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如果爱 -6-


“上了上了!”陈果激动的拽住唐柔的胳膊,唐柔微微一笑,她们都看到叶修走上台去的背影。

“可是……好像有哪儿不对?”最开始的激动劲儿过去后,陈果盯着中国队的选手队列犯愁,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

“没治疗!”魏琛突然在旁边嚷开了,“我的娘喂,张新杰没上!”

陈果定睛一看,可不就是吗?中国队唯一的治疗选手现在还稳稳当当的端坐在选手席上,台上一溜站着六个大老爷们儿,哪个看起来都不像治疗。

“国际赛决赛……不带治疗?”安文逸都有点坐不住了,正在上演的这个情节大大超出了他的常识范畴。在他看来,就算是他这种程度的治疗,联赛中也没有哪一场被兴欣扔下过,而眼前这场这么重要的比赛……他们竟然不带张新杰?

“他刷副本纪录的时候倒是都不带治疗的……”乔一帆也有点愣神,下意识的来了这么一句。

“靠,这是在刷副本纪录吗!”魏琛直着眼睛吼。

“不是挺带感?”包子一脸容光焕发,恨不得自己现在也站在台上,站在那个没有治疗的队伍里。莫凡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罗辑张了张嘴,又闭上,觉得好像什么感想都是多余的。

“肯定有安排的。”唐柔说,这群人里她倒成了最处变不惊的一个。其实唐柔刚看到出战阵容的时候也很是吃惊了一下,但她很快就消化掉了这个事实:不管怎样,肯定都是为了胜利!

陈果就没她这么容易放心。苏沐橙没上,她是可以理解的。同是枪炮师,她早就看出来这张地图对枪炮师非常不友善,即便苏沐橙跟她实力不在一个级别上,但都知道不友善了,的确没必要一定要去硬碰硬。不能看到苏沐橙和叶修并肩作战,她还是觉得有些可惜,但这种念头已经飞速的被不带治疗的惊愕盖过去了。

她当然知道这不会是叶修一个人的决定。这是比赛,不管是什么比赛,都不是儿戏,那些人当然不可能有任何一个会用儿戏的心态去对待。不带治疗,快攻?陈果历数了一下台上站着的几人的角色,有点眼晕——这阵容,真要打快攻,那的确是能打得起来的啊!

这么一想,情绪非但没能回归平稳,反而更加起伏不定了。陈果简直等不及要看比赛,坐在VIP席里的冯主席却又是另一番心境。

目睹六个人从他面前走过,叶修还专程回头冲他笑了笑,冯宪君差点没掏出速效救心丸。

他到底是哪根弦烧断了,才会觉得让叶修当领队带队参加国际赛是个不错的决定?这家伙怎么就这么不让他省心呢?怎么就连退役了都能这么不让他省心呢?!

擂台赛领先,冯主席原本心里乐开了花,心想就着这个势头团队赛只要稳扎稳打,冠军十拿九稳了啊!结果……稳扎稳打?他僵硬的转动脖子去看选手席上的张新杰,叶修胡闹就算了,张新杰也跟着胡闹?喻文州也跟着胡闹?他娘的王杰希肖时钦周泽楷张佳乐全跟着胡闹?

都说决赛无名局,无非就是在决赛中不管优势方还是劣势方都不会轻易做出任何冒险的举动。优势方只需要想办法把既有的优势维持到最后,不希望出任何差池,劣势方则不能接受偷鸡不成蚀把米,进一步扩大差距。

决赛,稳着打才是不二正道,再看看他们,看看台上台下这些家伙……

这就是他万里挑一的中国队选手!冯主席忍不住又要血压上升了——我这职业联盟开的是幼儿园吗?!在他的灼灼目光中,张新杰眼观鼻鼻观心,宝相庄严,喻文州倒是像心有所感似的,回头对他也是一笑。

这笑容的含义又跟叶修刚才那表情看起来不太一样,但冯宪君已经无力去分辨其中的含义了。他又僵硬的把脖子转回去,也没听清台上几人都说了些啥,就见一众人等走进隔间,各就各位去了。

好吧,行吧,闹吧……冯主席有气无力的想,你们可劲儿闹,不闹个冠军回来,看我怎么扒你们这群小混蛋的皮!

