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黑夜过去,翡翠城在晨光中苏醒。

这是这个城市突破黑暗封锁后迎来的第一个黎明,久违的阳光温柔地照拂进城中每一个角落,万物复苏,城市终于恢复了原本的活力。

叶修踏出旅店,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天气真好啊!”

在这样的早晨醒来的确让人心情舒畅,如果不计较他们目前的处境的话。

一夜过去,尝试登出依然无果,让人不禁有点丧气。但这结果基本已在几人意料之中,很快也就调整好了状态。

“该干嘛干嘛去吧。”叶修挥挥手,五人在旅店前解散,各自分头行动。

今天的主要任务:练级。

这游戏没“等级”一说,而是用了一个“战斗力”的概念。没有等级就意味着玩家的基础属性不会自然成长,所有的成长都需要通过装备、技能和相关修炼完成。而所有这些综合起来计算出来的数值,就是玩家当前的战斗力。

战斗力不以具体数值呈现给玩家,玩家看到的只能是一个相对概念。与其他玩家的对比,和怪的对比。举例说,战斗力高出自己许多的怪,名字周围整个闪红,看到最好绕着走。

尽管没有等级,叶修他们还是习惯性的用了“练级”这种说法。至于专门练级的原因……

翡翠城里有直达卡迪亚山脚下的传送阵。头一天晚上,几个人乘兴跑去参观。

去得快,回来得也快。

往山下一站,全屏都在闪红,系统表示,方圆百米内没有一只怪是他们打得过的……

先前推掉的骷髅BOSS虽然也不好对付,但至少不是红的,就意味着那是他们这个战斗力水平的玩家组上足够多的人数就能干得掉的对手。虽然他们的实际人数大概远低于这个标准,那也只是人太少,不是打不动。

徘徊在圣山一层入口附近的这些怪,那就真的是打不动了。

众人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打道回府后决定先休息。游戏中可以自主进入睡眠状态,睡眠状态下角色的体力值能得到回复,同时现实中的玩家也会进入梦乡。

出不出得去,睡觉都是必须的,否则身体吃不消。

睡觉还得睡对地方,往大马路上随地一趟保证你体力不涨反扣。夜晚睡觉,郊外要帐篷,城里就要有住处。

几人回城一问,NPC很热心地告诉他们,住处分好几档。最便宜的当然是住旅店,往上可以租房、买房、买地建房。

“这里地价多少啊?”

“那要看地段的。”NPC说着递出几张纸,众人汗,推销地产还有广告传单,专业!

最后几个穷逼还是实事求是地选择了住旅店,两间双人房,一间单人房,经济实惠。

唐昊默认了单人房是自己的,其他人也没什么意见。乔一帆和秦牧云一间,叶修和王杰希一间,约好明天一早旅店门口见,各自回房睡觉。


唐昊一个人住,难得地有点失眠。乔一帆和秦牧云聊天,从兴欣聊到霸图再聊到微草和刚过去的第十赛季,最后回到当前的困境。乔一帆发现,秦牧云比他在赛场上感觉到的更加沉稳,二十出头的年纪,这份稳重自己是望尘莫及。

再说叶修和王杰希这边,却是发生了一段小小的插曲。

旅店的房间,就像幻想风RPG游戏里常见的那样,两张床,柜子书桌小沙发,花瓶里插着大朵的不知道什么花,咖啡桌下铺着小圆地毯。王杰希进了房间,径直走到一张床前,开始脱衣服。

这游戏里角色既不会出汗流血,也不会沾上污物,洗澡是没有必要的。要睡觉,往适合的地方比如床上一倒就可以,但王杰希不习惯。穿着一身装备——哪怕只是没几片布的新手装睡觉,就算不会真的硌得慌,也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游戏里穿脱衣服都很简单,也复杂不了,不然后期装备一大堆再遇到铠甲什么的要死人不说,打到个衣服裤子是不是还得偷偷躲到没人的树丛里面去换?为了不至于发生这样的囧事,穿脱装备的过程基本就是界面操作,只见王不留行在那里指指点点,身上的装备一件件消失,最后就剩下贴身短裤。

嗯,短裤不是装备,可以理解为跟角色是一体的,为了和谐,脱不掉。

王杰希把装备脱干净,就去整被子,不想身后突然飘来一句“哟,身材不错嘛!”一听就知道说话的人正笑得促狭,王杰希本来已经快忘记了房间里还有个人,这下不得不记起来了。

叶修倒也不是对别人的身材多有兴趣,只不过看着王杰希脱装备挺有意思。没见过呀!这些时日叶修跟魏琛同宿舍,那老家伙不讲究,洗完澡光着身子跑来跑去是常事,叶修司空见惯,连吐槽都懒了。但王杰希嘛……

王杰希深知叶修这算没话找话,游戏里的角色,身材虽说是以玩家实际数据为基础的,但总是经过了处理,跟实际的还是有差别。虽然现实里王杰希都有注意锻炼,身材真也不差,但听叶修对着个角色评头论足,还是想撇嘴。

王不留行一屁股坐在床上,扫了对面的君莫笑一眼:“你准备穿着衣服睡?”

