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战矛对战矛,听起来高端大气,实际上两柄长兵器的含金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对面的“君莫笑”手里那柄是千机伞变形而来,如假包换的满级银武,材料强度放在荣耀里称得上顶尖,虽然不知道数值折到这游戏里是个什么样,但绝对和叶修手里这根不在同一个档次上。

叶修给王杰希做法杖,用的是隐藏BOSS那根金贵的猪骨头,饶是如此,成品还是被他实事求是地冠名“地摊货”。而他这根,材料比地摊货还能差点儿,摆在千机伞面前简直就经不起轻轻一折。

硬件如此,软件呢?叶修觉得,思考自己和君莫笑哪个比较强这种问题实在太穿越了,而且极其缺乏意义——凭他这一身,真刀真枪干起来能干得过君莫笑,估计他的现职业就不能是电竞选手,得是特种兵。

可是,那又怎样呢?形势如此,遇上了,无非就是逃跑迎上二选一。

叶修决定,迎上,打。

手里长枪一抖,双手握牢,弓步斜拉,叶修捏了个豪龙破军的起手势,标不标准不知道,气势还是很足的。对面的“君莫笑”见状,手提战矛,挟带丝毫不逊于他的气势冲了过来,然后……

地皮倒卷,黄沙飞扬,叶修打眼一望,转身就跑。

谁说过提着战矛冲过来就一定得用战斗法师系技能?人家手里那是千机伞……叶修头一次觉得君莫笑的存在就是个BUG。这是耍赖!这是作弊!太流氓了!

至于区区一个地裂波动剑,为什么要跑……没错,地裂波动剑看起来声势浩大,实际作用范围只是一直线,放在荣耀里,只需横跨一步就能躲过去。

但这里不是荣耀,这是一个该死的全息网游。

荣耀里一剑挥出,劈山破土,那是特效,放在这里,地裂波动剑卷起来乱飞乱砸的泥块沙石,那就是实打实的泥块沙石了,被砸中一下都是要掉血的。于是叶修没法潇洒地一步跨开,只能跑。边跑还边悲哀地发现,在那一片黄沙滚滚后面,另一个“君莫笑”的身影已经完全看不见了。

一记效果远超设定的地裂波动剑,叶修只能想,如果是自己,在发出这一击后接下来会怎么做呢?沙石遮挡视野的效果是双方的,叶修这边看不到那个“君莫笑”,对方理论上也没法看见正在努力跑出技能范围的叶修。然而这意味着立场对等了吗?不,当然不。

这种时候,散人的优势简直不要太明显,叶修随便一想,就能想出好几种行之有效的方法,让君莫笑不需要看到对手当前的位置也能准确地予以狙击。

这个“君莫笑”会用哪种?这就很难说了。叶修发现,此时此刻,他没办法用经验来做出这个判断。

这是很无奈,却不得不认可的现实。若是在荣耀赛场上,角色,不管是哪尊大神操控的角色,其一举一动都必然是符合背后操纵者的逻辑和行为习惯的。所谓经验,不仅仅是对游戏设定的融会贯通,同时也是对比赛对手的分析和了解。叶修号称荣耀教科书,这两者都是祖师爷级别的,于是在赛场上,要说谁比叶修经验更丰富,恐怕就算铁杆霸图粉都不敢替韩文清夸这个口,别人就更不用提了。

但现在呢?假设散人君莫笑背后是韩文清、王杰希、黄少天、周泽楷……甚至哪怕是叶修自己,他都或多或少能推测出下一步的行动方向。性格、气质、行为模式,只要留心观察,这些都不是无迹可寻的东西,虽然赛场上没有一成不变的状况,也没有一成不变的选手,但有迹可循,总归就能有判断的依据。

