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红字,简单说就是没法打,打上去伤害也不能看。王杰希是大半个治疗,但就算他不是治疗,他也不能奔放到看到个战斗力飘红的BOSS还高举法杖往前冲。

但战略转移这个选项是不成立的。王杰希飞快地往周围看了一圈,先前在——大概是梦里看到的那个洞口压根儿不存在。这是一个密闭的洞窟,传送卷拿出来一看整面都是灰的,开启不能。他倒不担心怎么出得去,干掉BOSS后一般能刷出出口,但问题是,这BOSS左看右看,怎么都不像是能干得掉的。

在此之前,还有另一个困扰他的问题,那就是:这狐狸是BOSS没错,但,哪儿来的BOSS?

第三层的BOSS已经打掉了,传送门都出了,没道理说第三层还有个隐藏BOSS。稀有?没看到银龙标记。剩下唯一的可能……王杰希避过一个扫尾攻击,顺手丢出一发冰箭,果不其然,免疫。

“轮”吗?他想,然后平举法杖,聚气,再横向挥出。“啪”,BOSS身上炸开一团火光,总算不是免疫了,但几乎看不出来血条有什么变化。

这记攻击没伤到多一点血,却达成了激怒BOSS的效果,通体银白的雪狐脖子一仰发出一声长啸,然后全身泛出蓝光,连眼珠子里都烧起了两团冷火。刚才BOSS的攻击还跟猫捉耗子一样带着点儿戏弄的成分,现在却彻底换了个架势,王杰希顿感压力剧增。

新技能【火焰爆裂】的CD比冰箭长,等CD的间隙苦逼地身为大半个治疗的王不留行只有闪躲一件事可以做。狐狸攻击频率变高了但攻击手段并不多,基本就前扑、爪击、扫尾几种普通攻击,技能暂时没看到。王杰希多精明的人,一面留心着随时可能出现的技能攻击,一面迅速地把普攻的节奏熟悉起来,包括前置动作、攻速、攻击路线和距离,再结合自己瞬移的CD,很快就安排出了一套接近无脑的闪躲流程。

这狐狸BOSS虽然战斗力高,但AI比之前的两只雪豹差远了,换了雪豹,胆大如叶修都不敢放松片刻注意力,王杰希也不认为自己能有无脑躲闪的本事。但这个狐狸……王杰希有些纳闷,这么定式化的攻击,不符合身份啊?

不合理就意味着有问题,王杰希当然不可能在发现了不合理之后还大而化之地当做没这事。他再度仔细观察那只狐狸,用眼睛洗过BOSS身上每一寸皮毛。这一来,终于让他发现了特别之处。

狐狸前腿根部的位置,一片蓝光遮掩下,有个小小的红点。王杰希略一思忖,法杖对准红点所在的位置,聚气。

火光炸开,可惜,打偏了。

火焰爆裂纸面伤害比折射冰箭高很多,但爆点很难掌握,如果只需要砸在BOSS身上,那没什么,那么大的体型打哪儿不是打,但要精确到一个小点,且目标还在不间断地移动,难度瞬间就提升了一个档次。

王杰希持续闪躲着BOSS的攻击,同时不断试验着火焰爆裂的手感,终于,在第五次发出技能后,红点的地方炸开一道血光,技能命中。

这次命中产生了什么影响呢?正面影响他还没来得及去发现,负面影响就已经来了。BOSS吃痛,直立而起,然后两只前腿重重地砸在冰面上。冲击波以BOSS为中心扩散开去,王杰希及时地给了自己一个盾,发现伤害并不如想象中可观。

但这个伤害并不可观的冲击波,却留下了一个严重的后遗症。

冰面上爬满了大大小小的裂纹,虽然冰层还并没有裂开的迹象,但这些裂纹仍然充满了不祥的暗示。

BOSS血条显示,那一记攻击让它损失了2%的血量,这个值绝不可能是火焰爆裂正常的伤害值,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弱点攻击命中。也就是说,那个小小的红点标识出的是BOSS弱点所在,初步推论,只要命中红点就是2%的伤血。

同时,只要命中红点就是一次砸地冲击波,第一次下来冰面只是爬上裂纹,第二次、第三次呢?冰层什么时候会断裂,裂开后又会是怎样的景象,王杰希现在完全无从判断。他只能做好准备随时提放脚下的冰层碎裂,同时再度开始观察BOSS周身。

