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地裂波动剑接机械旋翼,这其实是一个非常糙的组合。糙在哪里一目了然。

地裂波动剑的效果范围是技能施放者前方一直线,尽管特效声势堪称浩大,依然是一直线。往旁边轻轻跨一步,立刻就能避过技能拉开角度。从特效正后方或下方偷袭也就算了,从上,估计连普通玩家都能一眼识破。

“如果地裂波动剑的特效能再壮观一点就好了……”偷袭失败的某人这么抱怨过。

当时叶修的回答是:“大哥,5级技能而已,你就饶了它吧!”

彼时还是荣耀第一区刚开没多久,两个不到20级的小菜鸟,什么都好奇,什么都想尝试。

一晃十二年就过去了。时间的流逝最是经不起思量,回望来路,那些曾几何时远得令人心惊。

王杰希静静地听着。苏沐秋这个名字并不陌生,曾听老一辈的微草选手说过,当年的第一区,两个小屁孩强得天怒人怨,神枪手和战斗法师的组合一度被人报过BUG,鉴于能把这组合玩得这么不给活路的就那一对,最后也没有哪一方被削弱。

可惜传奇止于传奇,否则今天联盟的格局说不定都会大有不同。

“君莫笑是那家伙建的号。”叶修说,“如果除了我之外君莫笑的AI还能有所参照,那就只能是那家伙了。”

王杰希没说话,心里却在摇头。这里面有个决定性的矛盾,没提出来,是相信叶修早已发现。

的确,叶修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这个矛盾,这也是叶修一直觉得这个推测不合理而迟迟没说出来的原因所在——君莫笑加千机伞,这个当初他们寄予了莫大期望的组合,苏沐秋一天也没用过。

霜刃未开就已尘封箱底,一睡就是八年。

“也许只是巧合。”王杰希思忖。

“嗯。”叶修点头,“我想也是。不过这事可小可大,既然有疑点,我想还是说出来的好。”

可小可大,往小里说,只是一个技能组合的运用,往大里说,攸关生死。

叶修的这番话,王杰希很感激。毕竟不是任何话都适合用来讲,不是任何事都适合说给无关的人听。苏沐秋对叶修来说,恐怕就是那道最不愿触及的伤口。他想起刚才私心里对乔一帆和高英杰的祝福,有人相伴左右,一同成长,是不可多得的幸运,而拥有这份幸运后再失去,就只能是永难磨灭的憾恨。

王杰希低头坐着,屈起一条腿,手臂搭在膝盖上。他想得有些出神,以至于都没发现叶修什么时候转的身,直到一只手平摊在视线前方,才恍然回过神来,抬头。

叶修披着一身阳光,略微弯腰,对他伸出手。王杰希的视线落在那双手上。职业选手的手大都保养得很好,甚至有种半开玩笑的说法,叫做“越是珍惜手的人,越是珍惜自己的职业生命”。叶修的手,是一双好看得有些过分的手。

王杰希看着看着,觉得自己一定是傻了,程序计算生成的形象,再拟真无非还是一堆数字,哪里看得出这么多东西……在心里对自己苦笑,王杰希伸手,然后被叶修一把拽起来。

“休息够了!”叶修大大地伸了个懒腰,“有什么需求?陪你刷去。”

“好。”王杰希指着眼前一汪碧水,“这条河上游,水底有个洞……”

“哦,我在岸上等你。”

“那怎么好意思呢。”

“你说你,跟我还这么客气,没必要吧?”

“叶修。”

“嗯?”

