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为了不变烤乳猪,一行人不遗余力地跟时间赛跑,中途免不了还要互帮互助一下,终于在差不多烤到八分熟的时候抵达了上方的出口。

洞口开在快山顶的地方,自然不能指望出去就如履平地。洞外一座长长的石桥,两头宽中间窄,一直线架到对面山头上。

王杰希一看,心里咯噔一声,这桥真是哪儿看哪儿眼熟。但身后山体的震动愈演愈烈,眼前就这一条路,也容不得他们犹豫。五人不敢稍作停留,跑上石桥,眼看路程近半,身后传来一声巨响,脚下的桥面随即开始剧烈晃动。

火山终于喷发了,岩浆夹带着巨大的石块从山顶喷薄而出,山上巨手般的怪石首当其冲被熔岩摧毁。大大小小的火流星从天而降,石桥不停地晃动,仿佛随时都会坍塌。此时继续呆在悬空的石桥上显然是不明智的,必须尽速通过。叶修带头,开足马力往对面的山头狂奔。

王杰希却突然觉得不妙。眼前这个场景像极了他在幻境里见过的景象,只除了那时候见到的桥面——是断的。

“停下!”直觉告诉王杰希不能再继续跑下去,他大声喊停,声音在气势磅礴的背景音下却不能不缺乏穿透力。不容多想,他只好横出法杖拦下唐昊三人,紧接着一个瞬移来到跑在前面的叶修身后,伸臂一栏把君莫笑拦腰箍住,强行往后带退数步。

叶修姿势别扭地跟着王杰希退,还没来得及问他发什么疯,一颗火流星拖着长长的火尾从天而降,砸在他们前面10码不到的地方,桥面应声而断,碎石和去势不减的火流星一齐滚落下方熔岩,倏忽消失无踪。

怔怔地看着横亘于眼前的断口,几人心里都是一片悚然:如果王杰希没有拦阻,他们现在应该正跑到那处……就连叶修这时候都禁不住惊叹了:“你怎么知道……”

“见过。”王杰希言简意赅地回答了叶修的问题,就着揽住对方的姿势带着叶修往后再退了几步。叶修皱眉,正寻思着是该抗议这个姿势呢还是该继续深究一下在哪儿见过,就听王杰希加大了音量说道:“有疑问先放下,准备打怪!”

怪?哪儿来的怪?走过来的另三人警惕地环视了一圈,一个怪影子都找不到。但很快他们就知道怪从哪儿来了,桥面断口处突然钻上来一条巨大的火虫,冒出桥面的半截身子弯成一个问号形状,身体表面布满龟裂,火信子从裂缝中争相探出,恶心地口器一张一合,旁边垂挂着岩浆状的哈喇子。

“这个……你也见过?”姿势问题已全然被叶修抛到脑后了,他眼里只剩面前的火虫。大虫子丑陋的躯体在焚风中扭动着,灼热的气息喷在脸上,他忽然就明白了仍自环在腰上的那条手臂略微僵硬的原因。

他还记得第一层岔路上那个困住王杰希的幻境,关于其中场景的描述王杰希说得很简略,但也足够叶修对照眼前的景象拼凑出一个夹在火山熔岩之间的断桥,和横截在断桥中间的巨型怪物。那时候王杰希想给幻境中的君莫笑套个盾,那个盾没能套到君莫笑身上,然后叶修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好不容易拽住拼了命要往那边挣的王不留行。

他记得王杰希说,“到处都是火”。这虫子会喷火,叶修有了定见,拍了拍王杰希的手,示意他放开。

王不留行的手臂却更收紧了一些,叶修好笑地瞪他:“我说,不放手怎么打怪?”

王杰希侧头看了他一眼,像是想说什么,又忍住,终于还是放手了。叶修上前两步,武器抖开成长枪形态,手握在枪身正中,平举向前。

“都退后!”叶修喊道,“远程打,近战听指示!”

