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一道峡谷,谷底遍布碎石。两侧的峭壁光秃秃地向上耸立,在很高的地方挤出一条不规则的缝隙。雨水牵着细丝从岩缝滴入,晦暗了仅剩的天光。君莫笑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石块上,发出细碎的响声,除此之外,就只有横穿峡谷的风用诡谲的唱腔呼啸着,与他为伴。

一只大鸟掠过头顶的岩缝,发出怪戾的啼鸣,稍作盘旋,俯冲而下。

然后就消失无踪。

别人的啊,叶修想,低头继续形单影只地走他看不到头的碎石路。

这次他会变成孤身一人,就真不是有意的了。相位转换。第二层入口进来,环境比第一层单纯得多,就只有一条路,正对就是峡谷口。眼看这么单纯的环境,一踏进峡谷,却发现一点也不简单。

王杰希他们几个本来走在叶修前面,也先君莫笑一步进入峡谷,但等叶修进来,另外四人却连个影子也看不到了。峡谷的通道是笔直向前的,那几人走得再快,也不可能这么几秒钟的时间就能走得无影无踪。剩下的答案就很简单了,这明显是一个做了多位面处理的区域。

相位技术不是什么新鲜货,在相位区域里,系统会根据玩家各自身负的条件不同,而将他们放入不同的位面。就像进入了平行空间一样,同样一块区域,处在不同位面的玩家既看不到彼此,也无法产生互动。

眼前这个峡谷只是个小的相位区域,而实际上这次参加测试的所有人,也都处在一个更大的相位空间中,主线任务本身就是让多个位面逐渐趋于同步的钥匙。而不同于世界区分这种一开始就做好了处理的相位差异,突然走进不同的相位空间,一定意味着同行的几人身上满足了不同的条件。

叶修能想到的触发条件,就只有一进门就自山谷中飞扑而出的那只大鸟。

那只摆明了不欢迎他们这些陌生人入侵的鸟基本上是被零下九度和王不留行两个远程秒杀的,唐三打和一寸灰当时的位置应该是进了战斗,但没来得及动手,而君莫笑则离得更远一些,从头到尾就没进入过战斗状态。如果他的推断正确,那现在王杰希应该和秦牧云在同一个位面,唐昊和乔一帆一起,他自己就孤家寡人一个了。

但凡是相位技术,暂时处在不同位面的玩家只需要达成相同的条件,就能重新回到同一个位面。他的推论对不对呢?叶修准备验证一下。

这道峡谷里能构成动态条件的,看来看去就只有那些不时冲下的大鸟了。从进峡谷到现在,他杀过两只鸟,同时也注意数了,有五只飞扑下来却并没进入他所在的位面。但条件应该也不止是数量这么简单,否则在大家都击杀过第一只鸟之后,相位就应该同步了。

除了数量之外的条件,极有可能就是需要同时击杀。如果他没猜错,那么下一只鸟飞下来,运气好,他就有可能跟其中一组人汇合。

叶修决定试试。

很快他就等来了关键性的那只鸟。这鸟是普通怪,杀起来不难,他刻意留了一点血就不再出手,转而一边躲避鸟的攻击,同时观察着崖顶的动静。直到下一只鸟出现,再消失,叶修掐好时间,一刀下去。

说是掐好时间,实际上也就无非赌一把。结果还真让他赌到了。

“唐昊!”

君莫笑挥着手走向正在捡掉落的唐三打,一脸笑容,唐昊动作微微一僵。

“咦,一帆呢?”叶修很快就发现乔一帆并没有如他预想的那样跟唐三打在一起。

“中途走散了。”唐昊将东西装进腰包,头也没回就向前走。他几乎立刻就想通了君莫笑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至于之所以会和乔一帆走散,则是因为他之前没等一寸灰出手,抢杀了一只鸟,当然他并不打算向叶修多作说明。

唐昊本就不是多话的人,叶修也没再说什么,两人沉默地走着,直到又一只鸟飞扑下来。

唐昊没管叶修,上手就交技能,作为一个普通怪,大鸟两三下就剩个血皮。这时君莫笑突然一个突刺冲到,收了大鸟最后一点血。

“吃独食可不好。”叶修说。唐昊没搭理。叶修笑了笑:“年轻人这么不合群,人缘会变差哦。”

