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世界公告发出的时间是23点16分,这是最后一个区域第三层通关成功的时刻。至此,世界进程第一阶段完结,第二阶段开启。

原本这个阶段性事件应该是在三十层通关后开启的,这次测试只开放了前十层,也就相应的把阶段性事件调整到了前十层中。第三层通关通信解锁,第五层通关跨区域交易解锁,第七层通关全区域互通解锁。解锁条件是所有区域都干掉相应层数的BOSS,也要到这一刻,系统才会通过判定并发出公告。

在此之前没人能了解到其他区域的进度,叶修他们也不例外,打完隐藏BOSS回来依旧没看到公告,也就该干嘛干嘛去了。从寒冰洞穴回来后叶修就总觉得王杰希的态度有点怪,仔细想又说不上来怪在哪儿,这人跟平常好像也没什么区别,但时不时就是会觉得有哪儿不太对劲。百思不解,最后叶修只好将之归结为心理作用,丢开不管。

至于那个吻,叶修坚定地认为那就是个纯报复行为,并且给会采取这种报复行为的人盖上了“幼稚”的印戳。相比较起来,他更在意一些的是王杰希说话说一半的那个“想起了一些事”,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有些好奇,这在叶修来说也是一种新鲜的体验。

但他旁敲侧击了几次,都被王杰希避重就轻地带过,这事也只好先放一边。

练练级,做做装,原本以为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临近午夜,系统公告砸下来一枚重磅炸弹,还没睡觉的人不说,已经睡了的就连张新杰都是一个翻身起来,迅速投入新一轮的忙碌。

通信解锁,意味着游戏世界里可以跨区域收发信息,发信形式有三种:一、邮件,可写字数较多,因区域与区域之间距离不同,送达时间在一小时到六小时不等。二、急件,简单说就是飞鸽传书,送达时间是普通邮件的三分之一,字数较少,差不多等于寄个便条。这两种都需要写,还有一种就只需要口述——招来一只鹦鹉记录下要传的话,因为是语音所以不限字数只限时,3分钟的录音时间,然后就跟千里传音一样,鹦鹉会飞到收件人那儿把记录下来的话语转述一次。

不管哪种,当然都需要知道收件人名字才发得出去,这点对这次参与测试的所有人来说都不成问题。张新杰早为这一天的到来做好了准备,一早写好的几封信哗哗哗发完,平邮,自然是因为走急件会超字数。发出去也就不用管了,继续睡,等着早上起来邮箱里收回信就好。

要命的是黄少天。大半夜收到夜雨声烦送来的鹦鹉,几个收件人觉得生不如死。叶修直接拿绳子把鸟嘴扎了个结实丢出窗外去,接着又被王杰希捞回来,鸟头往被子里一按等它好容易聒噪满3分钟开始提示回信,才抓出来借了叶修的匕首在窗玻璃上刮足了三十秒。等堵着耳朵的叶修也终于受不了了,王杰希停止生成噪音,总结了一句“闭嘴”,把鸟放走。

很好很有效,黄少天连着好几天没敢再招鹦鹉。


第二天,叶修起了个大早,检查邮箱,二十几封信塞在里面。分了分,六封王杰希的,乔一帆两封,唐昊秦牧云各一封,剩下一堆,除了他自己的,就是收件人署名“君莫笑、王不留行”的几封信。别人的信他没动,只顺手把王杰希的份一起带了上去,放在书桌上。

王杰希还在睡,前一天他的消耗不小,叶修也觉得他应该多休息休息。

给君莫笑的这些信大半是兴欣的大家寄来的。除去叶修自己,兴欣这次来了九个人,罗辑的名额由陈果自作主张接替了,作为战队老板,她想参与测试荣耀方倒也没反对。

九个人,七封信,叶修一一看过去,大部分是报个平安。安文逸信里附了他所在那个区域的人员名单,信末还有包子的一句问候和表示会照顾好小安的决心。叶修一笑,再看苏沐橙的,简短两句问候,同样也有分组名单,以及老板娘稍嫌啰嗦的叮嘱。

安文逸和包子一组,苏沐橙跟陈果分到了一起,兴欣来的人多,看来两人分到同一组的情况还不稀罕。

让叶修略感意外的是莫凡也来了一封信,虽然内容很简洁,就两个字“无恙”,但莫凡会写信报平安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足够说明问题。这小子,真的开始学着把自己当做是团队的一员,开始试着融入集体了。

