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直觉是个玄而又玄的东西,产生的那一瞬间,没人讲得出为什么。有些人的直觉是天生的,有些人则是后天建立的,王杰希属于前者。

家里长辈说他小时候通灵,王杰希对此一笑置之。他没有这种玄幻的记忆,但他知道自己看人很有一套。初见面的陌生人,只需要扫上一眼,就能判断出对方适不适合打交道,通常准得令人发指。都说人心隔肚皮,在王杰希面前那层肚皮基本是形同虚设的,他家没心没肺的爹妈从他很小的时候就喜欢拿他当雷达用。

直觉强是个好事,常常能帮他趋福避祸,但有时候也不那么好,毕竟不是什么事都能靠直觉去做。当直觉不能让他走得更远时,他强迫自己将那份与生俱来的敏锐变成千锤百炼的沉稳,以至于很多年后偶然说起,还会有人质疑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保有那样的直觉。

不管如何,至少刚刚发生的事证明,王杰希的直觉还是很灵验的。


上午秦牧云先去做掉了剩下的任务,一行人再继续昨天的地毯式搜索,等找到BOSS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第三层的BOSS是两只雪豹,一公一母,拉在一起打有协同攻击,伤害很可怕。叶修一看不行,二话不说拉走了一只,剩下四人先把母豹子杀掉。

唐昊有王杰希新做的技能,秦牧云有新武器和学好的领悟技,战斗力都提升了不少,打起BOSS来伤害看得见地涨。母豹子杀得很顺利,叶修那边却是险象环生。

雪豹属于高攻速高暴击,拉开后没有技能,但普通攻击够玩家喝一壶。叶修手里武器形态跟翻花似地变,各种左突右闪上蹿下跳,还要维持攻击,不能让时而跑来给他加血的王杰希把仇恨抢走。

这边母豹子收拾了10分钟,那边叶修就精神高度紧绷地坚持了10分钟。母豹子一死,公豹子狂暴,仇恨依旧在君莫笑身上,于是顶着狂暴的公豹子又打了近10分钟。

打完BOSS,叶修只想往地上一躺抽根烟回血,这种高度调动集中力的长时间战斗带来的消耗不是吃一两口虚拟食物就能补得回来的。可惜没烟可抽,他只能一屁股坐在雪地里等王杰希开箱分赃,连开口说句话的力气都欠奉。

于是直到去拿最后一件装备的唐昊被直觉有危险的王杰希扔开,叶修眼皮才猛地一跳,翻身跃起,也只来得及看见箱子周围半径20码左右的一块地整个塌陷,雪尘扬了满天,唐昊挂在大坑边缘被秦牧云和乔一帆拉住往上拽。

叶修跑到坑边上,唐昊已经爬了上来,大坑又被雪封住,除了箱子没了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如果不是站在这里的人少了一个的话。

唐昊瞪着原本放箱子的地方,一脸阴郁,眼里憋着一股子狠劲。秦牧云和乔一帆走过去仔细检查,找不到任何像是机关的东西。乔一帆回头看叶修,叶修正沿着那块刚刚还是个坑的地面边缘走,走了几步蹲下去抹开雪,下面结着厚厚一层冰。

“弄不开了,估计弄开也没用。”叶修敲了敲冰层,站起来。乔一帆心里咯噔一声,抿紧唇不说话,唐昊的表情能杀人,连秦牧云都停了下来,皱眉看脚下的雪。

这下连空气都像要冻结了,叶修一眼瞥见这几只霜打的茄子,没好气地说:“喂,王杰希又不是挂了,就掉到坑里不知道哪儿去了而已,一个个都顶张死人脸做什么?”

“你倒是真放心。”唐昊凉悠悠的声音飘过来,换回去叶修玩味的眼神:“呵,你担心了?”

“滚!”唐昊吼了一声,然后也没等叶修滚,就自己先滚了。

唐昊滚到传送阵上,叶修笑,心想这小子脑子还挺清醒,一边招手:“哎,别一个人去,一帆小秦一起来!”