这句也属于没话找话,换了平时,王杰希才不会关心谁打算怎么睡觉。叶修没回答,王杰希也没上心,打开背包,最后检视一次今天的收获。

王不留行翻着道具列表,突然就看到一只手从半透明的界面中间穿了过来。王杰希一怔,反射性就要去挡,却终是没有。那只手就安稳地穿过界面,落到覆在王不留行左眼前的单片眼镜上。

“这个不用取下来?”

叶修。

完全没料到叶修会有这样的动作,王杰希心下微乱,结果叶修就趁他没反应的时候真去取眼镜。

游戏里虽然穿脱装备可以纯界面操作完成,但也可以像现实里一样用动作完成,只不过最后会弹个确认界面。当然,这只是指角色自己操作身上的装备,别人来试图操作,弹的就不是确认界面了。

『玩家君莫笑正在试图盗取你的头部装备!』

这是王不留行眼前掠过的一句系统提示,君莫笑那儿也弹了一条,就是相反的意思。不管怎样,叶修这是作案被抓现行。

“咳,这破系统哪只眼睛看到我是在‘盗取’了,分明是明抢好吧?”

重点在这儿吗……王杰希叹气,拨开叶修的手,自己把眼镜取了下来。同时一个系统界面在君莫笑眼前弹开,盖过了先前的提示:

『王不留行给予你最高交互权限。』

这下轮到叶修意外了。之前几人就相互添加了好友,也发现了好友之间可以相互设定交互权限。权限分五级,越高可以进行的交互行为越多,在交互行为中会触发的负面系统判定越少。比如叶修要去取王杰希的眼镜,在最高交互权限下,就不会被判定为盗取,装备可以被君莫笑取下,当然归属权依然是王不留行。

此前几人研究之后,相互设定了第三级交互权限,这是公认可以方便以后一起行动又不至于太逾越的程度。

叶修没想到,王杰希竟然直接就给了他一个最高级。

他没想到,但反应却很快,也调出选单,点选了其中一项设定。

王杰希抬眼看他。

“来而不往非礼也。”叶修笑道。王不留行同样也接获了君莫笑的最高交互权限。

王杰希是有些想笑的。点开选单的时候他也没想太多,只觉得这种傻逼的系统判定提示有些碍眼。他也没指望叶修会回他一个,或者说压根儿没往这方向想过,在他看来,给出的权限本来就只是预防以后再看到什么傻逼提示的手段而已。

结果算是收获了一个小惊喜。

自己送出去的不算什么,收到的,却让人不由得心情舒畅。

这样,算是朋友了么……

“哟,这权限有内容啊!”叶修顺路溜了一眼最高权限的清单,这一眼过去,就不淡定了。

共享道具包、共享银行账户、对对方装备进行的任何操作不会触发负面判定、非战斗区域一切肢体接触及战斗区域部分肢体接触不会触发负面判定,等等……就差没明说好去登记结婚了。

叶修连声啧啧,王杰希汗,他也没把这串列表看完过,现在被叶修一说,仔细一看,这个的确就算是朋友也轻易不会开放的啊……

不过开都开了,也不至于再收回去,反正权限摆在那儿也没说一定都要去用到,这么一想,王杰希就觉得没什么了。倒是叶修突然横过来一胳膊勾在他肩上:“放心,哥会负责的。”

谁要你负责……

叶修不正经,王杰希懒得跟他闹,一句“睡觉了”准备把人打发掉。叶修倒是真的收回胳膊站远了些,但也只是站远了些,似乎没有进一步移动的打算。

王杰希不解地看了他一眼。

“老王你就这么在意你的眼睛吗?”冷不防的,叶修出声问道。半开玩笑的声音,听起来总有些不怀好意。

王杰希一挑眉。

叶修却并不完全是突然兴起开玩笑,这个问题在他心里也算很转了一些时候了。老实说他并不认为王杰希对他的大小眼有多在意,因此他嘲讽起来也从来没有心理负担,但这个王杰希竟然选了枚单片眼镜当头部装备,叶修不禁有点犹豫,他想错了?