而那些将他和王杰希列为共同收件人的,基本都是各战队队长的联络函,霸图是张新杰发的,轮回则是江波涛。张新杰的信里除了他所在区域的分组情况和对当前形势的判断,还详细记录了从进游戏发现不能登出以来到目前为止所有的经历。看着这封跟日记一样的长信,叶修不得不承认,这是相当有用的情报。

张新杰同时要求每组至少有一人把自己的分组情况寄到他那里汇总,他再整理一份总表分发到各组手里。由于叶修这边是上过电视的,除了叶修,也就只有没上电视的乔一帆额外收到了张新杰一封来信。

这件事叶修也想过,但他知道一定有人会做,干脆也没费那个力气。张新杰这家伙果然不会让人失望,叶修想,不过他也不需要再写回信。一封内容比张新杰这个简略一些但大意差不多的信他昨晚就已经写好抄送N份寄出,收件人自然也包括了石不转。

喻文州江波涛李轩肖时钦等人的信里也都提到了对目前处境的一些设想,包括张新杰的在内,叶修一路看下来,有些疑惑地发现,他们这组经历过的一些奇异事件别人好像都没提及。这是很重要的一条信息,他不认为好像张新杰喻文州这样的人会轻易将之漏过,没提就只能意味着没发生过。

只有自己这边经历过这类事件?叶修觉得这里面大有文章,但说明了什么一时还想不透。他暗暗记下了这条,再看剩下两封,乐了。

一封来自百花缭乱,开篇就是对叶修抢杀隐藏BOSS这种无耻行径的一顿好嘲。叶修愉快地想这家伙是被戳到痛处了,还被一三都是君莫笑夹在中间当个第二,肯定想死的心都有。

张佳乐在信里威风八面地强调了这种游戏模式下孙哲平的手伤不会对他的实力构成影响,让叶修洗好脖子等着接受繁花血景的洗礼,叶修乐,哥们儿你醒醒这不是PK游戏,压一根黄瓜你张佳乐嘴炮打得响,见面就得怂——孙哲平手腕再粗,也粗不过系统和BUG好吗。

不过看得出来,可以跟孙哲平再度并肩战斗,这小子挺开心,那得意劲儿都恨不得从字里行间冲出来耀武扬威了。叶修微笑着合上这封信,再去看另一封,发件人斩楼兰。

小楼同志也是个靠谱的主,规规矩矩报上了自家成员,也附了简短的战况总结。叶修正点头,又扫到一句话,立马就给刚才的认可打了个问号。

“叶神,悄悄跟你讲个事:杜明这小子看你们家唐大美女的眼神很不对劲!具体是怎么个不对劲法,回头你亲自来鉴定哈!”……这是要鉴定什么,叶修失笑。唐柔好看,有眼睛的人都知道,有一个两个愣小子喜欢上唐柔真是再正常不过,没有才不正常好吧?这个楼冠宁,这也要神神秘秘地专程写进信里,你这么八卦你妈知道吗……

再往下看,笑容又变得柔和了。信末是邱非的几句问候。挑战赛胜出的新嘉世这次也收到了邀请,这笔测试回报对于从头来过的嘉世来说无疑是诱人的,邱非会来参加测试很正常。这孩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礼貌,字里行间多了些成熟稳重的感觉。两年的挑战赛经历,把一支曾在王者光环笼罩下的战队从谷底拉回荣耀战场的磨练,带给这个年轻人的成长是显而易见的。

叶修感到欣慰,大概因为是从训练营里看大的孩子,大概因为跟嘉世息息相关,总觉得像是自己的事一样由衷地高兴。然后他在楼冠宁附的名单里看到了高英杰的名字。

“你们家小高跟小唐一组。”叶修说,对象自然是屋里另一人——正在穿衣服的王不留行。王杰希闻言,“哦”了一声,手上动作不停。叶修再翻了翻手里的信:“柳非跟张佳乐一组这个已经知道了,许斌在肖时钦队里,刘小别在喻文州那儿,袁柏青和楚云秀于锋他们一起。你们队还有谁来了?”