上一击命中后,狐狸前腿根部的红点就消失了,继而并没有再度出现在那处。王杰希耐心地搜寻着,很快就在脖子斜后方发现了第二个红点。

这个点比前一个更难命中,在已经有了一定经验的基础上王杰希仍是用了三次技能,才终于得以击中目标。不出意料的,冲击波再度来临,这次的伤害比前一次高一些,冰面的裂纹进一步扩大,有些地方已经崩开了一道口子,喷散出几块碎冰渣。

王杰希瞄了一眼冰面的情况,再度心无旁骛地寻找起红点来。

第三次,红点在侧腹部,遮挡少,一击命中。冲击波过后,几块先前裂了口子的地方先后有冰块沉了下去,王杰希有意识地移到旁边一看,心也往下一沉。

他预想过冰下面是水,同时也预想过冰层很厚最后会变得高低错落参差不齐,无论哪种都可以有应对方案,并不要命。而眼前这个景象,无疑是他所能想到的情况里最坏的一种。

一个三角形的缺口,从缺口往下看去,下面是无尽的虚空。可想而知,掉下去就是没命的节奏。

心里有了数,尽管形势并不喜人,王杰希仍是当即丢开了还不需要过多关注的隐忧,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寻找弱点和攻击命中上。

第四处、第五处、第六处……每次命中,都是很稳定的2%伤血,冲击波伤害也稳定地提高,王杰希开始需要在冲击波后给自己刷上一口血。

至于冰面,第六次冲击波下来,冰面上已经留下了好几个显眼的大坑,另有几处摇摇欲坠,一副只要再伸根手指戳上一戳就能立马崩掉的样子。王杰希尽量避开这些危险的地方,这样一来,无脑躲普攻什么的也就不用想了。

再过五轮,BOSS血量降到78%,场地有一块已经彻底不能过去。王杰希从只是被动躲闪BOSS攻击,到现在开始频繁地主动走位,尽量将BOSS引到对他更有利的区域里。可惜冲击波造成的冰面碎裂完全是随机的,他没法事先知道哪块冰会碎掉,也就只能事后再随机应变。

攻击、走位、躲闪、再攻击,王不留行反复进行着同一套循环。随着活动空间不断被压缩,一个简单的动作里需要投注的注意力也越来越多。弱点攻击第十七次,BOSS伤血34%,全场近1/3的地方都不能站人。形势发展到这个阶段反而显出来有利有弊,一些太大的坑BOSS也必须绕过,王杰希在选择路线上稍微下点功夫,很多时候就可以靠BOSS绕路的那点时间差来规避攻击。

他也想过直接把BOSS往坑上带,可惜对方到底不愧是只狐狸,狡猾得紧,眼见路径上有坑根本就不屑于做任何会把自身陷入危险的举动,一来二去,王杰希发现根本骗不到它,也就不再费力气尝试了。

攻击命中第二十六次,BOSS伤血52%,王杰希终于遇到了开打以来的第一次危机。


通常他在进行攻击前后的操作顺序是这样的:判断火焰爆裂CD到了且确认处在相对安全的落脚点,就将法杖切到攻击形态,施放法术,然后不管命不命中,都立刻切回十字架,给自己套盾,再切换到攻击形态,准备遇到突发情况时能立刻施展瞬移。

到此为止运气都还算不错,没遭遇过冰层在脚底下碎裂的情况,第二十六次冲击波后,惊心动魄的一幕终于上演。

冲击波让王不留行损失了近70%的血,随之而来的失重感伴随着并不悦耳的脆裂声,王杰希向着一早看好的方向就是一个瞬移。没想到,瞬移到位,脚底下再度传来不祥的声音,王杰希提腿就跑,BOSS的爪击却在这时迎了上来。

爪击封死了前面的路线,这时候再变向基本已经跑不出裂纹范围。怎么办?王杰希一眼扫过BOSS飞拍而来的爪子,瞬间作下数个判断,然后采取一个异常大胆的举动。

他没有再往前跑,而是退了一步半。

带有拍飞效果的爪击拍到王不留行身上,他整个人斜飞了出去,原本就只有30%出头的血,受这一拍之力再度直线下降,最后停在6%。

但这一飞,却让他飞离了即将碎掉的区域,在对角度和距离精确的预估下,王不留行落在了一块安全的冰面上。

落地翻滚起身刷血,王杰希流畅地做完这一串动作,没再看那块已经变成了冰窟窿的地方,很快又在BOSS身上找到了下一个弱点。

二七、二八、二九……三二、三三……一次一次地攻击,一点一点地削血,同时立足点大片大片地减少,王杰希毫不松懈地坚持着,到后来已经是一场集中力和意志力的拉锯战。

战斗已经超过了半小时,体力药水喝掉一瓶。一开始他就预估这是一场硬仗,药水喝得早,CD也快好了。每多攻击一次战斗难度就会提高,体力消耗相应也就会增大,还剩下十七次,而对他来说,下一瓶药喝完后能撑到多少体力,基本就意味着他接下来只有那么多体力可用了。