愣了一下继而秒懂的两个年轻人一溜烟跑过来,传送阵启动,目标第二层入口。

虽然第三层不是真的在第二层正上方,但王不留行掉下去的地方同样也不是真的有个洞。王杰希最有可能掉到哪儿去了?众人不约而同想到了下面一层。

第二层还有一块没探过的地图,当时他们还没来得及走过去,就赶紧掉头往回跑了,从此再也没能踏足那个空间。


王杰希推开唐昊的时候,其实还没有任何地面会塌陷的征兆,而从征兆出现到那块地面整个塌掉,中间的过程不足一秒。王杰希站在箱子边,瞬移是10码,他努力了,还是够不着边。

于是就只好掉下去了。

下坠的过程非常漫长,像是跌进了时空隧道,到一半王杰希就没意识了。恍惚中,来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那小子不行。”那个声音说,“他的打法不适合微草,再强也不行。”

王杰希有些吃惊,熟悉的不仅是那个声音,还有这句话。联盟史上唯一一个被称为“治疗之神”的人,方士谦,这是第三赛季结束后,他和当时的微草队长两人在训练室里的一段对话。

王杰希停在虚掩的门外,听了下去。

“但他确实强。”老队长说,“也许在几年内我们都不会有这样的运气能再遇到一个天赋这样高的年轻选手了。”

这句话很快就得到了验证,哪怕在强者辈出的第四赛季,也没有这样横空出世视新秀墙于无物的天才型选手,而即便到了第十赛季,不是角色而是选手自身获得了公认的神级称号的,也只有那么一个人。

以事后诸葛亮的角度来看,如果当初错过了王杰希,微草战队很可能就等于错过了他们的两届冠军和随之而来的所有荣耀,当然,包括利益。不过在那个时候,方士谦只是皱着眉,以一个非常合情合理的分析来试图说明这个最佳新人奖得主与微草战队的格格不入。

“个人赛和擂台赛他或许可以出尽风头,但比赛不是只有个人赛和擂台赛。”

这个道理谁都知道,一场比赛最关键的胜负手往往是在团队赛,这点单看分值比例就很清楚,即便是后来季后赛规则修改取消了个人赛改为人头制计分,依然没有动摇团队赛对整场比赛的决定性意义。这点是荣耀这个游戏本身的形式所决定的,用叶修的一句话来说,就是“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1v1强力的选手,对战队而言不会没有意义,毕竟不管个人赛还是团队赛,赢了都是分。但一个只能打好1v1的选手,却绝不可能成为战队的核心。

微草现在需要的,不是强者,是核心。

王杰希的出现一度让微草老将眉开眼笑,但很快他们就发现,这个强得不像人类的孩子也许不仅不能成为微草的核心,一步踏错,反而还会变成微草的毒瘤。

“团队赛没人能跟上他的节奏,即便他想打配合,也没人能配合得了他。很遗憾,他的存在会是微草战术体系里一个显而易见的败笔。”

方士谦代替大多数人说出了这句话。这是一句非常伤人且完全不留情面的评价,所以他们刻意找了一个赛季结束队员都不在的午后,在空荡荡的训练室里关起门来讲。

有些话必须说开,这是为战队负责,为包括当事人本人在内的所有战队选手负责。

老队长叹了一口气,方士谦说的这些他哪会不知道?能当战队队长的人都不会是什么泛泛之辈,王杰希这个新人的问题他不会比其他队员更晚看出来。但就像他刚才说过的那样,站在他的位置,他下不了决心,舍不得王杰希。

无论从天赋、技术、才能还是心性来说,王杰希都是一个让人没法放手的选手。眼看着一颗光芒四射的星星掉在自家门口,把它捡起来再往外扔的魄力,老队长摇头苦笑,他实在没有。

“再观察一个赛季吧。”就竞技年龄而言已算高龄的微草队长看着队里这位正值当打的优秀治疗,几乎像是请求般地这么说,“再看一年,我始终还是指望着在退役之前找到一个能把微草接过去的人。”

他不是没考虑过眼前牧师守护使者双精通的治疗好手,但这个提议一年前就被这个无比理智的年轻人拒绝了。方士谦很清楚,他成不了战术核心,他只会是那个把战术核心能创造的价值极限化放大的人。

而王杰希,至少现在他不认为这个少年能接得住微草的未来,但队长话已经说到这种地步了,再执意坚持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一年,一个赛季,这个时间对说出这句话的人来说意味着他竞技生涯最后的时光,他都甘愿花下去,方士谦也只能无话可说。

见方士谦没再坚持,老队长松了口气,他走到窗边,负手看着窗外主场体育馆的侧影,下定决心说出了一句若在平常他绝不会在任何一个队员面前说的话。他说:“说白了,是战队跟不上他,不是他跟不上战队。”

