各有一名领队,虽说不列在常规名单里,但也是出场资格的。

对方的领队还从未在比赛中露过面,叶修倒是上去打过一次擂台赛,散人快打让整个现场都惊呆了。其他战队和观众们都不是不知道中国队有这么一个散人领队,但看录像和看现场完全是两种感觉,亲手交手又更是彻底不同的体验。

叶修亮了一次相就没再上过场,但所有参赛队伍都不得不将散人提到重点防范对象的高度,跟中国队的每一场比赛都会为应对散人而作下充足的准备。

叶修不再上场,他的存在感却随着时间的推移益发高涨,到决赛的时候终于臻至极点。擂台赛里君莫笑没有露面,团队赛,那个散人选手会不会出场?每个人都抑制不住的猜测着,而那个被无数人惦记着的人,正招了招手,让中国队的所有选手聚到面前,凑在一堆不知道在做什么。

“你猜他们在说什么?”陈果捅了捅旁边的唐柔。

“战前布置吧。”唐柔做了一个合理的推断。

“具体一点儿呢?”陈果锲而不舍的问。

唐柔默了一下:“我也不知道呀,不如你自己去听听?”

陈果倒真想去听,可惜她这次是观众,不是战队老板,只能远远的坐在观众席上看着,自个儿在心里瞎琢磨。

其实别的她不那么关心,她最关心的跟现场许多观众一样,都在于叶修到底打不打算上场。在她看来,国际赛,决赛,团队绝杀,叶修不上简直亏大发了。

她是希望能在这样的赛场上看到叶修的身影的,毕竟那个人是那么的热爱荣耀。那个人已经站到了国内联赛的最高峰,她还想看到他站到世界的最高峰。

15分钟中场休息时间,陈果整个人都躁动不安了。当初她把君莫笑的账号卡塞给苏沐橙,为的就是这一天。但真的到了这一天,她发现自己也根本无从推断叶修的意图。

“他……会上的吧。”唐柔忽然这么说。陈果转头盯着唐柔,唐柔对她笑了笑:“他那个人……”

“这种场合怎么可能舍得缺席!”魏琛嘿笑着续上了后面半句。

陈果忽然就像吃了一颗定心丸,虽然这种结论听起来毫无依据,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可信。

会上的——陈果默默握拳——那个已经退役了的人,一定能再在这个赛场上展现出巅峰级的实力!

同时,国内直播间里也在讨论这个话题,但他们关心的显然比陈果更多一些。

“看未出场选手名单,我们基本可以认为王杰希、黄少天、周泽楷和张新杰是必然会出战团队赛的,剩下两个名额,韩队认为更有可能会派出哪位选手呢?”潘林直接抛出问题,箭头指向韩文清。

韩文清却给了一个让人下巴跌地上的回答。“我不能说。”霸图队长说,“因为我知道出场名单。”

你知道出场名单,怎么知道的?好吧你知道不奇怪,毕竟国际赛队伍里有两个霸图出来的呢,但你是知道了……你倒是说啊,你不说我们怎么知道呢!潘林和李艺博都瞪圆了眼,恨不得立马扑上去把韩文清藏在肚子里的答案抠出来。

还好他们还记得这是在直播,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但这个回答真是让潘林很难接下去……“呃,哈哈,韩队的意思是你已经被剧透过了?那……反正也没几分钟就会揭晓答案了,不妨先说出来吧!”潘林试图怂恿韩文清开口。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摇头:“反正也没几分钟了,等等吧。”

潘林欲哭无泪,李艺博在旁边忽然灵机一动:“我记得韩队在比赛开始前说过,叶修即便上场也会是在团队赛里,这个意思难道是说韩队已经预先知道叶修会出战团队赛了?”

潘林一听,再一回想,好像韩文清真的这么说过,当下就在心里给李艺博点了个赞:李指导不愧是李指导,着眼点犀利,很能抓重点啊!

可惜掌握着秘密的当事人仍是不为所动。“不一定。”韩文清说,“根据比赛实际情况随时可能调整阵容,在真实名单出来之前都不做准。”

既然是不做准那你说了也没损失吧!潘林很想大叫,但不管是他还是李艺博,这时候对这个“随时可能调整”的采信度都是很低的。

叶修会上场——他们几乎在心里认定了这一点。那么剩下一个名额……

“如果——我是说如果叶修出场,那最后一个名额会不会是苏沐橙呢?”潘林开始继续引导话题,“毕竟苏沐橙和叶修是老牌搭档,不管是嘉世时代还是兴欣时代都有打出了亮眼的配合,李指导认为苏沐橙上场的可能性大不大?”