30分钟的体力药水CD,太长。

第三十四处在BOSS肚皮底下,王杰希找了好一会儿才发现。看准机会滑到BOSS身下给上一击,冲击波中心的伤害十分可怕,好在冰面没裂,王杰希干脆赖在BOSS肚皮下面把自己刷满了才出来。

其实说赖也赖不了多久,BOSS不傻,冲击波收招完毕很快就跳了开来。而王杰希也不可能一直躲着不动,他还得找下一个攻击点。

结果这次却怎么都找不到,直到BOSS又一个前扑,躲闪时惊鸿一瞥,王杰希才发现那个小红点竟然在BOSS背上。

狐狸作为BOSS,体型本来就大,除了前扑收招那一秒不到的时间和冲击波前的直立动作,基本没有把背部暴露在王杰希面前的可能性。冲击波就不提了,那得是命中了弱点才会发动的,因此想要击中那个点,他仅剩的机会就只有前扑。

好容易等到下一次前扑,位置却十分不好,或者说,整个场地已经没有什么太好的位置。眼下这一片周围围了一圈大大小小的坑,脚底下这块虽然还完整,但如果冲击波之后这块碎裂,王杰希觉得他没有太大机会能走出这片范围。

BOSS已经扑在半空中了,王杰希决定,这次放弃。他迅速地选好一个方向脱离前扑的攻击范围,目标地点是一块较大的完整区域。前扑收招有个小硬直,他不担心BOSS在这期间再有什么动作,因此整个移动过程他都没看BOSS一眼。

而就在到达目标地点时,一件绝不可能发生的事却发生了。

冲击波!

冲击波的前置声音王杰希都快听腻了,以至于那声音一响他就知道冲击波来了,下意识就给了自己一个盾。做完这个动作后,他才意识到这里面大有问题——分明没有攻击,怎么会触发冲击波的?!

王杰希转身,BOSS抬起的前脚正好落在地上,他飞快地切好法杖形态,发现脚下的冰面没有裂开的迹象,再看冲击波伤的血……好像变少了?

BOSS没可能自动施放冲击波,同样没可能突然变温柔,王杰希抬头,没费什么功夫就发现了这一系列异常事件的造因。

狐狸背上,君莫笑一手拿着长枪,一手紧抓着BOSS的长毛,被不喜欢背上有东西的BOSS甩来甩去也不嫌晕,发现王不留行看过来,竟然还举着长枪向他挥手致意。

叶修……?

受到先前的梦境影响,对叶修的突然出现,王杰希的第一反应是警惕。君莫笑出现得太莫名,就跟空降一样,也怪不得他要警惕。

但他很快就确定了这次真的是叶修,并且真的是“空降”下来的。

天上——或者说洞顶的流水里,先后钻出来三颗脑袋,如果不是这三颗脑袋都是熟人也长得不像水鬼,那情景真是诡异得跟恐怖片儿差不多。

唐昊、乔一帆、秦牧云,前面一个已经挥着飞爪往下跳了,后两个看样子并不打算下来,那水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构造,人就这样悬在里面竟然不会往下掉。

唐昊落在BOSS背上,再一跳落地。叶修也不勉强挂在狐狸身上了,跟着跳下来。两个近战迅速地一边一个选好了位置,秦牧云手弩瞄着BOSS,准备从上方进行支援。

王杰希暗自松了口气,即便同样险象环生,孤军奋战和身边有队友依然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不过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也没工夫寒暄,BOSS一刻不停地发动了攻击,王杰希只对前来支援的友军说了四个字:“当心脚下。”

“知道。”叶修回得更简略。BOSS这次的弱点在右边后腿上,叶修对着那个红点一枪扎上去,第三十六击命中。冲击波的伤害有三个人分担,更少了一些,除此之外,BOSS的普攻目标依然是王不留行,王杰希一边移动一边给三人刷血,虽然要做的事基本不变压力却小了很多。