“我不是来交朋友的。”唐昊不屑道。不管是这个游戏里,还是荣耀,他都只关心他要完成的事,放在荣耀里,就是总冠军。跟谁说得上话,人缘好不好,他一点也不在意。在百花的时候,他和邹远还算能有点共同话题,到了呼啸,当了队长,日常跟队员的交流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只要能带着队伍冲击冠军就好,费工夫去干其他的都没必要,至于跟叶修有说有笑,那就更是没必要中的没必要了。

唐昊和叶修能有什么共同话题?至少唐昊觉得,没有。

叶修摇头,这些新生代选手的脾气真是一个比一个难搞。但别人的性格脾性本来也不归他管,他也从来不会试图去干涉,就连自己队伍里的选手他都不会多说什么,何况其他战队的队长。

这要放在平时他一句话都不会多说,但在现在这种特殊情况下,如果几人之间存在什么心结,那一定不是一个好现象。虽然至今为止还没发生问题,但等到真的发生问题恐怕就来不及了,难得跟唐昊单独相处,叶修考虑再三,觉得有些话还是说一说的好。

“你对我有意见?”打定主意,叶修开门见山。唐昊没想到他会问得这么直接,诧异了一下,摇头。

“也是,”叶修对唐昊的答案表示肯定,“哥这么人见人爱,怎么会有人对哥有意见呢。”

唐昊“啧”了一声。他对叶修是真没什么意见,哪怕这个人说话经常不靠谱得让人牙痒,但总的说来跟他也没什么关系。对叶修,虽然有打爆之恨,但说到技术水平唐昊还是服气的。这个人是能真刀真枪把他干翻的强大对手,如果要说他对叶修有什么想法,那就是下次对上的时候一定要找回场子。

在这游戏里第一次见面,差点儿给了叶修一拳头,除了恼羞成怒的成分之外,实在也是因为一眼撞见的不止叶修一人。

唐昊正想到这里,就听到君莫笑拍了拍手:“对我没意见,看来是对王杰希有意见了。”

唐昊又是一个诧异。他本以为这话题就此打住了,没想到叶修还有下文,而且这一击,正中红心。

被看穿了?诧异只是一开始,随即唐昊就想:看穿就看穿吧。他就是对王杰希有意见,那又怎样?

唐昊对王杰希有意见不是一天两天了,也不是从那次惨淡的全明星赛才开始的,这一点除了他自己,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全明星赛上,被王杰希打爆,输得措手不及的唐昊只是不服气,而因为对方是王杰希,他就更加地不服气。

唐昊跟王杰希有过节?完全没有。这两人的职业生涯基本没交集可言,在那次全明星赛之前甚至都不具备任何话题性。然而唐昊自己知道,就像看不顺眼苏沐橙一样,对王杰希,他也一直不怎么感冒。

唐昊的风格,和王杰希的风格,本身不存在任何交汇点,却又存有一个鲜少人会留意到的决定性差异,这个差异也正是唐昊看不上王杰希的关键所在。

这一点,叶修看出来了?

唐昊没说话,叶修看他沉默,也习惯了,继续说:“被王杰希欺负没什么好在意的。他那个打法,冷不丁遇上,就跟月黑风高夜深街暗巷里陡然跳出来个采花大盗一样,一把迷烟各种上下其手十个人九个半都得着道,你不过是九个半分之一而已,别太往心里去。”

“呵。”唐昊笑了一声,看来叶修也只是认为他是被打爆了记仇。虽然他不服,但也就是一场胜负,不至于记仇,下次再遇上,哪怕就是魔术师打法,他觉得自己也不至于再落败。

就是这样,魔术师打法?说白了不就是打个始料未及。魔术师?荣耀可不是玩儿魔术,不走寻常路就能打出一片天,那这么多主流打法,包括叶修的打法在内,都早该下台一鞠躬了好吗。

出奇制胜可以胜一次两次,却不可能屡战屡胜,对上他唐昊,更是这样。

唐三打背对着君莫笑,唐昊脸上的表情叶修自然看不到,于是叶修还在说:“你别看他现在嚣张成这样,当年还是个愣头青的时候,常规赛一场两次被我爆了四次。”唐昊听着,这算怎么个意思?安慰他王杰希也有丢人的时候吗?那还真不需要。继而又听叶修说:“不过那家伙也是个人才,被哥虐成那样,转头就跟没事人一样兴高采烈地虐别人去,拿了个最佳新人,跩得二五八万的你是没看到。”

