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掉头就跑,放在职业赛场上,多半是一个需要相当判断力和决策力的决定,多半还藏有后招和陷阱。当然,眼下这种情况另当别论。那么大一片鸟乌压压地怪叫着飞扑过来,不跑是傻缺。

王杰希觉得这一定是风水问题,打从进了这游戏,自己跟逃跑似乎就结下了不解之缘。想着想着眼角一溜,就瞥见了君莫笑。

转身开跑的前一秒,叶修正走到王不留行身旁,这会儿也就跑在王杰希边上,本来走在前面一点的三人就落在了后面。

不过也有例外。跑着跑着,就见一侧多出一个人,那人礼貌地对他们笑了笑,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地超越,再过一会儿就只能看见背影了。

“卑鄙啊小秦,逃跑的时候这么卖力,你们霸图选手的气节呢?”叶修对着秦牧云在继续跟他们拉开距离的背影喊道。就这还要把霸图绕进去,王杰希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秦牧云跑得快,是因为他的鞋子加了移速,虽然加得少,但时间会累积优势,像现在这样跑直线优势就更明显。

还是那道峡谷,只不过这次五人是反向往入口处跑。整齐划一掉头跑路的五个人在进峡谷之前没做出过任何差别行为,于是也没再被扔进不同的相位空间。峡谷很窄,三人并行就嫌挤,地面又不平整,走起来还好,跑起来各种磕磕绊绊,偏偏背后那些鸟又一点就地解散的意向都没有,逼得他们不想跑也得跑,跑得还很有些狼狈。

还好这峡谷说长也不算特别长,只要跑到另一端,入口就等在那儿,出门再进,这群鸟不能还堵门吧?这是非常顺理成章的思路,问题只在于,很快他们就发现:这个想法实在太甜了……

入口?门?那是什么可以吃吗?秦牧云站在一道削直坚实的崖壁前,回头看着跟上来的各位,一脸无奈:“我记得刚才不是长这样的……”

废话,刚才当然不是长这样的,不然他们打哪儿过来的啊!几人面对高耸在眼前截断了他们退路的崖壁,纷纷震惊了。

然而现在实在不是给他们惊叹造化之功的时候。攀岩?这里除了唐昊能扔个爪子把自己挂到崖壁上去之外,其他几人都只有干瞪眼的份儿,而且就算他们个个都壁虎功登峰造极,那又怎样?对手可是鸟,还能指望扒在岩壁上就不会被啄成蜂窝煤么?于是,前面是死胡同,后面是鸟群,难道真到了要背水一战的地步?

等等,背水一战……王杰希倏然转头看叶修,叶修也正看过来,然后两人很有默契地抬头:没听错,水声!

“快,那边有条岩缝,先进去!”王杰希吆喝着众人往旁边的岩缝里挤,自己留在外面脸朝上张望了片刻,两发折射冰箭打在两侧崖壁上,接着也一头扎进了岩缝。

岩缝有一点纵深,但宽度实在让人咋舌,五个手长脚长的大男人往里一挤,登时填了个满塞,连点光都透不进来。

叶修是倒数第二个进来的,这时候左右无事,看着前面几个黑乎乎的夹心饼干,突然就觉得这情景有些眼熟。

“呵呵,好像去年夏季嘉年华那时也这样一堆人挤在个小坑里过,小秦你还记得不?”叶修觉得有趣地随口一提,结果秦牧云还没吭声,王杰希的声音先一步贴着耳边响起。

“安静。”

叶修一愣神,这个声音实在有些太近了。王杰希的声音压得很低,并不带警示意味,还有点柔和的错觉。如果游戏里有呼吸,他毫不怀疑王不留行的气息已经吹在他耳朵上,就算其实并没有呼吸一说,他都隐约觉得耳廓发痒。

叶修不露痕迹地偏了偏头,想稍微拉开点距离,但岩缝就这么点儿宽度,身子动不了,脑袋能偏的角度也有限。叶修想叹气,在这游戏里跟人挤作一团,感受跟荣耀角色扎堆真是很不一样。