两个近战仇恨不够,反正不会招来BOSS普攻,乐得赖在BOSS身边,偶尔有冲击波把BOSS身下的冰面砸塌了的时候,狐狸会跑,他们就死死拽住狐狸毛搭顺风车。

近战够不着的地方王杰希打,王杰希也够不着的地方秦牧云打,推进的速度快了不少,地面也更加千疮百孔。

第四十七击,王杰希脚下再度一空。这次坍塌的范围很大,瞬移完全不够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电光火石之间,他和叶修视线对上。眼见君莫笑向这边跑来,王杰希果断发动瞬移。

瞬移结束,下坠,一道银光甩来,王杰希伸手抓住,叶修沉下重心奋力一甩,回弹的长鞭把王不留行带上了岸。

“怎样,钓得一手好鱼吧?”叶修握着枪,得意笑。王杰希没说什么,专心走位闪避BOSS攻击。

四八、四九……终于,在唐昊一记爪击之下,狐狸全身爆出金光,然后一寸寸化作冰晶散尽。

世界公告:『世界任务“轮”第三步由玩家君莫笑、零下九度、唐三打、王不留行完成』

乔一帆没进入战斗,也就没上公告。

冰面恢复完好,再度光可鉴人,洞窟中心摆着一只金灿灿的箱子,照例王杰希去开箱。“还真是隐藏。”叶修跟着过去,探头往箱子里看了看,“嗬,果然有料!”

紫装、紫色品阶稀有材料。叶修收了材料,招呼唐昊过来拿装备,唐昊对箱子都有心理阴影了,伸手半点不见平常的干脆劲。王杰希把剩下的东西捡了捡,抬头让乔一帆和秦牧云先回城。

冰洞里传送卷轴不能用,但还在水里的两人应该可以。看着两人身影消失,王杰希指了指一侧出现的洞口,说:“那边,进洞就跑,跟上我不要停。”

BOSS死后出现的洞口,跟他梦里见到的一模一样,两根冰棱支在那儿像极了门卫交叉的长矛。


一路狂奔,身后噼里啪啦地往下砸冰块,叶修和唐昊借武器辅助跟上王不留行的瞬移。王杰希在梦里东转西转根本不认路,现在跑起来却惊异地发现每一个岔路口他都记得该往哪边走。拐过记忆中的转角,果然有一个隐藏的密道,王杰希一闪身进去,另两人也反应极快地跟了进来。

“你怎么知道这里有个密道?”走在密道里,叶修的问题让尚还沉浸在思考中的王杰希下意识地给出了一个不靠谱的答案:“你告诉我的。”

叶修茫然:“我?”

王杰希这才回过神来,面对叶修不明所以的表情和唐昊怀疑的眼神,一时想不起来自己刚才说了啥。

“……没事吧你?”叶修总算觉得有点不妙,这个王杰希好像比平时呆了不少,难不成掉下来的时候摔坏了……

王杰希没摔坏,他只是在想,不管那段清晰得不像梦境的经历是什么,为什么能让他知道密道的所在地?他可以确定自己当时彻底就是闷头乱跑,没有任何指向性,误打误撞跑到的地方正好就有密道,这个太不真实。

或者,自己以为是误打误撞,实际上却是处在什么力量的诱导之下?如果真是这样,那这种能给潜意识造成影响的力量会不会有点太可怕。

以及,潜意识里营造出的幻象——叶修……

密道到头,方形的空间出现在眼前,四根冰柱灿然生光。王杰希停步,洞口正对面开着一道门,门外可见蓝天白云,和一个绿色的传送阵。

总算是梦境里没有的景象,却仍是被一步步引导至此,可以离开这个见鬼的地方了,王杰希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整件事丝丝缕缕都透着诡异,明知不对劲,却说不出来不对劲在哪里,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看他半天没跟上,已经到了门边的叶修和唐昊也不走了。唐昊脸上透着点不耐,叶修让他先回去,自己又走回王杰希身边。

“想什么?”叶修往冰壁上随意一靠。

王杰希面无表情:“想你。”

叶修靠到一半,冷不防一个激灵,不前不后地僵住了。亏得他是见过世面的,很快就调整好姿势,高深莫测地一笑:“想我什么?”

王杰希就像根本没发现刚才那两个字有什么语病一样,开始认真回答这个问题:“掉下来的时候我做了个梦。”他说,“梦到了很多以前的事,总觉得有什么寓意。”

叶修没搭腔,等他说下去。王杰希指向密道:“这些路我在梦里都走过,知道洞顶的冰会掉下来,也知道这里有个密道。”

叶修顺着想了想,就把前因后果搭上了,笑道:“你是不是还想说,梦里就是我领着你走到这里来的?”