而眼前这个“君莫笑”,叶修完全找不到判断依据。

这个“君莫笑”背后是谁?甚至这个“君莫笑”背后究竟有没有一个谁存在?叶修完全猜不到。他只能肯定,对方的行为模式绝对不来自自己。假设其背后并没有人,而只是AI控制,叶修直觉地摒除这AI参考了自己的可能。“君莫笑”是那个君莫笑,却不是自己的君莫笑,接下来,就不知道了。

这个“君莫笑”接下来会怎么做呢?唯一能排除的可能性是地心斩首术,刚用过,CD没到。剩下的就——

脑中忽然闪过一道光,称不上福至心灵,却让叶修在这一刻毫不犹豫地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

踏出地裂波动剑效果范围的一瞬间,叶修突然一个转身,竟然又往回跑去。

剑痕已经劈到尽头,砂石却还扬在半空,从叶修的视角看来,还颇有些遮天蔽日的效果。掉头,毫无疑问会被纷然下落的砂石砸到,继续跑仿佛才是最好的选择,但叶修偏偏就掉头了。

掉转头,用最快的速度向沙尘中心直冲过去。才跑了一步,半空中一抹银光劈下。再跑一步,眼看就要劈空的银光陡然收住,变成一只大脚向他飞踹而来。

银光落刃,半空换招,接鹰踏。攻击来自上方,而叶修——猜对了!

猜对了的叶修却并不见多高兴,如果此时有观众,反而还会看到他因为这个正确的判断而一路下沉的脸色。半空变招的鹰踏,下坠速度够快,判定够强,叶修跑得再快,他的第三步也不可能再跑出这个鹰踏的范围。

于是叶修也不跑了,他的第三步,赫然又是一个转身。

高速奔跑中陡然转身,在惯性和离心力作用下,绝对不该妄想还能站得四平八稳。人几乎就歪斜着撞向一侧地面,他没有试图去做任何努力来稳定重心。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手里。

叶修手里,就在这个旋身的同时,一匹银练破风而出,恰到好处地缠住“君莫笑”飞踏而来的脚踝。借着离心力,叶修使出吃奶的劲,“君莫笑”和他的鹰踏一起被远远抽飞开去。

叶修狠狠地撞在地上,加上砸在身上的碎石尘土,四分之一血瞬间就没了。但他仿佛对此毫不在意,沉默得站起来,一截截收回手里的银练。

九节鞭,在叶修的君莫笑手中再度合成一柄长枪,叶修端枪在手,遥指稳稳落在大珊瑚枝上的“君莫笑”,神色一片冷凝。


这边,叶修和“君莫笑”激斗正酣,另一个位面里,王杰希也遇上了强敌。这位强敌的出现不及叶修对阵君莫笑那么富有戏剧性,却也同样令人啼笑皆非。

通体乌黑的战矛拦路,英姿焕发的气态身形,不是荣耀斗神,又能是谁?

一叶之秋……王杰希觉得脑仁儿疼。

他压根儿就没想过会在这游戏里遭遇一叶之秋,对方还明显来者不善。而比遇到一叶之秋更糟心的是,没多久他就发现,这个一叶之秋,他竟然还是叶秋的一叶之秋……

叶秋的一叶之秋,和不是叶秋的一叶之秋,对眼下的王杰希来说其实并没什么本质区别——都一样强得天怒人怨,不给活路。但遇上叶秋的一叶之秋,却比遇上——哪怕是孙翔的一叶之秋,都更让王杰希觉得郁闷。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什么的自然是屁话,几无还手之力地被“叶秋”提着却邪追得满地跑,哪怕明知跟真正的叶修没有一毛钱关系,王杰希也没法不郁闷。

这种郁闷是来自两方面的。一则,他实在不喜欢被叶秋……或说叶修压着打的感觉,并且相信整个荣耀圈也没人会喜欢;二则,如果此时他是魔道学者的王不留行……

王杰希的心很痒,各种蠢蠢欲动。这是他生平首次几近真正意义地“面对”一叶之秋,对方的所有招式都是向他招呼过来,而不是向他的角色、他面前的电脑屏幕。这种感觉不亲身体验是绝难想象的,王杰希一边跑,一边深深地遗憾着。