王杰希没发现叶修的这点小别扭,他在凝神倾听。岩缝外,鸟群丢失了目标,却也没就此飞走,整个山谷充满了鸟鸣声和翅膀扑腾声。在这些错综复杂的杂音里,王杰希仔细分辨着那一点细微的水声。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鸟群半点要撤退的迹象都没有,就在他几乎怀疑刚才那两发冰箭其实并没起到作用的时候,几不可闻的水声里终于掺入了另一种声音。

“有戏。”王杰希低声说。本来除了他和叶修,另外三人都没发现水声,挤在这狭小的岩缝里越来越莫名,现在听他这么一说,仍是莫名,却也禁不住纷纷精神一振。

至于叶修,那是从头到尾心知肚明的。

就在方才,听见水声之初,他和王杰希的那个短暂对视中,两人都毫不意外地从对方眼里看出了跟自己几乎一样的念头。只不过,这个想法他只能想想,而王不留行能实行。进到岩缝里,叶修还回头看了一眼。两发冰箭,打在崖壁上的落点他看不到,但就王杰希那胸有成竹的样子,叶修也知道八九不离十了。

剩下的就不是他们能决定的了。两发冰箭的判定够不够强,场景互动是否能够达成他们的预期,这些都只能系统说了算。实在不行,也就无非回城再来,只不过就算重走一趟,估计最后也还是回到眼下这个景况。

王杰希在听,叶修也在听,听的是系统的回答。幸而系统犹豫了半晌之后,似乎并不打算辜负他们的期待。听出王杰希声音里的喜色,叶修心里也是一阵宽慰。

“要来了,当心,尽量固定好身体。”随着微弱的响声逐渐变大,王杰希出声提醒。到这时,唐昊他们也注意到了,脸色都是数变,而声音从扩大到彻底转为轰鸣实在没用几秒,几人都手脚贯力,死死抵住两侧岩壁。

上方,凭空出现的那道崖壁顶端裂开一条细纹,崩落几粒碎石。裂纹在某种压力作用下迅速扩张,落石的体积和数量都不断增加。终于,一声轰响,崖顶决开一道巨大的裂口,水流卷着岩石喷涌而下,以万马奔腾的气势呼号着吞没了整个山谷。

水就是这样,一旦堤坝决口,瞬间就会一溃千里,但是,崖顶怎么会出现裂口?

崖顶自然不会自行开裂,普通的武器和技能就算是远程也没法够着那么高的地方。除了一个。

王不留行的折射冰箭。

冰箭打在目标上,再转向折射,实际的作用范围大大超出了纸面数值,王杰希利用的就是这个机制,让冰箭分别击中两侧崖壁,再反弹向中间的崖顶。两发冰箭一前一后打到,只要崖顶不是坚不可摧,岩石多少就会有所松动,再被水压一顶,松动就会变成缺口。

这本来只是一个大胆的假设,如今成了现实。水龙实在来得太急太猛,在山谷里来回盘旋的大鸟都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只能像块破布一样任凭雨打风吹去,连最后的惨叫声都被卷进水龙的长啸里淹没无痕。水流带着巨大的压力不断冲击岩缝,几人拼命抵御着这股庞大的力量,等待轰鸣声逐渐趋于平缓。过了好一会儿,咆哮的水龙终于安静下来,几人的血条纷纷下去了不少,王杰希单手撑着崖壁,先拿出法杖给每个人刷了一口血。

“看来要游上去了。”从岩缝里出来,王杰希扒着洞口边缘往上看。他们现在的位置货真价实是在河底,看样子整个峡谷都被大水淹过了,水面的位置很难估计。王杰希试着划了两下水,确定只要做出游泳的动作,就能在水里移动。

其他人也都先后出来,看到眼前的景象都是一阵惊叹。要知道,就在数分钟前,他们还从这道峡谷里跑过,如今却怎么看都成了一条河,完全没了峡谷本来的样貌。

水底的体验有些新奇。不需要闭气,也不会无法呼吸,这条新生的河里没有水草,但不时会有小鱼小虾从面前摇摆着游过,形态各异色彩斑斓,想得浪漫一点,简直可算一趟不需要穿着任何潜水设备的水底观光。