“水里打怪,还是练练的好。”

叶修无话可说了。堂堂荣耀教科书,沦落到要练习水战,这个充满恶意的世界……

沿河走着的两人尚不知道,被他们暂时归为“巧合”的那个疑点,几天后却发现并非巧合这么简单,伴随着一场猝不及防的痛失。可惜就算时光倒转,他们也不可能在此时此刻得出更多的结论,来防止悲剧的发生。


第二天一早,几人再度回到珊瑚林,迅速找到河岸,走水路继续前行。水里果然不会安全无虞,一群人跟长着獠牙和翅膀的怪鱼缠斗着在水里扑腾。游泳体力消耗本来就大,加上战斗,游一段就要上岸吃点东西补充体力,这样磨磨蹭蹭,快到中午漫漫长河才终于见到个头。

途中捡到一顶绿色的巫师帽,王杰希二话不说拿来戴上,正好他的眼镜坏了缺个头部装备。宽沿巫师帽,配身法袍刚刚好,配王不留行现在这身精干的学者装就显得头重脚轻。但对他来说,好看从来不是选择装备的第一要素,能用就行,唯一不太好的是帽檐太宽,难免挡视野,也只好先将就。

河流尽头,谷地里一个平台,平台上不见BOSS身影。再抬头,一只大鸟挺着白肚皮在头顶上空飞得欢快。众人几经波折,这时候看到BOSS心里都有点激动,没想到,千呼万唤始出来的BOSS的英姿却被一条公告抢足了镜头。

世界公告:『世界任务“轮”第二步由玩家百花缭乱、八音符、鬼灯萤火、叶下红、再睡一夏完成』

世界各处又是一片哗然,叶修看到公告,呵呵一笑。

“张佳乐真有意思,做个隐藏任务也要抢第二。”

这种东西谁要抢……其余几人无语。

王杰希喃喃:“繁花血景啊……”

叶修打断他的感慨:“得了吧,到这里还繁花血景,他俩不被人打个繁花血景就不错了。”

人好歹上世界公告了,哪至于……众人再度默然。

抛开这些不提,这个公告也说明了一件事:世界任务“轮”一旦开启,其他区域的玩家就能在自己当前区域中找到下一步并予以完成。不过尚不知道是每一步分属不同区域,还是每个区域都可以完成下一步先到先得,叶修他们决定留意看看有没有可能撞到第三步。

不为别的,给的奖励好啊!

当然,眼下还是先打BOSS为要。众人齐刷刷抬头,对着半空中转圈翱翔的大鸟行注目礼。

之前那条蛇的名字到打完也没人记得住,现在同样没人关心大鸟那串前缀加名字中间还带小圆点的落落长的称呼。他们关心的事只有一件:这鸟就这么在那儿飞着,怎么才能够得着?

答案倒不需要思考太久。那鸟大概处在换毛期,飞上几圈,突然哗啦啦抖落一堆羽毛。大部分毛没落地就消失了,落到地上的零星几根,也足够他们一人踩上一脚。

背生双翼,腾空而起,众人恍然:这是一场空战啊……

羽毛BUFF的存在依然有时限,一根管2分钟。实践证明,大鸟每90秒会再抖落一次羽毛,羽毛下落位置是随机的,只要在羽毛消失之前碰触到,就可以刷新BUFF。于是这场战斗可以简单地归纳成:飞起来——打——掉毛——接住——继续打。

当然掉毛不会是大鸟唯一的技能。这鸟不会普攻,技能攻击分为音波攻击和飞羽攻击两种,一个是径向的一个是范围的。音波必须躲开,撞到基本秒杀,飞羽倒是不用躲,靠治疗强刷。王杰希现在也算捏着两个团刷技能,刷起来有章有法。

比较恶心的是这鸟会一直飞,一开始是在原地打转,打到80%血之后就开始跑路。它在原地打转的时候远程和治疗还可以飘在天上站桩打站桩加,等它开始跑就没那么轻松了。

追着加血,圣光折射经常就不能适用全队,单靠一个群刷不够,必须单刷弥补。好在在场都是经验丰富的人,即便在飞行过程中也尽量注意了自己的位置,最大限度减轻了治疗压力。

唯一比较头痛的地方,是偶尔抖落羽毛会和其他技能时间重合。不幸叠上音波攻击,又要躲音波又要接羽毛,意外出现的概率指数级上升,这还算好的;万一跟飞羽攻击同一时间出现,很难分辨哪些羽毛才是能提供BUFF的不说,为接羽毛飞得远了,治疗一个跟不上,就很可能被一波又一波的AOE给A死。