倘若现在的他是魔道学者,是魔术师王不留行,他必然已经迎头而上,跟一叶之秋来一场真真实实酣畅淋漓的战斗。

可惜,他只能跑。法杖切在攻击状态,边跑边回头丢几发聊胜于无的冰箭,都被人轻松躲掉。他真切地感受到了战场上被孤立的治疗的无奈,唯一能聊以安慰的是,他至少还有一个攻击技能,不至于让自己狼狈到底。

一味逃跑到底不是办法,并没有任何迹象显示这么跑下去就能摆脱一叶之秋,或者能摆脱相位空间。如果这个不惜严重破坏世界观出现在这里的荣耀角色就是解开相位差异的关键所在,那他这样跑下去,到把自己累晕过去也不会产生任何积极作用。

怎么办?王杰希的风格里没有一样叫做甘于被动挨打,同样也没有一样叫做听天由命。他一路跑一路都在观察、思考,终于,当视野里出现两棵高大的红珊瑚时,他有了一个主意。

在转进两棵大珊瑚隔出的一小块空地前,有一片必须绕过的密集的珊瑚丛。只要一叶之秋不是开着挂,揣着透视眼,那么他是一定看不到先一步转过珊瑚丛的王不留行之后的动作的。事实证明,这个挑战世界观的存在的确也没把挂开到这么逆天,站到两棵大珊瑚之间,一叶之秋停下了脚步。

他的视野里没有王不留行,他在观察,在审视,在寻找任何一点可能揭示王不留行去向的线索。

但对方却并没有打算跟他捉迷藏。

一道冰箭从一棵大珊瑚背后疾射而来,一叶之秋斜跨一步,冰箭和他擦身而过。王杰希丢出冰箭后整个身子又再度隐到了大珊瑚背后,一叶之秋提着却邪,就要往过跑。

一步踏出,踏到一半,硬生生拧成了一个横跨,一枚冰箭从背后飞来,再度擦着他的耳边激射而去。

折射冰箭。

就算是折射冰箭,也只能反弹一次,从前往后,再从后向前,这次飞过,就再也不会弹回来了。

但一叶之秋又跨了一步,这次是——后退。

冰箭已经毫无威胁,为什么他还要退?答案很快揭晓。一叶之秋退开一步,而在他刚才落脚的地方,从上至下,一道冷光无情地贯穿空气,落在地上,激起一小片冰渣飞舞。

这枚冰箭从哪里来?上方。上方有什么?上方只有纵横交错的珊瑚枝,并无人影。“莫名出现”的第三枚冰箭没能击中目标,王杰希有些惋惜。正面击出的冰箭只是掩护,包括那一发的反弹,王杰希都没想过一叶之秋有可能中招。而他真正埋下的伏笔,是早在一叶之秋来到之前,向上方的珊瑚枝扔出的那枚冰箭。

冰箭的短CD让他得以在先前那发还没折返之前再送出一记,而向上打了极限距离的那枚冰箭,在后发先至的那枚折返之后才回弹到位。冰箭回弹的目标点自然是预先算好的,而能算到这般精准,仗持的无非是对叶修的了解。

如果是叶修,面对这样的地形,他会作出一个怎样的选位来最大限度地观察周围的情况和寻找对手的踪迹?

