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圣山卡迪亚是一座山,一座不太符合通常意义的山。事实上,可以称为“山”的只有它的外观。一层一层的这种算法,更像是一座塔,但它也不是塔。

每一层都有一道门,每一层都有镇守的圣灵,穿过那道门,就到了圣灵居住的空间。不同的圣灵住的地方自然也长得不一样,于是同样一座山,每一层的风貌却千奇百怪不一而足。

比如说现在叶修他们所在的第一层……

一大片金色的麦田,麦穗迎风翩然一浪推过一浪,如果用俯视角来看必然美不胜收。然而置身其中的五人却半点也找不出景色如画的陶醉感,不为别的,一人多高的麦秆,再往上才是麦穗,这片麦田对他们来说无异于一片密密仄仄的森林,其间还充斥着某种圆滚滚毛茸茸的不明物体,想必来者不善。

“烧了吧。”

“烧。”

叶修和唐昊难得地迅速达成一致,可惜他们俩都只能动动嘴皮子,真要行动还得回头看别人。

王杰希摇头,燃烧瓶什么的早用完了干干净净一只不剩,任务完成之后想补货也做不了。再看乔一帆,魔法剑倒是能点火,但那点火过到腰杆子粗的麦秆儿上,也就能熏出一团黑斑,厉害点儿破个洞,最可气的是过几秒这洞它还能自动长好。

看来想轻易大面积破坏场景什么的,果然还是异想天开。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这麦秆林倒也不是四处都长得密不透风,有几处比较稀疏的地方,看上去像是留出了小道。

现在环绕在他们四周,这样的小道就有五条,于是下一个问题就来了:走哪边?

“地图上没有标注,任务里也没有。”王杰希又确认了一遍地图和任务手册,不管哪个都没有明确标识出第一层的BOSS所在的位置,地图上更是只有他们站的这块儿地方点亮了,其余都黑着。

叶修看了看,五个方向,那干脆就一人代表一个,再排个先后挨个儿看吧。

怎么排先后呢?

“石头!”

“剪子!”

“布!”

四个布一把剪子,一寸灰傲视群雄。

“嘿嘿……”乔一帆摸摸后脑勺,“猜拳我胜率挺高的……”

“那就一帆那条了。都把这里记录一下,待会儿错了好直接飞回来。”

众人纷纷掏出传送卷轴,右边空白的部分就是干这用的。点选好记录,羊皮纸上浮现出一个蓝色的魔法阵,再看左边那个红色的,别提多扎眼。

都这份儿上了,众人也懒得再测登出,早一天多这问题还有可能被默不作声地悄悄修掉,到现在,万一修好了他们绝对第一时间就能接到系统通知,不用自己再去时不时试上一试。

于是,整备妥当,出发呗。


一小时后,他们回到了原点。


“不靠谱啊一帆,不能一击即中就不要抢着输出嘛。”

“前辈,这不是我能控制的啊……”乔一帆欲哭无泪。

麦田里的路也不是直直一条一通到底,几人沿着路七弯八饶拐来拐去的同时,还需要应付随时可能从麦秆林里蹿出来的各色地鼠,好容易钻出了麦田,迎面一看,黑黝黝一个洞口。

哟,山洞,有希望啊!几人满怀希望的进去,一脸木然的出来——这可不是材料大全上有写的那个水晶洞么?

盛产各种水晶是没错,大家趁机也没少捡,若不是考虑着待会儿还要打BOSS不能搞太多负重,还能捞更多。但走到底也没见着半个像BOSS的东西不说,洞里徘徊的那什么晶岩怪,整一堆茅坑里的石头,油盐不进,砍得一群人欲仙欲死。

好消息是捡了点儿掉落战斗力又有小幅上涨,坏消息是体力降得飞快,传回起始点五人往地上一坐就开始各吃各的。

恢复停当,开始第二轮猜拳,这次战况比较持久,花了三轮才决出胜负,最后王不留行力克群雄,夺得桂冠。

“老王说好,你这么卖力的杀出一条血路,待会儿不中要罚你唱歌赔偿大家精神损失的。”

王杰希瞥了叶修一眼,对这句垃圾话置若罔闻,当先走进了他的那条小道。

一个半小时后……

“唱歌,唱歌,说好的唱歌!”

王杰希假装没听到:“时间宝贵,再来。”

“你就赖账吧,哥记性好得很。”叶修嘴上这么说,手里也没闲着,时间的确宝贵。再一轮石头剪子布,这次是秦牧云。

一段时间后,毫无意外的,他们又进入了下一个轮回。

“下克上!”唐昊的拳头抵住叶修的剪子,骄傲地宣布。

“一定是哪里不对。”叶修来回看剩下两条路,“唐昊这样吧,我们交换一下,我强烈预感我这条才是正途。”说完回头一看,原本站着唐三打的地方空空如也,一寸灰和零下九度整齐划一地指着唐昊在他自己那条路上远去的背影,四只眼睛晶闪闪地看着叶修。

君莫笑双肩一垮,叹了口气:“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亲们。”

而当叶氏诅咒以不可动摇地形式宣布生效的那一刻,众人都纷纷生出了有槽懒得吐的乏力感,唯有君莫笑神采飞扬。

“看吧,哥说什么来着?”