“你想干什么?!”王杰希站着没动,叶修回头:“信我。”

话音刚落,疯狂的炎流从火虫口中喷涌而出,王杰希反射性地踏前一步想去拉开叶修,却发现炎流并没有如期将他们吞没。

君莫笑分水岭般端立在前,在他前方,炎流澎湃如潮,在他后方,火焰交织成旋流擦着他们身边漫溢而过,漩流中心是一个安全的真空地带,除了偶有几点火星到访,与世无争。

在火光的映衬下,君莫笑的背影挺拔坚毅,神鬼不侵群邪辟易,然而,叶修能有这么大的威能,让火见了他都自动绕道?

别傻了,那当然是没有的。技能,还是技能。

他的手臂平伸向前,手里一杆银色的长枪转得密不透风,高速旋转的枪身看上去就像一面一人高的银色圆盾,火焰撞在盾上纷纷被弹飞开去,顺着枪身旋转的方向激成旋流,擦着银盾的边缘划出弧线向后方飞转而去。

【枪法•旋】,世界任务第一阶段完结,叶修获得的阶段性奖励。

自从武器有了枪形态开始,叶修用长枪的比例早已大幅超越匕首的使用率,一旦习惯了游戏里的操作和判定模式,选择武器的第一考量就自然地变成了“称手”。对一个玩儿了十年战斗法师的人来说,长柄武器使起来明显更有心得。

因此在系统给予的二选一技能里,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枪法。旋这个技能可攻可守,正好也能弥补他当前防御方面的缺陷,没想到开光就赶上这么大的场面。

在他身后的人眼里,火光里的君莫笑宛如天神降世,可惜王杰希还没来得及产生这样的幻觉就认清了现实。光辉形象维持了不到两秒,就听叶修开始扯着嗓子喊:“治疗呢治疗呢!快醒醒别划水了,加血加血加血!!!”

这个技能到底不是盾,使用者本人在那儿顶着还是要承担伤害的,君莫笑的血一路下滑,王杰希默不作声地上盾、刷血,切形态丢冰箭。火虫喷足5秒,在叶修严肃怀疑它是不是不准备歇气了哥技能有时限的不带这样玩儿啊的时候,喷火终于停了。叶修手一挥:“近战上!”早就等着这句的唐昊乔一帆冲上来,和叶修三人在断桥处码了一排,手里的武器专挑虫子身上的裂缝戳。

这虫子是个精英怪,除了喷火目测没有别的技能,众人一顿猛打,赶上第二轮喷火刚开始把虫子干掉了。

火虫死亡后石化,落下来的石头卡在桥面中间,把断掉的部分接续了起来。众人赶紧从上面跑过,叶修刻意慢了两步,跑在王杰希旁边,趁机嘚瑟:“怎样,哥没那么不可靠吧?”

王杰希专心跑路,没说话,叶修又跑去夸乔一帆的新技能,假装没看到王不留行微微上翘的嘴角。


石桥是从一座山顶架到另一座山顶的,对面的山顶同样开着一个洞,只不过这个洞洞口更华丽,外面还蹲着两只石翼兽。一行人小心翼翼地从两尊雕像中间走过,谨慎地提防着雕像随时活过来发动攻击,但一直到走进山体内部,门口这两尊好像也没什么反应。

这座山内部的空间比前面那座还要夸张,进去之后脚下是一道狭长的阶梯,向下延伸,至多不过一人宽,两侧都是垂直向下的断面,看起来就像从熔岩里直插而上的一片刀刃,他们则需要踏着刃锋走向山体中心。

巨大的空洞中心处是一个圆形平台,平台上矗立着一枚一人多高的红色水晶,远远看去,水晶里像是封着什么东西。

众人排成一线走上石阶,依然是叶修带头,唐昊压阵。游戏里平衡感判定还算和蔼可亲,再狭窄的地方只要有落脚点身体基本都不会失衡,但系统判定是一回事,实际走上去目睹着两侧的断面产生的心理压力又是另一回事。刚才那种沿着山壁内侧盘旋而上的狭窄通道也好,现在这样毫无依凭可言的独木桥也罢,来个恐高的人,管他判定再仁慈也得直接吓趴下。

好在一路无怪,不然这种局面下真不知道怎么打,走到中心的石台上,几人都不由得长舒一口气,再看那枚红水晶,已经可以清楚辨明内中封存之物的轮廓。

一面战旗,被封死在水晶里,旗面呈现不自然地僵硬状。并没有任何提示指明应该如何处置这块水晶和里面的东西,但平台另一侧被一道火焰结界隔断的通道显示,什么都不做必然无法继续前进。

“破坏水晶,把旗子弄出来?”

