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如果爱 -7-

*下面那一溜给大眼(和冯主席)表真爱的,就不一一回了,作为补偿,二更(快夸我)︿( ̄︶ ̄)︿

这是本番外的最后一段,然后还有个小短篇我就脱稿了哇哈哈!

接下来你们懂的~

这周会全部写完,感觉自己还是很勤奋的!(狗屁

那么,先奉上下文——



元素法师离场的时候脑子里还是懵的。他不是在配合骑士抓那个散人么?怎么就变成跟魔道学者一对一了呢?

当时石柱拔地而起,挡了他的视角,他下意识的就去调整位置找角度,魔道学者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石柱后面的时候,他还很是警醒了一下。

元素法师是个不折不扣的远程,捏着各种范围高伤技能,但大多都需要拉开距离读条。同是法系,魔道学者却基本是半个近战,没有哪个元素法师喜欢被个魔道学者贴近身来扫把一顿乱拍。

为了赶走这个魔道学者,他的确做了很多事,比如暗夜飞影,比如冰线,但这个对手似乎总能找准某个匪夷所思的角度,以毫厘之差避开他的法术。

眼看魔道学者已经近在眼前了,他只好瞬移求脱身,结果对手作为魔道学者那么一个拥有超强移动力的职业,竟然也在扫把上打了个瞬间移动,两人之间的距离半点没能拉开,元素法师只觉瞬移刚开,就被一扫把拍在了脸上。

后来他怎么被带出战圈,绕着绕着就绕进了那个废墟里,元素法师真是半点都说不清了。进了废墟就像进了魔道学者的主场。虽然他自己也很记了一些地形变化点,但他根本来不及像那个魔道学者一样迅速有效的去利用地形。仅是操作着角色应对对方的攻击并想办法还以颜色就耗掉了他所有的精力,连抽空在聊天栏里打几个字都难如登天。

有那么一刻,元素法师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是在跟一个对手战斗,他的身边应该有许许多多个魔道学者,不然哪可能把他打成这样?这种错觉一直陪伴他到最后一丝血流尽,最终冻结的视野里,对手还有36%血量。

他终于有空回忆起对手在前两场比赛里擂台赛的战绩,继而就只能苦中作乐的想:打掉对方64%血,他已经算很不错的了,不是吗?

王不留行……他想到对手资料中显示的称号:魔术师。

名副其实。

 

失去一员战将,变成五打六的态势,对手却也不愧是能晋级决赛的队伍,调整非常迅速。

牧师没等王不留行飞到面前,果断抽身而退。骑士终于走出了暗阵,不惜开了十字军审判来迅速移动,赶到牧师身边提盾挡下一枪穿云的子弹。然后英勇跳跃、骑士精神、牺牲吼叫。

一串动作行云流水,一叶之秋夜雨声烦逢山鬼泣全部被纳入了骑士精神加成的吼叫范围内,一时间所有攻击都被迫朝向骑士而去。

英勇跳跃的落点正在两个近战和逢山鬼泣之间,骑士没有转身去应对背后袭来的攻击,盾墙一开,静如止水、风暴反击。

这个风暴反击同样处在骑士精神BUFF下,吸收的伤害并不受盾墙减伤影响。三人份的攻击伤害凝聚在剑上,目标直指逢山鬼泣。

此时他周围三名中国队角色,血最少的是夜雨声烦,但要论谁更嘲讽,剑客明显不及鬼剑士。布衣的鬼剑,防御更低,这一波伤害可以打出更大的收益,骑士头脑非常清醒。

这时候就显出了有治疗的优势,战斗法师和拳法家在跟对方一波对攻中损失的血量已经被牧师迅速补上,骑士在整个过程中的伤血本就不多,加上同样吃到了治疗,此时三人血量都在85%以上。再观中国队这边,除了一直游离在最大攻击范围的一枪穿云仍是满血之外,一叶之秋67%的血已经是最多的了。

