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在那之后

*这篇是感谢酿克太太(忘记 @燃烧原野 太太怎么办,补上可不可以…)赠送G图的番外!对不起我把好不容易又有的一点肉写得这么逗比,我认错,坚决不改~

*近来略忙,基本每天加班到12点,计划又拖了拖,这才终于把文的部分结掉了。番外写得丢三落四的忘了不少东西,回头还得补一补。

*顺利的话下周可以出一宣,但其实手里该干的事还有一大堆,最近这段时间依然是围绕着于光的干活,在等一往情深的各位对不起请再耐心的等等我,请相信我比你们还急着想要后文,挥小手绢儿……


=================


王杰希今天的收益是:以3250金币的良心价卖出了一把吸血天使剑。

这名字也是很混搭,会叫这个只是因为这是一把附了高级吸血效果的大天使剑,一把品质上佳的魂器。魂器是有一次重命名机会的,王杰希懒得搞,干脆把这个权利让给了卖家。

3250金币的卖价在现阶段的市场环境下算是很高额的数字,王杰希自觉还是卖得很良心,毕竟大天使剑和高级吸血不管哪个都是千金难求的东西,把两种属性本应相斥的东西成功结合起来更是难上加难。

他运气好,一次成功,成本倒是挺低,大赚。

开在城里的店铺是可以雇佣NPC帮忙看店的,只不过NPC卖东西不怎么靠谱,容易被商业技能高的玩家往死里砍价。王杰希雇的这个NPC技能点已经升得不错了,昨天还是做了一笔赔本买卖。

一般的东西王杰希倒是不介意便宜卖甚至亏点本,反正高级魂器卖出去一个就足以把坑都填上还能倒赚一笔。而为了不亏出翔,这样的高级魂器他是不敢交给NPC打理的,通常都自己看着卖。

今天店里值得亲自卖的东西就只有这一件,卖出去了王杰希就不需要继续顾店了,把店铺转移给NPC后,王杰希检查了一下腰包里的东西,决定出城一趟。

才刚踏出店门,迎面跑来一个小孩,把他叫住了。

“师父师父,帮我看看这个!”

这小孩是王杰希新近收的一个徒弟。生产职业是可以收徒的,铸魂师特别吃香,但王杰希玩了快半年,也就收了这么一个徒弟,个中曲折一言难尽。

小孩叫“快乐的飞镖”,王杰希也不知道这名字几个意思。他接过小孩递过来的东西,查看了一番,是一条附了回魂术的项链,有些许铸魂失败的痕迹,不深,应该只失败了一两次,总体来说是件比较成功的作品。

铸魂师之所以吃香,一则是个玩家都希望搞一身魂器,市场需求本来就大,二则魂器这东西特别难弄。

魂器实际上就是自带一条额外特殊效果的装备,这条效果不受装备本来可能有的附加效果影响,也不受装备打制技能栏位数量限制,算是一个提升战斗力的高级途径,自然是广受欢迎。

一件好的魂器,首先需要有个好的装备胚子,不是稀有掉落的极品也得是用稀有掉的道具做的极品,通常本身就已经价值连城。铸魂用的魂玉则是需要铸魂师自己做的,做这东西的流程跟写技能异曲同工,只不过判定更繁复,即便弄出来了,往装备上砸的成功率也比失败的可能性低得多。

以王杰希的技能点,即便做高级魂器,成功的概率也已经相当高了。不是他自夸,游戏里现有的铸魂师里他也排得上数一数二的。他的店早已名声在外,新品一出基本都被秒杀。除了魂器店里也卖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比如富余出来的材料等等,也就是王杰希放心交给NPC打理的商品。

王杰希看到手里的项链被制作者煞有介事的取了个名字,笑了笑,把项链递还给他的小徒弟:“自己去卖,或者交给店员?”