需要十分小心在意的情况,这队人看起来却没一个担心的,羽毛该怎么接就怎么接,出了治疗范围开始还有人喝血瓶,一来二去发现血瓶也可以省了。

加血的是谁?王杰希。王杰希是谁?那是魔道学者出身,顶着魔术师头衔的大神,只要条件允许,对他而言飞着比走着惬意得多。

背上长了翅膀这种千载难逢的好事,就跟专门为他开的金手指似的,整场战斗就见王不留行各种穿花拂柳神出鬼没,该他在的地方他一定在,几乎不可能出现的位置他也能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杀到,再轻描淡写地刷出一道白光。战斗过半,所有人达成一个共识:这场战斗根本就是专为王杰希设计的,看他一个人表演就好了。

当然,治疗一个人表演BOSS是打不完的。加血的事情上没了后顾之忧,剩下几人的注意力就全力集中到了维持BUFF和最大化输出上。维持BUFF是输出的前提,虽然BOSS抖落羽毛和上一根羽毛BUFF到期之间有30秒的间隔,假使没接到羽毛也能趁这30秒飞到安全的地方降落,但这样就必然会跟不上BOSS飞行的速度而接不到下一轮羽毛,基本上就意味着脱队了,自然也不会再有DPS。

好在都不是菜鸟,一路打完也没人脱队,眼看就要10%红血,所有人一齐停止了攻击。

此时BOSS正飞在珊瑚林上空,有降落的趋势,打进10%如果正好落到珊瑚林里,会不会有什么意外状况乱入就不好说了。几人跟着BOSS,耐心地等它飞回最开始的河谷平台,然后一轮猛轰,BOSS不负众望地落地,张开翅膀就是一阵无差别乱拍。

鸟的体型巨大,翅膀自然不小,扇起来虎虎生风,被拍一下准定成肉泥。这时候BOSS也不掉毛了,飞行BUFF消失,各人只能施展浑身解数躲避翅膀,还不能放松攻势,比起血线,体力的大幅消耗这时候就特别引人注目。

好在只有10%血,终于赶在体力耗尽之前,BOSS趴了。剧情完毕,开箱验货,没想到,一路打BOSS都很和谐,到分赃这一步却产生了矛盾。

他们一直是采取自由分配,小怪的东西随便捡,遇到材料优先叶修和王杰希,装备则按需求轮着来。BOSS掉的材料,之前一直是两个制造系的人谁更需要谁拿走,两人在分配上也从未产生过摩擦,没想到这BOSS箱子一开,一颗“碧水寒珠”却引发了一场争执。

叶修看到珠子眼睛就亮了,“好东西!”,自觉伸手。王杰希走上来,把他的爪子拍掉:“你拿这玩意儿做什么?”

带元素属性的材料往往是做技能需要的核心材料,武器反而很少用到,这类东西掉出来,默认都是王不留行拾取。

王杰希觉得叶修八成也就闹着玩儿一下,没想到这次叶修却不依不饶起来:“凭什么我就不能拿?这玩意儿我有用。”

“什么用?”

“这不能说。”

“……叶修,严肃点儿。”

“哥很严肃,看哥真诚的眼睛。”

王杰希懒得看,不理他直接伸手去拿珠子,这次换叶修拍掉他的手。两个人一言不合,围绕着珠子的所有权眼看就要打起来,虽然未必是真动手,但也就因为不是真动手看得旁人才愈发不耐烦。

唐昊:“你们两个够了,几岁了都!全都想要那珠子,ROLL点算了!”