只可惜他们没那么好命能一直呆在这里,处身水底,就算静止不动体力也在持续下降。下降的还不只是体力,刚刚被王不留行刷上去的血又出现了下滑的趋势,看来若不能迅速浮出水面,就可以准备做淹死鬼了。

他们可一点也不打算葬身水底,纷纷运动手脚向上游去,王杰希游在最后,一点人数,发现少了一个。低头一看,君莫笑还在岩缝口不远处扑腾着,手脚各种不协调,显然,系统不当他在游泳,没恩赐判定。

王杰希一滴汗,原来这货不会游泳啊……


此时此刻的叶修,已经恨不得急出一身汗。打岩缝里出来,一眼看到满坑满谷的水他就知道要糟。先前只顾着对付鸟患,完全没顾得上思考后续会是个什么状况,事实证明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个后续状况让他哭笑不得。

没错,叶修,荣耀里打起水战来一套一套,翻江倒海把会不会水的人都往死里坑的叶修,是个旱鸭子。

在荣耀里游泳,只用动动手指,而到了这里,只用动动手指就能做的事大概只有挠痒痒。眼看着其他人都毫无障碍地向上游去,叶修最后那点指望来个同命鸟跟自己一起尴尬的小心思也宣告破产。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总不能一直呆在水底不动吧,眼下这样子不会呼吸困难已经是莫大的优惠了。叶修眼一闭,松开岩壁,手脚并用地开始在水里扑腾起来。

然而系统明显是个挑剔的评委,这儿嫌他姿势不够优美,那儿嫌他动作不到位,总之一句话:零分。其他人越游越远,君莫笑还在原地乱刨,叶修心里那叫一个急。

这一急,就来了个急中生智,咱不会游,还不会爬上去吗?

于是叶修停止了狗刨,四肢贴上岩壁,开始一点一点往上攀。水有浮力,多少能把人向上托着,这样爬虽然慢了些,好歹还是能增加纵向移动距离,并且还不用担心摔死。

正在心里赞赏自己的聪明才智,后面传来一声轻咳,叶修回头,就看到王不留行轻松自在地划着水漂在他背后。

“你是背后灵吗……”叶修对王杰希突然冒出来意图吓死爹的行径表示谴责。这家伙,他不是早就已经游到上面去了吗,怎么又倒回来了?叶修一琢磨,觉得他肯定是来看笑话的,再下一刻,君莫笑就已经没脸没皮地整只挂在了王不留行身上。

“老王,来得正好,带我一程吧。”

王杰希再次在心里肯定,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这家伙不会游泳的事实被人发现了,蛤蟆一样趴在岩壁上往上爬的英姿被人看见了,但凡在这里的不是自己,换个黄少天张佳乐什么的,这珍贵影像都足够被作为佳谈传唱到下下下个赛季去。而当事人呢,现在就跟没事人一样,八爪章鱼状挂在他身上,笑得一脸得意洋洋。

到底有什么好得意的啊……王杰希甩了甩胳膊,甩不掉,叹气。算了,反正他也不是回来看笑话的,转回来就是为了带一下叶修,就当做不是特意折返,只是顺路捎他一程吧。

于是被君莫笑扒着一条胳膊的王不留行只能单手划水,以一种别提多别扭的姿势往上游去。还好系统裁判给面子,没判他非法载人,终于让他们一拖一挂地浮出了水面。

脑袋从水里钻出来,王杰希一脸郁结,叶修心满意足。一看,水面跟崖顶几乎齐平,感觉这里的水流仍是偏急,王杰希没打算在水里多泡一会儿,拖着叶修三两下爬上岸。

上了岸,王杰希只觉得半边身子一轻,叶修终于放过了他的胳膊。“看不出你挺能游的嘛。”叶修冲他竖了个拇指,继而就马不停蹄地跟前面站了一排的三个年轻人会师去了。王杰希觉得他这搬运工当得真是太不值价,走过去,原本想挤兑叶修的话在看到眼前景象的瞬间就被他忘到了脑后。