这句话说出来,等于承认了微草战队的整体水平在王杰希之下,出自队长之口,那得多打击士气。这个感慨他憋了一整个赛季,如今终于憋不住,幸而唯一的听众不是一个会被一两句话轻易打击到的家伙。

“也不能这么讲。”方士谦说,“放眼联盟,能跟他打出配合的恐怕就只有叶秋了。”

叶秋,刚刚拿下三连冠为嘉世开辟了王朝霸业的人,整个第三赛季唯一一个击败过王杰希的人。如果是魔术师和斗神的配合,即便是团队赛,可想而知也一定能打得精彩。

虽然这对其他战队包括微草自己来说,大概就意味着未来多少年不间断的梦魇,但当时的微草队长仍是点了点头,坚定地说:“这个孩子微草不能耽误他,一年后如果还是不行,就让他交换转会去嘉世。”

“嗯。”方士谦回应,“这对他而言应该也是最好的选择。”

即便认为王杰希不适合微草,他们也从未想说王杰希不适合荣耀,或者说,恰恰正是因为这孩子太应该拥有属于自己的荣耀,他们才不能把他继续留在微草。

一年。一年后是第五赛季,正是王杰希黄金时段的开始。替他规划了和斗神并肩作战这种堪称梦幻的前景的两人,都没想到真正到了第五赛季,嘉世已经不是一个好去处,而王杰希也已经不需要离开微草。

或者说,微草已经离不开王杰希。


走廊里很安静,四顾无人,少年站在虚掩的门边,原本准备敲门的手指还屈起,维持着一个不自然的姿势静止在空气中。少年连呼吸都放得很轻,胸口却掩不住地剧烈起伏,他在门外站了一会儿,然后放弃了敲门进去的打算,默默地沿着来路走回了自己的房间。谁也不知道在幽深的走廊尽头,少年扔掉了什么,又负起了什么。

王杰希静静地看着,他知道那之后发生的一切。那种感觉就像武侠小说里写的自废根基从头练过一样,他拿出超乎常人的毅力,不顾一切地止住了自己依据直觉采取行动的条件反射,硬生生在其中插入了对整个战局更全面的思量和据此导出的判断,日复一日地训练自己让大局观代替他习以为常的独特视角成为行动的基准。这个过程无异于易经洗髓,那一年里,王杰希一人分饰了脱缰的野马和奋力拉住缰绳的骑士两个角色,在周围那些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完成了从特立独行的魔术师到后来那个战略眼光不逊于四大战术师的微草队长的蜕变。

第四赛季打到一半,老队长郑重地把微草托付给他,方士谦对他微笑,成为他赛场上最坚实的后盾。当时王杰希想,这只是开始。

和叶秋并肩作战?他不考虑。成为叶秋不能忽视的对手,将微草建设成不逊于嘉世的强队,他可以考虑一下。

四年后,微草两冠在手,方士谦退役。送这位微草冠军路上不可或缺的功臣走出大楼的时候,王杰希意外地收获了这位前辈略带担忧的目光。这次,方士谦不再说王杰希不适合微草,他说:“不要把微草看得太重。”然后没有解释,拖着箱子挥手离去。

王杰希对这句话百思不解,直到又一个三年过去,他才从当初的老队长打算给他安排的“搭档”那里听到了关于这句话的注解。

他们都比他看得清楚,他想,如果没有多年前方士谦一席话,很可能就没有后来带领微草走向辉煌的王杰希,而如果没有叶修那句话,更可能他就这样一路带着微草走向沉寂。

不论抉择,还是坚持,都不如表面看来那般光鲜。而一个任何时候、不论立场都肯对你直言不讳的人,何其可贵。


王杰希睁开眼,感觉自己睡了很久。他平躺在一面巨大的镜子上,看水在天上像云流过。

看来还活着,他松了口气,爬起来观察四周。

那其实不是一面镜子,而是一整面的冰,天上流动的水倒映在冰面上,波光粼粼。这里看起来是个寒冰构成的洞窟,他身处的地方大概是洞窟的腹地。空间开阔,冰面平坦,除了他,干干净净没有半个活物。

