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秦牧云他们到的时候,看到的正好是王杰希拿十字架架住叶修枪尖的一幕。三个人都有点儿懵,然后很快各自做出了反应。

秦牧云搭箭,唐昊和乔一帆冲出,同时都没忘了还可以出声喝止。但叶修的动作实在太快,不管是秦牧云的箭,还是唐昊乔一帆的速度,甚至呼喊的声音都来不及阻止枪尖生成的那道红光贯穿王不留行的身体。

眼看着王不留行倒飞出去,一寸灰立刻掉转了脚步。唐三打继续跑向叶修,零下九度的箭射出,稳稳插在叶修去路上。

发生了什么,他们都看到了;原因,不知道;猜想,每个人都有。但现在不是问理由的时候,现在需要做的事是确认状况和阻止事态进一步严重化。

不过他们都多虑了,叶修已经不会再做出任何他们不想看到的动作。唐昊跑到旁边,“喂”了一声,叶修看他一眼,摇了摇头。

唐昊打了个手势示意秦牧云可以放下警戒,然后扭头和叶修一起看向乔一帆的方向。他的心情有点微妙,放在今天以前,发生这样的意外他不知道自己会是什么想法,但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觉得提不起劲,意兴阑珊。

那头一寸灰跑到,另一个人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王不留行,当前剩余血量不足1%。

王杰希和乔一帆说了两句话,再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抚,就迈步向叶修这边走来。他先去捡了自己的十字架,刷了口血,轻描淡写地看了叶修一眼,对唐昊说:“记个坐标,今天先到这里。”

这句话跑过来的秦牧云和乔一帆也听到了,都拿出传送卷轴操作起来。叶修没动,他正看着高大的珊瑚树,有些出神。

回城的门是双向的,回去后还可以经由同一道门再返回这里。不过鉴于今天时间还早,之后什么安排说不好,大家还是纷纷记录了坐标。看着人一个个走掉,王杰希给了犹豫着要不要等他们的乔一帆一个“放心”的眼神,回头对叶修说:“先离开这里,其他的容后再说。”

把视线从大珊瑚移回王杰希脸上,叶修点头。


复盘会议依然在旅店一楼进行。五个人围着餐桌坐了一圈,这次气氛都有点凝重。

“我想我们的经历应该大同小异。”王杰希最先打破沉默,“说说看,分开后你们都遭遇了什么。”

唐昊扭头,一脸阴沉,乔一帆欲言又止,秦牧云最爽快:“副队。”

“张新杰?”王杰希有点意外。倒不在于这个人选本身,而是,如果遇到的是张新杰,那秦牧云大概得算相当幸运了。

石不转,牧师,就算是个神级牧师,只求在保命的情况下命中一下的话,难度也相应低很多。

事实上秦牧云的确战得比他们轻松一些。一来零下九度是远程,二来牧师的攻击手段着实不多,加血的能力在这条件下又形同虚设,于是秦牧云就成了第一个达成条件脱离相位空间的人。

王杰希若有所思,霸图的新一代选手风格气质上多多少少都带有一些张新杰的影子,秦牧云算是其中体现得最明显的。这次看来,这小子还真的挺崇拜张新杰啊。

“一帆,你呢?”秦牧云坦白从宽,王杰希又转问乔一帆。

这孩子就没那么干脆了,支吾了半晌,才在王杰希的注视下吐出“木恩”两个字。

其实乔一帆也不是纠结,只是有点不好意思,他多少也看出了那个木恩是高英杰的打法,继而发现自己还挺期待能再次一对一地跟高英杰一战。眼前可以有很多强敌,身边可以有很多队友,但在进入联盟之初还只是个什么都不是的小透明时,唯一愿意跟自己并肩成长的那个人注定始终是他最看重的朋友和对手。