对于这个选位,王杰希的判断完全正确,他却并不为此感到高兴。这只是再度证明了,这个一叶之秋是叶修的一叶之秋,哪怕现在并不可能是叶修在控制,依循的却的的确确是叶修的思维逻辑。

难缠,无比难缠。是以这枚费尽心思隐藏的冰箭落空,王杰希也不觉得意外。如果是叶修亲自在场,他也必然不会被打中。想要算计叶修,必须有更多的后手,更密不透风的布置。很不幸,这恰恰正是他目前最缺的东西。

冰箭落空,到底有些惋惜,却也只是一念即止。成功命中只是所有设想里最好的一种,而就算对方不是叶修,不是一叶之秋,王杰希也从不会以最好的假设作为辅助思考和行动的基准。他的行动没有就此终止,当一叶之秋终于来到大珊瑚背后时,那里已经不见了王不留行的身影。

一叶之秋的视野里没有王不留行,王杰希这次却距他极近。一叶之秋绕着珊瑚移动,同时王不留行也在另一侧作同样的运动,两者之间不同的只是方向,甚至连速度都大致相仿。于是,等到一叶之秋站到珊瑚背面,王杰希已经来到了正面。

王杰希抬手,又是一发冰箭射出,目标定在对面某根珊瑚枝上。这枚冰箭一经发出,他就迅速切换了武器形态,十字架对着自己画了个圈,同时提足狂奔。

冰箭的发射不是悄无声息的,这么近的距离,又没有干扰,一叶之秋不可能听不到动静。而只要听到了,接下来,王杰希不认为自己还能有喘息的余地。

刚猛的斗气以摧枯拉朽之势从大珊瑚后方直袭而来,珊瑚一侧直接被撞出一个缺口。

豪龙破军!

虽然在这一季的比赛里提到战斗法师这个大招人们第一个想到的会是兴欣那个美女新人,但豪龙破军开路从来不是唐柔的专利。斗神一叶之秋,当年的叶秋的打法被王杰希说成土得掉渣,但那说到底只不过是在最适合的时候用上最适合的技能罢了。

该强势的时候,那个人从不温吞。

豪龙破军从后向前直线杀出,而此时的王不留行,因为早有准备,已经大半个身子跑出了豪龙破军的技能范围。他当然不是跑直线,跑直线没人能跑过豪龙破军。冰箭发出的声音本来就是个饵,一叶之秋逆时针转过大珊瑚,王杰希擦着他的视野边界放出冰箭,这时候两人之间完完整整隔着一株珊瑚树,就算是豪龙破军,也不可能办到连人带矛整个穿透珊瑚。要出手,一叶之秋就必须再多踏出一步,这一步踏出,再送出的豪龙破军,就已经几乎不可能击中沿着顺时针方向斜奔出去的王杰希。

一记眼看已经不能命中的豪龙破军,一叶之秋会让它持续到底吗?答案很明显,不会。中途收招,转向,挺矛,尖锐的斗气如穿心利箭直戳王不留行背心。

怒龙穿心。五步之内,锐利的斗气洞穿敌手不留余地。

破风之声已近在耳边,王杰希猛然下蹲,就势翻滚,魔法斗气擦身而过,盾破,刚猛的斗气虽然避过了绝大部分,仍是把王不留行撩飞了出去。

不过到底避过了大半,加上有盾的吸收,扣血的幅度控制在50%左右。只是被擦到个边儿,就掉了一半血,如果这记大招吃实在了,妥妥是驾鹤西归的节奏。王杰希飞在半空中,挥动变回攻击形态的法杖,又一发冰箭直直射向一叶之秋。

如果刚才一叶之秋打完的是豪龙破军,那这记冰箭肯定不可能命中。豪龙破军的收招时间很短,怒龙穿心却不短。一叶之秋在收招僵直状态,就算是神,也不可能在这种状态下回避任何攻击。

冰箭命中。这是迄今为止,王杰希发出的第一个全盘命中的攻击,而这个机会,他卖了50%血才成功换来。

性价比?哪儿来的什么性价比……折射冰箭因其折射属性,威力上本来就打了折扣,就算不打折扣,这样一个低阶技能,打在全身银装的一叶之秋身上也是不痛不痒。如果说稍微还能有点补偿,那就是先前发出去的那枚作为诱饵的冰箭,此时也正好弹回,不偏不倚,和新的这发一起击中一叶之秋。