君莫笑一脸怔愣,另外三人也是几乎一样的表情,在他们前方,原本一线天一样窄细的峡谷已经彻底不见了踪影。从他们立足的地方往前看去,谷顶的形状就像一个口袋,先是紧紧收束,然后猛然放开,水面在他们眼前肆无忌惮地铺展开去。

宽广,难以形容的宽广;浩瀚,无法言喻的浩瀚;以及,汹涌。

无边无际铺开的水,奔涌到中途像是突然被切了一刀,水流骤断,留下一个长长的弧形断面。断面之上,汹涌的浪涛夹带万钧之势飞流直下,在下方又再度融汇成一片汪洋,再往前,又再度截断……

他们眼前的景象,如果要形容,就好像七八个尼亚加拉大瀑布,相互重叠着组成一个巨大的水幕梯田。水,到处都是水,遮了天,蔽了地,氤氲的水气蒸腾出一个雄浑的殿堂,人在其中,渺小得仿佛早已不存纤毫。

到底是从哪儿来的那么多水,这种问题已经没人会去思考了。每个人都目瞪口呆着,久久不能成言,好不容易抓回来一点神智的尾巴,也就只想在心里咆哮:尼玛这是游戏啊?!这是打BOSS啊?!就这场景,这声势,游到天荒地老能瞧见BOSS的衣角就已经诸天神佛庇佑功德无量了好吗!

以及——几人定下神来,都是泪流满面——游到天荒地老,这句话里完全不包含某个叫作“夸张”的修辞手法。面前这些水,实事求是地说,它真的就是一望无际,再望也看不到头啊……

“不是有哪里搞错了吧……”

“BUG,绝壁是BUG!”

“早知道就留几只鸟了,还能指望它们捎咱们过去……”

“连怪都指望上了,你是有多绝望。”

“你满怀希望,你倒是扑通一声跳下水啊,好走不送。”

“……”

毫无意义的感叹抱怨和拌嘴片刻之后又重归沉默,继而是一片齐刷刷的叹息声,高低轻重相映成趣。然后,天就暗了。

天黑了?当然没有。叶修抬头,指着那个遮挡光线的罪魁祸首:“靠,航空母舰!”

“航空母舰是飞在天上的吗?你有没有常识?”

“别管那么多了——唐昊,够得着吗!”

唐昊的爪子已经弹出去了,答案是——够不着。天上一只青色的巨鸟,伸展着遮天蔽日的翅膀,从他们头顶施施然路过,飞远了……

再度沉默。

然后,爆发。

“那是BOSS吧?专程来嘲讽的吗?我靠,素质呢!”

“老子不玩儿了,什么破游戏!”

“场景搞成这样的意义到底在哪里……”

“钱多烧的吧。不过话说回来,钱能多到需要烧,我们在里面可没少做贡献啊。”

“……那是什么?”

最后这几个字埋没在此起彼伏的声浪中,一时没被人发现。秦牧云提完问题,见一时没人关注,干脆自己走到水边,跳下去,轻快地游到不明物体A旁边。

一片羽毛,湛青湛青的,裹着晶莹的光华,安安静静地漂在水面上。巨鸟飞过的时候确实抖落了不少羽毛,但那基本就是特效,扬在半空中就消失了。其中是不是有那么几片落到了水上,老实说,秦牧云完全没注意,等到他发现的时候,羽毛已经是这样静静漂浮着的状态。

羽毛很美,秦牧云却不是被它的美丽吸引过来的。场景里突然出现了新物件,一定有其意义。秦牧云小心地伸出手,同时做好了有什么不对就立刻跑路的准备。

然后零下九度就离开了水面。

这是一个堪称神奇的光景。就在秦牧云的手指接触到羽毛的一瞬间,青色的羽毛消散成一道浅浅的流光,绕着他的手指向上攀去。流光绕过手臂,绕过肩膀,来到秦牧云背后,在背心的地方陡然膨胀,绽开出两片青色的辉光。

