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服务器将在20秒后关闭维护,为了您的数据安全,请提前登出。』

19

18

17

……

系统提示忒不负责任了,能提前登出,他们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叶修看着王不留行。

9

8

7

……

好吧,重点不在这儿……没理解错的话,服务器关闭,这是表示技术人员也拿BUG没辙了,正式准备来硬的?

王杰希看着君莫笑。

不会有问题吧……

两人都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紧盯着在眼前跳动的倒计时数字。

4

3

2

1

『服务器已关闭,维护结束时间将另行公告。』

……

最后这句……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

一般来说,关服,倒计时归零的同时玩家就该离线了,根本不会有机会看到“服务器已关闭”之类的字样。这几个字跟在“1”后面跳出来,完全不合情理。

更不合情理的是,越过渐趋稀薄的系统提示字样,叶修和王杰希四目相对。

服务器已关闭,然后呢?

叶修看到的仍是王不留行,王杰希眼里依然是君莫笑。

神经系统分离的感觉?没有。

回到现实?没有。

旁边的钟乳石还在滴滴答答地往下滴水,王不留行的新法杖绕着淡淡的冰蓝光华,君莫笑手里还握着半长不短冒土气的匕首,唯独刀刃反射水滴的流光透出点森然的意境。

服务器关闭了是吗?那他们现在……在哪儿?

叶修和王杰希面面相觑,一时都觉得有点茫然。情势这算急转直下么?一副直奔着超出他们理解范围外的方向义无反顾而去的架势,这种时候,是应该给点儿什么反应才比较应景?

“这个……到底算是关服了,还是没关……”叶修回过神来,决定从最基础的问题开始讨论。

但这讨论显然是不会有结果的,不管是他自己,还是现在唯一能跟他构成对话的另一人,都不可能有办法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王杰希干脆也没有作任何回答。他握紧了手里的法杖,掌心传来坚硬的触感。

叶修已经忙开了,查看角色状态,查看道具包,查看任务手册,再次尝试联系GM,最后从传送卷轴里弄出那个红圈,从中间穿过。

王杰希站在旁边看君莫笑忙活,他知道叶修会把该检查的都检查到,他不用依样再来一次。而那家伙一直没出声,证明也没发现任何异状。

没有异样,这时候是不是可以理解成,这才是最大的异样?

“我们被关服公告耍了。”收起传送卷轴,叶修说。

就这样?王杰希挑眉。这结论骗得了谁……“也许服务器真的关了。”

“那可好,服务器关了我们还没醒,能上新闻。”

“不一定,联盟会想办法压住。”

“除非他们能想办法把我们弄出去,不然早晚压不住。”叶修说着,叹了口气,“快一整天没抽到半根烟了,出去以后我要告他们虐待烟民。”

“趁机戒烟算了。”

“饶了我吧,哥就这点儿爱好了。”

抽烟对一个职业选手的状态稳定并没有任何好处,王杰希很清楚,他知道叶修应该更清楚。爱好?老实说他不信。

但此时此地,他无意继续这个话题。

“……说说看你的想法。”王杰希说,他的声音压低了一些,吐字清晰,语速适中,叶修偶尔会觉得这人说话其实挺好听。

“先出去,刷怪了。”


两人轻车熟路地清着刷新的小怪往外走,出了洞,叶修走到路边,挑了块大石头坐下,顺手往旁边空出的半块石头上拍了拍。王杰希走过去,也靠着他坐下来,从包里找出几样食物。

史莱姆掉了发泡汽水和小熊饼干……两个大男人在路边排排坐啃小熊饼干的样子大概挺滑稽,但当事人显然都不会在意这种细节。

“好了,说吧。”补满体力,王杰希偏头看叶修,这一看,才发现距离未免有点太近。叶修倒是没感觉,君莫笑从旁边拔了根草叶子卷起来叼在嘴里,一脸不满足地翘起二郎腿。

“以刚才服务器的确执行过关闭操作为前提,”叶修开始说,“我们只看到公式化的关服公告,没有任何针对这次状况的提示,证明在我们之后至今也没有工作人员能成功登入,当然也没法进行任何其他操作,比如发一条新的公告。”