快乐的飞镖显然对这个作品十分上心,必须舍不得交给NPC卖,一头就钻进了王杰希的小店。王杰希走到柜台外面,对从NPC手里接过看店任务的小徒弟说:“有时间就顺便把任务做了吧。”

他说的是学徒任务,拜师之后可由师父签发给徒弟,完成之后有技能点回报。任务可以从系统提供的任务表里选择,也可以师父自行拟定内容,交由系统判定难度和回报后签字发布。王杰希一般都自己发,这时候也扔过去一张早就写好的单子,交代了一句材料随便用,就往传送阵走去。

 

除了直接做了卖,他偶尔也接一些熟客的订单,这时候手里正有一份订单,需要跑跑材料。

其他材料倒好说,他多半有储备,没有的市场上也能收到,但最主要的一个青灯草却没有着落。那是个稀有采集品,一连收了好几天也收不到,王杰希决定自己蹲点等刷。

这种稀有采集品,倒是不用打怪,但刷新时间比稀有精英还不规律,能不能拿到往往需要碰运气。王杰希也没空一天24小时蹲等,碰运气的成分就更重一些。

好在客户不急,他也不急,每天有空都去刷新点看看,周围随便挖点东西,有就顺手采了,没有就算了。

这是他去蹲点的第三天,原本没抱太大指望,远远的看到好些人围在那里,王杰希心里一喜。

这地方除了青灯草,也没别的值钱货可以吸引来这些人,王杰希心下有数,走近了点,果然见到两拨人在争抢青灯草的归属权。

小草挂着个灯笼一样的花苞,安安静静的站在岩缝角落里,它面前围着三个人,这三人又被另外六、七个人围在中间。

青灯草王杰希采过,知道特性,这草不在开花的一瞬间拔下来是没用的。这两拨人显然也都清楚这点,此时都只是唯独在那儿,谁也没动手去采。

王杰希一边站着,看花苞的状态估算了一下采收时间,基本也就在几分钟之内了。他一边紧盯着花苞,一边听着两拨人争吵,听了一会儿大致听出来端倪。

站在靠里面一些的三人是先到的,理所当然的主张归属权在自己这方,后来的那些人却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看样子是准备武力解决。王杰希经验丰富,扫了一眼这些的装备就大略判断出了双方的战斗力。后来的那几人更强一些,加上人多,先到的三人估计占不了便宜。

其实哪方更强对他来说都没什么意义,如果想抢,周围再多人他也有把握能抢到,如果不想抢,不管花落谁手他都可以跟他们谈价钱。

王杰希不太想动武,毕竟为了保证稀有道具的采集质量,他穿的是一身采集装,虽然也不是不可以当场换装,但他不觉得这样硬抢有什么意思。

早已经过了当年万军从中强抢世界BOSS的热血时代,现在能和平解决的事,王杰希都更愿意和平解决。

但他是这么想,另两拨人却多半和平解决不了,眼看花期将届,双方都有了剑拔弩张的架势。

打起来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后来的那些人自然不可能容忍先到的家伙们仗着位置优势抢先一步摘下花,突然一齐出手,要硬插进内圈。先到的三人虽然战斗力上略逊一筹,反应却也很快,双方接火,一时打得不可开交。

青灯草在开花之前是无敌状态,不会被任何技能伤害摧毁,但开花的一瞬间无敌状态就会解除,如果不幸被范围伤害波及那就是一桩惨剧了。王杰希不动声色的避开双方火力,向草的方向靠近。

再是不动声色,毕竟那么大一个活人,还是会被察觉的。后来的人中有人发现王杰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把他也划归进敌人范畴,技能招待了过去。王杰希一身采集装,也不敢托大,赶紧闪避,一边不忘观察花苞状态。

就在这时,花苞突然微不可查的颤动了一下,王杰希知道这是要开花了,但他为了躲技能后退了一点,这时过去生怕来不及。

“快摘!”眼见花苞抬头,王杰希朝着距离那草最近的人喊了一声。对方反应也是极快,出手如电,摘下了开出来的花。

王杰希眼见花被平安摘落,松了一口气,至少这趟多半不会白跑了。这时候再看摘花的那个人,才知道是先到那三人中的一个,左手剑,右手花,正在手忙脚乱的应对朝他集火过来的攻势。