王杰希突然就意识到了这是怎样一个地方——BOSS房间。除此之外,游戏里没有必要设计这么大一个空荡荡的洞窟。

可是,BOSS房间应该有BOSS,他环顾了三遍,一遍比一遍仔细,却没发现任何地方有可能隐藏着BOSS的行迹。

他决定走走看,目的地是四周的冰壁里唯一一个洞口。

脚底下的冰面光可鉴人,周围的冰壁却布满了晶状突起。一人多高的洞口前,左右各一支冰晶像门卫交叉的长矛般封住去路。

王杰希一矮身,从下面钻了过去。能不破坏场景他尽量不想破坏,这个倒霉游戏,谁知道哪里隐藏着什么样的机关。

进了洞,空间一下子收束很多,但只是相对刚才的大洞窟而言。作为洞穴,这个冰洞实在称得上宽敞明亮。洞顶很高,垂挂着长长短短的冰棱子,整个洞穴放眼望去跟挂满水晶灯的镜廊似的,要多梦幻有多梦幻。

王杰希的直觉却在这时又一次跑出来秀存在感了。他抬头望那些冰棱,看起来在那儿挂了经年之久,投映在正下方的冰面上就是一点寒光。他突然做了一个动作:瞬移。然后,跑!

距离10码的身后,挂了经年之久的冰棱子“喀啦”一声断裂,直直砸向地面,接着是下一根,再下一根……满洞穴的水晶灯跟倒悬的多米诺骨牌似的,一根接着一根往下掉,砸在地上碎成一段一段,破片冰渣四散飞弹。王杰希跑在前面,瞬移CD一好就用,也只是刚刚好能把拆迁队甩在身后,飞溅的冰渣时而还能刮到他的脸。

冰洞不是直直一通到底的,岔路繁多。一开始王杰希还指望转进一条岔路就能脱离苦海,两次三番尝试后,他终于确定这满洞的冰棱子是自带热感追踪系统的,不管他怎么拐,身后永远是列队砸玻璃的巨响。

七弯八绕之后,王杰希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在哪里了,冰洞像一个巨大的虫巢,阡陌交通永远也见不到头。王杰希越跑越无奈,完全不抱希望地再次转过一个拐角时,却被人一把拽住胳膊,拖过来两步转进一个隐藏的岔道。

依然是冰洞,却比外面的洞穴窄了许多,也暗了许多,头顶上不再有冰棱子,脚下也不再是平整的冰面,整个洞穴都凹凸不平,走在里面突起的冰晶很是扎脚。王杰希把胳膊抽了回来,问:“你怎么在这儿?”

“来找你。”走在前面的人头也不回,仿佛看路是一件需要十分专注的事。王杰希再问:“怎么找到的?”

“动静搞这么大,还怕人找不到?”对方笑着反问,好像他是专程搞出这么大动静来标注当前位置的一样。

“你怎么知道这里有暗道?”王杰希继续问。对方声音里的笑意一下子就收起来了,像被小孩儿十万个为什么问烦了的大人,语调换装了拿捏出来的严肃:“哪儿来那么多问题,专心走路,需要哥教你怎么保持安静吗?”

王杰希真的就不问了,一直到他们走出这个窄小的冰穴,进入一间冰室。

说是冰室,这里真的就像个房间一样。整个空间是方形的,地面又变回了镜面般的平整,四角有四根冰棱一直垂落到地上,形成四根柱子仿若支撑着天顶一样竖在那儿,灿然生光。

王杰希看着那个人走到一根柱子旁,随意往那儿一坐,转过脸来:“好了,还有什么问题一并都问了吧。”

那张脸不是别人。

叶修。

王杰希没有走过去,他就站在洞口旁边,抄着手,抱着他的法杖,站得笔直。他没开腔,叶修一脸兴味盎然地盯着他看,像是不明白这人在闹什么别扭,又像是一切都了然于心游刃有余。

“怎么了?”叶修摆明了揣着明白装糊涂。王杰希也不跟他绕弯儿:“你不是叶修。”

叶修好笑地看着他:“说话凭良心啊大眼,哥才刚救了你,不是叶修我又能是谁?”

王杰希也笑了,笑得很冷,眉锋似刀:“你告诉我,你是有多大本事,能在游戏里弄到一套衬衫牛仔裤不说,还能把自己弄年轻回去六七岁?嗯,‘叶秋’?”

他自认问得犀利,没想到对方一点不急,反而拿看怪物的眼神看他。

“游戏?什么游戏?”叶修一脸“你没发烧吧”的表情,看得王杰希心里发毛。

“比赛已经结束了,你是在做梦么?”