“原本以为只是BUG,看来没那么简单。”

“嗯,病毒?劫持?不管怎样,技术人员束手无策,被逼到只能祭上关机大法了。”

“关不掉——没这种可能吧。”

“当然没,拔电源能有多大难度?”叶修手指捻着草卷儿打转,“假设服务器已经熄火了,我们还呆在游戏里没断线,那我们现在大概已经连接到异次元空间去了。”

“……”王杰希默。他们当然不会真的连到异次元空间去,玩儿个游戏就穿越了这种事太不现实,但他同样也想不明白是怎样以及为什么变成现在这种局面的,这实在已经超出了他的专业范畴。

“别看我,哥要知道这算怎么个意思,早就不在这儿了。”叶修作势挥开从王不留行那儿近距离投射过来的视线,无果。王杰希打刚才就一直盯着他,本来也不是为了从他那儿听这方面的结论。

“好吧,”叶修有些惋惜地扔掉被蹂躏得软塌塌的草卷儿,“我们到底是连到哪儿了,目下肯定是没法知道的,荣耀和联盟最终有没有办法解决问题,这咱也管不着。其实不管有没有这个小插曲,我们能做和要做的事都是不变的。”这么说着,叶修也转头看向王杰希,“只要设定没被改过,通掉第十层就还有一次出去的机会。虽然说老实话希望还挺渺茫的,但我肯定不会放弃,你呢?”

王杰希点头:“一样。”

“我想也是。”君莫笑突然嘴角一扯,露出一个有些欠扁的笑容,“不是我说,在游戏里,哥想做的事至今还没有做不到的。而且,这次还有你老兄一起。”

王杰希嗤之以鼻:“你就吹吧,这么有本事,怎么没见你把十年冠军包圆?”

“喂,不带这样泼冷水的,太狠了!”叶修嚷道,“而且这事不赖我啊,做人不能做太绝,我总得给后辈们比如你留点机会不是。”

“叶修,有没有人说过你脸皮厚得不科学?”

“实话而已。跟哥相处你大可放心,绝对不玩儿虚的。”

“……”

“好了不用说也知道你崇拜死我了。”叶修冲着王不留行笑,笑着笑着好像突然想起什么,“这么说来,还真有一件事是我老早就想做但荣耀里一直做不到的。”

“嗯?什……!”本来想问是什么事的王杰希后面两个音直接就消失了,改为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君莫笑魔爪伸过来一边一只拽着他的脸往两侧拉开,太过震惊之下竟忘了第一时间拍掉那双爪子。

“咦,竟然真能这样做啊!”

『你被玩家君莫笑偷袭,进入战斗状态!』

叶修的声音和系统提示几乎同时响起,一时王杰希眼前红光大作,偷袭他的家伙却显得比他还震惊。

“系统坏掉了吧,这又是哪只眼睛看到我是在偷袭了!说好的野外部分行为攻击判定豁免呢!”

“快晃开……”被扯着脸的王杰希声音都变调了,叶修讪讪放手,两人各自从大石头上起来,一脸黑线地向相反方向走去。

玩家和玩家之间拉出一定距离,一段时间后是会脱战的,两人站得老远,各自在心里读秒,终于等到脱离战斗的提示,才又各自走回来。叶修还在愤愤不平地声讨系统判定,王杰希一针见血点破关键所在:“谁会把这种幼稚的行为专程写到判定里去!”换句话说,因为系统无法判断君莫笑这动作属于什么性质,于是直接划为攻击行为了。

“弱智!这个一定要写进测试报告里,要求改善。”君莫笑一脸认真,王杰希忽然同情起要看叶修的测试报告的研发人员,接着就听叶修说,“对了,机会难得,为了避免以后再搞出这种尴尬局面,不如趁机试试看哪些行为是在许可判定之内的吧!”