这样的想法,讲给别人听总还是有些脸红,放在王杰希那双眼睛下面又总觉得会被一览无遗,于是乔一帆不好意思了。

“英杰啊。”王杰希点了点头,这个答案倒在他意料之中,同时也再度让他坚定了他的某个结论。见王杰希没再多说什么,乔一帆暗自松了口气。他不知道,其实王杰希觉得这样挺好。高英杰对乔一帆的动态一直多有关注,如果这份关注是相对的,对两个年轻人的成长来说是件好事。

追求胜利是他们所有人共同的目标,但除了目标之外应该也不啻给自己找一些别的动力。成长的动力,总是越多越好。

接下来是唐昊,这家伙表现出来就比乔一帆还不情不愿得多了。

“让我猜猜,林敬言?”王杰希开始诱导询问,唐昊给他一个不屑的眼神。王杰希自然清楚唐昊应该早就不执着于林敬言了,如果自己的推测无误,那唐昊看到的人不大可能是林敬言。这么问,只是想让唐昊反驳,没想到那家伙这么沉得住气,只是横了他一眼,嘴依然紧得跟葫芦一样。

于是王杰希只好再问:“难道是叶修?”坐在一旁的叶修听了没啥反应,唐昊干脆已经偏过头去了。这倒让王杰希稍微有点意外。呼啸对兴欣的比赛上,唐昊咬叶修咬得很紧,个人赛上那一场堪称拼命的狂打至今想来也还颇有精彩之处。他觉得唐昊应该很在意跟叶修之间的胜负,很希望能赢过叶修,加上在新手村唐昊那个略显出格的反应,这个猜测出口的时候他觉得是有几分把握的。

执着上叶修,在王杰希看来,一点也不奇怪。

结果人家干脆懒得理他了,王杰希小有些惊讶。唐昊摆明了不打算正面回答,王杰希琢磨着怎么让他开口,这时候一直坐在旁边一言不发的叶修突然说话了。

“搞不好是你吧。”

“我?”王杰希真心意外。

“王杰希,王不留行。对吧,唐昊?”叶修转而把问题丢给唐昊,就见唐三打一脸不耐烦,低吼了一句“是又怎样”,声音里颇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王杰希无语了。他真没想到。他觉得自己的推论是没问题的,秦牧云和乔一帆的答案也算是给予了证实,但唐昊这个……王杰希看了看叶修,后者一脸“看吧,我就知道”的表情,王杰希突然觉得,不是世界变化快,是自己跟时代脱节了……

“好吧。”王杰希清了清嗓子,答案有了,这个小小的脱节倒也不值得他寻思太久,于是他继续说,“接下来是我自己,我遇到的,是一叶之秋。”

说这话的时候他依然看的是叶修,后者倒是一派波澜不惊,仿佛这是早已料定的结果。王杰希轻轻一笑,继续看着叶修问:“你呢?”

叶修张了张嘴,又闭上,眉头微微纠结,王杰希等了一会儿,才听他说:“先说说看你的结论。”

这就有点儿违反程序了,但王杰希好像也不在意,转头真的就开始讲自己的想法。

“进到那片珊瑚丛会被强制扔进不同的相位,这个我们都知道了。解除的方式是攻击命中出现在相位空间里的对手,这个也没有疑问。”

秦牧云和乔一帆点头,唐昊依旧闷闷的没反应,王杰希继续说:“疑问在于,为什么在这个游戏里会出现荣耀的角色,且还是以荣耀选手的战斗模式来进行攻击?”

这个问题的答案大家心里多少都有数,只差有个人明确地说出来而已。这个总结的角色王杰希当仁不让。

“其实,我们遇到的那些人未必是系统设定好的。系统的设定只在于在各自的相位里会遇到一个强大的敌手,至于这个敌手是谁,那却是由我们自己决定的。”

这个意思很简单,就是,你心里最在意谁,最想跟谁分出胜负,系统就帮你把那个人倒腾出来。之所以看到的都是荣耀角色,那只是因为进行游戏的他们都是打荣耀的人,如果这里还有其他人,想必给出的答案就会更加丰富。

“这种事……能办到吗?”秦牧云有点怀疑,这也是他一开始不敢轻易下结论的原因。王杰希摇了摇头:“就在不久之前,我还觉得全息网游什么的都是很遥远的东西。”

秦牧云不说话了。的确,他们正在见识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技术,再有什么挑战认知的事发生好像也不值得太大惊小怪。

于是众人暂时接受了这个结论,继而四双眼睛就都看向了叶修——最在意的,最想跟他分出胜负的人,对叶修来说,真的有这样一个人存在么?