 

“比赛开始了!”潘林高声宣布,就像他才是站在台上揭幕比赛的主持人一样。

“我们看到比赛地图已经又一次重置到了初始状态,双方选手刷新在了场景里,是远点!”李艺博也卖力的解说了起来。

“我们都已经知道这张地图相当特殊,上一场比赛导致的地形变化并不会被带到下一场比赛中去,可以说每场比赛的地图都是完整独立的,李指导,您认为这对选手的发挥会造成怎样的影响?”

出生在远点的双方选手要接战还需要一点时间,这段时间潘林准备让李艺博先分析分析地图。李艺博倒是早有想法,一面紧盯着屏幕上双方选手的动态,一面说:“过去我们见过的地图,选手在场上需要考虑的是怎么利用既有的地形,而面对这张图,优先考虑的则应该是怎样创造对己方有利的地形。可以说,从地图的改造开始就已经涉及到了战术层面,双方第一步需要做的事,不是接战,而是改造地图。”

如他所言,场上分属两边阵营的十二位选手,的确都没有急着冲上去跟对手交火。改造地图,他们确实都在改造地图。中国队的几人的身形现在都隐在了山岭后面,对手则搞出来了一片树林。

这些场景变化也不是一旦生成就一成不变了,过一段时间会再自动产生变化,角色行为也有可能触发场景联动。因此对地图的改造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在整个比赛中都需要兼顾到地图有可能产生的变化,以及视情况而定主动去触发变数。

叶修赛前说的“各自应变”,讲的就是这个。由于这张地图的特殊性,任何详尽的事前安排都是缺乏意义的。极有可能只用一个动作,就能通过地形的改变让对手的一切布局付诸流水。这对双方而言都是同理,因此需要的只是一个核心的战术思想,以及能为这个战术思想打好基础的开局,剩下的就真的得要随机应变了。

中国队先弄出来了一片山,沿着山背面移动,再往前是喻文州曾经踩出来过的柱子和墙。那些柱子和墙方锐一早就验证过,是一小片废墟,但每一个构成部分的触发都是独立的。他们移动到废墟区域,将大半的断瓦残垣都触发了出来。

整个场景并不算十分辽阔,如果按照喻文州和对方狂剑士的那场对决节奏来看,到这里差不多双方就该接战了。但对手也并没有着急推进,他们也在营造地形,因此两队之间目前还隔着一大块空地。

这一块空地,按照张新杰的记录,是一个充满变数的区域。某一个部分会使这一块儿整个变成一面大湖,某一个部分又会使它隆起成一座石林。

而关于这个区域所有可能的变化,双方手里现有的资料都只显示了一部分。不完整,这不是因为事前探查工作不够到位,而恰恰是双方都有意的留下了一些空白。

这些空白对双方而言都是不可控的,充满了未知性,但这种未知性难保某些时候不会成为影响比赛局势的关键。当然,机会和挑战都是对等的,真需要用到的时候还得看运气,不到万不得已,双方想必都不会希望用到这些不可控因素。

现在,两边的基本地形都构建好了,双方隔着中间的那块空地无声对峙。

 

无声?如果比赛禁语音的话,那的确是的,否则有黄少天的地方怎么可能无声?

结果还真是无声。

关于这一点,黄少天也很郁闷。国际赛刚开始,知道不禁语音,黄少天还很兴奋了一下子,结果真的到了比赛里,对面一群瑞典人,别人说什么他听不懂,他说什么别人也当鸟在叫,那真是叫得再婉转动听也吸引不了听众注意力。

这样一来,唯一会受到他垃圾话影响的就只剩己方队友了,黄少天恨天恨地,只恨自己没多学顺溜几门外文,这会儿真是有口难言。

当然,黄少也不会真的憋着不说话,该说的话他还是说,只是不用费那个心思去展开垃圾话攻势了。一开始国内评论还在说这样黄少天的威力砍一半,结果两场比赛下来,为此很是郁闷了一把的黄少天把这些郁闷劲都加倍报复在了对手身上,不爆垃圾话的夜雨声烦竟然比满屏刷垃圾话的更加杀人不见血,一不小心还得了个“嗜血剑圣”的称号。

这会儿,憋不住的黄少天就在跟叶修闲磕牙:“你看对面孙子一样蹲了一排,要不派孙翔出去勾引勾引?”