骑士来势汹汹,李轩也不会坐以待毙。逢山鬼泣还处在吼叫影响之下,转身跑是不可能的,读鬼阵也来不及,他索性举刀迎向对手。

身周还有残影环绕,可以抵消一定量的伤害,但这点减伤在诚实的风暴反击之下显得杯水车薪。

伤害,无疑是要硬吃了,吃下多少却还有商榷的余地。逢山鬼泣出手,月光斩接满月斩,要把骑士击飞。

然而骑士这个职业并不是很怕击飞效果,对方举盾,挡下攻击,仅仅退开几步。在此之前,剑上蓄积的伤害已经打在了逢山鬼泣身上。

这一击让逢山鬼泣少了近20%的血,盾墙状态下的骑士承受着三人的攻击损失的血量还不到10%,这还不算牧师在后面持续加血回复的量。

骑士退开几步站定,提剑再上。吼叫效果结束了,逢山鬼泣依然没法脱离威胁——对方冲着他又丢了一个挑衅。

而他面临的威胁远不止如此,拳法家仗着血多,开了钢筋铁骨冲上,也是大招开出。75级大招闪电光速拳,毫无保留的交到了逢山鬼泣身上。

一叶之秋的支援意图被对方的战斗法师强势挡下。同样是战斗法师,孙翔不会畏惧正面抗衡,但对方的血量优势明晃晃的摆在那里,根本不费心去考虑防守,相较之下,孙翔就显得顾虑更多一些。

没有治疗的弊端,此时又再度暴露了出来。这是一种很难避免的心理暗示,得不到治疗的支援,选手在战斗中就会下意识的优先考虑自保,毕竟死人是没有输出的。在这种心理暗示下,哪怕作风强横如孙翔,在旗鼓相当的对阵中也难免在气势上略逊一筹。

同样是以血换血,换到最后伤不起的一定是己方。黄少天心里明镜一样,他不再执着于跟对方换血,也没有试图去援助李轩。一通乱战中,他精准的锁定了那个躲在后面的治疗。

尽管突破点是元素法师,但治疗依旧是优先级相当高的排除目标。夜雨声烦三段斩开路,直冲牧师而去。

玩儿治疗的选手没有不习惯被人紧迫盯人甚至集火针对的,眼见夜雨声烦转头,立刻就心领神会。剑客来得快,他也不慢,牧师果断给自己拍了张加速符,掉头跐溜一声闪人。

黄少天也没有寻思着再杀回去,而是继续去追牧师,就算加速符状态下很难追上,他也可以通过走位技巧将对方逼着远离战团——双方同样处于没有治疗加持的状况中,战斗就会公平很多。至于逢山鬼泣的困境,他当然没忘记己方还有一个人。

除了在跑的牧师和在追的夜雨声烦,双方血条都飞速变化着。逢山鬼泣的血量已经是所有人里最危险的一个,但这一小段时间里,伤血最多的却还不是他。

周泽楷,一枪穿云。

就在刚才他还是唯一一个满血的人,只一眨眼的功夫,一枪穿云的血量只剩61%。

这段时间里,周泽楷的火力支援一直没有中断,但神枪手在控制方面的软肋让他几乎没有办法仅靠手里的枪帮逢山鬼泣解除危机。对手一个骑士,一个开了钢筋铁骨的拳法家,仗着血量优势铁了心无视一枪穿云的攻击,强行要送逢山鬼泣下场。周泽楷断然放弃了继续游离在远处攻击,飞枪跃入战圈,在千钧一发之际用身体挡下了对手两人针对逢山鬼泣的后续攻击。

神枪手并没有什么减伤技能,本身皮也不厚,直接冲到近战范围扛大招,那血掉得是哗哗哗的。

他的血也没有白掉,这些伤害招呼在逢山鬼泣身上,李轩必然就下场一鞠躬了,现在替队友承受完这一波伤害,一枪穿云仍然是己方里面剩余血量最高的。李轩没有浪费这个机会,立刻拉开一小段距离读起冰阵,而神枪手枪体术施展开来,竟然让两个近战职业一时无法绕过他前去追击鬼剑士。

但神枪手毕竟还是远程职业,近战范围一挑二绝不是长远之计,周泽楷也没想过要这样挑到底。

他想走,对手更想走。没有哪个选手会蠢到明知脚底下会刷出鬼阵,还站在原地不动如山的。

冰阵成型,很遗憾并没有触发冰结,逢山鬼泣再起剑,静默之阵上手。一枪穿云枪炮武术时间到了,普通的体术和枪法的配合并不足以同时拖住两个人,虽然凭着强横的操作一时还能把人留住,但荣耀毕竟还不是一个单靠操作就能无视职业特性和技能规则的游戏。