接收到沐浴在身上的目光,叶修收起若有所思的神情,开口说了一句让众人都意想不到的话。

叶修说:“我觉得,我跟你们的体验大概都不太一样。”

“什么意思?”王杰希问,其他几人也是一脸不解。叶修环视一圈,开始解释。

“这么说吧,第一,我怀疑我并没被分到一个单独的相位里,只是你们被弄走了,我就落单了。第二,”他顿了顿,接着道,“我看到的可能不是相位里生成的‘幻影’。”

王杰希皱了皱眉,前一点,他隐约也有想过。以他自己的体验来说,他的攻击命中了一叶之秋,人就离开了那个相位,理论上说,这意味着返回了最初的位面,但那个地方却又有人,而那个人还没停止战斗。

也就是说,要么是他进入了别人的位面,要么就是那个人根本没离开过最初的地方。

“你们几个,都是结束战斗就直接回来了吗?”王杰希问另外三人,收获统一的肯定答案。言下之意,并没有人去到过其他人所在的相位,他们直接返回的应该是最初的位面无误。

而叶修在这个位面里和人战斗,并且在他们所有人都回来了之后,这场战斗尚未终止。

“第一条很有可能。”得出结论后,王杰希看向叶修,“可是第二条……”

叶修把先前他们总结出来的系统读取游戏参与者的意识而制造出来的对手称为“幻影”,他说他看到的可能不是“幻影”,那,又能是什么?

“你到底看到了谁?”王杰希问出所有人最急于解开的疑惑。

叶修轻声说出三个字:“君莫笑。”

这下终于连王杰希也觉出不对劲了。君莫笑?按照他先前的结论,叶修看到君莫笑都不能叫不合理,简直就是悖论。是他错了,还是——叶修是对的?

“看得出君莫笑的行为模式吗?”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如果“君莫笑”是叶修的君莫笑,那就彻底是悖论,也就坐实了叶修确实跟他们的经历不同。尽管原因还不得而知,但首先得出个统一的结论是最重要的。

不成想,对于这个关键问题,叶修的回答却是摇头。这个人是叶修,他说看不出,王杰希觉得,即便是换了自己估计也不会更好,而叶修看不出“君莫笑”背后的依凭,则意味着……

“纯AI控制?”

这个念头让王杰希有点不舒服。如果真是纯AI控制,专程在这游戏里弄个君莫笑的AI是为哪般?总不能说是为了向上赛季的总冠军致敬吧?但凡不是,“君莫笑”的存在就完全不合理,最合理的还是这个“君莫笑”的形象是系统根据叶修的意识模拟出来的。

但叶修怎么会对君莫笑有任何执念呢?

王杰希神色复杂的看着叶修,后者仿佛猜到了他想说什么,无辜的摊手:“别看了,我又不是变态,我对君莫笑能有啥想法……”

“所谓人最大的对手就是自己?”秦牧云忽然说。这个说法乍听之下不是没道理,但叶修的反应却是“噗”的一声。

“别搞这么小清新,哥觉得最大的对手是年龄!”