光芒渐淡,轮廓浮现,两片青光织就的羽翼在零下九度背后舒展,秦牧云就这样飘在了空中。


在天使哥哥零下九度以身作则的引导下,大家终于获得了离开这片水域的有效途径。背生双翼翱翔天际的感觉非常棒,飘飘何所似,真正天地一沙鸥……哦不,五沙鸥。

毫不浪费的陶醉过飞行的畅快感和俯视下方浩浩汤汤的豪迈心境,众人终于在大瀑布下游的岸边落定。

这里也有水,不过已经不是铺天盖地的大型梯田,从瀑布过来的水在这里汇成一条大河,河面虽宽,却也实在不像能把刚才那些水全部吞下的样子。多余的水去哪儿了呢?众人也不想深究,如今比较让他们困惑的是,沿河的岸边陆地上,长满了珊瑚。

是的,珊瑚。五颜六色多姿多彩的珊瑚丛。

如果这是海底,那真是一点也不值得稀奇,但他们毫不怀疑此时他们身处陆地之上,而身边这些不合时宜的珊瑚,甚至还在轻轻地随风摇曳。

长在地上随风摇曳的珊瑚丛,此情此景,真是太毁三观……

翅膀实际上是捡到羽毛后自动生成的BUFF,限时存在,这当口已经过了时限自动消失了。没法继续往前飞,一边是水,一边是随风摇曳的珊瑚丛,走哪边是不需要思考的。

于是五人开始在珊瑚丛中穿行,越走越觉得周围的珊瑚从五颜六色变成了五光十色,简直晃花人眼。

眼花了之后,每个人都非常遗憾地发现,他们又把彼此弄丢了。


“故技重施,有没有点新意,这是看不起玩家的智商呢还是看不起玩家的智商呢……”叶修独自一人走在珊瑚丛里,嘴上犯嘀咕。说归这么说,他心里却很清楚,这次的情况跟之前的峡谷不尽相同。

还是相位空间无疑,但这次彻底是由系统简单粗暴地把他们拆分开来,不考察任何条件。怎么再度汇合?叶修全无头绪。只能走走看看了,他想,一边把匕首握在手里。他可不会甜到认为大费周章搞个带相位的场景只是为了让玩家远离尘世喧嚣单独出来散个心。尽管目前为止还没看到珊瑚以外的东西,干净得连个怪影子都没有,但留神戒备还是绝对有必要的。

就这么留神戒备着又走了一会儿,前方的一株珊瑚背后突然人影一闪。叶修当然看到了,君莫笑脸上出现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这次看你往哪儿跑。”叶修快步跟上。

前面的人在珊瑚丛中飞快穿梭,叶修在后面紧紧跟着。他看得清楚,那家伙虽然跑得很快,但却时不时会缓下速度,像是在等他追上去,若非如此,以那家伙的移动速度,他恐怕早就已经被甩得没影儿了。

这是引诱,还是挑衅?叶修懒得琢磨,他只是一步不松地紧追在后面,他只想实际看看,对方究竟想干什么。

跑了一会儿,绕过一小片密集的珊瑚丛,前面的人突然停住了。这里有两株高大的珊瑚,都跟泼了血一样鲜红,两株珊瑚之间隔了点距离,那家伙就站在远一点的那棵底下,背对着叶修。

叶修也停下来,看着那个背影,有种错位感。对他来说,这恐怕算得上是最熟悉也最陌生的背影,出现在这里,到底是怎么个意思呢?