花摘下来了就是道具,可以收到包里,那人当然也不会任由这么宝贵的道具拿在手里沐浴枪林弹雨。但他想收进包里,别人千方百计的阻挠,不为别的,进了腰包的东西就算把人打死了也是掉不出来的,手里的道具死亡后却会掉落。

归属权是个很微妙的玩意儿,王杰希想着,从自己的道具包里掏出几个瓶子,冲人群中心扔了出去。

这种时候当然没人还会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他做这些动作也没人发觉,直到人群中间火柱冲天而起,才有人再次注意到这个“躲在一边放暗箭”的人。

王杰希也不管自己有没有引起关注,一个接一个瓶子丢出去,火柱之后又是浓烟,他趁所有人都还有点没回过神,两步上去一把拽住摘花的那家伙:“走!”

那人反应果然是很快的,也不多问,跟上就走,他的同伴也迅速跟了上来。王杰希一路跑一路往后面扔瓶子,各种五彩缤纷的效果炸开,追兵的脚步被拖缓了不少。

到了一个相对安全一些的距离,王杰希迅速发过去好友申请,然后让几人掏出卷轴回城。等追兵赶过来,王杰希自己也已经走掉了,眼见半个人影都见不着了,追兵们恨得牙痒。

回了城,王杰希立刻联系了刚刚加了好友的家伙,开门见山提出购买需求。对方也不罗嗦,大概念及毕竟是王杰希帮忙他们才能顺利脱困,开了个不算高的价格,王杰希欣然接受。

在辉煌城中心公园见面交易,双方银货两讫,合作愉快。王杰希拿了材料回去,仔细处理了一番,收好准备回头再来做魂玉。

小徒弟看他忙完了,凑上来交作业。作业内容不难,就是一些初级魂玉,主要是用来磨技能点。这个系统,成功率很重要,技能点高上去才是王道。

王杰希看了成品和材料消耗,给了个A-的评价,扣的那点分是因为小徒弟粗心大意,用错了一次材料。快乐的飞镖同学自己也知道这分该扣,吐了吐舌头,接着又一脸开心的跟师父报告东西卖出去了。

第一次成功卖出自己的作品,小飞镖乐得很。王杰希都不记得自己的第一件作品是怎么处理掉的了,可以确定的只是那时候肯定没这么开心。对他来说这就是个生产职业,初级产物都是垫技能点的,成就感那肯定谈不上。

一个新手小白,对游戏的方方面面都充满热情的小孩儿,王杰希不觉莞尔,自己好像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一段时期,现在想来竟微微的感到可惜。

这种心态一旦错失了就永远不可能找回,这是许多游戏的老玩家都会共同面临的遗憾,这么一想,他就想到了另一个人——那家伙现在是以一种怎样的心态在玩着游戏呢?

叶修,他们已经一整周没见面了。

 

王杰希打发了小徒弟,看了看手里暂时没什么事,就又把店铺托给NPC,出城去转悠。

这次他的目的不是采集道具,而是练级。

虽然他自认主业是在生产职业上,但练级也是不能落下的,不然很多东西收集起来会不方便。平时有叶修帮忙搞定材料,最近叶修不见人,练级的需求尤其迫切。

王杰希的战斗力不低,确切的说在同批玩家里算是相当靠前的。他是第一批进公测的,所谓同批玩家也就是游戏的第一梯队了,普通人有这个程度的战斗力也该满足了,王杰希知道还不够。

做出来的东西不能站在市场需求的最前端,价值就会打折扣,只要有可能,他还是更喜欢做一些价值更高的东西。

公测第一天王杰希就进了游戏,起名字,发现王不留行被占用了,王杰希也被占用了,居然连魔术师和灭绝星辰都没能幸免。王杰希无语,随手填了一个跟荣耀不搭嘎的,这次倒是一次通过。