“你很闲?”王杰希哭笑不得。

“这是为了长远着想。”叶修振振有词,同时已经身体力行地开始绕着王不留行打转,各种上下其手,好在他的动作这次看来还都在常识范围内,没再触动系统敏感的神经。

“好吧,勉强算它过关。”终于停下来的叶修总结陈词,王杰希翻白眼:你到底几岁?然后就突然被大力一撞,措手不及之下失了重心,仰天倒下。

幸而没有痛觉,但是……掉血了吧,这下一定掉血了吧!王杰希看血条,简直一点意外也没有……“叶修……!”

“别激动,我只是在模拟各种意外情况,比如如果我不小心摔倒了连累到你什么的。”罪魁祸首一脸气定神闲地从被他撞个四脚朝天的人身上爬起来,再弯腰,朝仰躺在地上的受害者伸出一只手,“起得来吗?”

王杰希也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了。其实他心里明白,叶修怎么也不至于真这么幼稚,被他这一番胡闹,虽然没有明说但一直悬在那儿的那股低气压早就一扫而空了。但明白归明白,也挡不住他总觉得自己被人当猴耍了……于是王杰希也没客气,伸手,狠命一拽,本来就弯腰前倾着的君莫笑一个踉跄,就又趴倒在王不留行身上了。

掉血的还是王杰希,但他也不在意,用力一翻,上下关系立刻颠倒。叶修有些错愕地看着他,王杰希笑,有一丝反败为胜的得意。

有一瞬间,王杰希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把叶修拽倒掀翻压制住,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成效显著就像在荣耀赛场上先驰得点,君莫笑,或者一叶之秋,总之那个总是远远站在神坛顶端的人就这样被他抢攻得手,他仿佛听到了血脉里奔涌的那种名为兴奋的声音。

但他很清楚这到底不是赛场,如果是,这个人一定早就已经设法脱身和反击,跟叶修的较量,攻防转换总是让人觉得可以精确到毫秒。而现在这个只是躺在地上疑惑地看着他的人,不是他的对手,大约也算不得什么朋友,一定要说,那就跟叶修说过的一样,一条绳上的两只蚂蚱,大约还会跟他一起蹦跶好一段时日。

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烦闷。

放在平时也许不会,但在现在这种捉摸不定的状况下,和破天荒头一次得以朝夕相处的这个人之间更加捉摸不定的距离感让王杰希有些茫然。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凡事想太多的类型,作为微草队长,他考虑问题总是恰到好处,高效实用。但显然,过去这近二十四小时里他偶尔甚至频繁地会产生的迷惑已经有点超出自己的接受范围了。

魔术师风格,永远不能按牌理出牌,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快刀斩乱麻干脆利落。王杰希觉得,不能让对手这么一直占尽主动权地嚣张下去。

“要测试判定,刚才那些哪能够呢?你自己也说这权限不单纯了。”王杰希一边轻声说着,一边低下头去,两人之间原本就没多一点的距离这下更是被挤压到快没有。叶修悚然:“老王,别冲动,有话好说!”

叶修的抗议是苍白无力的,本来就只有那么点儿距离,等他反应过来再提出抗议,他已经可以感受到王不留行呼出的热气。

在这种地方搞这么拟真做什么啊!在寻思该采取点什么行动之前,叶修先无比顺其自然地老脸一红。没办法,他虽然是荣耀一哥,但这也意味着他生平最好的年华全都贡献给荣耀了……被人凑到这么近的距离真是游戏里才有过的事,但天地良心,那可是隔着屏幕拿手指敲键盘的游戏,而且通常对方的脸放大到填满整个屏幕,都是正在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啊!