“哈啰,又见面了。”叶修冲着前面的背影挥了挥手,笑道,“我们好像挺有缘,连名字都这么像,不容易啊。”

背影没有回应他的友好,背影酷毙了。酷毙了的背影顶着一个名字:君莫笑。

那何止是像,根本就是一笔一划完全一样!最熟悉也最陌生的背影,熟悉,是因为天天打照面,陌生,那是介于荣耀是第一人称视角,他能看到君莫笑背影的机会实在少之又少。

两个君莫笑,分别站在两株血红的大珊瑚下,暗潮汹涌。叶修可也没指望对方回应,他握紧匕首,悄无声息地踏前一步,准备先来个试探。

他自认这一步已经挪得极尽轻巧了,但对方还是在他踏出这一步的同时转身,扬手就是一个耳熟能详的技能:

反坦克炮。

“轰轰轰”三声,叶修连滚带爬地躲,终于还是被擦着个边儿,刮掉一截血。

“带不带这样的?跑到这里还用荣耀技能,还有那个千机伞,谁说武器还允许外带了!犯规违反公平竞争原则必须红牌罚下啊!”叶修一边滚一边喊。反坦克炮三发已经打完他还在继续满地打滚,没办法,人家三炮放完接着就是格林机枪一通扫射,技能无缝衔接,不接着躲就等着变筛子。

千机伞,在荣耀里堪称IMBA的武器,放在这里只有更IMBA。就算叶修在第一眼看到那个“君莫笑”背在背后的伞状物时就已经做过了心理准备,但荷枪实弹地承受千机伞的攻击,光有心理准备那是远远不够的。比如说,正牌君莫笑好容易用上不了台面的满地打滚姿势掩盖着真实意图,滚着滚着就悄悄靠近了冒牌货,眼看就要进入突刺距离内了,人家当着你的面几根手指飞快一错,结了个印,人没了。

靠,人没了!

还滚在地上的叶修下意识就撑起身子,也顾不得姿势好不好看会不会摔倒,勉力往一侧跳起。说是跳,实际几乎就是撞在旁边地上,忍刀的刀尖就贴着他的鞋底擦过,叶修重心不稳落地歪倒,对方地心斩首术一击不中,立刻又切换了武器形态,人还没从土里完全钻出,一记拔刀斩已经送到。

叶修也没闲着,倒下的同时他就发动了技能。他的技能不多,实在说不上有多少选择。突刺,还是突刺。

只不过这一记突刺目标却不是另一个“君莫笑”。拔刀斩刀光到位,依然没削到叶修,正牌君莫笑一个突刺,叶修人就冲到了大珊瑚正下方。

冲锋,或是逃命,作为唯一的移动技,叶修把突刺用得纯熟。

但技能用得纯熟的却不止他一个。叶修冲到大珊瑚底下,还没落脚,就看到沿地滴溜溜滚过来一颗手雷。于是叶修也不用落脚了,手里匕首一压,就着刀尖戳在珊瑚上的状态又反弹了回去。

反弹?叶修自是没有这样的技能,他也没做任何除了按压匕首柄之外的动作。他会被反弹回去,自然也就不是出于任何技能和动作判定,而只是因为,他的武器突然变长了。

手雷爆炸的尘烟落下,烟雾散去后再显示出来的景象中,叶修那把匕首短短的刀柄赫然已经变成了一根长杆。就像王杰希那根能变换长短的法杖一样,叶修的匕首在刚才那一瞬间也已经完成了向长枪的蜕变。刀尖戳在珊瑚上,刀柄陡然伸长,这一个变化造成的反作用力就把君莫笑反向送出了手雷爆炸范围。

长枪,用荣耀里的武器类型来称呼,就是战矛。在接连三个技能下毫发无伤的叶修把原本的匕首尖现在的枪头从珊瑚里拔出来,手握枪柄哗哗一抖,愣是抖出了几分斗神的风姿。

对面那位“君莫笑”会被斗神的风姿慑住吗?叶修倒是想,很可惜,现实很残酷。对面的“君莫笑”手里千机伞也是一抖,伞面反向折出,称不上多好看,却也是不折不扣的战矛。

战矛对战矛,叶修气态万方,心里却打鼓。且不说他这杆新鲜出炉的长枪玩儿不玩儿得转,单说判定,千机伞矛形态那些技能的判定他再清楚不过,每一个对现在的他来说都足够霸道,而他呢,他手上的牌仅有一张。

一击的机会,他能不能把握得住?


评论 ( 15 )
热度 ( 303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