“有本事你干嘛不一开始就赢?”

“谁叫你们一个个都不懂敬老尊贤。”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谁要把运气这么贵重的东西浪费在这种地方啊。而且你自己不也输给了一帆?”

“前辈,那个……我……”

“一帆有鸿运当头的面相,这种时候不直缨其锋才是明智的选择。”

“王队……我……”

“噗!”——唐三打砍爆了一只地鼠:“别我啊我了,给老子好好打怪啊!还有你们两个,打情骂俏合适着点儿,看看气氛行么?!”唐三打额角爆出一枚青筋,这条路蹦出的怪比其他几条还要多,还有三个人在划水,简直不能忍。

“对不起。”乔一帆老实道歉,开始认真打怪。另两人脸上倒是看不出半点反省的意思。

“你看看你,一把年纪,还要小朋友反过来替你操心,害臊不?”这是叶修。

“你都不害臊,我着什么急。”王不留行气定神闲地挥了挥仙女棒,“小朋友”血线见涨,唐昊下一步的抱怨立刻就被堵了回去。

认真说起来,这两人打嘴炮归打嘴炮,清怪的效率并没下降,王杰希手里一会儿DPS杖一会儿治疗杖换得还挺勤快,但就是有股不可抗力让人觉得他们在划水。不管怎样,既然前进的速度没有减慢,路总是会走到头的,不知不觉的,眼前就开阔了起来。

这个开阔是相对而言的,相对于先前两旁麦秆儿林立的小路来说。以实际场景看来,他们还并没能走出这片麦田,只不过是前方出现了一片高大麦子环绕下的光秃秃的空地。

“怎么又是岔路……”一见空地对面一左一右两个路口,已经被岔路折腾得神烦的一群人顿时没了脾气。“知足吧,”王杰希说,“选到正确那条的概率好歹从两成提高到了五成。”

完全没有被激励到的几人意兴阑珊地向岔路口走去,路过空地中央的时候又都纷纷驻足。

地上两块石头,远看以为就只是石头,走近一看,原来长成箭头形状,分别指着左右两条路,上面还画着意义不明的纹样,怎么看怎么像两枚按钮。

“踩一脚试试。”叶修说。零下九度一脚踏上右边那枚箭头,石头真的嘎吱叫着陷进了地里。

『右侧通道解除封锁,限时通过。倒计时开始:30、29……』

“走!”王杰希喊。几人一点不带犹豫,直对着右边那个路口冲了过去。但眼看已经到口子上了,君莫笑突然停步,留下一句“你们先走”,扭头扎进了左边的路口。

剩下几人都是一愣。跑到这里一秒,叶修丢下话转道半秒,众人再愣神半秒,剩下27秒。王杰希当机立断:“你们继续,我去看看。”

王不留行掉头。秦牧云犹豫,唐昊也没动。“听他的。”乔一帆说,“前辈和王队都这么说,听他们的。”

25秒,三人再不敢耽搁,拿出最快的速度冲进了通道。


另一边,王杰希追着君莫笑的背影跑进左侧通道。两人都以极限速度在奔跑,任何一方都没有移动加成的情况下距离完全没法缩短。王杰希喊了一声“叶修”,他自认声音已经够大,跑在前面的人却好似没听到。

君莫笑像是在追着什么人,只一味地向前跑。王杰希看不到前方有第三个人,或者别的什么的身影,但他肯定叶修必然是发现了什么,不然不会做出这样反常的举动。

而即便叶修真的发现了什么,这样的行动也已经足够反常。他们一早就约定过,在推主线的路上非必要不能单独行动,这样没有交代的脱队实在不符合叶修的风格。

一个人是单独行动,两个人至少多了一份保障,王杰希这么想,于是跟了过来。而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就一条笔直的路,就这么紧跟着,他竟然眼睁睁地就把叶修跟丢了。

或者说,一眨眼的功夫,君莫笑就从他眼前整个消失无踪。

王杰希立刻停止奔跑,转为谨慎地向前走去。不使用传送卷轴,也没有技能作用,哪怕是在游戏里人也不可能凭空消失。君莫笑显然是不会消失技能的,使用卷轴那必然会有动作,王杰希也没见到什么类似的迹象,那剩下的可能就是踩中陷阱,或者前方存在看不见的场景切换点。