“嗯,你不觉得不对劲么?”

“不对劲,当然不对劲。”叶修收起笑容,一脸严肃,“你也到年纪了啊老王,开始怀念过去了。”

“……”

“做梦是么……”没在意王杰希阴沉下来的面色,叶修继续说,“延续之前的思路,听起来倒也很可能是程序在捣鬼,但这里面存在一个严重的矛盾。”

王杰希点头,叶修果然也注意到了。

“之前出现过的‘幻影’都把我们往不好的境况里面引,这次这个不仅指引了出路,还把被BOSS盯上的我及时弄醒。怎么想都像是在帮忙一样。”

“有点意思。”

“最有意思的是,拜‘他’所赐,让我想起了一些事。”

“哦?想到什么了?”

王杰希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不能说。”

“靠,耍我呢?!”叶修一脸恨铁不成钢,“说吧,跟谁学的这手欲盖弥彰?”

“自然不是你。”王杰希说,“跟你学只能学到嚣张跋扈。”

“啧,再说一次,我那是实事求是从不夸大其词。而且要说嚣张,你还用得着跟人学吗?别逗了。”

“我很低调的。”王杰希一本正经。

“年度最佳冷笑话非你莫属了老王,你看哥都被你逗笑了!”

“笑点这么低,还能好么?”王杰希怀疑地看,叶修正色:“我怎么就是觉得你今天不对劲呢?”

“我很好。”王杰希说。

“好个屁,一整个阴阳怪气!”叶修彻底不以为然,“老王啊,我老早就想说了。善于琢磨是好事,琢磨过头就要出事。有时候,想做什么就去做吧,顾虑多了,快乐就少了。”

王杰希讶然,这没头没尾的叶修突然爆出这么一句,还很有点语重心长的调调,演的是哪一出?他不禁在心里反思了一下,他看上去像是想得太多快乐太少的样子么……

这么一想,发现还真经不起思量。快乐从来不是一个单纯的词语,没有不伴随取舍的纯粹的快乐,这一点,他认为眼前这个人应该再懂不过。然而,这人一句话,却让他蓦然又想起当年方士谦临走时略带担忧的一瞥,也想起数月前赛后握手时叶修那句堪称醍醐灌顶的提点。

单纯的快乐也是有的。比如当初被一叶之秋打得全无还手之力时,比如全明星赛上再次舒展魔术师风格和君莫笑配合得天衣无缝时。这样的快乐,可以有,却不宜太多,多了,保不准就会贪恋,进而产生妄念。

王杰希想,叶修应该懂。但说到底,谁又该懂得谁呢?很多事情,无非还是如人饮水,就像叶修的事,他也未必了解。

他也不需要了解多少,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人还是老样子,这就挺好。

叶修半个身子倚在墙上,看着突然陷入沉默的王杰希,眼里一片平静。他也在想一些事,以至于没能第一时间对王杰希接下来的行为做出反应。

想做什么就去做么?王杰希一笑,上前两步,低头。印在唇上的柔软触感到来,停留片刻,再退走,叶修耳边一声炸响,瞬间就忘记了刚才为止都在想些什么。乱哄哄的杂音中,王杰希的声音淡然含笑:“你不是馋烟么,梦里你往我嘴里塞了半根烟,现在还给你。”

……我去!叶修一个回神,心里的草泥马蜂拥出栏:“你跟我说梦?王大眼你这是打击报复!简直明目张胆,节操呢?下限呢?说好的低调呢!”

王杰希已经背对着他快走到洞口了,听到后面的爆发,举起左手,并起食指和中指晃了晃,叶修整个人都不好了。

谁来评评理,魔术师的画风带不带切换得这么突兀的?简直堪称无缝衔接过渡得让人应接不暇啊!

叶修慨然长叹,老虎不咬人,你真不能当他是病猫,半点都不可以心软!然后他伸手,拇指缓慢蹭过下唇……烟味么,他笑,梦里半支烟,怎么可能带得出来呢?幼稚。

王杰希梦里的叶修……他想来想去,还真想不出来那会是个什么样子。


这一天发生了很多事,在每个人的记忆里侧重点各有不同。但最终,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一条世界公告上——

世界公告:『圣山卡迪亚第三层全区域攻破,世界进程第二阶段启动!』


评论 ( 17 )
热度 ( 337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