两发冰箭的伤害,打掉了一叶之秋不到2%血,就值得王杰希付出半血为代价?从数字上说,必须不值。

王杰希在赌。赌的是一叶之秋的出现只是一个“设定”,赌的是相位解除。

硬生生被扯进相位空间,总要做点什么事才能脱离,整个位面里唯一不合常理的存在,十之八九就会是那个关键所在。

做点什么事呢?干掉一叶之秋?哪门子国际玩笑敢这么开……于是,王杰希赌,赌一个攻击命中。倘若这个条件不成立,哪怕是削对方一定血量,王杰希觉得自己都未必玩儿得下去。

攻击命中了,他赌对了吗?

事实证明幸运女神是站在他这边的,一叶之秋还在僵直状态的身影迅速虚化,消失。

王杰希从地上爬起来,再次把法杖切换成十字架,想给自己加点血。但刷血的动作还没来得及做出,身后杀气已到。

王杰希也顾不上加血了,猛转身,十字架立在胸前,堪堪挡下疾刺而来的矛尖。

战矛——一叶之秋已经消失,哪里又来的战矛?


叶修看定站在珊瑚枝上俯视着他的“君莫笑”。如果这个人就准备呆在那儿不肯下来,那估计他俩得在这儿对望到天荒地老。

所幸对方似乎不准备跟他望断秋霜,千机伞收起,单手拿住,后拉。叶修一看这个起手势,心里就有数了,于是他向后退了一步。

这一步,退出了骑士冲锋的距离,“君莫笑”手里的千机伞变形却还在继续。伞面折向一侧,论美观没有论实用非常有的重剑形态,“君莫笑”凌空跳起,崩山击。

这计崩山击崩不到叶修,对方更多的是用它来落地。银光落刃和鹰踏都已用过,机械旋翼用来在地裂波动剑的掩护下飞上天,剩下多少可以让“君莫笑”从高处安稳下落的技能,数都数得出。

崩山击是狂剑士攻击范围最远的技能,饶是如此,叶修也在这一斩的范围外,但落地后的震荡波却不可不防。从刚才那个地裂波动剑的经验看来,全息游戏里,范围技能的伤害效果都不能以荣耀为参考。这个震荡波会引发什么,现在真不好说。

叶修现在的血量是70%出头,看起来很安全,但他知道,在散人“君莫笑”这些技能面前,他一点也不安全。荣耀满级角色带过来的技能,管他数值怎么折算,都不像是能让他这个战斗力水平的人安稳走出一个技能伤害的样子。就算君莫笑那些低阶技能公认的伤害值二级残废,放到现在的叶修面前,那也个个都是假一罚十的大招。

崩山击劈落地面,震荡波向四面散开,裂石摧沙。叶修呢?叶修在震荡波扩散开来之前,长枪倒插在地,压低,反向一弹,来了个原地撑杆跳。

这个技巧前一天跟王杰希一起做任务的时候他就试过,一开始控制不好,各种摔得四仰八叉,整整一个钟头,他负责摔,王杰希负责看戏和加血。至于会有这种发想,是拜主材料的蛇骨所赐。他就着蛇骨的特性把枪拆出了九节鞭形态,也借着蛇骨的韧性,想到了长枪的这个用法。

手里的牌少,只能想法设法为自己增加筹码。

至于九节鞭,这里也偷了一个判定,却又跟王杰希的法杖那种偷法不同。他还做不出武器的第三种形态,九节鞭这个形态实际上是不存在的。所谓鞭形态,只是把枪杆用力再拉长时,蛇骨的特性造成的假象。打个比方,枪杆的节与节之间就像是用弹簧连接起来的,猛力拉开能像鞭子一样甩动,却只能维持一点点时间,很快就又会收回成一柄枪。这一点点时间系统不认为它是一个武器形态,实战中却可以发挥不俗的效果。

事实也的确如此,两种效果,叶修都让它们得到了适时的发挥。此时一个撑杆跳,跳到高点的时候长枪收回成匕首,再接突刺,“君莫笑”凭借崩山击落了地,叶修则跳到了珊瑚枝上。

“君莫笑”在崩山击造成的尘烟中抬头。自上而下,有很多技能可用,自下而上就不那么多了。位置逆转,“君莫笑”却也没立刻做出应对,叶修站在珊瑚枝上,居高临下,问:“你是谁?”