这话一半是玩笑,另一半嘛,其他几人都各有唏嘘。有些事情,的确是再怎么顽强地挑战自我也无能为力的,一如指间流沙,白驹过隙。

气氛有点沉重,王杰希突然屈起手指,敲了敲桌子:“不管怎样,大体的结论是不变的。珊瑚丛里的这种布置也不知道是不是击破一次就不会再出现,稳妥起见,回头还是换条路走比较好。”

这个提议其他人倒是不反对,叶修脸色有些不好看。换条路走……总共就两条路,不走珊瑚丛,那就只剩下水路一个选择了。

王杰希欣赏着叶修难得一见的便秘脸,心情不错,于是他拍了拍手:“今天先解散,各自练级吧。明天继续推BOSS。以及以后大家都留神点,既然有这种设定就不可能只用上一次,必然还会再出现,不要大意。”

这是实话,这个级别的对手,就算是张新杰,动起真格来也未必没有把现在这水平的他们力毙于十字架之下的能力。

于是解散,乔一帆和秦牧云都决定先去休息,跟神级荣耀角色打完一场精神上的消耗毕竟是不可避免的。唐昊顶着一张臭脸出去了,王杰希看着他走出旅店大门,沉吟片刻,转过头来对还坐在原位的叶修说:“走,特训。”

“不是吧,有这个必要吗……”

无视对方的反对王杰希一把把人拽起来,拖着就往城外走。是个大晴天,翡翠城外,明水河波光滟潋。叶修被王杰希丢进河里时,脸上的表情只能用视死如归来形容。

王杰希觉得,这会是个愉快的下午。


王杰希的特训很出效果。毕竟是在游戏里,水远不像现实里那么容易给旱鸭子造成恐慌,学游泳更多地只用注意姿势和动作。叶修算是悟性很高的学生,没多久就游得似模似样了,虽然动作难免不够舒展,姿势称不上好看,但只要判定过去了,其他的本人一概不在意。

觉得差不多可以了,爬上岸,叶修仰躺在地上晒太阳,等衣服干。被水弄湿的装备会有濡湿效果,晾干的过程比现实里快很多,最重要的是,衣服粘在身上也不算太难受,叶修觉得游泳也不是一件不可以接受的事情。

王杰希这个教练也下了水,这时跟着上来,走过去,往草地上也是一躺。叶修手枕在脑袋下,翘着二郎腿看蓝天白云,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对不起。”

王杰希愣了愣,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一时失笑:“有什么好道歉的,又不是你的错。”

“如果技能再强一点,或者你的血再少一点……”叶修还记得当时的感觉,没错,就是后怕。

虽然没有直接化光消失这点足以证明王不留行还活着,但看着那一跌到底的血条,和无声落在尘土里的十字架,进游戏以来,叶修第一次觉得害怕。

稍不留神,有可能失去的就是永远,而如果这个失去是他亲手造成,哪怕只是意外,他都不认为他能原谅自己。

直面生死,这是早已放在心上做足准备的事情,但这种东西,一旦被以无可挽回的形式赤裸裸地摆在面前,再豁达的人,也很难做到若无其事地轻轻抹开。

叶修第一次觉得胸口有些发闷,玩儿个游戏而已,这都什么见鬼的破事儿……

头顶上突然移过来一片阴影,叶修一愣,王不留行的脸出现在视野上方。“别想太多,”王杰希自上而下看着叶修,说,“我命大着呢,一个两个叶修哪能把我怎样,十个八个都得看情况。”

“咳,这话怎么听着耳熟?”

“耳熟就对了。”王杰希伸手拍了拍叶修的脸,“好了,有空想这些有的没的,不如来说说看当时是怎么回事。”

叶修被他拍得有点懵,这混蛋,什么时候这么没大没小起来的?但等他回过劲想提出抗议,始作俑者已经退开,坐在一边一脸认真地准备听他交代情况了。

无奈,叶修只好发扬一下风格,大人不记小人过。坐起来,他想了想,开始回顾当时的状况。

刚才的讨论会上,王杰希没细问,叶修也没细说,这一段基本上是很模糊地带过去的。叶修没主动提起,王杰希觉得可以给他一点时间,毕竟叶修遇到的状况极有可能比较特殊,而叶修本人应该是察觉到了什么,只不过需要点时间再想想清楚。

王杰希的这个判断大体方向是无误的,稍有出入的是,叶修倒不是需要想清楚,只是需要做一个决定。这时,他复述过一次当时的遭遇,最后的疑点落在了“君莫笑”那个意味不明的笑容上。

“确定没看错?”王杰希蹙眉。笑?不管是“幻影”还是AI,没事儿笑个什么劲?