好主意,风波中心的两人立刻停止了连系统都懒得给他们管判定的小打小闹。但要说ROLL点,这游戏是不能自行发起ROLL点的。

最后又回归了最原始的裁判方式:猜拳。

剪刀石头布,没想到这次叶修人品爆发,三轮连着两胜,毫不客气地拿走了珠子。

“你到底拿去做什么……”王杰希还在不满,一个新技能对他们来说无疑是很重要的,叶修要拿这种他用不大上的东西,如果有站得住脚的理由也就算了,什么都不肯说,王杰希觉得头大。

虽说如此,心底里他却也愿意相信叶修有他的理由。这个人从来不会不知轻重,他的一举一动都不会毫无意义,王杰希不太愿意承认,会不爽,只是因为叶修拒绝告诉他理由。

一句话的事,何必隐瞒?王杰希阴着脸,叶修跟看不懂他的低气压似的,微笑:“很快你就知道了。”

“好,我拭目以待。”

留下这句话,王杰希干脆地走进了第三层的传送门。


虽说前一天经历了不少波折,今天却一直很顺遂,包括推BOSS都称得上一帆风顺。鉴于前面多练了半天级,大家都觉得接下来还可以再战,于是结束第二层的战斗就直接去了第三层。

穿过传送门,五个人就呆了。河谷没了,满目雪白。

茫茫无际的雪原就这样铺开在众人眼前。虽说这座山一层跟一层风景都截然不同,但这个跨度未免也有点太大,就算抛下景致不论,雪原本身也让他们心情复杂。

第一层进去后烦恼的是走哪条路,这里倒是压根儿不用烦恼——根本没路。

名副其实的雪原,哪里都是雪,间或有些小山丘,却根本没有任何标识告诉你应该往哪边走。

或者说,没哪儿不能走。

“这是要地毯式搜索的节奏啊……”乔一帆叹道。

“来猜猜BOSS长啥样?”

“雪怪。”

“唐昊你这个缺乏萌魂的人。明明应该是企鹅!”

“白熊。”

“老王你说呢?”

王杰希挑了个方向闷头往前走,叶修见状跟上。

“喂你是有多小气,不就一颗珠子么,还在不爽啊……”

“我是懒得跟你们无聊。”

说着一枚冰箭丢出,打在扑过来的雪狐身上,然后王杰希就深深地忧伤了。

免疫……

这边的怪都是冰属性,他的冰箭人家不给当成营养剂就不错了。唯一的攻击手段就这么废了,王杰希哼了一声,干脆省事,甩手当个跟随的。

那只雪狐让叶修接了过去,切得却并不十分轻松。毕竟升了一层,怪物战斗力有一个阶梯型提升,也就是他们多练过半天级,不然打完第二层直接过来纯找死。

雪原上的小怪皮厚,攻击一般,密度比较低,四个DPS配合着清起来也还顺利。王杰希偶尔刷口血,多半时间在看风景。

又不是没见过雪,风景有什么好看?王杰希的确也没无聊到这种程度。他在观察,包括怪物的分布,地形的微妙差别,以及特殊怪物的存在。

所谓特殊怪物,指的自然就是BOSS了。BOSS不是那么好找的,他们在雪原里转了一个多钟头,也没看到影。

大片纯净的白色在阳光下很是刺眼,这样漫无目的地走,都有点麻木了。“要么今天就这样吧。”秦牧云说。虽然时间对他们很宝贵,但也不意味着任何时候都需要展现非凡的毅力。该休息的时候就得休息,疲劳轰炸只会得不偿失。

这时候他们正好转过一个小雪丘,叶修正要同意秦牧云的提议,王杰希突然说:“看那边。”

难不成发现BOSS了?

众人赶紧循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然后不约而同在心里赞了一声:运气真好啊,稀有!

银龙标记,稀有精英,一个黑衣劲装的精灵背着弓箭在雪原里徘徊。

打吗?废话。这种游荡的稀有怪,看到不打过后还找不找得到都难说。稀有精英意味着好东西,论难度理论上说又该比同层的BOSS低,遇上了必须是不打白不打。

叶修呼出怪物简介,看了看,游侠艾达•星羽,进山除恶的勇者,不幸被恶势力脑控,老掉牙的故事。他们对怪物背景显然没兴趣,哪怕是个人形怪,几人一边清着周围的怪一边靠近游侠,此时他们更感兴趣的都是精灵背上那张弓。