对手不是泛泛之辈,一枪穿云强行保下逢山鬼泣,却也只是将原本一个人需要面对的危机打散成了两个人的事。他要留人,对手也不介意顺势再来一波输出,一枪穿云血线继续下滑。

神枪手的近战技能毕竟还是太少,很快CD就转不过来。只差一点点,但周泽楷已经束手无策,他尽力拖住了骑士,拳法家眼看就要踏出将要落下的鬼阵范围。

云身、伏虎腾翔,一进入距离,拳法家果断就不再跟一枪穿云纠缠,一个伏虎腾翔直扑逢山鬼泣。这一击但凡命中,这个只差一点点就要读完的鬼阵就该被打断了,哪怕不中,对方为了闪避攻击也必然会自行打断读条。

拳法家的目标很明确,逼对方的鬼剑士没法读完这个条,那么,一个不能读条的鬼剑,一个处在近战范围的神枪,局面将会迅速倒向己方这边。

云身状态下,这一刻的拳法家身形鲜有的飘逸,周泽楷就算有心做点什么,也很难让攻击切实命中。周泽楷竟然就真的什么也没做,对拳法家冲向逢山鬼泣的身影视若无睹。

他怎么能这么放心?拳法家心里不由得打上了一个问号。

很快他就得到了解答。

开了伏虎腾翔的拳法家,几乎是一瞬间就到了逢山鬼泣面前。伏虎腾翔的路径上,强制倒地的效果相当霸道,但冲到面前的拳法家却没法踩翻逢山鬼泣。

为了及时打断鬼阵,他掐了个极限距离开冲,到逢山鬼泣面前时,伏虎腾翔的效果刚好结束。读条还没到头,拳法家身形还没停稳,拳已挥起。

寸劲。

动作幅度小、发动快、威力强。这是他早就准备好的杀手锏。

这一拳来得太快太狠,逢山鬼泣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他仍在读条,好像还没发现近在眼前的危机。

寸劲,中了?

中了!

然而,逢山鬼泣手中长刀仍是递出,静默之阵无声落下!

寸劲击中了目标,这个目标却不是逢山鬼泣。一柄剑神不知鬼不觉的递到了拳法家面前,一个人随着剑强硬的插身进来,替逢山鬼泣吃下了这记老拳。

夜雨声烦!

格挡,这个格挡的架势简直是一闪即逝的,下一刻,长剑一弹,贴着拳法家的手臂直刺过去。

拳法家整个人被一道劲风掀飞,始作俑者不离不弃的跟上。眼看就要飞进静默之阵范围,拳法家当机立断使出千斤坠,擦着鬼阵边缘稳稳落地。

眼见拳法家落地,紧随而来的黄少天长剑一抖,70级大招当即上手。

云身刚用过还在CD中,拳法家没有技能可以有效闪避幻影无形剑,干脆靠操作硬吃。剑影交杂着拳影,一时间竟形成一番纯操作的交锋。

这波直接对话最终还是黄少天略胜一筹,幻影无形剑最后一击打出,拳法家再度被击飞。幻影无形剑剑气刚猛,这一飞干脆就直接越过了鬼阵范围,拳法家眼见技能栏暗下之后又迅速亮起,还来不及欣喜,一串子弹招呼在身上,竟是把即将落地的他远远的又送飞了出去。

拳法家当然认得出,这是使出了押枪操作的格林机枪。一枪穿云早在静默之阵落下时就已经飞枪离开骑士的近战范围,此时更进一步的送走了拳法家,黄少天的目标同时转向了静默之阵中的骑士。

“有怨抱怨有仇报仇,快打快打,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他戳成蜂窝是要留着过年吗?”黄少天长剑卷起一圈冷光,无情的缠上对手的身躯,一边冲身后嚷嚷。

这时候当然不可能有人在发愣。周泽格林机枪打完,开了暴射,子弹暴风雨一样朝向骑士招呼过去。就在不久之前骑士刚无奈的硬吃了他一发巴雷特狙击,这时候血量也只剩40%出头,这种辅助能力很强的职业留着是个麻烦,周泽楷准备跟黄少天配合,一波带走。

没有技能,骑士能赖以保身的就只剩下一面盾,此时最高追求就是走出静默之阵范围。不大的鬼阵,边缘距离他站着的地方却显得异常遥远。夜雨声烦不是一枪穿云,那是货真价实的近战,虽然剑客的控制能力同样不强,但面对一个没技能只能靠两只脚走路的家伙仍是绰绰有余了。

李轩暂时不会面临任何威胁,继续安心的读鬼阵。静默之阵的下一个会是什么?阵中之人半点也不想去猜。完全被动挨打,就算是号称防御力第一的骑士也扛不住,他现在无比希望看到治疗法术的圣光燃亮。

是了,治疗法术……追着牧师跑走的剑客回来了,他们的治疗呢?