叶修打量起王不留行没戴眼镜的面部容貌。没做过修改的角色容貌跟本人是很接近的,虽然也有一定差异,但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角色背后那个人。若论画风,王杰希属于线条简洁锐利的类型,气质偏冷,气压偏低,往那儿一站自动给周围带来压力,这压力跟韩文清造成的压力又不尽相同。

叶修记得,最开始见到的那个有魔术师之称的少年,并不是这样的气质。七年荣耀生涯,王杰希改变很多。

不过不管气质怎么变,大小眼一直是王杰希最为家喻户晓的标志,“王大眼”这个从微草老将们那里听来的绰号,叶修也一直沿用至今。王杰希从未表现过对这个称呼有任何介怀之处,他只用实力说话引领微草一路向前,容貌这种东西就算沦为别人消遣的话题对他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叶修也没想错,王杰希确实不介意。有那份精神,他更愿意去在意微草队员的训练、战术整合和自身的提高。然而进游戏选装备的时候,鬼使神差地他就看到了这枚单片眼镜,就想起了叶修那声王大眼,鬼使神差地就点下了确定。

还是有那么点儿在意吗……叶修没问之前他也没去想过,叶修一问,他不禁就想。在意的理由,是因为这个人吗?叶修说过的话,的确没有哪一句他是真正不在意的。

是叶修啊——心思绕了一圈,王杰希再次强烈意识到身边这个人是谁。然后他说:“随便拿的,别多心,睡觉。”说完没再管叶修是不是还站在那儿,背对着君莫笑躺下,拽好被子。

叶修轻笑,王杰希的反应跟他预想的一模一样。他转回去,坐在自己那张床边。

“不知道其他人怎样了。”半晌无言后,叶修的声音轻轻飘来。王杰希侧躺着,睁着眼盯着墙壁。

这句话也经常在他脑子里打转。所有参与测试的人分散在不同区域,世界任务不进行到一定程度这些区域是不会互通的,他们现在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联络到其他人。

这时候应该都早就发现不对了吧,其他人会采取什么态度来应对呢?有的可以想象,有的不能,就算都是职业选手,也并不是对每个人都熟悉,都了解。

在这之中,不讳言,他更担心微草的队员们。高英杰、刘小别、袁柏青、柳非,这是这次微草和他一起来参加测试的几个人。这几个朝夕相处的队友和后辈,他完全相信他们的胆识和能力,但并不意味着不会担心。

叶修也是同样吧。他想起就在刚才叶修的那个陈述句。没什么特别的语气,却似乎可以听出很多。兴欣算是叶修一手拉扯起来的,叶修对兴欣的感情,自己或许根本无从体会。

兴欣来了哪些人呢?好像除了没见到那个召唤师,全来了啊……王杰希不禁在心里开始一个个过起兴欣的选手。

这一想,他却笑了。

魏琛、方锐、苏沐橙,这几个不用说;乔一帆就在隔壁;唐柔包荣兴莫凡,这三个新人如果能被眼下的阵仗吓到那可奇了;唯一剩下一个安文逸,性格气质在这一众人里算不上出挑,但就王杰希过往的观察,这也是个神经足够坚韧的主。

兴欣这帮人,好像比微草那几个更不需要人操心,他们不管分散在四处,还是凝结在一起,都有一种其他战队里看不到的气质。王杰希想起来,他还认真地羡慕过这样的兴欣。

“第三层而已,很快就能联系上了。”王杰希仿佛在跟墙壁说话。

叶修知道,他是在回应自己。

是的,第三层。在这次测试中,卡迪亚山第三层通关,世界通信就会解锁。虽说只是通信,还是延时的,玩家依旧不能进入其他区域,在圣山范围中可以看到其他区域的玩家却无法进行包括语言交流在内的一切互动,但总是有了接触,有了了解情况的途径。

第三层啊,在他们此前的预想中,突破第三层是在三到五天之内。

“加油。”叶修说。

“嗯。”王杰希应道。

此后一夜无话。


第二天,五人都起了个大早,碰头简单对了一下各自当日的安排,就分头行事了。

头一天晚上解散了组队,这时也没再重新组起来,倒是叶修丢了个邀请给王杰希。王杰希接受了组队邀请,叶修就说:“你去接委托,我去看看锻造任务是怎么个意思。”

“你要学锻造?”