背着弓,总不能是摆饰。远程怪。他们小心地绕着背,尽量压低声音。

这是稀有怪,不是守关BOSS,被怪物发现就会进入战斗,不像BOSS那样需要主动触发。而一个远程怪,基本就意味着被发现的同时攻击就会立刻到来。

雪原上无遮无挡,但厚厚的雪地也能消去脚步声。几人一路跟上,谨慎地清着小怪,眼看就要进入可以抢先发动攻击的距离,没想到手下濒死的雪狐突然发出了尖利的啸声。

这下别说稀有精英,方圆不知多少码的怪都惊动了。这种突发状况,如果不是点儿太背,就只能是系统设定。无奈,几人迅速散开,躲过精灵射过来的一箭,各自跟远道而来的小怪接战。

小怪毕竟不多,还算好,精灵站在远端射箭却很烦。雪地里行动相对迟缓,手里有怪躲起来本来就不容易,这稀有还有个类似速射的技能,短时间内四五支箭“嗖嗖嗖”射过,频发短CD,跟人,基本能避过头两支就算很不错了。

王杰希反正不能打,就加血,但被箭射中有“冻伤”效果,给个DEBUFF,受到治疗效果减半,结果就是王杰希一直在加,队伍血线却在往下掉。

眼看这样不行,叶修突然丢下自己这只怪,一枪戳在唐昊正在打的雪狐身上,双臂一振抡了个半圆砸在自己面前,活生生一个圆舞棍,只缺强制倒地判定。

“唐昊贴身,小秦火力支援!”叶修边喊边又是一枪抽出,长枪甩开到极限变成鞭子,把秦牧云那只怪也卷了过来。解放出来的两人二话不说就转火稀有,零下九度的远程攻击瞬间给自己引来了仇恨,但唐昊的贴身更快,爪子一伸一缩,人已经到了精灵面前,一记重拳砸下。

游侠到底是游侠,体态轻盈,行动敏捷,唐昊势在必得的一拳被轻而易举躲过。唐昊也不气馁,踏前两步又是一爪抓出,借着叶修改造的手爪伸缩自如的特性,跟精灵展开了紧迫粘人的近身格斗。

这个游侠的近身能力却也不弱,眼看被唐三打紧紧粘住,干脆把长弓往背上一背,抽出匕首就变成了近战。

精灵双持匕首,近战攻击速度快得有点离谱,唐昊不太吃得住,干脆开了臂甲顶着。但臂甲顶得了一时顶不了一世,眼看秦牧云封技的一箭被躲过,唐昊考虑是不是先退。

王杰希倒没忘了给他加血,但匕首同样带冻伤效果,血刷上去成效打个对折,稀有怪伤害本来就高,如果专注加唐昊一人估计还行,但这边叶修拉着三只怪,身上还顶着冻伤DEBUFF没消失,也不能不看着,王杰希一时感到吃紧。

好在乔一帆那边的怪很快就解决完了,帮叶修分过去一只。一寸灰的魔法剑保持在火属性,对冰属性有伤害加成,剩下两只怪叶修杀起来就快了。穿云轰飞一只,武器切回匕首形态尽可能快地解决掉另外一只,叶修掉头就往稀有那边跑。跑到一半突刺,精灵很机警地避了一下,避过君莫笑的匕首却没法再躲零下九度的弩箭,被一箭射在肩膀上,脚下就是一个趔趄。

唐昊跟上抢攻,叶修手里的匕首也再度抖成长枪,没想到那精灵还会看形势,一看这边人多,瞬影步闪身就走。两个近战都没想到他还有这一招,高敏捷的精灵遁得极快,再看时已经到了王不留行身后。

王杰希反应也很快,眼看稀有冲自己的方向过来,也不管对方落脚在哪儿,直接就有了行动。

精灵瞬影步闪到王不留行身后,匕首同时挥落,却扎了个空。王不留行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已在10码之外。

精灵会瞬移也就算了,王杰希也会?王不留行晃了晃元素法杖,变回短杖,顺手给跟着冲过来的两人刷了口血。

王杰希的确会瞬移,头一天晚上折腾了好久弄出来的,在之前的空战里就已经大显身手。那场战斗,王不留行之所以能从各种匪夷所思的角度突然出现,靠的就不仅仅是背上的翅膀。瞬移,虽然暂时只能移出10码距离,配合王杰希那种与生俱来的直觉,往往就能发挥奇效。