牧师的头像并没有灰掉,治疗还活着,骑士一边持续努力脱出鬼阵,一边终于找到了治疗的身影。

他们的治疗还活着,但看起来也好景不长了。对此,有着切身体会的骑士特别有发言权。

任何一个人,被那个不按牌理出牌的散人粘上一通贴身快打,那景况都是注定好不起来的。

君莫笑不是在跟弹药专家缠斗?怎么找起牧师麻烦了?

骑士又飞快的去找弹药专家。元素法师阵亡后,这是他们仅剩的远程,这一回想,才发现好像真的很久没有得到远程火力的支援了。

结果这一找,没找着。弹药专家的头像倒也是亮着,但跟灰了也差不多了。

小队列表里,弹药专家只剩4%血,头上还顶着个酸雨DEBUFF,骑士心里一凉,意识到他们即将失去第二个人。

他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现场大屏幕上的回放却清清楚楚的反映出了全过程。

弹药专家在君莫笑的纠缠下还在试图跟其他人建立联系,尽管收效甚微,但他一直不曾放弃。等到一个魔道学者从斜刺里转出来,把被一记天击挑上天的他一阵扫把旋风拍到地上,他终于感到了绝望。

一个魔道学者,加一个散人,他都不知道两人谁的出招更快一些,只觉得自己跟个陀螺一样,被人抡着鞭子一顿好抽,就剩下转圈的力气。

散人见来了魔道学者,很快就转身走了。两人这算是做交接了吗?弹药专家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

乱雷CD正好到了。面对散人,这个大招收效不彰,面对魔道学者……他悲哀的发现依然收效不彰。

所以说能飞的家伙真的很讨厌,飞得这么招摇过市的家伙更讨厌!他自认操作已经精准到了极致,却只有一小半纯伤害的手雷影响到了对手。

他甚至怀疑就这一小半吃掉的血量还是对手懒得躲卖给他的。

当然,他很快就意识到这是一种错觉,这毕竟还是一个有规则吃判定的游戏,对手再强悍,也不可能躲得掉每一发手雷。那些起效的的确是对手刻意去吃的,但并不是因为懒得躲,只是为了能有余裕避开那些效果更强的。

这个结论完全不能让他感到安慰。他还是需要脱身,去跟队友汇合,但他发现要从这个魔道学者手里走掉完全不比面对散人时更加容易。

这根本不是魔道学者——视野里只剩一片灰白时他想。这个中国选手使用的职业,在他的职业生涯里一定是从没见过的。

——一个BUG一样的散人,再接着一个BUG一样的魔道学者,他们的对手到底都是些什么样的怪物?

弹药专家阵亡,牧师连哀悼的功夫都没有。他还在努力反抗,但身为一个治疗,还是一个没有应对散人经验的治疗,要想从君莫笑手里脱身可说无限趋近于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当然,治疗毕竟是治疗,能加血,面对散人的攻击力到底还能保证不死,但一个只是保住自己不死,无法支援队友的治疗,跟没有也没什么区别了。

此时无论是他,还是他的队友们,都有种自己比对手少了很多人的错觉,好像无论走到哪儿,需要应对的对手都层出不穷。

只是少带一个治疗,多出一个攻击手,就能产生这么大的差距?作为治疗,不久之前他还在心里暗暗的不屑过对手不带治疗的冒险行径,这时候才发现,他这个治疗在场上好像才真是有跟没有一个样。

君莫笑似乎一点也不急,技能算着用,半点也不愁杀不了人。牧师觉得自己完全在被调戏,终于等到加速符CD好了,酝酿了一波逃跑,才跑出两步,就被一阵劲风贴面扫过,一扫把又给拍回了君莫笑身边。

“你的,看好了。”

那阵风一点都不带停,拍完那一扫把就往远处掠去了,飞到一半,又转回来,绕到君莫笑身边。

“亲爱的,加口血。”

…………

……

!!!!!!!!!!!!!!!!!!!