叶修点头,他也觉得这点实在很难理解。当时只是直觉地想到圈套陷阱,但实际上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念头,事后想来叶修自己也觉得奇怪。

“我只能说,在看到这个笑容之前,我完全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也完全没发现对手已经从‘君莫笑’变成了你。”

准确说来,王不留行都称不上对手。他没跟叶修交手,只是突然遭到攻击,而反射性地予以防御。但落在叶修眼里就是对手交换了。或者说,在那一刻,“君莫笑”和王不留行重叠了,他攻击的是“君莫笑”,承受伤害的却是王不留行,而在王不留行被击飞的同时,“君莫笑”也消失无踪。

“在那之前你都做过哪些行动?”叶修问,他需要知道“君莫笑”和王不留行是从何时开始重叠的。王杰希想起跟一叶之秋的那场较量,同时也想起那种不能为战的遗憾,他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把那场战斗的细节一一道来。

“厉害啊。”叶修听完,笑道,“把哥的路数吃得这么透,说吧,你下了多少工夫研究哥?”

这个王杰希还真不好说……其实也并没有专注地研究叶修,至少并不至于比其他需要提到同等关注程度的对手研究得更多,但又不可否认的,私心里,他确实更在意叶修一些,这点系统已经明确地揭示出来了,连掩饰的必要都没有。

“这种程度没什么好讲的吧,换了你一样能做到。”王杰希真心不觉得这算什么事,充其量就是职业选手必备的素质,今天换了不是他王杰希,也未必就做不到对一叶之秋这种程度的了解。

叶修还在笑,王杰希总觉得他笑得别有用心,有点无奈:“别笑了,我是很在意跟你的胜负没错,但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吧。”

是很正常,求胜心对他们来说本来就是最正常不过的东西,想要赢过曾经打败自己的人简直天经地义。叶修这时候要拿这个打趣,王杰希也没什么办法,做好准备全当垃圾话处理就好了。

没想到叶修竟然没再继续嘚瑟下去,王杰希原本以为他至少得来句诸如“也不怪你们都想打败哥,谁叫你们都没做到过呢”之类欠抽的话,结果叶修一反常态地低调了,王杰希忽然觉得不是味儿,好像对方那双眼里看明白了很多,甚至包括一些连自己都不明白的东西。

叶修真的换了话题:“我说,你的眼镜呢?”总觉得面前的王不留行哪儿看着不对劲,仔细想想,发现单片眼镜没了。王杰希下意识地摸了摸眼睛:“碎了,扔了。”

游戏里装备没有耐久度一说,但有一个毁损程度,其本质跟耐久区别不大,只不过表现形式更形象也更符合全息游戏的世界观。毁损程度低的装备可以修补,高过一定程度就彻底坏掉不能用了,而这个值不像耐久是个恒定值,且是跟外观表现挂钩的。

比如一件衣服,被撕成两半那就肯定不能穿了,剑折断也不能再用,而要折断一把剑未必需要折很多次,有可能一次就够,端看构成剑的材料本身的强度和现场状况而定。当然究其原理还是跟数值挂钩的,毕竟万事脱不开判定,但在普通玩家眼里就和纯数值的耐久度有了一些区别。

王杰希的眼镜是被震飞的时候摔碎的,毕竟是新手装,材料强度那是没有,单片眼镜这种从设定上讲更易破损的东西,摔碎掉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叶修点了点头,这个话题没再继续,王杰希提醒,他们好像已经歪楼很久了。