“自在枯荣”,现在他这个ID也能当招牌用了,产出的魂器绝对品质保证。知道这个ID背后的人是他王杰希的,恐怕也只有叶修,王杰希偶尔还会想他们这算不算大隐隐于市。

练生产职业,赚钱不是目的,但谁都不会嫌弃钱多,比方说最早测试的时候他们只能住旅店,现在都住上自己的小别墅了,大款指数在第一梯队里那也是数一数二的。王杰希觉得挺好,虽然就像他最早测试时收获的那些礼物一样,游戏里的东西都是带不出去的,但对他们来说,游戏本身也是生活的一部分,生活的每一部分都理应过得像那么回事。

游戏公测半年,圣山攻略推到第五十三层,正面临一个小瓶颈。公测不像他们那次技术测试,所有数值都是正常化的,靠几个人的力量那是绝对不可能推得掉BOSS了。现在能有实力跟第五十三层的BOSS一战的玩家还太少,当然不会有任何公会愿意组团去冒这个险。

王杰希没加公会,自我定位是个休闲玩家,虽然也参加BOSS战,但基本上就是去蹭个材料的,组织推BOSS不关他的事。照例接了悬赏任务,在五十二层逛着,做任务的过程中,王杰希一直觉得有人在鬼鬼祟祟的跟着他。

果然,没过多久这个感觉就应验了,被人堵在峡谷的窄道里,王杰希一眼就看到了混在人群里的熟面孔。

刚才被他搅了局的家伙怀恨在心,聚众找麻烦来了。

来的人粗略一算有二三十个,王杰希看了一下,有几个ID眼熟,要么是以前交易过,要么是一起推过BOSS。半年里打过交道的人实在太多了,王杰希不可能每个都记得,但其中两个ID他倒知道是来自哪个公会的。

“霸气雄图的人也干上以多欺少的勾当了?”王杰希把法杖当胸一抱,悠悠然往众人面前一站。

这些人都刻意隐掉了公会名,这时候被人一语点破公会的人都有点错愕。其实他们还不算霸气雄图的,霸气雄图主场不在这个区,这区也就有一个小分会。

不过霸气雄图的分会都是挂了霸图标的,好认得很,倒也不会泯然众人。王杰希以前见过他们,想起来是在四十多层的时候,当时还算是合作关系,现在就被人夹道堵住,本身也不存在什么交情,王杰希倒是没什么感觉。

对方却没法没感觉。他们都是一个会的,确实来自霸气雄图分会,之前有兄弟在公会频道里吼了一句被人阴了,一群人凑热闹不嫌事大,纷纷表示要帮忙报仇。会里的人从城里就跟上了王杰希,这时候才动手,是因为地形有利。

窄窄一道峡谷,两头一堵,插翅也难飞出去。他们来了二十多个人,虽然对手现在一身战斗装备一看就知道不好相与,但人多怕个毛,简直瓮中捉鳖。

没想到先被人呛了一句。人家点的是霸气雄图的名,要真这么一窝蜂压上去,传出去就是给霸气雄图抹黑,好些人心里都有点怂了。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对只会放暗箭的小人需要讲什么道义?!”人群中突然有人喊了这么一句。刚刚有些动摇的人好像又被说服了,想一想真是,讲道义也是要看对象的。

“刚才不是很行么,怎么看到人多就怕了?有本事别耍嘴皮子,也别玩儿那些下三滥的手段,真本事拿出来看看啊!”又有人趁势起哄。把对方定义成卑鄙无耻的小人,己方不管做什么自然都师出有名,心气一下子就都坚定了不少。

王杰希轻轻一笑:“猜猜看韩文清张新杰站在这儿会说什么?”

那群人愣了愣,好几人笑出声来:“都哪年的老黄历了,怎么着,你还能把韩队张队叫来帮忙不成?”