“试试看。”

几人迅速开始尝试,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变数,都省着技能没用,一通普攻疾风暴雨般招呼在水晶表面。

被这么一通狠揍,水晶也忍不住崩出了一道裂痕,同时红光大盛,几人一看就知道要出幺蛾子,赶紧严阵以待。果不其然,就像呼应了红光的召唤一般,平台边缘逐个现出一圈法阵。法阵一经成形就冒出一蓬火光,火光中快速冲出一道道黑影,黑影飞到近前一看,一只只喷着火的黑色幼龙,翅膀扇动出“呼啦啦”的响声。

幼龙飞得很快,只有喷火的时候会有短暂停顿,几人避开火焰抓住停顿的时机点杀,毕竟只是普通怪,很快就清理干净了。事情当然不可能这么就完了,接着打水晶,又是一圈法阵,这次是比幼龙难缠一些的火蜥蜴……

一次次地集火,一波波地刷怪,一开始的大群小怪渐渐变成少量精英,最后数量终于减少到只有一个——火巨人。

巨人的身躯由熔岩铸就,双眼燃烧着炽烈的火光,一个拳头就赶一个人大。平台的面积并不算大,巨人往上一杵几乎就只有转身的余地,多走两步都有希望一脚踩空掉下去。不过人家也不需要多走,人只需要往那儿一站,身上冒出来的火信子就能烧到整个台子,这种纯天然全自动无差别AOE,想躲都没地方躲。

于是怎么办呢,治疗大哥累点儿,顶着刷血呗。治疗大哥倒是已经习惯了,默默开刷,其他人也自觉开打。

场地和怪物都长这样了,自然不需要再有什么花哨的技能,血长皮厚就足够折腾。巨人唯一的主动攻击方式是抬脚踩,碍于长得太笨重,大脚抬起来再跺下去花的时间足够速度快点儿的人绕着台子跑一圈,这要还能被踩扁真心对不起职业选手的脸面。

一番围攻下,巨人终于还是躺了,水晶应声而碎,吐出嵌在里面的战旗。没了隔挡,大家对这面旗子的质地花纹颜色终于有了更直观的认识。红黑相间的战旗上画的是狮头鹰身纹章,调出来的说明面板上显示此纹章代表某某骑士团,对此他们全无兴趣。

围着旗子看好像也看不出什么花儿来,他们决定试试动手。一人高的战旗,王杰希上去拔,没拔动,倒是拔出个系统提示。

“力量不够……”看着只有他自己能看到的弹出提示,王不留行脸黑成锅底。堂堂一米八往上数的微草队长,力量不够,拔不起来一杆破旗子……一身智力系装备,设定如此本来也就算了,偏偏旁边还有个人一点顾不上矜持地笑得抖成个筛子,王杰希无视了那个家伙,森然看向唐昊:“你来。”

他们中力量加成最高的就属唐三打了,果然唐昊走过去,握住旗杆轻轻一提旗子就乖顺地跟着离地,叶修笑得更不羁了,王杰希一脸麻木地指着淡下去的火焰结界:“唐昊你走第一个。”

于是唐三打扛着大旗走在了队伍最前方,颇有一种领军出征的慷慨激昂感。唐昊也是个人物,扛着那么大一东西走刀片儿一样的路,大道朝天一样没半点心理负担,反而是跟在他后面的秦牧云几次差点儿被旗杆扫到险险踏歪,不得已只好再拉开一些距离。