“没了。”王杰希说,他已经穿好衣服,走过来拿起了桌上的信。“嗯,那就都在这儿了。”叶修把自己的信规整了一下,放在一边,站起来准备把椅子让给王杰希,肩膀上却被王不留行轻轻按了一下。

“谢谢。”王杰希说,热气吹在叶修耳边。叶修一愣,耳朵蹭地就烧了起来,赶紧挥了挥手走开:“客气什么,也就是顺便看到的,不说你自己也能知道。”

“嗯。”王杰希拉开椅子坐下,开始看信。原以为他还要再说点啥,结果这就完了,叶修出门前回头看了一眼书桌前的背影,心想真是见鬼了,这家伙一定不对劲。不过鉴于耳朵还在烧着,他也不准备现在继续思考这件事,带上门下楼去了。

过了一会儿,王杰希也下来,五人集合,出发去往学者塔。


学者塔是城里最高的建筑,也是王杰希学技能制作的地方。这次五人一同前来,不为别的,只为第二阶段开启的同时还有另一项功能解锁:技能升级。

先前打到的所有精魂碎片都是用于技能升级的,到现在也攒下来了不少。技能升级只针对打制技,领悟技有自己的一套成长规则,而精魂碎片也不是直接就可以用,需要到学者塔合成不同效果的精魂,再融合到技能石里。

每升级一次,技能威力就会提升,还有可能增加附加效果的威力或种类。这里面有很大的运气成分,两颗同样的技能石加上同样的精魂,升级后的结果也不会一模一样。一个技能总共只能升级十次,所谓最强的终极技,应该是技能本身不弱的前提下每一步升级都达到完美才能生成,而每次升级都需要消耗大量的精魂和银币,且随技能等级提高消耗也会大幅增长,刷最强技能什么的等于是个无底洞。

叶修他们倒不考虑完美不完美,他们没那个时间也没那个资本去刷技能,几人肉痛地付钱把技能都升到二级完事,接下来就该出发去第四层了。

第四层,每个人心里多多少少都是有些期待的,从这一层开始,在卡迪亚山范围内就有几率遇到其他区域的玩家,虽然只能看到影像,无法碰触也不能通话,但见面本身就足够令人期待。

跨过传送门,圣山卡迪亚第四层以雷鸣电闪迎接了满怀热情来访的旅人。


茫茫荒原,稀稀拉拉地分布着一些灌木丛和矮树,炸雷响过电光劈落,惊惶的野兽四散奔走,上一秒还完好的树下一秒就有可能变成焦黑的木炭,陈尸荒野。几人小心地移动着,从天上厚重的黑云里偶尔闪过的电光预判落雷的位置,避开雷击和被落雷惊吓成狂暴状态的野兽,缓慢地向前推进。

地形虽是旷野,这次却不用像上一层那样地毯式搜索。地平线尽头,怪异的山影在电光明灭中时隐时现,山顶扭曲成诡谲的形状,像极了一只枯槁的大手在殷切地招引他们靠近。

这么显眼的地标,不是BOSS所在地的可能性低得可以。当然就前面几层的经验看来,他们也没天真到以为一路直奔过去就能顺利面见BOSS,都不说这秒秒钟落到头顶的闪电,光看那座山,就没长着一副好相与的样子。

狂暴的怪不招惹,普通怪遇到还是要打,加上要绕开落雷密集的区域,遇到移动的雷云别说向前推进了还得后退绕路避开,上午过半那座山还遥遥地挂在地平线上。有接近那么一点点么?众人严重怀疑。

“不太对。”叶修说,“这样走恐怕是走不过去的。”

“太被动了。”王杰希点头。

叶修表示认可:“再看看,这雷不简单。”

几人找了一块相对安静一点的地方,开始仔细观察头顶的云层。这一看,还真看出点学问来了。

“电流的移动是有规律的。”王杰希伸手,在空中虚划。他画的是云层里电流的流动路径,几人顺着看去,果然,看似完全随机的落雷实际上却暗暗埋藏着某种规律。

电流在云层中分成几个流动的方向,经过的路径上会有落雷,几条路径交叉的地方落雷最为集中。观察着天上的电光,王杰希试着拿树枝在地上画出了一副所有电流的路线图,这幅图画了很久,中间还改动好几次,最终成形的时候,满座皆惊。

电流的路线中有一条很清晰的真空地带,放在天上根本看不出来,画成图却一目了然。这道真空地带在电流中往来穿梭,弯弯绕绕地似乎能一直延续到远方的山脚下,王杰希看了一会儿图,再抬头看天,问:“有把握么?”