“先看看再说,好用的话就学了。”叶修一边查看地图一边说,“我们赶时间哪,总不能完全按部就班的来。这个游戏系统,我有点想法。”

王杰希若有所思地看叶修,然后点头:“正好,我也有点想法。半小时后还是这里见。”

而就在叶修与王杰希分头行动的这段时间里,唐昊也抵达了他的目的地。

碧海,位于当前区域西边缘的一片湖区。

传送阵就在湖边,从翡翠城传过来入眼就是一大片波光粼粼,唐昊再次确认了任务手册,往目的地走去。

他是去做技能任务的。在拥有技能残页的情况下,迅速学会一个新技能显然比做委托任务和刷怪更有助于战力提升。

这是一片杳无人烟的区域,一望无垠的湖面上零星点缀着几个小岛。唐昊的目的地就在其中一个岛上。要从岸边过去岛上,自然是可以游泳,但速度慢体力消耗巨大,更快更省心的方式是坐船。

NPC驾驶的小船,给点钱就可以将玩家摆渡到任意想去的地方,唐昊跳上一艘船,选好目标地点,坐下看风景。

湖上有风,空气中蕴满水汽。不需要多真实的感官模拟,像这样泛舟湖面,就会从心底生出一种清爽的感觉。左右也没有其他事,唐昊也就一动不动地坐着,目光在湖面上流连。

湖水清澈,水面下游弋的鱼群清晰可见,间或路过的小岛上,或怪石林立,或草木扶苏,风情各不相同。唐昊百无聊赖地看着看着,忽然“咦”了一声。

有人!

小船行驶得不算慢,有点距离的一座小岛上,隐约看到一个人影一晃而过。唐昊很确定那是一个人,至于是NPC还是玩家就不得而知,但他的直觉告诉他,那不是NPC。再想确认时,人影已经消失在树丛中,无意间捕捉到的视觉信息里,对方身上的装备并不能让他联想到他们一行中的任何一个。

这个区域中,还有第六个玩家?

唐昊疑惑了。这个人是谁?

如果真的是玩家,这人为什么没去新手村会合?不仅如此,还从未在他们周遭露过面……

是错过了,还是刻意回避?唐昊觉得前者的概率实在不高。就算在新手村错过了,他们在翡翠城打得那么轰轰烈烈,还上了系统公告,不至于这样还能一无所知。

刻意回避么……唐昊心里盘算着。船行到一半不能改目的地,他只能抵达之后再倒回去确认。

他的确这么做了,但等他回头来找,面积不大的小岛上已经看不到半点有人来过的迹象。这个人就好像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唐昊也不禁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看走眼了。

但对这个可能存在的第六人,他仍是留了心。而就要不要将此事告诉其他人,他也有些犹豫。

这个人的存在不知道意味着什么,也许,等自己先能确定真有这样一个人再说吧。


另一方面,叶修按照地图标注,来到了翡翠城的工匠协会。

两层楼的房子,云集了翡翠城半数的生产技能NPC。叶修在五花八门的头衔里找到了武器大师,径直走过去。

武器大师是个矮人,拿着一柄大锤子,正在铁砧上“铛铛铛”地敲打一柄剑。君莫笑走到他面前,打了声招呼。NPC眼也没抬,丢给他一个选单,自顾专注于当下的作业。

叶修看了看那单子,三个分页,第一页是当前可购买的武器,第二页是委托铸造申请,翻开第三页,叶修点下了“确定”。

系统提示:『你已成为武器铸造师学徒,相关事项请查询任务手册』

所谓任务基本就是入门级的制作指引,并不难,首先需要收集材料,材料的出处都明确地在任务手册里罗列了出来。

心里有数后,叶修又在屋子里巡视了一圈,走到另一个NPC面前。

10多分钟后,叶修回到了旅店门口,王杰希已经在那里等他。花费的时间比预计的更少,两人把各自得到的信息一合计,有一个目标地点是相同的。

风琴洞窟。

任务地图表明,那是一个位在卡迪亚山西侧的洞窟,两人传到附近的一个传送点,没走多远就找到了洞窟入口。

一个天然溶洞。洞里有条小河,流水淙淙,洞顶倒挂的钟乳石滴滴答答地往下滴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灌进来的风在千奇百怪的石柱间穿梭反折,谱出奇异的音韵。

本来景致挺好,如果不计算满地乱跳的史莱姆的话。黑黑的史莱姆,在潮湿的地面上黏糊糊地滚来跳去,总觉得有些恶心。

叶修和王杰希进洞第一件事就先确认了史莱姆的战斗力,还好,能搞定。

君莫笑突刺,开怪。

这一开,却让叶修小吃一惊。仇恨LINK!