爆炸,但凡听得懂这句话的人,全体爆炸。

台下和电视机前的观众略过不提,嘴张成O字形的潘林李艺博略过不提,场上以叶修为首,中国队几乎每个人的操作都起码中断了1秒。

1秒,在顶尖对决中都够对手跑掉十次了。还好李轩一个灰阵刚刚拍下去,还好孙翔出了语音可达范围,还好叶修虽然呆了,王杰希本人还在旁边。

如果这句话是方锐说的,最多换来一点嘘声;黄少天说的,那必然当垃圾话处理;苏沐橙说的,那是卖萌;就算是叶修本人说的,那也只是在顺手拉仇恨。

王杰希???

尼玛王杰希什么时候变成这种画风了?!哪里的设定出问题了吧!所有人都好一顿风中凌乱。

但是凌乱归凌乱,比赛还要打呢,看在不明就里的对手眼里,中国队就好像一台转得飞起的机器,突然莫名其妙的卡住了,接着又喀拉拉的恢复正常,继续跟着转起来。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对手没看懂。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国外观众没看懂。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叶修在丢出去一个小治愈术的同时还没看懂。

王杰希只剩个位数的血量被重新拉回两位数,也没再多要治疗,骑着扫把直奔打得火热的那群人而去了。

叶修跟在后面很想提醒他这是在打比赛不是在打全明星,你丫能不能不这么欢脱?再看王杰希飞过去,截住终于熬到静默之阵结束开了大招冲出来要跟牧师合流的骑士,招呼也不打一声,一通天花乱坠的技能夹杂着扫把攻击丢在对方身上,把仅剩的最后一点蓝也用了个精光。

这为数不多的一点蓝让他做了三个动作:暗影斗篷、寒冰粉、重力加速拍。六阶十字军审判状态下的骑士,竟然一个技能都没能躲过。

骑士被拍翻在地,同时好不容易抓住机会摆脱孙翔的战斗法师也到了。王不留行最终被一记斗破山河带走,成了中国队第一个阵亡的人。

然而,这一记击杀完全不能改变对手的劣势。对方一人下场,他们那边却已经灰了三颗人头。

最开始的元素法师,接下来从君莫笑手里接过去的弹药专家,这个魔道学者竟然连蓝都打空了,到死还不忘强行拖了骑士垫背。

“靠,王杰希你抢人头!”这是黄少天给王杰希的送别语。

骑士退场,拳法家跑回来,一波奋起,终于还是强杀了逢山鬼泣。但他自己的血也早已不容乐观,被夜雨声烦和一枪穿云一通合围绞杀,很快也被清出场去了。

黄少天周泽楷加上孙翔,三个人的角色血都已经不多,这时三打一,还是很顺利的把对方的战斗法师也送走了。

结果对手活到最后的居然是治疗。

牧师早不知道被君莫笑抓到哪儿去了,眼见大势已去,终于也放弃了治疗。

荣耀,最终归于中国队。

而直到此时,从瞬息万变的比赛形势中缓过神来的观众们才发现,这场世界瞩目的团队赛,从开打到结束,总共还不到10分钟。

 

一场单挑能打出30分钟,一场团队赛竟然10分钟就落幕了,观众都无语了……中国队六个DPS,倒是丝毫没浪费他们舍弃治疗换来的攻击力上的优势,一个“快”字从头贯彻到尾,牢牢的将对手压在了自己的节奏里。

“唯快不破啊……”乔一帆深有感触的叹了一声。

“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这样的。”魏琛老神在在的笑道,“这帮家伙,一个个都能成精了!”

“赢了……我们是赢了吗?”胜利到来得太突然,陈果都有点不敢相信了。

唐柔微笑着点头,眼里蕴着光。她在想魏琛说的那句话,她在想如果站在赛场上的是她,这样的局面,能不能打出这样发挥?

能!唐柔对自己点头。就算现在还不行,很快也一定可以!满场欢声雷动中,第十赛季的最佳新人再次明确了自己的目标。

两支参赛队伍的选手都走到台上,二十八个人站了两列,友好握手。

“新的一叶之秋也很强,我已经很久没被人缠得这么死了。”对方领队笑着握住叶修的手。

“接手一叶之秋的人,自然是不错的。”叶修老实不客气的说,孙翔怎么听怎么觉得这句话不太像是在夸自己,然后就听叶修说,“不过别急着夸他,这小子最擅长得意忘形。”

孙翔飞过来一个白眼,对方领队哈哈大笑:“可惜还是没能跟你交手。”