于是一时间,叶修真的没想起来任何应该采取的应对措施,只能眼睁睁看着王不留行越贴越近,然后在距离只剩下一点点的时候,扑哧一声笑弯了那双大小眼。

“紧张成这样,老叶,你处男?”

…………

………

……

士可杀不可辱啊!飘远的魂魄一下子都重新归位,叶修也笑了。

“调戏哥?早了一百年!”

四唇相触,一触即分,嘴唇上意外降临的触感温软得不真实,王杰希眼里的笑意还没来得及褪去,就迅速转成了愕然。

“实验完毕,看来不会触发负面判定嘛。”叶修推了一把僵住的王杰希,“喂,起来了,碰一下嘴唇就石化,你处男?”

现世报啊这是……王杰希回过神来,简直欲哭无泪。这个叶修,果然任何时候都绝不肯平白吃哑巴亏。这下好了,调戏不成反被调戏,说出去脸丢到马里亚纳海沟。

然而已经既成事实了,还能怎样呢?说到底是自己先起了坏心。王杰希苦笑,从地上爬起来,叶修也跟着起身,两人很有默契地把刚才那幕自动揭过,一边讨论着接下来的任务一边离开这块区域。


遍布各处的传送阵还是很方便的,传来传去,省掉许多跑路时间,两人很快也就收集齐了任务需要的材料。

结果到头来还是谁也没提要分头行动的事。

有了材料,接下来就是完成任务物品。两人的这一步都需要在特定场所进行,回城后就各行其事了。

半小时后,君莫笑和王不留行再次在小旅店门口碰面,各自都捏着一长串材料清单,对看一眼,彼此脸上都写着相同的无奈。

就他们所知,这游戏里的制造技能虽然也提供基本配方,但同时也允许玩家以配方为参考自行发挥联想,只要合理并合乎游戏世界观,理论上说没什么东西是造不出来的。

这几乎就是把荣耀的装备编辑系统整合到了游戏里,并且可以制造的东西也不再仅限于装备,比方说,如果你有本事有时间有材料有精力有人工还有地皮,要自行设计建造一座城市也不是不可能的。

听起来美好得要命,但实际操作起来就知道这是多大一坑。完成了入门任务后,叶修和王杰希都分别从职业导师那里接获厚厚一本砖头本,里面密密麻麻列满了游戏世界里可能产出的所有材料。所谓参考配方自行联想,对他们这样新手上路对游戏里材料种类产地和性质的了解也基本为零的人来说,就可以直接翻译成:参考最低级配方添加进无限的想象力再到汪洋般的材料列表里大海捞针地筛选一番最后还不知道能不能派上用场。

幸而材料全书里每一项都亲切地注明了出产区域和该区域的战斗力指标,对他们而言范围总算是缩小了很多,但最后YY着想做的东西罗列下来的“有可能需要用到”的材料列表,也长得让他们恨不得立刻忘记这个系统的存在。

怎么办呢,收集呗……两人本来也都做过心理准备,这事情要想短时间内上手出成果难度必然不能小到哪里去。此时各自捏着一张落落长的列表,一合计,决定先从稀有材料入手,而委托任务的公告板就成了第一关注目标。

这么多材料,不管多卖力,也不可能一下午就搞齐,两人都按照各自的标准分了优先级,虽然列表没清掉,但一下午的收集成果也足以让他们能先进行一轮试验。

结果也不知道是系统有意鼓励新手,还是他们实在太聪明机智兼运气爆表,这一试验,竟然还都做出了八九不离十可以一用的东西。

晚上,等其他人都陆续回来了,叶修召集大家开了一个分赃大会。五人小队在旅店一楼非法集会,会上秦牧云、乔一帆和叶修各收获了一个技能石。

“这是……?”