哼,等在这儿呢。唐昊心下一片了然。七弯八饶说了一大堆,敢情是要教育他学学王杰希,别太执着一场比赛的得失。他承认,那场比赛确实影响过他的状态,但那早已经是过去式了。神级的职业选手,调整比赛状态真不用别人来提点。

然而这一次,唐昊没再继续沉默,原因是叶修的话让他有点不爽,倒不在于觉得叶修多管闲事。“你很欣赏王杰希嘛?”唐昊问,完全没去掩饰话音里那点讽刺的味道。

这下叶修也听出来他话里带刺了。叶修对唐昊的了解本来不深,也就知道唐昊是个草根出身自己拼成大神的心高气傲的年轻人。实力,有。心气,有。但过于执着胜负,加上年轻,难免就容易钻牛角尖一些。他本来真的以为唐昊是放不下那场比赛,他也看出来被王杰希那样打唐昊不服气,于是想随口提点一下告诉他别太介怀,但现在听来,唐昊言外之意那是大大的有,看来对王杰希的芥蒂还没那么简单。

“我欣赏每一个出色的选手。”叶修给出一个官方回答,唐昊自然不屑。

他换了个问题:“九个半里你占几个?”

“我?”叶修笑,“我自然不算在内。”

“嘿。”

“他遇上我那叫阴沟里翻船,劫色劫到采花的祖宗头上。谁叫当年哥看到他的时候,他还年方十八一枝花呢。”

“……”唐昊觉得他错了,跟这个人没法交流。谁知道叶修倒不依不饶上了:“说说看,王杰希到底怎么你了,把你气成这样?说出来哥给你主持公道。”

不着调的话叶修讲得特别义正词严,唐昊觉得再继续下去智商一定会被拉低,但也许是从来没机会将这些话讲出来,他愣是就没管住自己的嘴。

“哼,魔术师?大神?没本事让队伍跟上自己的节奏,只能勉强自己去屈就队伍的人,算什么大神!”

说这句话的时候,唐三打已经转到侧面对着君莫笑,余光就落在后者脸上。他刻意加重了语气,很有些兴趣想看看叶修会是个什么反应。

然后就看到君莫笑的脸色肉眼可见地沉了下来。

这倒有点出乎唐昊意料。他本以为叶修听他这么说,要么会意外,要么会嗤之以鼻,要么再来个严肃地教育后辈不可以不尊重前辈,没想到叶修竟然……生气了?

叶修不了解唐昊,唐昊更不了解叶修。叶修很少动怒,就算是现在,他也并不算是怒了。只是突如其来的,有些心凉。

或者说,怅然。

不仅仅因为唐昊这句话,也不仅仅因为关乎到王杰希,而是他突然就想到,一些东西,一些他们这些老一辈选手早已像吃饭睡觉一样习以为常,不刻意提起都不会注意到的东西,在以后的荣耀里,是不是逐渐就会淡出舞台,再也看不到了?

那些和职业联盟一起从举步维艰里成长起来的,那些恐怕只有在早期的选手身上才体现得淋漓尽致的,和战队紧紧挂钩在一起的荣誉感和使命感。

比如霸图之于韩文清,比如微草之于王杰希。

“这句话你可以再斟酌一下。”难得严肃的,叶修说。他的声音里并不带怒意,却深沉得让唐昊心里一凛。

“唐昊,也许有一天你有足够的本事,可以站到足够的高度,去认为王杰希为微草所做的努力都不值一哂。但——绝不是今天。”

唐昊心下凛然——这个叶修!就像没见过魔术师的王杰希,斗神一叶之秋如日中天的时代,他也没经历过。第七赛季,他出道那年,正是叶秋职业生涯的低谷,在这个初出茅庐心高气傲的年轻人眼底,一代大神已如日落西山。斗神的时代已经结束,而属于他的时代,他必将亲手为之掀开序幕。

一年后,叶秋退役,等到他变成叶修重新回到职业赛场时,斗神也已经变身为很像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的散人君莫笑。虽然依旧是神级的水准,或者说在神级之中都堪称顶尖,但散人的风格,和战斗法师的风格仍是迥然不同。散人君莫笑绝不可能获得“斗神”的称号,而斗神一叶之秋,除了在录像里,也再也见不到了。