“其实我只是来给他们打下手的。”叶修微笑,“不好意思啊,没有事先说明。”

“如果没有你,你们的战术很难成功。”对方诚实的对叶修的表现给予好评。

“那是当然。”叶修继续没客气,换来嘘声一片,他也不在意,接着说,“不过你可别以为没了我就能掉以轻心,咱们中国牛人很多的。”

这句话为他在一片嘘声之后又迎来了一阵掌声。

双方选手一一握手,互相称赞了对方精彩的表现。颁奖环节开始,冯主席作为主办方嘉宾跟着国际电竞协会会长走上台来的时候,激动得腿都在抖。

他记得就在不久之前,他才刚亲手颁给叶修一樽奖杯,这一次虽然不该他来颁这个奖,但叶修接过奖杯的那一刻他仍然禁不住眼眶发热。

台上这十四个,都是从他的联盟里走出来的,他们带着全中国荣耀迷的梦想走上了这座最高舞台,最终捧回了这樽独一无二的奖杯,冯主席就跟看着小鸟振翅高飞的母鸟一样,满满都是欣慰和与有荣焉。

 

赛后,记者招待会,叶修、喻文州和张新杰出席了。

被问到团队赛里一人摘走三颗人头,一举拿下本场比赛MVP的王杰希为何没来时,叶修回答:“他害羞。”

不止记者,连旁边的喻文州和张新杰都差点喷了。

有记者趁机打趣,问到比赛中王杰希那句“亲爱的”,叶修脸不红气不喘的回道:“他那人就这性格,认真你就输了。”

提问的正好是个中国记者,在该记者的印象中,王杰希好像怎么都跟“这性格”挂不上钩,于是记者也老实的追问了一句。

叶修咧嘴一笑:“你当电竞记者多少年了?”

对方没想到自己反而会被提问,小心翼翼的答道:“五年。”

“那就对了。”叶修说,“魔术师HIGH起来是什么样,你根本没见过。”

小记者被堵得哑口无言,暗暗决定回去恶补王杰希的历史。可怜他根本没发现自己其实是被叶修忽悠了。

王杰希的确打HIGH了,但要放在过去,魔术师HIGH起来也不是这个样。更深一层的原因,当然是佛曰不可说。

各国记者又轮番提出了一些问题,三人分工合作一一应对过去。最后,有记者问道叶修作为冠军队领队对本次比赛的感想,叶修略一回想,笑了。

“我的队友都是相当优秀的选手,能跟他们合作无间,是一次非常愉快的体验。”

选手休息室的电视前酸倒了一片人,临别感言,又再度引来一片嘘声。

“我很感谢这次比赛,让我有机会再次站在荣耀的赛场上。我们每个人都深爱着这个游戏,无论过去还是未来,它都是我们共同的荣耀。”

嘘声过后,人人脸上都挂着微笑。这句话同样埋藏在每个人心底,也将一直伴随着他们,迎接未来的每一场挑战。

 

后来,叶修带王杰希回家,跟老头子炫耀了两枚戴在无名指上的冠军戒指,老头子脸上阴晴不定,煞是好看。

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叶修摘下戒指,放进床头柜抽屉里。“你就为了气气你家老头?幼不幼稚?”王杰希对他执意要戴着戒指走那么一个过场的行为表示鄙视。

“那可未必就只为了这个。”叶修狡黠的笑了笑,“这不是省了不少人物介绍的废话了么?”

“嗯,的确挺省的。”王杰希走过去,“那你说说看,如果不能这么省,你准备怎么介绍我?”

“视情况而定了。”叶修说,“运气好你也可以是我的荣耀。”

“现在呢?”

“现在你还有努力的空间。”叶修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哥不是那么容易被彻底攻陷的,别指望一个两个世界冠军就能完成攻略。”

“哦。”王杰希点了点头,心领神会。

BOSS攻略正式进入P2阶段,接下来的攻略重点是BOSS技能:召唤父亲大人。

至于之后还会不会有P3、P4,王杰希想就算原本有,也可以没有了。魔术师什么时候规规矩矩按流程打过副本?尤其是在面对某个势在必得的传说级掉落的时候。

既然都已经打到最终BOSS了,完全可以让进程加快一些,比如——

王杰希突然伸手,勾住叶修脖子,把人拉过来,低下头去……

窗外圆月近满,夜色正好。

 

-完-


评论 ( 73 )
热度 ( 522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