“没有,这通道会动,在地上很难判断准确。”王杰希没提主语,叶修理所当然地认为他在问自己,回答完后沉吟片刻,说,“可以试试,不行大不了重来。”

“好,以那边那棵树为起点,先做个标记。”王杰希指着不远处一棵树,五人一起走过去,用手里的武器绕着树画了个大圈。叶修留心观察着天上的乌云,在两道电光分错开来的时候,喊了一声“走”,当先跑了出去。

四人跟上,一路连头都不抬。认路的活他们全部交给叶修了,只管跟紧就好,相对的,打怪的工作他们四个包圆,不需要叶修动一根手指。

这条路径上落雷是没有,怪却特别多,边跑边打很难清完,时常需要带着怪一起跑。不移动当然是不行的,就像叶修说的那样,这条真空地带会动,随时跟着云移动的方向偏移。天上的云层看起来只挪了一点点位置,地上的他们需要调整的幅度却相当大,不时刻保持移动根本不可能跟上。

这样一来,不管判断路径还是打怪都是一场消耗战。叶修带路必须坚决,其他人打怪也一点不能手软,途中好几次看到别队的人,也根本不可能停下来挥手致意。

中途也有差点偏离轨迹的时候,必须用武器和技能加速来修正方向,叶修变向变得坚决果断,像是丝毫不考虑后面的人跟不跟不得上一样。秦牧云有了移动技,和王杰希两个一个疾跑一个瞬移,总能想办法跟上,乔一帆不行,唐昊就带上他飞爪移动,两个人的重量会使移动距离缩减,但也还能勉强跟上。一路跑来,险象环生,却也没人跟丢。

行动前,叶修说的是没把握,实际上却一次成功,到达山脚下,清完跟上来的怪,众人第一反应都是补充体力。

坐下开吃,一边吃叶修一边东张西望试图再找找看有没有别组的身影,但跑路的时候惊鸿一瞥看到的人现在都不知去向了。结合之前在信里所见的其他组的经历,想来就算到了这层各组的场景也不尽相同,能不能遇到纯看运气。

休息完毕,几人开始往山里进发。


这是一座石头山,山体岩石都是被灼烧过百八十遍一样的焦黑色,整座山寸草不生,连棵枯木都见不着。山路非常险峻,经常需要手脚并用地攀爬,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周围虽然仍是雷鸣电闪,却好像没有落雷劈在山体上。几人相互协助着往上爬,到半山腰的地方,山路中断,一个洞口昭示着再往前走就得通向山体内部。

进了洞,雷声一下子像是远了很多。洞里的路坑坑洼洼,很不好走,时常还有断层,需要上下攀爬。这都算好的,最麻烦的是,没走多久,他们就发现这洞根本是吸血蝙蝠的老巢。整个洞窟里,蝙蝠扇动翅膀的声音不绝于耳,冷不防迎面撞上一只,就免不了一通恶战。

这种蝙蝠极为难缠,会吸血,不管打掉了多少血被咬中基本就吸满,还留下个流血DEBUFF。在狭小的空间里面对速度极快的蝙蝠,不被咬中太考验人,通常一只蝙蝠都能折磨他们半天。更恶心的是,这货死亡前还会呼叫同伴,附近如果有别的蝙蝠都会应声前来,常常一只打死换来两三只,防不胜防。

好在这种怪也不是没弱点,生活在黑暗中的生物,怕光怕火,乔一帆的火剑和王杰希的火焰爆裂它们都避之唯恐不及。有机会抓住机会,没有机会制造机会,对他们这些人来说都不在话下,以两个会火系攻击的人为中心,一场和蝙蝠之间的攻防战打得逐渐得心应手,终于来到山腹的时候,他们已经基本不会被蝙蝠咬中了。

山腹是个巨大的空洞,站在他们的位置向下看去,深不见底。通路沿着山壁一圈圈向上,在上方很高处开着一个口,看上去是出口。几人排成一列沿着一人宽的通路小心地向上攀行,叶修走在最前面,后面是王杰希、秦牧云、乔一帆,唐昊压阵。走了一段,叶修突然站住了,走在最后的唐昊抬头一看,奇异的景象让他也是一呆。