石阶一路往下,尽头是一扇厚重的石门。雕饰着奇特花纹的石门像是感应到他们的到来般徐徐开启,一行人鱼贯而入,进了门,迎接他们的是一间石室,和正对着门的一堵墙。

之所以要特意提到那堵墙,是因为那玩意儿实在太惹眼,不论是谁,甫一进门视线不被粘过去都不正常。至于惹眼在哪里,看过《圣斗士星矢》的人就能秒懂,那堵墙根本就是叹息之墙和圣域钟楼的合体,直接把黄道十二宫的火钟搬过来贴在了上面,一副没本事点燃全部火种唤来阳关普照休想过得去的架势。

几人都是一滴汗,他们显然不够十二个人,就算够了也没本事COS黄金圣斗士,看来看去,能看出点儿说法来的就唐昊手里这面大旗和房间中间一座石台。然而石台上平平整整,周围找遍了也没见有什么机关,众人正纳闷,唐三打闲来无事扛着旗子往上一站,站出来一条系统提示:

『其他区域尚有玩家未到达,请静候开启时机。』

得,这机关真绝色了,敢情还要全员到齐才肯赏脸发动,万一有哪个区域的玩家抵死不来,是不是就需要在这儿等到海枯石烂?当然,这种情况在这次测试中好歹是不会发生的,世界任务好容易进展到二阶段,每组人今天肯定都上赶着来通第四层,等一等应该就能到,叶修他们还算淡定。

不过每组人出发时间不同,路况也有差,到得总归是有先有后,他们也很难判断需要等多久。10多分钟后,几人开始考虑是不是把唐昊丢下记个坐标传回去先干点别的,正想着,石门突然发出钝响,缓慢合上,继而唐三打脚下的石台“喀啦啦”地动了起来。

石台先是整体抬高,停下之后中央的部分又旋转着再升起一些,正中留下一块圆孔大小没有跟着升起,就形成了一个凹槽。唐昊这时候就站在台子上,台子上升的时候他也跟着被托了上去,看到圆孔成形,眼明手快地把手里的旗杆往里面一插。

一声轻响,旗子稳稳插进圆孔里,世界公告:『炎之战旗由玩家唐三打归还!』插稳的战旗放出耀目的光华,唐昊差点被闪瞎眼,赶紧跳开。接下来的发展果然也没令他们失望,像是受到战旗感召,堆在石室四面墙根的枯骨纷纷起尸,呜啊啊的怪叫着挥动手里的武器向站在旗子周围的几人冲来。这群骷髅一看都是精英怪,也不知道跟他们哪辈子结下的仇,砍起人来一个个全是吃错药的架势,就算是已经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叶修等人,一时也免不得陷入了苦战。

各种强打强刷配合猥琐风筝,无所不用其极地把这波骷髅全搞趴下之后,旗子的光芒褪了下去,钟面上三点钟方位的火焰点亮。

这道火光应该是全区域同时亮起的,证据是,几乎就在钟面燃起火焰的下一秒,又一条世界公告弹出:『水之战旗由玩家包子入侵归还!』

“哈哈哈,抢到了抢到了!”那边成功抢杀世界公告的包子叉腰大笑,这边叶修招来信鸽爆了个手速,趴在石台上给包子写了封言简意赅的短函,大意是:包子同学,你抢了张佳乐的二杀,该当何罪?然后全区域又开始泪流满面地打再度从地上爬起来的骷髅,这次骷髅怪还有所加强,打得几十号人风中凌乱。

至于包子同学接到队长来信后对自己的不义之举进行了一番深刻反省,同时写了封言辞恳切诚意十足的道歉函寄给那位“受害者”,气得张佳乐恨不得把叶修先奸后杀弃尸荒野,那就是后话了。

三杀是于锋的,当那群怪再度爬起时,每组人都哭着开始考虑战术。怎么走位,按什么顺序击杀,怎么摆尸体通通成了需要列入计算的项目。因应每组人的职业搭配和习惯不同,搞法也都不尽相同,最后地上留下的就是千奇百怪的白骨阵。