“这个提议不错。”叶修说,“一叶之秋,快去吧,我们掩护你。”

“勾引你妹!”孙翔当然不会以为他们是认真的在叫他一个人冲出去。

“我妹是苏沐橙。”叶修笑道,“孙小翔,你这样让我很为难。”

周泽楷“噗”了一声,引得夜雨声烦扭头看稀罕,这一扭头的工夫,君莫笑冲了出去。

“君莫笑动了!”潘林一声惊呼。

“一个人?太冒进了!”李艺博下意识的说道。

“对面也动了,骑士迎着君莫笑去了!元素法师和弹药专家紧随其后,这是对方非常经典的抓人阵型!”潘林继续解说着形势发展,还不忘呼应了李艺博一句,“叶修以自己为饵,会不会真的太冒险?”

“他不是去当诱饵的。”韩文清忽然开口。潘林和李艺博都已经习惯了比赛一开打韩文清就自动切换到静默模式,这会儿他开口说话,两人一时倒没反应过来。

还是潘林更机灵一些,他很快意识到这是个求解说的好机会,赶紧追问:“韩队的意思是他有别的意图?”

韩文清又没声了,只示意他们继续看下去。赛场上,君莫笑和对方骑士面对面冲向同一个地点,背后一枪穿云保持着最大射击距离开始掩护,另外几人也各自调整着自己的位置,却似乎没有一个人打算紧跟君莫笑的脚步。

没人能无视一枪穿云的子弹,骑士举起盾,子弹就纷纷招呼在了盾上,自身移动速度丝毫没受影响。

骑士顶着枪林弹雨一往无前,君莫笑几乎也是一样的景况,看起来还更加险象环生一些。毕竟己方这边掩护君莫笑的只有周泽楷一个人,对面可是有一个弹药专家和一个元素法师的。

这种时候,散人超强的移动力就展露出了巨大的优势。骑士的爆发性移动能力虽然也不俗,但比起散人差距还是太大。从踏进对方远程火力线的那一刻开始,画面里的君莫笑看上去就只剩下各种残影了,潘林目不暇接的数着君莫笑用出的技能,拿出了最大的眼力劲终于还是看漏了两个,让韩文清及时作了补足。

实时统计里君莫笑这几秒钟时间里的瞬间APM高达450,这才刚开场,还不到正式意义的接战,就爆出这样的手速,潘林也是捏了一把汗。

精彩,那是一定精彩的,但比赛这才开了个头,这一番消耗合适吗?

华丽的法术特效和手雷爆炸的光影几乎吞没了君莫笑的身影,在声势浩大的一顿远程攻击之后,地图陡然发生了变化。

形状古怪的石柱一根接一根拔地而起,中间那一大片变成了一片石林,光影弹幕也跟着销声匿迹。

刚才韩文清说,君莫笑不是去当诱饵的,的确不是,他是去触发地形变化的。但是,抢着触发地形有什么意义呢?

潘林照实提出了这个疑问,韩文清只回答了两个字:“节奏。”

“没有治疗,让不起节奏。”观众席上,魏琛难得严肃的说,“每一个节点都必须把握在自己手里,要让对手一步步陷进己方的节奏难以脱身。”

“从一开始就贯彻快攻?”罗辑问道。

“不完全是。”魏琛说,“你看对方的出场选手,其实已经很受之前的节奏影响了。”

罗辑看过去,对手六人,骑法牧铁三角组合之外,一名拳法家,一名弹药专家,一名战斗法师,这个阵容的确没在对方之前的比赛中出现过,但要说阵容本身存在什么问题,他却看不出来。

“对方的领队,那个战斗法师,基本是被逼上去的吧。”唐柔说,“为了应对擂台赛的节奏,对方已经派出了好几名原本更适合放在团队赛中的选手。”

“没错。这是决赛,最好的情况应该是应用之前经历过实战磨练的组合,这样就能大大压缩可能出现的不稳定性。我估计对方并不怎么希望用这个阵容来打团队赛。”魏琛说完,啧了一声,又补上一句,“心真脏。”

陈果自认这两年见识已经涨了不少,但魏琛和唐柔说的这些,她真没看出来,这时候难免也是一阵惊叹。她还不知道,其实魏琛和唐柔提到的还不是叶修他们盘算的全部,如果现在她坐在选手席上,张新杰或者喻文州大概就能告诉她,现在场上这些人除了那个铁三角组合外,都完全来自不同的战队。

不仅缺乏临场比赛的合作经验,更加没有日常磨合的基础,这些选手的个人能力当然也非常强,个个都不容小觑,但这是团队赛,个人能力再强,跟队友的配合上稍有不顺也很容易留出让对手有机可乘的空隙。只要能按照计划成功攻破对方的铁三角,这些空隙就会进一步放大,变成决定胜负的关键性破绽。