韩文清退役之后,张新杰接任了霸图队长,现在则连张新杰都退役两年了,也怪不得一群年轻小伙子要觉得都是老黄历。而且网游里的纠纷本不需要扯到战队队长,王杰希也就是想堵他们一下,结果这招看来不怎么管用。

这帮人太年轻,别说未必都是冲着霸图的名头入的这个会,就算真有看荣耀联赛的,估计开始感兴趣的时候张新杰都快退役了,更不用提韩文清。他们对霸图的感情必然不会很深,王杰希想用霸图压住他们寻隙脱身是没什么指望了,说不得也只好一战。

一人对二三十个人,就算战斗力高出一截也不一定有胜算,只谋求脱身还是有很大希望的,王杰希法杖上手,也不再啰嗦,直接往地上一叩。

明眼人看得出,这状似不经意的轻轻一叩已经是使出技能了。一道军裂纹从王杰希脚下向峡谷两端撕开,一群人闪的闪避的避,近战顺势就向王杰希冲过去。

这群人一半都是近战,另一半则有远程有治疗,这是里三层外三层一裹,王杰希看着好笑——这阵仗是把他当BOSS刷呢?

不过这些人把他当BOSS刷也不为过,跟他接触过的人都知道,这个叫“自在枯荣”的家伙手底下还是很有两把刷子的,又是个铸魂师,掏出来什么变态装备都不奇怪。他们虽然摆出来的气势很足,心里也没敢轻敌,人没教训成反过来被人教训了那丢人就丢大发了。

王杰希一人入阵,仗着法术护身穿行无阻,但技能都是有CD的,没有技能法师就废了,王杰希再怎么算着用,时间一久也难免有空档,这些人在等空档,也在努力制造空档。

结果打了好一会儿,这个空档也迟迟不见出现,王杰希动作还是那么行云流水,技能就跟用不完似的。打了一会儿,开始还有不少人心里不甚踏实,等到发现对手意在脱身,胆子顿时都肥了一圈。

想跑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对方打不过他们呗!胆子大了,气也粗了,一群人不再保留,攻势一下子又猛烈了不少。

王杰希在心里叫苦,他并不想真的跟他们耗,多累人,但看样子不吃点苦头,这些人是不打算放过他了。

吃点苦头,可以是自己吃苦头,也可以是对方吃苦头,王杰希当然不希望会是前者。打着打着,眼尖的人发现,王杰希换了一把法杖。

但就算再眼尖的人也都没注意到他是何时换的法杖,只知道这支杖看起来比刚才那支唬人得多。事实也是如此,这杖王杰希轻易是不用的,因为它不能修理,用一次少一次。

有这种坑爹属性的东西,必然也有与之相符合的威力,这根杖至少在现阶段就是王杰希的杀手锏。他一直在尝试弄出来个永不磨损的铸魂再把这杖转为常规武器,可惜到现在都没成功过。

这杖逼格高,上面打的也全是大法术,王杰希刚要发动其中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蹿进来一个人,啪啪两下就把他的杖头打偏了过去。

这个法术就这样中断了,而能有本事打断他施法的人实在少之又少,至少面前这群里就挑不出半个。王杰希一愣,就见面前站了个人,正一边背过身去一边絮叨:“就这阵仗犯得着吗?把你的爱杖收收好,省得用没了心疼。”

看清来人,王杰希笑了:“来多久了?躲着看戏也不来帮忙?”

“这不怕抢你风头么?”来人转了转手里的长武器,头上顶个“路过打酱油”的ID,矛尖闪闪发亮。他扫视了一遍周围一圈因为突然多出来一个来历不明的家伙而暂时停手观望的家伙们,笑道:“咱们帮老韩教训教训他的徒子徒孙,想必他不会有意见吧!”

“就算有意见能来打你一顿吗?别废话了赶紧动手,打完吃晚饭。”

卧槽听听这话,怎么说得就跟他们都已经是死人了一样呢?周围一圈人瞬间吃到群嘲,集体炸锅。

一群小伙子血气上头,一个个猛得不行,只可惜对手没挑好。

一直到一个接一个化光飞回复活点,他们还没意识到自己惹上的可能是最不该惹的两个麻烦人物。

 

王杰希和叶修一道回了主城,小徒弟不知道去哪儿刷任务了,NPC在尽职尽责的看店。

王杰希留了个条,告诉小徒弟今晚可能不上来了,让他自己安排时间。叶修在旁边吹口哨:“杰希大神到哪儿画风都这么统一,带小孩的一把好手!”