封印了打制技的技能石相对于领悟技来说要常见很多,但这只是相对而言。事实上,游戏里所有技能都是有相当的获取难度的。普通来讲,总觉得新手阶段习得技能的频率都会比较高,但摆在众人面前的事实却是进游戏以来除了主线第一步NPC直接送的技能,大多就只见过骷髅BOSS掉的那张技能残页。不推BOSS,技能石的世界掉率那是相当低,更别提残页了。

王杰希一下子拿出来三枚技能石,由不得大家不惊叹一番。

“试验品。”王杰希这么介绍道,“都是低阶技能,先用着。”

“你学了技能研究?”唐昊最先反应过来。

“嗯,准确说是炼金术师的学者分支。不过物理系的技能生成规律还有待确认,所以先没有你的。”

唐昊倒不是羡慕别人有新技能。做修行任务顺带也捡了一包包材料,他正想说明天去看看是不是学个什么制造业来消耗材料,没想到有人直接就已经学完连成品都拿出来了。

技能生成对他们这些职业玩家来说也是新鲜货,荣耀也不可能开这样的系统。想想一个散人就已经把所有人折腾得神魂颠倒了整整一赛季,如果荣耀允许自行生成技能,那赛场上所有选手对其他人来说都永远是未知数,比赛也就不用打了。

开放装备编辑还好控制平衡性,开放技能编辑,对游戏平衡性的影响很可能超出控制,研发部门在新游戏里装入了技能生成系统,可说是个相当大胆的尝试。当然现在只是测试版本,正式上线后会不会保留这部分功能,按照说明会上的讲法,还得看他们这次测试下来的反馈。

对这个系统唐昊也是有兴趣的,但他也清楚,他们就那么几个人,能获取的游戏资源十分有限,五人里有两人学习同一门制造技显然不值得推荐。

于是在秦牧云和乔一帆兴致勃勃欣赏新技能的时候,唐昊在琢磨:另外学个什么好呢?结果还没等他拿定主意,那边沉默了半天的叶修开口了。

“别光对着两颗石头傻乐,我这儿也有好东西。”叶修一边说,一边从背包里掏出两样比石头大了许多的物件,放在桌上。

众人一看,一对手爪,一把形状古怪的剑。

“爪子是唐昊的,剑一帆你拿去用吧。”叶修三下五除二分配了两样东西的归属权,顺带作了点小说明。

“那个爪子上有个小开关,我推荐你要按的话先找个没人的地方,不保证会不会爆炸。”这句是对着唐昊说的,后者拿起手爪的手明显地顿了一下。

唐昊心情复杂,却不光是因为叶修这句半开玩笑的威胁,他在想,这下自己真可以省心不用再考虑学什么制造业技能了,就他们五个人能搞到手的材料,供养这两尊佛还不知道够不够用呢……而桌子另一侧乔一帆已经发现了怪剑上也有一个像是开关按钮的东西。

“哎,一帆小心!小秦快让开!”一眼瞅到乔一帆手指放在开关上,叶修赶忙出声提醒。原本凑到乔一帆身边在看那把怪剑的秦牧云闻言一个后跳,乔一帆已经按下去了,乍听叶修这么一喊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小心,只好尽量把剑尖甩向没人的方向。

结果不甩这一下还好,一甩,反向弹出的刀刃差点没把一寸灰切成两半。

乔一帆惊出一身冷汗。开关按下去,就见手里那把原本看上去像个大号手里剑的怪剑,剑身错开两半,下面那半片剑刃跟弹簧刀似的“唰”地反弹回来。还好他留了个心,调整得快,不然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定下神来再看,握在一寸灰手里的分明已经是一把形似短枪的双头剑。

差点儿被误伤的乔一帆讶然地回头看叶修,君莫笑一脸无辜:“所以我都说小心了……嗯,这个变形之后好像既可以算剑系,也可以算枪系,两种系别的技能都能往上打,你看着用吧。”

乔一帆的表情逐渐从惊讶转为惊喜,叶修又看向再度凑过去参观的秦牧云:“小秦你的手弩这个类别做起来好像有点复杂,等我再研究研究。”

被点名的秦牧云闻言赶紧点头。分赃会开完,叶修、乔一帆、秦牧云各收获一个新技能,乔一帆和唐昊各拿到一把新武器,算起来乔一帆收获最丰,相对的,王杰希就没什么新入账。

“唐昊你的技能学得怎样了?”分完东西,开始对行程,叶修先关心了唯一一个拥有领悟技的唐昊,后者点了点头,表示已经搞定。

“行,睡觉,明早集合刷第一层去。”

“那个……”

“一帆有什么问题?”