潘林没再去韩文清那儿碰钉子,转而采访李艺博。李艺博略一思索:“虽然有这个可能,但也有别的可能。第十赛季的最佳搭档是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孙翔出场的可能性也是非常大的。”

说完这句,他顿了一下又继续说:“还有李轩和楚云秀。前者是可以给整个团队带来巨大增益的鬼剑士,后者是强力范围输出,依照战术安排的不同,都有出场的可能性。还是让我们期待最终名单吧。”

人头都让李艺博点完了,潘林也无话可说了,距离团队赛开始还有五分钟,潘林无奈,只好联系导播回放一些擂台赛的经典场面来填充时间。

现场,真正需要考虑谁要出战的一群人凑在一起,围了一圈,把叶修和张新杰围在中间。

“场景都记牢了没?”叶修随口问了句,也没等谁回答,继续说,“基本的战术安排就不重复了,上场后各自应变。”

“太散漫了吧!”黄少天提出不满。叶修瞅了瞅他:“反正你从来都是各自应变的,你说这话不觉得太缺乏说服力?”

“我的行动那都是有深刻的战术思想在里面的。”黄少天严肃的回道。

“嗯,那你就带着深刻的战术思想随机应变吧。”叶修也严肃的点头,又对所有人说,“都上点心,浪费了喻队和张副队辛辛苦苦打下的基础,是会被记恨的。”

周泽楷点头,王杰希没说话,黄少天撇了撇嘴,孙翔一个个看过去,瞪眼:“你还没说到底哪几个上场呢!”

“咦,我没说吗?”叶修似乎也吃了一惊,“我以为老早就说过了。”

“说个屁,你毛都没说!”孙翔差点要咆哮了,这人怎么能这么不靠谱?

“我真没说?好吧就算没说吧,难道不是自己心里都该有数?”叶修反问了一句,孙翔傻眼:有数?该有什么数?

“所以说这里就有一个没数的。”黄少天笑道,一边冲孙翔勾了勾手指,“小弟弟,别东张西望了,放心,哥哥们带你玩儿!”

靠!孙翔炸毛,谁是你弟!然后转而一想,貌似倒也没错,这一圈除了唐昊,都比他大,而唯一一个没他大的刚打过擂台了,团队赛不管谁上,可不都得叫“哥”吗?

两年多前他倒是跟着刘皓他们叫过叶修一声“叶哥”,现在再看叶修,怎么想怎么觉得这两个字叫出来别扭得紧,另外几个人加个“哥”字总觉得也不太对,怎么跟个流氓团伙似的呢?孙翔很是错了重点的开始纠结这个称呼问题,纠结到最后觉得“哎,当个流氓团伙不是也不错”?这么一想定了,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有我一个?”

“你要实在不想上也是可以的。”叶修说,“一叶之秋给我用,我和沐橙去。”

“谁不想上了!”孙翔紧紧攥着一叶之秋的账号卡,往旁边退了两步。

“那就这样了。”叶修站起来。

“走,大干一场!”黄少天脱掉外套,甩在椅子上。

“等很久了。”王杰希说。

“嗯!”周泽楷看向台上,点头。

喻文州报完团队赛选手名单,正在往回走。孙翔扬了扬手里的账号卡,当先往台上走去。

最后一个站出来的人——李轩。

“没有张新杰!团队赛阵容里竟然没有张新杰!”看见走到台上的六个人,潘林终于矜持不住了,“看啊,中国队竟然没带治疗!”

李艺博也是一脸震惊,韩文清倒是十分镇定。

台上,六个人以叶修为首站成一排,跟对方选手握手致意。大屏幕和中场全息投影轮流打出双方出场队员的名字和角色形象,第一个出现的名字,竟然双方都是领队。

一个散人,一个战斗法师。

“叶秋,久仰大名,可惜现在你不再用战斗法师了。”对方领队在握手的时候这么说。为了能让来自世界各国的选手在台上能无障碍交流,主持人同时也充当翻译的角色。叶修听了微微一笑:“我的散人也不好对付,当心了。”

“彼此彼此。”对方领队说完,轮流看过自己的队友和对方选手,又说,“擂台赛你们打得很好,但团队赛不带治疗?太冒险了,你们不该小看我们的。”

“就是重视才这样安排。”叶修说,“赛场上见真章吧!”

双方选手进入比赛席,国际赛决胜局团队赛即将打响。而此时,大多数人都还没回过神来。

竟然真的有队伍敢在团队赛——还是这么关键的一场团队赛里……不带治疗?


三天前,下午,训练室。

“不带治疗?”叶修从笔记本的开机画面里抬起头来,“这算什么新奇的发想?”

十四个人吃过午饭,按照叶修的要求再次集合在训练室里。本来是打算具体讨论战术安排,结果人一到齐,喻文州说了一句话,事情就直接转往了另一个方向。

“哪里新奇?”喻文州说,“你不是特别擅长不带治疗?上次全明星……”

“你也知道那是全明星赛……”叶修看着喻文州,“那能一样么?”