这个“你是谁”问得实在有些蹊跷,另一个“君莫笑”会回答他吗?显然不会。但被问的人也没就此沉默。千机伞抬起,对准叶修的是黑洞洞的枪口。

反坦克炮,CD到了。

“轰轰轰”,又是三声炮响,站在珊瑚枝上的叶修根本避无可避。一片火光在半空中炸开,火光过后,却没了叶修的身影。

避无可避的叶修凭空消失了,如果说是直接被轰成了渣,那也太可疑。地上的“君莫笑”显然也不相信对手就这样被轰成了渣,他转动视角,耐心地寻找着对手的行踪。

而此时的叶修呢,正压低身形,在旁边的珊瑚丛中小心地移动。

第一发反坦克炮火光炸开的同时,他再一次利用枪杆的伸缩性,成功地把自己荡到了从对手当前位置彻底看不见的一根枝杈上。为了能让火光完全掩盖住他的动作而刻意把起跳时间压到极限,不可避免得就吃到了伤害。20%血,这是为掩护这一跳付出的代价。

这根枝杈比刚才那根矮一些,下方一片个子较低的珊瑚丛。这个高度差可以接受,叶修就着最后一声炮响的掩护,跳落到那片珊瑚丛上。

又摔掉6%血,叶修也顾不得这个,顺着密密匝匝的珊瑚枝爬下去,立刻就掉转头,藏身在珊瑚丛中开始移动。

他要完成一次绕背,发动一次奇袭。他比对手更有耐心。

移动,蛰伏,再移动,再蛰伏,一次次地选位,一次次地换位,当叶修这一击终于发动时,命中已经是必然的结果。

从背后递来的长枪,“君莫笑”在仓促之间转身,拿千机伞抵住。千机伞还没来得及变成盾形态,叶修也不打算给对方这个时间。红光从握枪的手上亮起,瞬间盈满整个枪身。

王杰希给的,号称当前最强的技能:【枪法•穿云】。

技能的催动就是一瞬间的事,耐心制造的机会,叶修半点也不打算错过。但,就在血红的杀气从枪尖直透而出的刹那,叶修突然看到,眼前的“君莫笑”——笑了。

那个恍惚而莫名的笑容好像在说,对方等的就是他这一击,他至此为止的所有行动都在对方的算计里。

算计?

圈套!

根本不及想这是什么样的圈套,意识到这一点的叶修猛然拉偏了枪头。然而,来不及了,鲜血般的气劲已经喷薄而出,千机伞震飞,“君莫笑”跟断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心头的异样感空前高涨,不等枪势收住,叶修一步踏出,就要往“君莫笑”飞出的方向追去。

一支箭从不知何处斜飞而来,坚决地插入叶修正前方的地面,不容分说地阻住他前行的脚步。叶修回头看去,零下九度维持着平举手弩的姿势,新的一枚箭尖已经瞄准了他,唐三打一言不发地向他走来,而一寸灰已经直奔另一个“君莫笑”跌落的位置。

有些艰难地转动着脖子,叶修远远看向“君莫笑”的落点。很隔了一些距离,但毕竟没出视野范围,他还能看到对方的血条。大概是真的隔得远了,他实在无法看清血条剩余的长度。

想走近点再看,又一支箭擦着鼻尖飞过,下意识偏头,余光里什么东西刺痛了眼角。

等看清躺在地上的东西是他做给王不留行的那柄十字架时,叶修手一抖,差点拿不住手里的长枪……


评论 ( 15 )
热度 ( 282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