他本来挑的是一只放单的史莱姆,预备先试个手感,看好的就是这怪物没耳朵眼睛也没正背面之分,他们已经站得很近了好像也没被发现。

不成想一刀捅过去,就捅了马蜂窝,两只远一点的怪也跟打了鸡血一样冲君莫笑奔过来。

要说这史莱姆手感也足够差,戳起来跟拿刀子扎水泡似的,扎个洞里面还有奇怪的液体往外喷……叶修一边躲着那些一看就知道被喷到绝对不妙的液体,一边在心里犯嘀咕:喷这玩意儿没比喷血和谐多少好吗……

怎么看都没什么防御力的怪,倒也的确死得快,叶修收拾完头一只,另两只还没到呢。君莫笑转身,主动迎上,视角一晃,一道冰蓝的光芒从他身边路过,砸在跑在前头的那只史莱姆身上,砸出一个凹陷,又毫不停顿地往另一只怪身上弹射过去,却是偏了一点,没打中。

蓝光带减速,被击中的那只怪虽然没被砸死,但速度一下子慢了不少,叶修觉得自己没看错,这必须是某种冰系法术。

肯定不是君莫笑丢的啊,剩下一个人——叶修转头看王杰希,就见王不留行还保持着施法的姿势,手里法杖小幅度摇晃着,似乎在研究角度。

叶修擦了擦眼睛:王不留行手里那根长长的木棍,可不是之前看到的那把星星杖啊!

“你不是治疗吗,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剁掉好不容易蹭过来的史莱姆,又反手去剁它的同伴,叶修同时不忘对王杰希的新武器和新技能提出质疑。

王杰希又一发冰箭送到,同时捎带了一句:“谁规定我必须是治疗了。”

“喂,你不能这样没有职业道德!”叶修控诉,“而且,你这技能哪儿来的?”

“主线任务送的。”王杰希见正在打的怪就剩一丝血了,就瞄上了更远一点的怪,估算起弹射角度来。

果然啊,叶修想。今早主线任务上一阶段的奖励发放了,叶修拿到一把蓝色武器,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和为数不少的银币。领完生产技能回来的路上他还顺道拐去了银行仓库,把暂时用不到的材料都存了起来。

任务奖励是按参与度和贡献度发放的,叶修估摸着其他人也差不了太多,也就没去问。至于王杰希,上一步任务核心内容是配制圣水,他这个配出了圣水的家伙拿的奖励自然会好些,不是更多的装备,叶修料想,就该是技能了吧。

叶修估计得不差,王杰希拿到的奖励是:蓝色法师杖一根、技能石【折射冰箭】一枚。

装备是有,技能也没错,但却是个DPS装备、DPS技能!

“老王……这个问题很严肃,你玩儿这个,谁来加血?”叶修试探着问。

“你试试?”王杰希毫不留情地回答。

叶修指了指自己的匕首:“不是我不想试,你看,我的武器加不了血啊。”

“治疗杖我有,送你。”王杰希作势就去开道具包。

叶修一滴汗,是啊,他怎么忘了,就算装备使用过就灵魂绑定了,但他们相互交换了的那个最高交互权限里,可是白纸黑字写着可以自由让渡灵魂绑定装备的。

这么一想,叶修就寻思起怎么让王杰希把权限收回去。至于王杰希,却也没真把星星棒丢给他,而是掏出来,对着君莫笑刷了一口白光。

算了,叶修叹气,反正早晚……

“这样切换武器太麻烦了。”王杰希突然说,“预定了,第一把成品得是我的。”

叶修一口气没叹到头,噎在喉咙里,仰头望天。

所以说,身边放个老狐狸真的不太好,想装个神秘都秒秒钟被拆穿……

“我可没答应……”眼看着王杰希又换回长杖,冰箭开怪,叶修无奈地挥着匕首顶上。


这一趟下来,收获颇丰。叶修的需求都在小怪身上,王杰希则需求洞窟最深处小头目掉落的稀有材料,灵魂绑定,获取唯一。两人把东西都收好,又分别检视了一下任务手册,剩下的材料都没在一处。

本来叶修是想说先帮王杰希搞齐了再一起去搞他自己那些,但现在看来……他瞄了瞄王不留行手里的法杖,心说这也好啊,效率提高了。

然而他们中任何一人都还没来得及开口敲定接下来的行程,一条系统提示弹出来,不容分说地抢足了镜头——

『服务器将在20秒后关闭维护,为了您的数据安全,请提前登出。』

19

18

17

9

8

7

……

等等,现在是什么情况?!


评论 ( 11 )
热度 ( 342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