在他们旁边一点,跟他们呈相反方向正有一队人向这边走来。他们看不到对方所处的场景,于是在他们眼里,那队人就像是走在他们外侧的深渊里,踏着虚空前行,那情景说不出的怪异。

对方显然也看到了他们,领头的人干脆就几步跑了过来。

三零一度的白庶,角色名潮汐,作为一个半路加入的“外援”,他跟谁都不熟,但若只看他这欢天喜地跑过来认亲的架势,不知道的人一定会以为他跟这边每个人都是至交好友。

不熟,不影响此时此地白庶真的跟他乡遇故知一样爆发出的亲切感,他蹦过来双臂一张就指望和走在最前面的叶修来个热情拥抱,却扑了个空,一愣,被紧接着跟上来的人拍着背就是一通嘲笑。

夜雨声烦,黄少天。

黄少天没像白庶一样上来就是拥抱,但热情同样不减,就见他一会儿指着这个哈哈大笑一会儿瞪着那个噼里啪啦翻嘴皮,虽然听不见半个音节,所有人却都临场感十足地模拟出了黄少爆垃圾话的声音,真所谓达到了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境界。叶修干脆懒得看他了,上前两步,跟两个姑娘面对面站着。

苏沐橙甜甜一笑,用口型慢慢说了几个字,叶修会意,点头。陈果也笑,笑得就一点儿也不甜,张口爆豆子一样一大串也不知道说了些啥,叶修看着老板娘总好像快要发红的眼眶,也点了点头。

两个姑娘接着又去和后面的人打招呼,跟在她们身后,归去来兮客客气气地跟叶修点头致意,再往后一个人,则僵硬地看了叶修一眼就照直往前走去,也没跟其他任何人打照面,一直走到唐昊面前才停住。

唐昊跟叶修一队,让刘皓心里很不舒服,而唐昊只点了点头就没再看他,又将这种不舒服放大到了极点。刘皓堆了满脸的笑容僵在那儿,觉得跟这儿站着怎么都不是味儿,但又不好丢下其他人先走——虽然这个“其他人”里除了白庶偶尔还会跟他说笑一下,另外几个都对他爱理不理,但总归是还要一起行动的人,让他们觉得自己孤傲不合群对他来说一定不是好事。

刘皓忍了又忍才把自己的脚定在原地,看着陈果苏沐橙跟乔一帆打招呼,黄少天对着王杰希狂轰乱炸,刘皓满耳就听见什么鸟不鸟的,简直烦透了。好在这两群人也没有寒暄太久,各自都还有任务要做,很快就挥手告别,各走各路。

两个姑娘告别的时候又分别对着叶修说了两句话,叶修照例点头,微笑示意她们快走。王杰希站在叶修旁边,怀疑地看他:“她们说什么,你看懂了?”

“沐橙的看懂了,老板娘嘛……统共就那些叮嘱,点头总错不了。”叶修擅自把陈果说的和信上写的划了等号,也不管翻译得准不准,淡定地照单全收。

“看得懂?”王杰希也看到苏沐橙说话了,但完全没看出来那姑娘说的是哪几个字,叶修竟然表示真看懂了。再度开路的叶修闻言一笑:“沐橙啊,她肚子里几根蛔虫我都知道,当然看得懂。”

王杰希点了点头,不出声了,好一会儿,叶修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冷不丁转头,冒出来一句:“我跟沐橙认识有十几年了,懂是应该的。”

王杰希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好像不知道叶修为什么突然来上这么一句。别怪他不明白,叶修自己说完都愣了一下,这句补注纯属多余吧。不过说出去的话也收不回来了,他只好摸了摸鼻子继续走他的路,没看到身后回过味来的王杰希了然一笑,以及再往后的乔一帆略微惊讶的表情。

再往上走,路面开始出现断裂的部分,需要跳过去。这问题不大,问题大的是,走到一半整座山突然开始震动,有股股浓烟从下方升腾起来,穿过浓烟隐约可以见到某种深红色的东西在翻腾。

“不好,这是座火山,要喷发了!”叶修说。几人纷纷往下看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开始提速。

被困在喷发的火山口里,变烤乳猪恐怕都不足以形容他们的下场!


评论 ( 30 )
热度 ( 317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