插旗也不再抢了,每打一轮都留够回复时间。怪一轮一轮地打,系统公告也一条一条地刷,大漠孤烟、一叶之秋、独活、战斗格式……近一个小时后,火钟终于亮完一圈,圆盘转动,分错开来,石墙中间现出一道缝,一裂为二的厚重石板分向左右两侧滑开,后方出现一条走廊。


走廊不是空荡荡的,走廊里有怪,怪还不是一早列队站好的,一个个走到跟前才突然打不知道哪儿蹿出来,加上各种适用于密道中的机关陷阱凑热闹,一路上连打带跑一点儿也不无聊。中招的时候也有,各人都多少被防不胜防的陷阱算计到过,但像唐昊那样直接被墙缝里喷出的火柱推到对面墙上砸个坑的仅此一例。

“看着都痛……”叶修切着面前的火蜥蜴,一副不忍卒睹状,王杰希把唐昊从坑里挖出来,刷上血,盯着空出来的坑发愣。

“在看什么?”叶修问。

“墙对面好像有东西。”王杰希端起法杖,拿杖尾往坑中间捅了捅,系统提示『力量不足无法穿透,继续此行为有可能损伤武器』。王杰希默,直接蓄能,一发火焰爆裂扔过去,坑没了,开成个大洞。

对面果然有东西,墙面炸开,一张脸就出现在对面洞口处,猛然跟王不留行四目相对,那张脸的主人受惊不浅般连退三步。

“咦,怎么又是这家伙?赶紧屏蔽!”叶修凑过来扒着洞口往那边一看,对面那人造型莫名眼熟,挺像不久前才遇到过的夜雨声烦。王杰希考虑是不是动手把洞再封回去,还没实行,那边乔一帆快哭了:“杰希大神求加血,有点儿扛不住了!”原来叶修王杰希唐昊全在洞口张望,这波刷出来的小怪乔一帆一个人顶了,血线顿时不乐观。

王杰希赶紧刷过去一道白光,顺便套了盾,拿眼神示意旁边两个闲人去帮忙。君莫笑和唐三打回去打怪,王杰希不经意地一扭头,正看到黄少天还杵在那儿,两眼发直。王杰希又觉得脑仁儿疼了,转身就走,对面黄少天终于换档成功,指着已经空无一人的洞口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杰希,治疗?!!艾玛笑死我了不行了!治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笑得直抽,终于把队里某人笑毛了。逐烟霞凉悠悠地飘到夜雨神烦旁边,拿手杖点了点黄少天的肩膀:“治疗怎么了?来,跟姐说说看,治疗的笑点在哪里?”

黄少天快笑岔气,完全没听出来陈果不善的语气,居然开始认真地解释起笑点来:“那是王杰希啊,哎不行让我缓缓……我跟你打赌他一准是被老叶强X去加血的,遇上这个没血没泪没下限的算他倒霉啊哈哈!你想想,堂堂魔术师沦落到只能给人刷血还不够好笑吗哈哈哈我又要忍不住了!”

陈果的脸色随着他这通说明越来越黑,黄少天说的是王杰希,陈果却觉得字字句句都诛心,不为别的,被强X成治疗什么的,她太感同身受了!

陈果晃着她的治疗杖,冷笑着抛下黄少天往苏沐橙走去:“沐沐,有人嘲笑治疗,你觉得该怎么办呢?”

“放生。”苏沐橙巧笑倩兮,黄少天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毫无自觉地引火烧身。靠,都怪王杰希分散他注意力!世界上谁都能得罪,不能得罪治疗,这道理他六岁会玩儿网游开始就懂了!

“你们不能这样我就嘲笑一下王杰希而已点对点的没带溅射啊真的真的相信我!”黄少天放开嗓子嚎道,同时两步蹿到沐雨橙风身边,“苏姐姐苏大美女看在我们同年出道的交情份上赶紧替我美言几句!我怎么可能跟治疗过不去呢尤其还是美女治疗对吧对吧你说说看是这个理吧!”