“该开始了。”选手席上,喻文州说。

张新杰点了点头,凝目注视着场上的全息画面。中国队的六位攻击手在地形改变的一瞬间就都已经找好了位置,相较之下,对手因为之前对君莫笑的拦截行动而在走位上有了一点延迟,虽然也很快的调整了站位,但两者之间仍是有了一点点的速度差。

这是转瞬即逝的战机,是叶修冒险也要争取的,他们必须不由分说把握住的战机。君莫笑忍刀甩在面前的石柱上,整个人跃身而起,间不容发的抓到一个视角,忍刀一收,千机伞转为骑士剑,身形还没停稳就一个冲锋飞了出去。

这是一个自上而下的弧形冲锋,绕过了石柱,目标是对方刚刚准备藏身到石柱背后的骑士。

骑士立刻就发现了冲锋过来的对手,当即举盾迎击。对方是散人,他无法判断对方接下来会采取什么攻击,他也不去判断。他已经做好了施放盾反的准备,无论将要来临的是何种攻击,他都不准备让对方讨到便宜。

而他需要做的只是留住对手。对骑士这个职业来说,留下对手并不难,不需要很久,只要一两秒钟,他的队友就能跟上提供有效的配合。

刚才没能抓住君莫笑,这次对方自己送上门来,当然没有再把人放回去的理由。他们都没忘记,对方是没有治疗的,损失的血量一点就是一点。对方想快攻,他们就要把节奏拖慢,要做的就是跟对方打消耗,耗到最后耗不起的一定是对手。

他们要消耗战,中国队愿意让他们得逞?当然不。君莫笑一个弧形冲锋冲到一半,抬手就是一枪。千机伞的中途变形打断了冲锋效果,这一枪射在骑士面前的地面上,君莫笑借力上弹,刚好躲过对面弹药专家的子弹,再举枪,半空中格林机枪一顿扫射,把正在读条的元素法师和刚扔出手雷的弹药专家一并扫了进去。

元素法师的读条被打断,弹药专家的攻击却不会受影响,他硬吃了格林机枪的伤害,在治疗法术的光辉中向着空中的君莫笑又扔出了一枚追踪式手雷。与此同时,骑士也没闲着,君莫笑还在他的可控范围之内,他仰天一声呐喊,挑衅,君莫笑直直向他坠去。

君莫笑没有尝试去反抗这个挑衅,他变枪为剑,甚至自行加快了落势。骑士没有去避开这记银光落刃,他开了盾反,手里的剑则做好了迎击的准备。

君莫笑无可避免的吃到了盾反的伤害,加上刚才的一波冲刺里多多少少损失的血量,君莫笑此时血量为87%。

挑衅的效果还没结束,他干脆就跟骑士近身肉搏起来,在这个过程中,还不忘分神去应对弹药专家的攻击,实时统计里叶修的手速一直维持在400上下。这的确是一场快攻,拼的是操作和手速,长久坚持下去肯定是不行的,但叶修知道,压力很快就会有所减轻。

果然,弹药专家的攻击由一开始完全针对君莫笑渐渐转为只是兼顾到君莫笑,牧师对骑士的照顾也逐渐减少,叶修身上压力顿减,益发的放开手去攻击。近战对攻,骑士这个防御职业虽然未必会受到多少伤害,但制造伤害同样也不是他的长项。团队战里骑士需要有攻击手配合,但他突然发现,现在能配合他的攻击手好像都不知道去哪儿了。

攻击手去哪儿了呢?弹药专家正忙着转火,拳法家和战斗法师?他们已经被四打二很久了。

这个很久,认真说来也不久,前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君莫笑一人入阵,吸引了对方四个人的注意力。去掉一个治疗,剩下也是三打一,如果能重创君莫笑,那将是非常有利的开局。

对方想都没想过在这里放过君莫笑,当然他们也没忘记对手不止一个人。拳法家和战斗法师没有赶来支援,而是试图拖住对方其他人。中国队这边本来就比他们多出一个攻击手,靠两个人的力量要想拖住对方,那任务是相当艰巨的。

他们完成得不错,不仅成功的阻住了夜雨声烦和一叶之秋前往支援君莫笑的脚步,甚至连一枪穿云和逢山鬼泣都被他们留了下来。

没错,四个人,没有一个尝试过要转头增援险象环生的君莫笑,他们都很专心的在给对手的两名近战DPS身上增光添彩,对方虽然有治疗,但四打二的强度不是说笑的,又是这种地形,偶尔被带着卡一下治疗视角,一个读条到最后目标不在视野中,那感觉真是浑身酸爽。