“所以你在那之前的位置和行动都跟我看到的‘君莫笑’无法重合。”叶修正楼,亏他还想得起来之前在说什么。王杰希思考着这个结论。自己的行动是完全由自己主导的,虽然是建立在对一叶之秋的选位和技能运用的准确判断之上,但他不认为这里面有被诱导的因素。这样的前提下,最后自己会出现在叶修一击必中的位置,有可能是巧合,更有可能的,则是这个事件里的另一个主角被诱导了。

叶修显然也想到了,叹了口气:“我以为我在步步为营,没想到只是一步步走进陷阱。马失前蹄啊真是……”他以为“君莫笑”那时候是在寻找他,而他在选位,结果对方只是不动声色地把他引到王不留行将会出现的位置,叶修想着,跟王杰希对视一眼。

这么精密的计划,巧妙而精准的执行力,他们心里同时冒出一个问号:AI?

同样产生疑问,只不过王杰希是单纯地怀疑,叶修的神色则多了些复杂的东西,王杰希看到叶修眼底那抹一闪而过的迟疑,说:“想到什么,能说的话就说说看吧。”

现在这种境况,严格说来,任何一点发现都应该及时沟通,但王杰希相信叶修的判断,如果叶修觉得没有必要说出来,那他也暂时不打算追问。

王杰希表明了这样的态度,叶修却没避开话题。他想了很久,也有了决定。

“我怀疑这跟上次的事情有关联。”叶修说,王杰希立刻就知道他提到的是什么事。说来也不过就是昨天而已,叶修在岔路口追着什么人单独跑开,王杰希跟上去却一头撞进幻境,这事的确还缺一个结论。

“你昨天看到的那个人,也是‘君莫笑’?”既然叶修说有关联,王杰希很自然的就想到了这里。叶修点头,王杰希接着问:“昨天你说系统埋伏着陷阱,今天这事也这么蹊跷,难道这个‘君莫笑’真是系统搞出来专门给人找麻烦的?这……”

有点说不过去啊——两人同时都这么想。除非系统真是铁了心把他们往死里整……这么一想就很难不联想到无法登出的BUG。原本以为只是BUG,哪怕不是单纯的BUG,也未必携带着很深的恶意,现在看来,这个BUG的出现突然有了一种阴谋的味道,难道真的有人想借着这个游戏置他们于死地?

“没那么夸张吧,”叶修苦笑,“这得多大仇……”

他们说白了就一群游戏宅,招惹上谁能换来这么大的阵仗啊……

“这个‘君莫笑’暂时只有你能看到,我觉得这里面估计也有什么原因。”王杰希抛下可以漫无边际的臆测,就事论事,“总之,下次再碰上,自己小心。”

叶修觉得有点好笑,每次碰上这个“君莫笑”出状况的好像都不是自己,状况出得最多的那个人反倒来提醒自己小心。他偏过头看着王杰希笑道:“该小心的是你吧,你看一帆他们看起来就挺安全的。”

王杰希无语,这种事,是他能控制的么……叶修看他一脸欲说还休,也不取笑他了,说到底,如果他能跟自己走得远点儿,估计能少很多事。

怎么好像突然就走得很近了呢?叶修有些出神地想,然后很快又把神思收了回来。他拍拍屁股,站起来,抬手搭了个凉棚,看天。

“既然连累你这么不幸,就破例再告诉你一件事儿吧。”

王杰希抬头,看不到叶修的脸,心里有种感觉,总觉得叶修的话里有深意,这事情绝不那么简单。

叶修呢,他其实没想现在就说出来,因为他根本也不能肯定,只是一瞬间的感觉而已。就算那一瞬间的直觉被证明是对的,但也不意味着这个猜想就一定正确。并且这事情根本就不合理,连叶修自己都觉得简直无理取闹。

但他决定跟王杰希说说看,倒不全然是嘴上说的那个理由,也许就只是想找个人说出来而已,未必存在为什么。

“地裂波动剑接机械旋翼银光落刃空中偷袭,这么乱七八糟的打法,我见过。”


评论 ( 20 )
热度 ( 330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