王杰希没接茬,这小孩可真不是他想带的,也不想想当初是谁顺手捡来塞给他的?结果捡人回来的一副没事人一样,他还得一把屎一把尿的(好吧并没有)带孩子练级。

还好这小飞镖性格不错,悟性也好,不烦人,经常还能支使着去跑个腿什么的,也没让王杰希太不省心。

游戏里的事收拾好,王杰希和叶修一前一后下了线。王杰希摘下游戏头盔一看,叶修果然就坐在旁边。

“什么时候回来的?”王杰希放下头盔,问。

“刚回来,这不就急着上线看热闹去了吗?”叶修还一身风尘仆仆的样子,王杰希再一看,旅行包还仍在沙发上呢。

说的是两周,结果这家伙只去了一周就跑回来了,也不知道兴欣那老板娘现在什么表情。“陈大老板肯放人?”王杰希很是怀疑叶修怎么回来的。

叶修这趟应陈果的邀约去H市,给崭崭新的兴欣战队做个为期两周的培训,这时候培训应该才一半呢,就算叶修想脚底抹油,陈果哪那么容易放人?

其实陈果这些年三不五时就会请叶修回队里指导这指导那,一开始好像还有点不好意思,后来越来越好意思,简直恨不得叶修常驻了。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兴欣就是那个营盘,陈果就是那营长。选手会退役,老板娘不会,一批批老选手送走,一个个新选手进来,战队一直经营得很好,常年都在四强中占有一席之地。

偶尔回忆当初,陈果还觉得跟做梦一样,一个网吧里拉出来的草台班子,居然真能一举拿下冠军,这才有了后来的一切。这些年,来的来,走的走,最开始的那些人一直是陈果最坚强的后盾,哪怕已经不在联盟,不是选手,他们的联系也从未断过。

陈果觉得这真的就是一家人,指使起家人来也就越来越不客气,叶修表面上叫苦连天,王杰希知道他是很乐意帮忙的。

所以这次他真没想到叶修会提前回来。

“方锐去接班了,不然我哪回得来。”叶修说。

“为什么?”王杰希轻声问。

“哥高兴。”叶修掏了根烟出来,没点,就用纤长的手指夹着,眼神有意无意扫过桌上的台历,王杰希呼吸一滞。

他以为叶修真给忘了……

明天是他们结婚五周年纪念日,一周前叶修不管不顾的跑去H市,王杰希不大不小的闹了场别扭。倒不是不知道跟荣耀有关的事对那人来说永远很重要,也不是有意要跟荣耀或者兴欣争宠,他很清楚这种事对他们来说彼此彼此,只是偶尔也会希望能够更受重视。

结果这个人真的是重视着的,小人之心的还是自己。

叶修在那边说:“千里迢迢跑回来,你不好好犒劳犒劳我都说不过去吧。”王杰希听完一笑:“当然。”

 

叶修被顶得膝盖发软,几乎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时,才知道什么叫做不要轻易语带双关。其实他压根儿没想双关,但俗话说那啥者见那啥,多正常一句话,能被王杰希歪成这样……

他真是千里迢迢赶回来的,一到家又上线去打了一架,虽说就是个全息游戏,没真的劳动手脚吧,但也挺累人的。这会儿仅剩的一点力气也被王杰希榨空了,要不是王杰希扶在他腰上的手还算结实有力,真能当场给他跪了。

偏偏正在捅着他的那人还跟打了鸡血似的……哦不该是打了激素,不然怎么那玩意儿长势这么喜人呢?叶修撑着浴室的墙壁,额头把冰凉的瓷砖都捂热了,说好的洗澡呢?叶修悲从中来。