牧师权衡了一下,骑士这边只需要应对君莫笑一个人,压力不大,索性就把重点完全转到了两个压力巨大的DPS身上。弹药专家见一轮抢攻收效甚微,也不得不转移目标。他们可都不想没赚到对方一个人头,反而赔进去自己两个人。

四打二变成四打四,局面一下子好看很多,拳法家和战斗法师底气也足了不少。没能速度拿下君莫笑的确可惜,但这样的局面也不是不可以接受,被骑士缠住的君莫笑要想支援这边的战场暂时也是做不到的。

而在四打四的战场上,对方的目标很轻易就锁定了鬼剑士。唯一一个读条职业,又是能给团队带来巨大增益的职业,优先针对鬼剑士也是非常好的选择。

但这个工作完成起来却也不那么轻易,发现自己被针对了,李轩就跑,躲起来暗搓搓的搓个鬼阵,扭头再跑。这时候周泽楷的掩护简直是一种无微不至的关怀,逢山鬼泣绕着柱子打起了游击战,夜雨声烦很有干劲的做起了敌后骚扰,一叶之秋干脆就撇下这边,直冲着弹药专家去了。

一番混战里,最应该被关注的牧师反而像个被遗忘了的隐形人,根本没人多看他一眼。牧师倒是乐得轻松,如果不计算经常被破坏视角,刷血的过程还称得上愉快。

直到频道里亮出一行SOS。

牧师急忙调转视角,去找呼救的源头。其他几个人也在调整着视角,他们似乎直到现在才发现,已经好一会儿没看到元素法师的身影了!

中国队的几人倒是一点要找元素法师的兴致都没有。牧师刚转头,冲着弹药专家跑到一半的一叶之秋果断转向,一个瞬间移动就来到了牧师面前。被晾在一边好久,突然面前出现一个战斗法师,牧师心里一突,也是赶紧落跑加求援。

弹药专家的远程支援立刻就到了,牧师刚松了一口气,发现这个支援又断档了。他扭头一看,君莫笑不知道什么时候摆脱了骑士,逼到了弹药专家面前。

弹药专家毕竟是远程,散人的贴身快打应对起来也很是吃力,不知不觉就被君莫笑逼得越来越远。“解放”出来的骑士呢?他倒是想支援牧师,但他现在陷身在一个暗阵里,屏幕上一片漆黑,根本连方向都找不到。

走出暗阵不需要太久,但前提是没有人持续搞破坏。在没有视野的情况下,隐藏在乱射中的僵直弹根本没法避开,一发僵直弹效果好容易结束,居然又来了一发,骑士也是欲哭无泪。

牧师在前面跑,一叶之秋在后面追,孙翔觉得这个场面好生眼熟。只不同的是这次的牧师跑起来没那么快,而且也不是把他往远里带。

牧师始终要去找人汇合,骑士暂时靠不住,他就去找战斗法师。这条路一点也不平顺,乱射的子弹不长眼,那边夜雨声烦正在狂爆手速,一挑二硬是拖住了拳法家和战斗法师。

追着牧师跑过去的一叶之秋一个豪龙破军加入战圈,二对二,黄少天身上的压力减轻不少。

牧师又一次没人管了,赶紧给近在眼前的队友刷了两口血,转身又去找元素法师。

但他才踏出一步,就知道这一趟不必走了。

石柱与石柱的间隙中,可以看到对方一直不见踪影的魔道学者骑着扫把穿行而来,头顶的血条不到1/3,而己方元素法师的头像已经灰了。

铁三角?他怎么有种他们仿佛从来就没有无坚不摧过的感觉?牧师心里悚然,他甚至连元素法师什么时候被悄然带离战圈的都没有察觉。

是四打一准备强取君莫笑的时候?还是二对四快要扛不住压力的时候?他的注意力好像从来就没有放到元素法师身上过,直到看到那句呼救。

出了语音的距离,就只有打字才能顺利传达消息了,在看到那个信息的时候,牧师一眼扫过,队伍里元素法师的血条已经只剩一小半。

他明明可以更早传出求援信号,是什么让他耽搁了?牧师眼睁睁的看着直直朝自己飞来的魔道学者。

魔术师,王不留行——跟这个人的战斗,竟然让己方的元素法师连打几个字的空隙都找不到,哪怕只是打个“1”?

而现在,对方的下一个目标,是自己吗?


评论 ( 20 )
热度 ( 349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