在一个陌生的游戏环境,面对陌生的战斗方式,尽量追求自己更熟悉的打法无疑是提高软性战斗力的一条捷径。

战斗并没有结束,王杰希这一闪开,精灵自然是要追的,但他还没来得及追,眼前红光劈落,一寸灰的剑到了。

魔法剑攻速不算快,却有范围效果,即便不命中被剑风扫到也是伤害。此时剑上附着火魔法,精灵毕竟是冰系的,被扫一下掉的血比普通砍一刀还多,算他闪避迅速,被扫到两下也着实够痛。

经过一番观察和实践,秦牧云对精灵的战斗习惯和移动速度也有了一定把握。他是远程,本身就具备更广阔的战斗空间和更富余的判断时间,这时候再射出的箭,命中率已经不像最开始那样低。预判,发射,对方闪躲,命中。在又一箭封技命中后,到位的叶修和唐昊跟乔一帆形成三路夹击,一轮猛攻,稀有怪终于躺了。

血少,始终是高敏怪跑不掉的软肋。

作为一只稀有怪,他的掉落也没含糊。蓝弓一把,技能残页一张。两样都是秦牧云的,本人有种一夜暴富的感觉。

“回吧,小秦休息一下去把技能学掉。”叶修说着,先秦牧云一步拿走了弓,“这个先给我玩玩,回头给你一把更好的。”

弓弩类的武器,叶修正好需要有个合适的参照物研究做法。


众人记了当前坐标,回城。下午已经过去一大半,秦牧云稍事休息就去做技能任务了,乔一帆和唐昊从叶修那儿领了材料清单去打材料,王杰希继续写昨晚上没写完的一个技能,叶修则一头扎进工坊,天黑了都没看见人。

秦牧云这个任务需要跑的地方有点多,小半天来不及做完。晚上回来,在旅店门口被人叫住,回头一看叶修叼着根草棍儿从后面走上来。

“试试看。”叶修提出交易,秦牧云接过,拿出来。一只手弩,比他现在用的大一些,造型有点怪。

“外面试去,多试试,不好用明天跟我讲。”叶修说着打了个呵欠,显然是累了。秦牧云依言走开,叶修上楼,推开房间门,王杰希刚好写完一个技能,书桌周围的绿光正在暗淡下去。

叶修走过去,从兜里掏出个东西递到王杰希面前。

“来,你的珠子。”叶修语带笑音,“别太感动。”

王杰希睁大了眼,一枚单片眼镜静静躺在叶修掌心里。削薄的镜片,亮银的边框,拿过来一看,加智力,附加冰抗,最重要的是,可成长。

翻过眼镜,镜架内侧一列小字:君莫笑。王杰希失笑:“你这是打算给我身上每件装备都刻上你的名字?”

“那有难度。”叶修说,“我没学裁缝。”

衣服裤子什么的,锻造和工程学可做不出来。

王杰希摇头,取下帽子戴上眼镜。轻若无物,视野清晰,比他摔坏的那枚戴起来感觉舒服许多。

“你早说是要做这个……”王杰希转过椅子,叶修要当时就说干什么用,他也不至于跟他抢那颗珠子。叶修已经走到了床边,撩开被子就往上躺,听到这句话,摆了摆手:“得了吧,早说你得不让做。而且提前说了就没意思了。”

意思?什么意思?惊喜倒真是有点,但王杰希还不是很转得过弯叶修干嘛要执着地给他个惊喜。

看他一脸不解,叶修咧嘴一笑:“晚安,生日快乐。”然后钻进被窝就不动了。

王杰希呆了片刻,掐指一算,才想起来今天7月6日,他的生日。

再看向那颗躺平的后脑勺,王杰希一时百感交集,深吸口气,硬是没能平下微乱的心跳。


评论 ( 30 )
热度 ( 409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