身后那东西长驱直入,极富节奏的进进出出,每一下都顶到最深。叶修真心心疼自己的肠子,但一阵阵强烈的感觉冲得他眼冒金星,别说肠子了,连直挺挺戳在前面的那根他都没力气去管,还要靠王杰希百忙之中腾出手来帮他分忧。

前后夹攻,叶修叹出长长一声,自己竟然不小心从里面听出了几分满足感。要说这啪啪啪也真是个体力活,每次叶修都觉得自己的老屁股老腰简直经不起摧残,再看王杰希,手上动着,挺腰的速度竟然又加快了几分。

能不能差距不这么大?叶修拼命往瓷砖上喷着白气,觉得快要受不了了,憋足一口气提出抗议:“慢点儿……大眼…啊……要命了!”

王杰希今天格外听话,让慢就立刻慢了下来。叶修喘了口气,觉得腰腹上一圈肉都僵了,很是需要按摩。王杰希倒是体贴,对他的需求了如指掌。他真的按摩了起来,可惜按得不怎么是地方,工具也不太对。

王杰希慢慢的,一下一下的“推拿”着,每一下都完全抽出,再连根没入,还极其风骚的在里面碾上两圈,花式展现技术。叶修觉得刚才那个提议真是太蠢了,慢是慢了,但他的处境完全没有好转,好像还更加辛苦。

王杰希耐着性子抽送,耐着性子秀技术,每一次推入,好像都能连皮带肉的掀过叶修心里最痒得发慌的地方,逼得他有一口没一口的大喘气,喘得一声颤过一声,那感觉简直要疯。

抚弄着他前面的那只手相应的也慢了下来,显得有点若即若离,却总能恰到好处的在上一波刺激的余韵将要散去的时候补上下一波攻击。叶修觉得完全受不住了,蓄了好大一阵力,挺着腰主动去衔住正在往外抽的东西,将它往里吞。

那东西想了发了个愣,又不紧不慢的迎合着推回去,故意重重的压过那个敏感点,叶修腿一软,前面那根在王杰希手里猛的跳了一下。

“想要?”王杰希俯身在叶修耳边,轻声问。

“啊……”叶修半眯着眼,下意识的扭着腰去找更多的感觉。

王杰希倒是不急,他缓缓动着,轻柔的在叶修耳边问:“想怎么要?”

妈蛋,丫用的居然还是气声!叶修头一晕,觉得自己小腹都能炼丹了,他狠命的把王杰希的东西吞进去,绞住,用行动回答了这个问题。

“是你自己要慢点的。”王杰希故意挑刺。

“我反悔了不行吗……”叶修耐久度要归零了,“快点……速战速决!”

“这可是你说的。”王杰希声音满含笑意。一个湿滑的东西悄然探进耳窝,叶修猛的仰头,后穴一阵抽紧,王杰希同时加快了速度,暴风骤雨般的攻势降临,叶修浑身颤抖着,只剩下爽到哭的力气。

 

时间感简直已经从他身体里被剥离了,叶修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的。被洗干净埋进被窝里软软和和好想睡,肚子里忽而一声怪叫,叶修才想起来晚饭都没吃。

王杰希让他歇会儿,钻进厨房忙活去了。年轻真好,叶修迷迷糊糊的想。

大脑接近罢工,思维就散乱的飘了开去,一会儿回到好多年前,一会儿又拉到刚发生没多久的不和谐镜头,越晃越模糊,最终反弹似的定格在王杰希摇醒他时凑到近前的那张脸。

“饭好了,吃完再睡。”王杰希不由分说的把还有些茫然的叶修拽起来,在睡衣外又披上一件衣服,拖到饭桌前坐定。

满鼻子都是菜香,椅子上搁了软垫,坐上去菊花隐隐发胀,筷子被递到手里,抬头就看到王杰希目光含笑,叶修醒了醒神,夹了一筷子菜塞进嘴里,想,这就是生活。


评论 ( 21 )
热度 ( 397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