比赛?王杰希真的开始觉得不大妙。这一激灵,再看四周,哪还是什么冰洞?这个地方眼神再差他也不会认错,俱乐部旁的体育馆,微草的主场场馆。选手通道里,先一步退场的叶秋遇到战败的微草,自然地走过来跟队长打了个招呼,路过当时微草最年轻的正选时,拍了拍他的肩膀:“转型?够魄力。哥看好你。”

那一场王杰希发挥得很糟糕,赛后连本队的人看他都带着深深的怀疑,从叶秋这个对手那里,他得到的却是决心转型以来的第一份肯定。

原本以为这些事都已经淡了远了,好像也的确很多年都没想起来过,这时候却突然跟抖落的老照片一样纷纷扬扬地掉回视野里。老队长、方士谦、叶秋……王杰希有些奇妙的错位感,好像真的被什么力量一把扯回了多年以前,得到叶秋一句话的认可和鼓励,就觉得再难也能坚持得下去。

人心毕竟不是铁打的,初入联盟就做下了很多老将都不敢轻易做的决定的魔术师,当年也不过是个半大孩子。所有的动力说到底无非就是“输不起”,既不愿输给自己,也不愿输给对手。

要赢,不惜一切也想赢。

在后来的评论员们的文章里,提到魔术师的这一次蜕变,往往将之说成是绝对的冷静理智,坚定的自我克制,而只有他自己,或许再加上当初那个拍着他的肩说“看好”的人,知道当时烧在他骨子里的,不是什么冷静克制,恰恰是一蓬热血。

魔术师的热血,深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延烧着,从始至终,只有三两人得以见证。

场景再变,地方还是微草的体育馆,王杰希和方士谦一路说着话,路过嘉世休息室,往里面看了一眼,叶秋一个人坐在那儿。算算时间,嘉世正在开记者会,那也不至于走得这么空吧?王杰希不觉停下了脚步。

方士谦打了个手势,带着其他人先走,叶秋回头,也看到了比赛胜方队长那一脸“我不高兴”的表情。

“打得不错。”败方队长说,好像一点也不挂怀刚刚的失利,“决赛当心点,张佳乐那小子可拼了。”

王杰希始终不发一语,最后面对叶秋“还有事吗”的眼神,点了点头,走了。

之前,叶秋也一直是独来独往,王杰希从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这一次,那个孤单的身影却一直烙在王杰希视网膜上,好多天都没能淡去。正好是第五赛季,有那么一瞬王杰希甚至想过,如果当初真的转会去嘉世了,今天看到的是不是就不会是这样的景象?

当然,这种念头只能是转瞬即逝的,年轻的微草队长真切地期望目前的嘉世只是处在磨合期,来年他们能在决赛场上相遇。

而直到五年后他才遗憾地发现,他和叶修,一个两冠,一个四冠,进总决赛的次数加起来有八次之多,十年荣耀而已,他们却从没能在决赛里遇到彼此。

王杰希定了定神,暂时把眼前那些跑马灯一样的画面强制性挥去。他不明白,就算这个洞有古怪,把这些事情挖出来又能有何意义?他有些木然地看着向他走来的叶修,后者已经是那张熟悉的没精打采的脸,趿着拖鞋,嘴里叼着根烟,疏于打理的头发乱蓬蓬的,下巴上尽是没刮的胡茬子,青惨一片。走过他身边时,叶修把烟塞到他嘴里,再顺手在他脑门儿上弹了一下。

“别发梦了,给哥醒醒。”


王杰希猛地睁眼,高高的洞顶上水流如织,身下一片冷彻清明,手边翻倒着和他一起掉下来的宝箱。一只狐狸坐在旁边,低头看他,见他张开眼,也缓缓咧开嘴,扯出了一个阴测测的惨笑,露出两排尖牙。

没有什么掉冰渣子的冰洞,也没有什么立着四根柱子的房间,这么大的洞窟果然是BOSS老巢,王杰希就地一滚,躲过狐狸照着喉咙咬下来的利齿。

嘴里好像还残留着烟味儿,微苦,却足够醒神。他想,果真物极必反。

昨天尽是好事,一路顺畅,知道了柳非平安,还收到一件礼物,今天一百八十度大逆转,每一件事都跟安排好的一样见鬼。

而现在摆在他面前,比见鬼更见鬼的是,一只战斗力飘红的BOSS,怎么打?!


评论 ( 27 )
热度 ( 387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