“我当然不是随便说说的。”喻文州微笑,“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家一起讨论过了。”

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事呢?叶修很想这么说,但再一想,中午被王杰希耽搁得差点儿没能吃上饭,就默默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大家’都有哪些人?手举起来我看看。”

张新杰第一个举手,然后肖时钦、黄少天、周泽楷……

“行了手放下!”叶修扶额,干脆推开电脑,单手托住下巴,“来说说看吧,你们都讨论了点儿啥。”

“对手的长项在于稳定,超乎想象的稳定。”张新杰对喻文州点了点头,开口说道,“他们的团队赛每一场都派出了骑法牧的铁三角组合,另三名选手不停在变,但战术都围绕着这个组合展开。不管哪种,都是相当基本的变化,但他们的铁三角组合太坚固,完美的达到了以不变应万变的原则。至今为止,他们的对手无一不在尝试攻破这个铁三角,但全部都失败了。”

“如果我们也先求稳,虽然不一定就会输,但赢面也并不见得能有多大。”喻文州接着说,“他们的骑士、元素法师和牧师是来自同一个战队的选手,有多年合作的经验,可以说单凭这些经验就已经建立了足够大的优势。”

“不出奇招,我们就算能赢,也会打得很艰苦。”肖时钦补充,出奇制胜是他最擅长的。

叶修半眯着眼,显然对他们这席话不太提得起兴趣。“这些我们早就说过了。”他说,“重点是什么?不带治疗就能出奇制胜?”

“重点是……”李轩接上话头,楚云秀拨了拨头发,看定叶修,“散人。”

叶修就知道,说了半天,最终要说的其实是这个。他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君莫笑的账号卡,放在桌上往前推了推:“散人的账号卡在这儿,谁要用?”

“用你个头!”黄少天一拍桌子站起来,“少在那边唧唧歪歪了,你丫要傲娇到什么时候,让你上去打个比赛就这么难吗!”

“……”叶修手指停在卡上,看向黄少天,“我以为我很认真的说过了,我是领队,不是来当选手的,不会帮你们上场。你们是不是该起码学会自己解决问题?”

后面这句是激将用的,可惜效果不怎么好,喻文州悠然一笑:“这就是我们想出来的方案,正在设法扫清路上的障碍。”

“反正都上过一次场了,一次两次有差吗?”楚云秀飘过来一记眼刀。

“一次两次是没差,那明年呢?后年呢?没我比赛是不是就不用打了?”叶修反问。

“你不在自然没人会考虑你。”张新杰说,“但明明就在眼前的资源偏不用,我们好像也没蠢到那个地步。”

叶修还想说话,却被人抢先了一步。“不带治疗,六个DPS,思路呢?”王杰希忽然问道。

“快攻,强行突入,切断对方铁三角的联系。”张新杰回答。

“突破点?”王杰希再问。

“元素法师。”张新杰再答。

“谁来执行?”王杰希继续问。

“君莫笑、王不留行。”张新杰答,继而又补充道,“如果有君莫笑的话。”

“没有呢?”

“麻烦一些,可能需要考虑另外的打法,这个‘另外的打法’我们领队想必应该有腹案了。”

“那就看领队大人觉得两个方案哪个更好了。”王杰希点头。

一屋子人都望向叶修,叶修在心里暗骂一声。张新杰明着是在回答王杰希的问题,实则是把选择项推到他面前。而这个王杰希……他哪里是在询问战术,他根本就是打定主意要逼自己点头。

说好的“怎样都行”呢?这家伙说话还能算数么?瞧那眼神,私心就差没明摆着拍在桌子上了!

但同时,叶修也知道,他的确面临选择。

两个方案,怎么选?

在考虑这场决胜战的打法之初叶修就设想过加入君莫笑的情况,不带治疗,他们可以有一个尖刀一样的阵容,犀利的切入让多少战队折戟沉沙的坚固防线。这很理想,但就像他自己说过的那样,今年能这么打,明年呢?后年呢?

君莫笑不会一直在,甚至就连这一届,本来都是不该在的。站在领队的角度,他应该考虑的东西更多。

……

需要考虑这么多么?

带着兴欣冲冠军的时候,他并没有去想他退役之后兴欣还有没有冲击冠军的实力。他相信他的队友,相信新的一年他们又会有新的成长。那么,他有什么理由不去相信在座的这些人呢?

叶修一个个挨着看过去,每个人都神色各异,目光中却都坚定的传达出一个信息:要赢,一切都是为了胜利!

还有机会放手一搏,为什么不呢?最终,叶修说服了自己。

“话说在前面。”叶修缓缓开口,“这个方案非常冒险,一旦第一波抢攻失败,立刻就会陷入劣势,后续很难再扳回场面。”

“别失败就行了吧。”王杰希知道叶修已经有了决定,眼里浮上笑意。

魔术师笑得神气十足,叶修摇了摇头,这小子……“大话人人会说。”他勾了勾手指,收回君莫笑的账号卡,抬头也是一笑,“不过这话说得对:别失败就行了。”

没错,每一场比赛,每一个对局,实则都是在冒险。叶修搬回电脑,刷卡上线,载入专为国际赛定制的练习程序。画面里是君莫笑的3D模型,叶修操作了一下,挥开千机伞。

几分钟前,他想,这可以是又一次站在赛场上的机会,真正决定了之后,他却不再那么想了。

接下来需要考虑的只有一件事。谁上场,有没有治疗,摆在面前的无非都是那一条路——

成功,然后胜利!


评论 ( 31 )
热度 ( 331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