联想刚才的系统提示,“解除封锁”,可见通道本身是有“封锁”的,也就是某种机关。什么样的机关,他不知道,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触发的位置就在叶修消失的位置附近。

没法确定准确的位置,两边的麦秆又都长得差不多不能用来做标识,瞬间记忆里只有一个大致的距离可以作为参考。王不留行谨慎地前行,凭感觉走过一段距离,停下。

四周仔细看了看,没见有特别的地方,王杰希沉吟片刻,又再度起步。三步之后,没有任何预兆的,眼前陡然一花,视野里景象遽变。

对于这个变化本身,王杰希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但对于眼前新出现的景象,他却没法有任何心理准备。

麦田没有了,四周都是黑红的焰山,岩浆沿着山石奔涌而下,发出低沉的吼声,在下方汇聚成一个血红色的湖泊。

脚下是一座悬空的石桥,横跨过整个翻腾的湖面,架在两座高山之间。桥面从中间断开一个巨大的缺口,君莫笑就站在断口边,再向前一步就会跌落下去。

叶修好像看到了什么人,他伸出手去,仿佛想要抓住对方。但王杰希看得分明,君莫笑前面哪里有人?

王杰希走上前,站在叶修身后叫他,他的声音却依然像是传不到叶修耳里。无论是眼前的景象,还是叶修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这点,都在在透着诡异,王杰希踏前一步,再想伸手去拉叶修。一步踏出,断桥却像是陡然伸长出去,再看时,君莫笑仍站在断口前,自己却又退回到了离他很远的地方。

君莫笑似乎也在对谁说着话,他的声音完全被岩浆的隆隆声掩盖,王杰希一个字也听不清,直到另一声更大的嘶吼声传来。

岩浆里蹿出一条巨大的火虫,带起滚烫的熔岩四溅。火虫发出怪桀的叫声,长长的身躯穿过石桥的断面,丑陋的头部正对君莫笑。

叶修恍然未觉,像是根本没有看到眼前恶心的大虫子。王杰希眼见火虫口器开始翕动,对准君莫笑就是一个盾甩过去。然而盾却生效在了他自己身上,王杰希怔住,目标为别人的增益法术只有在系统判定法术距离内没有有效目标时,才会自动转为作用在施法者身上。

分明在施法距离内的君莫笑,系统却判定为不是有效目标。果然是幻影?还是只能看到却无法参与的,正发生在另一处的现实?

由不得他仔细分辨,铺天盖地的火焰已经从大虫子口中喷卷而出。火焰顷刻就吞没了君莫笑的身影,王杰希大叫着,声音淹没在烈焰中,连他自己的也没能听到。

而仿佛已吞天噬地的轰鸣声中,却渐渐的,混进了一个轻微的、不协调的声音。

“……王……”

“……老王……”

“……王杰希!”

胳膊被人使劲拽住,被火烟熏得浑浑噩噩的王杰希感觉整个人都被拉了个踉跄,继而眼前景物又是陡变,再看时,什么焰山,什么断桥,什么大虫子,哪还有半分残影?还是那片麦田,金黄的麦秆沿路向前铺去,他站在路中间,如果角色能出汗,一定早已汗湿了重衣。

胳膊还被人拽着,王杰希回头,感觉脖子有些僵直。必须是错觉,他想,然后就看到了君莫笑。

叶修站在他后面,正皱眉看着他,见他终于像是回过神来,如释重负地吐出一口气。

“老王你吓死个人,怎么叫都没反应,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到底怎么了?”

叶修问,王杰希没回答。就在叶修准备再开口的时候,王不留行突然伸过来一只手,握住他的肩膀,握得很紧。

“别死。”

王不留行低着头,刘海垂下来遮住眼睛,看不见表情。叶修心里突地一空,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我靠,你咒哥啊……”这句话说得特别缺乏气势。


过了好一会儿,叶修感觉到肩膀上的力道终于放轻了,他拍了拍仍搭在肩上的那只手,正想继续刚才的话题,抬头就对上王不留行可以杀人的眼神。

“单独脱队,希望你有一个充足的理由!”

“咳……”瞬间从审人的变成被审的,叶修一下子有些适应不了角色切换。王杰希的眼神表示他很认真、非常认真、认真得不能再认真,叶修摸了摸鼻子。

“那啥,别急……我们都有疑问,从头梳理一下,慢慢说。”

王杰希一张扑克脸拉到底,表情不变,倒是没反对。结果两人一碰,果真就碰出了问题。

“你看到我在你前面跑,然后突然不见了,跟过去却一头扎进了幻境。”

“而你根本没看到我所看到的那些,只是追丢了目标,倒回来就看到我……等等,那你为什么会在我背后?”