实话说,偶尔翻看过去嘉世的比赛录像,对叶修的战法,唐昊还是颇有些好感的。比起现在千机伞HOLD住全职业技能甩你一脸的散人,一杆银枪横扫整个职业圈的斗神显然更对唐昊胃口。

那个斗神随着嘉世的没落早已退出了历史舞台,即便现在的孙翔,跟当年的叶秋也不可能同日而语,不论是从打法上,还是气质上。

眼前君莫笑只是说了一句话,却让唐昊不由自主地想到那些录像里的一叶之秋,唐昊太意外了。那句话的内容也同样让唐昊意外。叶修说的,不是王杰希的努力,而是王杰希为微草所做的努力。为战队所为,这个角度唐昊确实没想过,他也没可能想过。

不论是百花时期,还是在呼啸,他想得更多的一直是如何让自己的战斗力发挥到极致,如何凭自己的双手获取他所需要的胜利和荣耀。有朝一日他能捧获总冠军的奖杯,那个奖杯也是属于他自己的。为呼啸赢得胜利?不,战队只是提供给他通往冠军之路必要的交通工具,是在呼啸夺冠,还是在别的什么队伍,对他而言不会有任何区别。

因此他能够排挤方锐排挤得毫无压力。他既不打算改变自己的风格去适应林敬言式的呼啸,也不打算让方锐的风格成为他夺冠路上的绊脚石。能跟上他的方式,他不在意对方姓林还是姓方,不能合上他的脚步,那最好大家就地一拍两散,省得彼此耽误。

他从来不认为自己的风格有什么不妥,事实是他也确实凭此为自己闯出了一片天地。他坚信自己的打法可以赢来胜利,那么不能融合进他的打法的人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不是方锐走,就是他走,如果呼啸跟不上他的脚步,他自然也没有恋栈的必要。

所以他从来看不上王杰希。不能坚持自己的风格,为留在微草委曲求全?太可笑了。在他看来,这妥妥是弱者的表现。没本事坚持自我原则,没本事让自己的风格影响整个战队的人,才只能用这种方法迂回地去赢取胜利。两届冠军又如何?这样得来的奖杯,含金量都会大打折扣。

不过如果仅仅是这样,唐昊也就是想起这茬的时候暗自腹诽一下,甚至没打算过要把这个想法讲给谁听。王杰希跟他毕竟毫无交集,赛场上遇到了,哪怕打输比赛他也不认为自己真正败给对方。他更强,他坚信道,假以时日,他一定会证明这点给所有人看。

然而那场全明星赛,唐昊彻底被打懵了。人人都在说魔术师风采再现,王杰希甚至拿下了那场的MVP,但唐昊只想说去你娘的。不是抛弃魔术师打法了吗?不是号称要适应战队吗?有种搞什么风格转换,有种别再拿魔术师打法作秀啊?既然决定抛弃自己的风格,那麻烦就抛弃到底,时不时拿出来耀武扬威一下,几个意思?

如果说之前唐昊只是看不顺眼王杰希的做法,到那场全明星赛后,简直就是鄙视了。被那个王杰希打败,被王杰希一度抛弃了的自我风格打败,叫他怎么能服气?

而叶修说,王杰希这么做,是为了微草战队。

为了战队?唐昊心里有些恍惚,感觉似乎有什么心念在闪烁不定,而又捉摸不能。他摇了摇头,把将要冒头的杂念甩开,以一种满不在乎还带着点冷嘲热讽的语气反问道:“你不会是想说,站在你的位置才有资格评价王杰希吧?”

“不。”这次叶修回答得很快,并且刚才表露出来的些微情绪化也已经掩尽,他只是正色,说得很沉,很慢。“不,”他说,“我不能。不止我不能,整个荣耀职业联盟,还没人能对他擅作评断。我能说的只是,作为职业选手和战队队长,他无疑十分优秀。”

他是一个优秀的选手,以及联盟最好的队长——也许他真正想说的是这样,但叶修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就像第八赛季的全明星赛时那样,他只是默默地起身,鼓掌。有些话,可以是只属于他的定见,没必要去宣扬得人尽皆知。

王杰希也不需要谁替他宣扬得人尽皆知。

“你的路还长。”最后,叶修话锋一转,“加油吧,年轻人,你们才是荣耀的未来。”

不论是他,还是王杰希,很快都会逐一淡出荣耀舞台。他们可能给荣耀的世界留下了数之不尽的财富,但未来终归不会由他们去缔造。能够培养出一批必定活跃在未来舞台上的年轻选手,对他们而言,也许就是职业生涯最后一段路上最好的回忆。