苏沐橙架着重弩连发三箭,呵呵一笑:“刚才好像听你说谁没血没泪没下限来着?”

陈果在一旁跟着笑:“放生好,还是放生吧。”

“我靠跟着姓叶的混久了怎么一个个心都熏得这么黑!一个王杰希就算了俩大美女也这样,这个世界还有没有爱与正义了王法何在天道何存啊!”

对此苏沐橙和陈果的回答是留给他两个靓丽的背影,文客北在旁边打着怪,画外音一样叹了口气:“知道什么叫脑残粉吗?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真壮士也。”白庶也没闲着,走上来勾住黄少天肩膀:“少天哥你麻烦大了。我的成长经历告诉我,比起治疗,女人是更开罪不起的生物。”

哥们儿你的成长经历是有多曼妙多姿啊黄少天哑然失笑,一剑削飞不识相地跳过来找麻烦的小怪,认命的地做好了跟女人和治疗长期抗争的心理准备。

这边有说有笑热热闹闹,独自一人在前面打怪的刘皓“哼”了一声,同时在另一个区域里,自从见过黄少天,王杰希的脸色一路就没好看过。打完长长一条走道,一群人已经不知道来到地下多深了,结果走道尽头连接的还不是BOSS所在地,而是一个继续充满小怪的地穴。这边的怪战斗力明显已经偏高,再打下去从效率上讲不合算,于是几人记下坐标,回去练级。

解散组队,叶修和王杰希在旅店门口分手,各自去做提升生产技能评级的任务。这类任务的特点是难度不高但无比烦人,正常做起码得做上一天,两人紧赶慢赶,终于都在接近凌晨的时候把任务链完成了。

王杰希先到一步,走到广场喷泉边时正看到叶修从另一个方向走来。王杰希停住,想等他一等,刚停下就见君莫笑脚下不稳,好好地路走着走着就差点把自己摔一跤。

王杰希心里一惊,几步赶过去扶住叶修:“怎么回事?”

“没事,”叶修摇了摇头,“突然有点晕。”

头晕?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君莫笑脸色看在眼里显出几分苍白,王杰希皱眉,扶住叶修的手不自觉就加了力。游戏关了负面感应,就算体力归零判定昏迷也不会产生头晕这种感觉。什么样的原因才会造成叶修的眩晕感,甚至让他脚步失稳?这个答案简直都不需要推理,王杰希心里一片冰凉。

最坏的预想恐怕就要开始应验了,如果始终出不去,他们被留在现实世界里的身体恐怕会先于精神发出抗议。荣耀方肯定会尽其可能地保他们完好无缺,但这不意味就能杜绝他们的身体状况可能会出现的一切问题。

头晕是小事,但却是一个不能忽视的信号,王杰希紧握着叶修的胳膊,眉头打了个死结:“你这都什么身体素质?”

“咳,谁不会有个头疼脑热什么的,至于提到身体素质的高度么……”叶修抗议被说教,声势偏弱。

王杰希继续:“缺乏锻炼,一试就知,身体的反应最诚实。”

“喂喂,哪那么严重,我还好好的呢!”叶修略微增强了声势,“而且说别人,你就经常锻炼了吗?”同样都是游戏宅,谁能比谁好到哪儿去?

“至少我每天晨跑。”王杰希面不改色,叶修震惊。“我也不抽烟。”会心一击,君莫笑被成功破防。“先回去休息吧。”最后王杰希说,叶修赶紧从善如流地点头,发现那家伙就这样无比自然地拽着自己的手腕往旅店方向走,本来想出声表明一下自己已经没事了能好好走路,想了想还是忍了,免得再招来一通攻击。

结果虽然安然返回了旅店,终于也没能休息成。刚准备躺下,房间门就被敲响了,王杰希去开门,秦牧云站在外面,脸上没有了惯常的从容淡定。

“一帆还没回来。”他说,“我放了信鸽,信送不过去,联络不上。”


评论 ( 17 )
热度 ( 315 )
TOP

© 于光之中 | Powered by LOFTER