“今天上午……”

“你说关服的事儿?”乔一帆只说了几个字叶修就知道他想提什么了,“正好就来说说吧,你们怎么看?”

“有些莫名。”

“推主线的事要再加紧一些。”

这是乔一帆和秦牧云的回答。“莫名”是指拿不准这算怎么个信号,“加紧”则是在这种充满未知的情况下采取的态度。叶修点头:“不用想太多。虽然情况比较可疑,好消息是我们都还完完整整地站在这儿,跟之前没区别,这至少证明我们眼下还是安全的。按照计划做我们能做的就好,以及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我们会接触荣耀也好,会来参加这个测试也罢,始终都是因为这些事做起来会开心,不管境遇如何,都尽可能不要遗失了这份初衷。”

就像在比赛里遭遇逆境,只要不忘初心,不遗余力,就能为自己拼出一份精彩。

乔一帆微笑,秦牧云颔首,叶修欣慰,这两个年轻人实在不需要操心。唐昊则显得有点走神,不知道在想什么,叶修觉得有必要的话他一定会说,也就没去问。

事实上,唐昊想到的是上午在湖心小岛上隐约看到的人影,不过一来他也不确定是不是眼花,二来总有些说不清的感觉让他不是很想现在提起此事,于是他选择了沉默。当然,他不会想到,此时的沉默,会在日后给他们带来意想不到的危机。

叶修自然也没有神通广大到能未卜先知,否则他现在一定会多问一句,但他只是拍了拍手:“好了,解散。”

唐三打一寸灰和零下九度陆续站了起来,还有个人坐着没动,叶修终于看向在旁边安静了好久的王杰希,一转头,对上王不留行若有所思的眼神。

“老王啊,别用那种嗷嗷待哺的眼神看我,不就没给你发武器么,至于那么饥渴……”

正要离开的三人脚下都是一个踉跄,纷纷回头去围观嗷嗷待哺的魔术师,结果迎面撞上王不留行扫过来的意味深长的一眼,赶紧各自端正了一下态度,该干嘛干嘛去。

叶修继续表态:“先说好,咱可不是拖欠民工工资。你那个武器有想法了,再给我点儿时间。”

“我不是想说这个。”王杰希摇头,“我以为你会给自己做点东西。”

“不是我不想做,那个也还停留在有想法的阶段。”

“哦,那给你的技能石暂时用不上了。”

叶修拿到技能石到现在还没来得及仔细看,闻言掏出来一看,顿时就无语了。

“老王你比我还能YY!你是凭什么觉得这玩意儿应该给我的啊,就算我做了自己的武器,也不一定敲得上吧!”

“别人都用不上,看来看去就你比较有希望。”

“喂,我是收破烂的吗?”

“谁说这是破烂了,这批的几个技能里就数这个威力最大。”

“那也得能用啊!”

“反正你还没做武器,不是正好?就照这方向去弄一个呗。”

“说得轻巧,不然你来试试?”

“不抢你饭碗。”

“……算了算了,为了不浪费你一片心意,我就勉为其难试着去做吧。”

“那还真是多谢了。”

对话至此结束。两人都意识到了突然降临的安静,都觉得应该再说点什么。

“那个……”

“我说……”

“嗯?”

“什么?”

……

“没事,今天挺累的,休息吧。”最后叶修说。


第二天一早,五人集合,整装出发。

目标:圣山第一层。


评论 ( 23 )
热度 ( 385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