唐昊沉默地注视着君莫笑从他面前走过,然后继续沉默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转步跟上。他有一种感觉,一种自己也无法说清道明的感觉。

在此之前,他从未觉得谁可以称得上“前辈”,那些比他更早活跃在荣耀赛场上的人,只不过是比他早生了几年,幸运地比他更早接触荣耀而已。他们可能比他经验老道,可能比他技术成熟,但通通是他必会超越的目标。以下克上,并不意味着他比谁浅薄、卑微,就算此时他在下,那些人高高在上,只要他这双手还在,总有一天位置必会反转。

但现在,看着君莫笑前行的背影,他却突然觉得,像叶修这样的人,比他富有的也许并不仅仅是七年的时光。过去,他总是幻想自己成为荣耀第一人的盛景,而现在,就在这一刻,他却突然开始想:有朝一日,当自己得以立于顶峰的时候,唐昊,会是怎样的一个选手,怎样的一个人?

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得出答案的问题,唐昊低头默然前行,也不知走了多久,峡谷到头了。


“慢得离谱。”等在峡谷出口迎接他们的是王杰希冷冷的嗓音。王不留行、一寸灰、零下九度的身影出现在视野里,唐昊默不作声地走过去,没看王杰希。

“跟老年人计较,宽容心呢?”叶修表示鄙夷,然后挥手,“好了继续前进!”

君莫笑赶鸭子一样把人往前赶,几个年轻人赶紧开拔,叶修若无其事地吊在最后面。王杰希瞥了他一眼,不着痕迹地放慢脚步,王不留行没多久就变成跟君莫笑并肩而行。

“有事?”叶修看出他有话要说,先一步开口问道。

“这是我要问的吧。”王杰希说,“你脸色不太好。”

“咳咳咳……”叶修一副被口水呛到的样子,“脸色……拜托,老王,你不是看相的吗,怎么转中医了!”

王杰希爽快地无视了叶修的抗议:“你跟唐昊怎么了?”

“什么叫我跟唐昊怎么了,这话说得多招人误会!”叶修再度抗议,“不过话说回来,看不出来啊大眼,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柔体贴善解人意了?不错,好现象,当可嫁了!”

王杰希皱眉:“你无不无聊?”

“给你看出来了,”叶修皮笑,“哥还真是无聊。怎么样魔术师,变根烟给哥抽抽?”

“……”

“好吧这个难度高了点儿,不为难你。降低难度——来,给哥笑个~”

“当我没问。”王杰希加快脚步,一下子就走到前面去了,留个背影给叶修瞻仰。叶修看着陌生里带着几分熟悉的背影,手往裤兜里插,插了个空才发现这裤子没兜,有些讪讪。

想起来刚才跟唐昊那番也不知道称不称得上谈话的交谈,再看王杰希,叶修忽然有些无奈。总觉得都是这破游戏搞的鬼,困在这儿成天对着双大小眼,看啊看的就开始瞎琢磨,就时不时在莫名其妙的时间地点莫名其妙地回忆起好久以前见过的那个熊孩子。

明明很少会忆及,明明已经过去了老长时间,想起来却又觉得好像还是发生在昨天的光景——好像昨天还道那小子被自己打得满地找牙,打完站在比赛台上冲着自己没头没脑地鞠了个躬,抬起头来两只稀罕的大小眼亮得逼人;一回头就见他众目睽睽之下瞒天过海,不动声色地做了个局输给队里后生,将微草的未来悄然无声地郑重托与后人。

微草战队的王杰希,叶修想,多年以后人们提起叶修,也许不会立刻想到嘉世,但王杰希的名字,必会和微草永远联系在一起,不可分割。

这里面,多少璀璨夺目,多少被荣光掩没的苦心孤诣,也许,连自己也不尽知吧……

想到这里,叶修快步上前,轻轻拍了拍王不留行的肩膀。王杰希回头,看到君莫笑微笑的侧脸,有些莫名。他还没来得及琢磨这个微笑背后的意义,一声尖利的鸟鸣响彻天际,前方的天空出现一团黑云。

密密麻麻的大鸟铺天盖地地向他们飞扑而来,几人抬头一看,当机立断作出了一个攸关生死的伟大决策——跑!


评论 ( 21 )
热度 ( 448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