“行行好,你一个劲儿往前冲,力气大得跟头牛一样,我不只能往反方向拽么?再拽不住,我都考虑把你打晕拖走算了。”

没有能晕人的技能是没法把人打晕的,叶修这也就是说说,王杰希也没那心情去挑刺。“我算是中了招,这幻觉估计就是没有解除封锁的路上预设的机关。那你又算是怎么回事?”

“真是高大上的机关啊,直接开幻境,为啥就没对我生效呢,还挺想看看的。”叶修赞美了研发的用心良苦,收获王不留行一记白眼。

“你——到底看见了什么?”

王杰希执意刨根究底。从刚才到现在,叶修对于让他选择脱队单独去追的那个目标一直含糊其辞,王杰希却不打算就此作罢。

“你说我不够信任你,那你呢,你又信任我么?”

“……”叶修沉默。他信不信任王杰希?当然。他信任每一个跟他并肩作战的人,何况是鼎鼎大名的魔术师。但有些事,大概真的跟信任与否无关。

“我看到了一个人。”稍显有些长的沉默后,叶修仍是说了,“一个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王杰希看着他,看到君莫笑脸上罩上一层凝重。“要当心。”叶修说,语气突然变得十分严肃,“程序里也许埋伏着陷阱。”

叶修用了“也许”,因为他不确定。王杰希没有继续追问叶修看到的是谁,他知道叶修有可能发现了某种端倪,而这或许预示着潜在的危机,这就够了。

“不管怎样,这次的行动都冒失得有些不像你了。”想了又想,王杰希还是决定把这点再明确提出一次,毕竟是不是真有看不见的陷阱等着他们先不提,好像叶修这番举动再来个两次三次,对他们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这一点叶修本人也没有异议。“这次是我的问题,一千字检讨书,回城就写。”

“好啊,一千字,我数着。”

“喂不是吧,我随便说说你还当真?”

“君子一诺。”

“别呀,这些年除了攻略哥就没写过一百字以上的东西,你知道的,就兴欣公会那会规还是直接复制粘贴蓝溪阁的呢。”

“……这我还真不知道。”

“现在你知道了。好吧,我主动忘记你还欠着我歌没唱这件事儿,咱两清吧。”

“本来我也没欠。”

“啧,真不可爱,以前明明是那么软糯的小正太,怎么就长歪成这样了呢……”

“不好意思一定是你的记忆出了差错,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软糯过。”

“就第三赛季啊,都被哥打哭了,眼泪汪汪地站在那儿,害哥罪恶感了好久。”

“谁哭了?”

“你。”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就刚才眼睛还红红的。”

“别说这游戏没有眼睛能充血发红这么高级的功能,就算真有,那也是给你气的。”

“……老王。”

“嗯?”

“你……看到我死了?”

“……不知道。”

“不知道?”

“看不见,到处都是火。”

“你给自己套了个盾。”

“……想给你套来着。”

“挺逗的。”

“……叶修……”

“好吧,我说正经的。”

叶修正色。原本两人并排着边走边扯,这时叶修停下来,王杰希也只好停下,等着听他要说什么。

“假设——我是说假设——我们中有任何一人在游戏中挂掉,并且不能复活,其他人也要……”

“继续走下去。”王杰希截断叶修的话,接了个尾巴,再补上几个字,“这不用你说。”

叶修笑着点头,没再说什么,迈步向前。


两人回到有通道开关的空地,三十秒当然早已过去,右侧的路口已经被麦秆封死看不到了。叶修试着踩了一脚仍然陷在地里的按钮,系统弹个提示,表示距离复位还有20来分钟。

左边的通道倒是开着,他们刚走进去又走出来过,没就那样往下走是担心路上再出什么变故。这时候王不留行把石头按钮踩下去,就看到了群众喜闻乐见的变化。

不再是限时通过,也没出系统提示,那条路本身看不出任何改变,变的是,旁边又硬生生多出了两个入口……

“三选一,说吧,哪个。”

“我觉着等右边的复位还比较靠谱一点……”

“……”

两位大神望着不知延伸向何方的三条路,再度生出烧了这片麦田就能大道通天的错觉。


而另一边,三个压着秒通关成功的年轻人缩在麦秆儿边上,大气都不敢出——为什么没人告诉他们,这限时通道一出来直接就进BOSS房间啊?

视野倒是真开阔了。一片田地,没长麦子,零星散落着几个稻草人,一条巨大的白蛇盘踞在中间,鳞片晶亮晶亮,似乎在打盹。三人小心翼翼地贴边儿站,半点没打算惊醒BOSS,这时候就算是唐昊,也痛快地选择了要开BOSS至少等人齐了再说。

可怜这时候他们还不知道一个设定:守关BOSS不主动攻击是不会触发战斗的……


评论 ( 18 )
热度 ( 318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